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太后的计
    “王妃娘娘,您别担心殿下,殿下一定不会输的。ggaawwx”耳边传来一个如清粼的水声一般好听的声音。

    苏槿夕扭头,竟见蓝月离站在自己的面前。

    准确的说,此刻的苏槿夕应该喊她小离。

    因为她就是之前在苏家继承人比赛上,被苏钰救好了聋哑、盲症,等所有症状的白发小姑娘小离。

    之前小离摘下脸上的面纱向太后说贺词的时候,苏槿夕就认出来是她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与她说话。

    但是,她分明是蓝大将军的女儿,而且还是羽族,身份尊贵,当初为何会出现在苏家继承人的比赛上?

    她的那些症状到底是真是假?

    他是不是存着其他的目的。

    虽然蓝家如今是夜幽尧麾下的势力,但是这些,苏槿夕不得不怀疑。

    想到此,她对这位年仅八岁的姑娘多了一分戒备。

    却没想到蓝月离聪慧之极,心思通透,竟然能看出苏槿夕心中所想。

    “王妃娘娘放心,当初小离出现在苏家继承人选拔赛上,并无恶意。当时我也未曾真正和父亲相遇,所以没有表明身份,还请王妃娘娘见谅。”

    苏槿夕微微有些惊讶。

    但蓝月离已经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瞧着夜幽尧和皇帝赛酒的方向。

    “王妃娘娘,您看,陛下不行了。”

    苏槿夕闻声,朝着夜幽尧和皇帝看了过去,确实,皇帝已经不行了。

    虽然中间的时候皇帝足足比夜幽尧快了一坛,但是皇帝喝到第十三坛的时候,就再也喝不动了。

    皇帝喝第十三坛酒喝的很费劲,夜幽尧的第十三坛酒已经喝完了,皇帝一着急,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差点将喝下去的酒全都吐出来,但是被他极力给压制住了。

    夜幽尧拿起第十四坛酒,并没有喝,而是睥睨着皇帝:“皇兄,还能喝得下吗?”

    这话,是在怀疑皇帝的能力,今日皇帝的颜面本就被蹂躏的一干二净,哪里还受得了夜幽尧如此挑衅的话?

    大口灌下第十三坛酒,举起第十四坛酒,摇摇晃晃道:“老七,来,喝!”

    皇帝不仅喝的摇摇晃晃,而且面颊通红,眸光迷离,显然已经沉醉了。

    而夜幽尧面色如常,身形稳定,就像没有喝过一滴酒,而喝下去的,全都是水一样。

    这家伙,到底能喝,还是不能喝啊?苏槿夕非常纳闷。

    就在此时,忽然“哐当”一声,皇帝手中的酒坛子掉在地上摔成了粉碎,紧接着,皇帝也倒在了地上。

    一人二十坛酒都还没有说完,皇帝就被夜幽尧喝趴下了。

    这结果来的太快,众人都还来不及反应。

    “来人,陛下喝醉了,快将陛下抬回寝宫去。”太后急忙扶起皇帝道。

    幽王赢了,幽王毫无悬念地赢了,是赢了当今皇上。

    皇上直接被幽王喝到了桌子底下,颜面再一次被扫无存。

    当今中宁,敢如此欺辱皇上的,估计也就夜幽尧一人了。

    在众人的愣神中,夜幽尧步履沉稳,回到了苏槿夕的身边,四平八稳地坐了下来。

    “臣等恭贺王爷!”

    幽王党的大臣给夜幽尧敬酒,恭喜夜幽尧。

    夜幽尧举起面前的酒杯,就像喝酒一样喝了。

    忽然,苏槿夕发现有些不对劲,而且解毒系统也在提醒,她身边有大量的酒精成分。

    苏槿夕在身边找了半天,竟然发现夜幽尧的衣袖湿了一大片,源源不断的酒液从他衣袖里流了出来,正往他们身后的一个佛手盆栽中留着。

    苏槿夕紧紧地皱紧了眉头,低声道:“夜幽尧,怪不得皇上都被喝趴下了,你却一点事儿都没有,原来你作弊。”

    夜幽尧的嘴角轻微一扬,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苏槿夕面前的碟子里。

    “夜幽尧,你是怎么做到的?”

    那些酒可是众人亲眼看着苏槿夕灌进口中的,怎么会又出现在了夜幽尧的衣袖中呢?

    在苏槿夕的询问和迷惑中,夜幽尧将手伸了出来,用桌子挡着。

    苏槿夕看的顿时呆住了。

    夜幽尧竟然用内功将喝下去的酒从小指上逼了出来。

    那酒液竟然就如同流水一样,从夜幽尧的小指往外流着,而且苏槿夕并没有在夜幽尧的小指上,见到任何伤口。

    曾经苏槿夕看天龙八部的时候,段誉和乔峰拼酒,段誉的酒量没有乔峰的好,所以当时他便用了这种办法。

    可那是金大侠的,是导演拍出来的电视剧,没想到这种功法竟然真的存在。

    太神奇了。

    苏槿夕脸上的羡慕之情藏都藏不住。

    第一次,苏槿夕有了学武的想法。

    “放心,总有一天,这能力你也会有的。”夜幽尧捏住了苏槿夕的手。

    苏槿夕并没有因为被夜幽尧发现了自己的心思而尴尬,而是眸光闪亮地看着夜幽尧:“什么时候?夜幽尧你要教我武功吗?”

    不过,夜幽尧只是嘴角溺地一笑,并没有回答苏槿夕的话。

    此时的苏槿夕一直在和夜幽尧说话,并没有瞧见上位上天后的动作。

    皇帝被人抬回寝宫之后,上位上就只剩下太后一个人。

    她的眼底一片沉色,阴阴地看了一眼一直沉静地坐在女眷席上的淮阳郡主。

    淮阳郡主在与太后对视滞后,用胳膊戳了戳身旁的卫美佳。

    两人的脸上皆闪过一抹算计和阴冷,端起桌上的酒杯,竟大着胆子朝着夜幽尧和苏槿夕的方向走了过来。

    “幽王殿下如今的风头卓越,权倾朝野,无人能及,今日更是让大家对你的权势和风采大开眼界。本郡主不得不佩服。来,幽王,本郡主也敬你一杯。”淮阳郡主道。

    只可惜,夜幽尧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就别说会喝淮阳郡主敬的酒了。

    淮阳郡主似早就意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也不尴尬。

    看了一眼身旁的卫美佳。

    卫美佳端着酒杯对苏槿夕道:“表嫂子,表哥已经喝了那么多酒,他既然喝不下,要不你来喝吧!美佳好歹曾经也是南苑的人,是表哥的亲表妹。当初美佳出嫁的时候你们没能来喝杯喜酒,今日这酒无论如何,都得补上。”

    卫美佳说的很诚恳,而且眸光还闪烁着一丝委屈。

    就像是当初苏槿夕和夜幽尧没有去参加她的婚礼,着实委屈了她一样。

    此时旁边已经有很多目光朝着苏槿夕这边看了过来。

    这……让苏槿夕很为难啊!

    不替夜幽尧喝酒,就是不给淮阳郡主和卫美佳面子,若是喝了,就等于承认了当初确实是委屈了卫美佳。

    卫美佳,可是给苏槿夕出了好大一个难题。

    她会如何做?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