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用烂了的招数
    忠武候!</p>

    淮阳郡主的丈夫!!!</p>

    秦天和在场的众人都有些意外,就连苏钰脸上的神情也分外吃惊。</p>

    而苏槿夕却是一脸的茫然。</p>

    她不认识忠武候啊!</p>

    原主不认识,穿越而来的异世灵魂更不认识。</p>

    此时,忠武候,也就是黑衣左使才从众人和苏槿夕的脸上看出了端倪,原来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就是淮疆五毒教的黑衣左使,这都是苏槿夕设下的圈套,自己中计了。</p>

    “苏槿夕你可真卑鄙!”忠武候咬牙切齿。</p>

    此时,站在苏槿夕身旁的苏钰已经悄悄告诉了苏槿夕,眼前之人是谁。</p>

    苏槿夕惊讶之余嘴角的笑容有些阴冷:“彼此彼此!忠武候可是前辈,本妃这点伎俩和忠武候潜伏我中宁多年的心计比起来……实在是惭愧。”</p>

    一时之间,苏槿夕忽然想到了已然嫁给忠武候之子霍壁的卫美佳,和嚣张跋扈的淮阳郡主,今日忠武的真面目被揭开,对她们来说,应该会是个不小的冲击。</p>

    不过,苏槿夕要将忠武候献给另外一个人。</p>

    “来呀,将忠武候押到幽王府,去交给殿下!”</p>

    淮疆细作一事一直都是夜幽尧负责,如何处置忠武候,应该由夜幽尧说了算。</p>

    此时,别的护卫已经拿下了另外那名黑衣人,将忠武候一起绑了起来。</p>

    “哈哈哈!幽王妃,你果然有手段,今日老夫栽到你的手上,虽然心有不服,但不得不佩服你!”</p>

    其实,这个时候苏槿夕大可以将忠武候直接押进宫,去皇帝面前邀功行赏或者威逼皇帝,报之前扣押夜幽尧之仇。</p>

    毕竟老情人的男人是别国的细作,老情人一家可是要连坐的,这种事对皇帝的打击应该不小。</p>

    但是苏槿夕却很冷静地将他交给了夜幽尧,由夜幽尧处置。可见这女子沉着、冷静、聪慧是也比别的女子高明之处。</p>

    忠武候虽然被苏槿夕伏获,但内心还是挺佩服的。</p>

    苏槿夕嘴角冷冷一笑:“省点力气去跟我们家殿下说吧!本妃对你的只字片语可一点都不感兴趣。”说着,扬手让人将忠武候给押了下去。</p>

    但是苏槿夕并没有注意到,因为无意间说出的“我们家殿下”几个字,一旁秦天的脸色缓缓变了,变的十分阴冷,杀气重重,并且缓缓握紧了手中的长剑。</p>

    “槿夕姐姐,今日真的好险!刚才若不是秦护卫赶到的及时,我们就没命了。”都已经到了此时,苏钰还有些心有余悸。</p>

    苏槿夕牵起了苏钰的小手,发现他的手一片冰凉。</p>

    “别怕,没事了!”苏槿夕习惯地揉了一把苏钰的手。</p>

    苏钰明显对苏槿夕的这个动作有些排斥,但很难得的,这次并没有出声。</p>

    “王妃娘娘,钰儿!”</p>

    碧夫人从正堂的方向跑了出来,脸色也是煞白煞白的。</p>

    方才刺客忽然冲出来的时候,她就在正厅里,而且方才的凶险万分和惊心动魄她也全都看在眼里。但她没有叫,也没有冲动。即便再害怕,再担心,也安安分分地和一众下人呆在正厅里。</p>

    她知道,自己就算出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坏了王妃的计策。</p>

    此时确定安全了,他才出来。</p>

    “母亲!”</p>

    苏钰冲到了碧夫人的面前。</p>

    碧夫人确定苏钰没事之后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苏槿夕,确定苏槿夕没事。</p>

    “王妃娘娘受惊了,妾身等人也没事,府上无一人受伤。”</p>

    “好!”苏槿夕满意地点头。</p>

    忽然,碧夫人瞪大了双眼,飞速朝着苏槿夕扑了过来。苏槿夕不明所以,正想躲,却已经被碧夫人紧紧地抱住了。</p>

    随着碧夫人一声闷哼,耳边出来苏钰的惊叫声:“母亲……”</p>

    苏槿夕被扑在身上的碧夫人抱着,急急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下来。她豁然瞪大了双眼,才看清秦天握着手中的剑刺在了碧夫人的背心。</p>

    她难以想象,若不是方才碧夫人忽然冲过来,这长剑刺中的可是她的背心啊!</p>

    秦天是夜幽尧的人,为什么要杀她?</p>

    “碧夫人。”苏槿夕将碧夫人抱在怀中,眸光有些沉痛。</p>

    却没想到奄奄一息的碧夫人嘴角缓缓上扬,给了苏槿夕一个放心的笑容:“王妃娘娘,你放心,妾身没事。”</p>

    “娘,怎么会没事,你的旧伤还没好,而且还流了这么多血。”苏钰已经被吓哭了。</p>

    “什么都不要说了,先止血。”</p>

    苏槿夕随手掏出自己的寒冰神针递给了苏钰。</p>

    止血这种事情对苏钰来说不难。</p>

    而她之所以没有亲自施针给碧夫人止血,是因为秦天持着滴血的寒剑,凶冷地再次一步步朝他们走来。</p>

    苏槿夕冷着面容,美丽的双眸深邃的没有一丝温度,如柱破土而出一般,缓缓站起身来,冷眼看着秦天。</p>

    “秦天,你……要杀本妃?为何?”</p>

    秦天嘴角也是冷笑:“苏槿夕,既然你问了,我就给你一个理由,让你死的瞑目一些。这是幽尧的命令。”</p>

    夜幽尧的命令?</p>

    苏槿夕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看不出心中所想。</p>

    而秦天瞧着这样的苏槿夕,以为是被吓懵了,嘴角得意一扬:“苏槿夕,受死吧!今日就是你这个妖女的死期!”</p>

    说着,长剑一挥,朝着苏槿夕刺了过来。</p>

    苏槿夕目光凛冽,毫无畏惧地飞速向后退着,随手洒出一把毒粉。却没想到被秦天给躲开了。</p>

    苏槿夕又洒出一把银针,秦天侧身一阵旋转,手中长剑也跟着翻转,竟将苏槿夕撒出的所有银针都打落在了地上。</p>

    苏槿夕有些吃惊!</p>

    怎么会这样?</p>

    秦天轻蔑地笑着:“苏槿夕,不要枉费挣扎了。你不懂武功,打出的银针和药粉都没有力道,更何况,我已经掌握了你的运毒套路。”</p>

    正因为秦天是自己人,苏槿夕才不会防备;正因为秦天是自己人,苏槿夕运毒的套路才会被他轻易掌握。</p>

    苏槿夕的毒药甚至可以让淮疆五毒教的黑衣左使防不胜防,中招被伏。却万万没想到最终要死在让她没有防备的自己人受伤。</p>

    “夜幽尧……”苏槿夕忽然瞧着秦天的身后,眼神有些意外。</p>

    “哼……用烂了的套路,竟然还敢用。”</p>

    秦天的长剑离苏槿夕的心口只有一寸的距离,并且还在向前。</p>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