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我可以为王妃娘娘作证
    苏槿夕自然瞧出了夜珅的变化,嘴角冷然一笑。

    “苏槿夕,你这个卑鄙小人,本宫不就是看着你不顺眼,为难过你几回吗?你竟然如此诬蔑本宫,我杀了你!”华容公主忽然从人群里冲了出来,随手抽出一名侍卫身上的佩剑就朝着苏槿夕刺了过来。

    华容公主的动作很快,几乎是话音刚落的同时,就已经冲到了苏槿夕的面前。苏槿夕不懂武功,根本就来不及闪躲。

    但她瞳孔收缩,毫无畏惧地望着华容公主。

    周围的众人都替苏槿夕捏了一把冷汗,但是没有人上前阻止。有些是没能力,有些是不敢。

    就在华容公主手中的剑快要刺道苏槿夕心口的时候,她只觉得眼前一阵冰蓝色的身影飘过,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腰间被一双厚重冰凉的手负住。

    紧接着,身子就随着那双手的力道轻飘飘地朝着后面飘去。

    苏槿夕的双眸对上了九容的俊美双目,有片刻的失神。

    此时一直冷漠地瞧着这一切的夜幽尧终于有了一些变化,他的双眸渐渐收紧。

    正在此时,华容公主一阵惊叫,手中的长剑被九容用袖子一扫,生生断裂成了好几段。

    其中一段在落下时刚好擦过了华容公主的脸颊。

    她顿时“啊……”一声大叫起来。

    “苏槿夕,你好大的胆子,竟然伤了朕的公主,朕今天一定要将你就地正法。”皇帝愤怒道。

    皇帝又不是眼瞎,定然看清了方才伤华容公主都是九容所为,他竟然强加在了苏槿夕的身上,这是铁定了心今天不打算放过苏槿夕了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苏槿夕也毫不示弱。

    “来人呐!把苏槿夕给我押起来,打入天牢!”

    四名侍卫上前,欲将苏槿夕再次押下。

    站在苏槿夕身旁的九容清贵无双的面容上渐渐浮上一层阴霾,四名侍卫有些忌惮,没有直接上前。

    “陛下,难道事情还不清楚吗?幸琉璃是借霍玉娇和华容公主的手,将带毒的酒送到了皇后的重华殿。你这么急着将我关押起来,是没有看清楚事情的原尾,还是想避重就轻,掩饰什么?”

    苏槿夕的火药味很浓,挑衅之意也很直接。

    若皇帝说自己没有看清楚事情的始末,众人定会认为他昏庸无能,连这么明显,普通老百姓都能悟出点什么的事情看不明白。

    反之……皇帝就更不会承认。

    “苏槿夕,你大胆!”皇帝暴怒。

    苏槿夕的眼神毫不示弱。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也没什么好怕的。

    “苏槿夕,这些都是你一人性口雌黄的片面之词,难以服众。你又没有证据,凭什么你说的就是对的?”夜珅道。

    不过夜珅说出这话,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牵强。

    因为此前霍玉娇和华容公主的表现已经很明显了。

    不过在他的内心之中,还是想护着自己的亲妹妹和心爱的女人。

    还没等苏槿夕开口,人群中忽然冒出个霍思羽来:“我可以为王妃娘娘作证。”

    之前幸琉璃被毒尸给救走,霍思羽和秦天他们去追了,所以这时候才回来,一身的风尘仆仆。

    “霍思羽,你方才说什么?本宫没有听错吧?你竟然要为苏槿夕作证?她此刻诬陷的可是你的亲妹妹。”

    霍思羽一心只想着替苏槿夕作证,让真相暴露在光明之下,只想着可恶人的嘴脸不再争对苏槿夕,却没有想那么多。

    他有片刻的犹豫,不过很快便非常坚定道:“是的,太子殿下,我可以替王妃娘娘作证。当时我假扮皇后娘娘入法佛寺被毒尸劫走,在山洞中,我是亲耳听到幸琉璃说皇后娘娘身上的毒是她下的。

    “就算这样,和华容及霍小姐又有什么关系?”夜珅道。

    还是要狡辩吗?

    夜珅这是想把直的事实硬要掰弯啊!

    他可真不要脸。

    霍思羽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他确实没有掌握证据皇后中毒的事情和华容及霍玉娇有关,在山洞的时候辛琉璃也没有透露实质的信息。

    他只是歉疚地看了一眼神态及其不正常的霍玉娇一眼。

    此时,箱子里发出一阵沉闷的闷哼声,幸琉璃竟然转醒了。

    苏槿夕顿时计上心头。

    在众人还有些发愣之时,对意识还不怎么清晰的幸琉璃道:“幸琉璃,我不得不佩服你,你用的可真是一手好计谋。虽然人在宫外,却利用了我中宁贵族这么重要的两大人物。只可惜你遇到了我苏槿夕,所以你还是没有成功。想杀我中宁皇后,你这辈子都别想。”

    幸琉璃刚刚转醒,再加上苏槿夕在靠近的时候就悄无声息地给幸琉璃下了一点药,原本脑袋朦胧的幸琉璃就更加懵逼。

    在看清眼前的一切,发现自己已经落网后,幸琉璃也没有多想,反而变得十分坦然:“哼,早知今日,当初我就不应该用慢性毒药,而应该用速死的穿肠剧毒。”

    “自古成王败寇,说什么都已经为时已晚。但是,幸琉璃,你不应该连累无辜的人。”苏槿夕继续引诱。

    其余人都只是静静地听着、等待着,并没有阻止。

    幸琉璃忽然大笑了两声“哈哈哈,我幸琉璃自认手上沾满了血,欠着多少人命,在旁人眼中早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苏槿夕,你也太圣母心了吧?你是打算要和我争论什么是慈悲吗?那么我告诉你,我幸琉璃今日落在你们手上,也没什么好说的,能拉着大将军府的千金和堂堂公主一起下地狱,很知足。”

    幸琉璃说完,忽然眸光一亮,像是又想到了什么,看向了霍玉娇:“哦,对了。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按照你们中宁的律例,谋害皇室之人,就算是毫不知情,也是要满门抄斩的。这样说来,我可是赚的更多呢!还有整个霍府替我陪葬!”

    霍玉娇被压抑的太久,再也忍不住了,忽然上前掐住了幸琉璃的脖子:“你给我闭嘴!闭嘴!闭嘴!我那么相信你,把你当成我最知心的朋友,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为什么?”

    霍玉娇喊的歇斯底里,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了下来。

    也不知道手底下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不懂武功的她竟然将幸琉璃掐的面目赤红,若不是侍卫拦着,她就将幸琉璃给掐死了。

    得了空隙的幸琉璃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又咳嗽了两声,反而什么话都不说了,非常奇怪地靠坐在了木箱子里,竟然眼神有些凄凉地看向了夜幽尧。

    不过,除了苏槿夕之外,没有人发现她异样的神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