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综英美]最后一根弦 > 章节目录 47.加班(倒v)
    vio把自己的情绪控制得很好, 中间虽然将oore狠狠痛骂了一顿,但是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按部就班地进行审讯, 记录完所有口供,最后让人把oore带走了。

    等待着这位rd的可能是死刑,也可能是无期徒刑,但无论怎样, 他都活不到那个时候了。

    待vio从审讯室出来没多久, 就接到了来自爆炸现场警员的电话。

    警员告诉她,salley的父亲找到了,受了伤但没有危及性命,已经送往医院救治了。

    她的脸上终于露出里的笑容,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

    两步并三步地小跑进休息室里,salley正乖巧地坐在那里等着,看见探员进来, 又是期待又是害怕地望了过来。

    这种时候vio当然不会吊一个小女孩的胃口, 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笑眯眯地看着她。

    “你爸爸没事,已经在医院了。”

    salley马上瞪大了眼睛,放轻了语气小心翼翼地问道:“真的?”

    “当然。”vio摸了摸她的头, 笑着说道。

    “谢谢你!”小女孩激动地抱住了面前的探员,还在探员的脸上落下了一个吻。

    vio有些没反应过来, 但当看见salley带笑的眼睛时, 心里不住柔软了下来。

    “我想见我爸爸!”小女孩拉着vio的手, 盯着她看。

    “ok,我带你去。”vio站起身子来,拉着salley出了休息室。

    vio牵着小女孩走到自己上司的面前,虽然案子结束了,但是要出去还是得和上司汇报一声,不然找不到人会给别人添麻烦。

    “hotch,我带这孩子去医院找她父亲。”vio一边说着,一边低下头去看一旁的小女孩,对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小女孩看了一眼vio,再看了一眼hotch,忍不住往vio的身后缩了一下。

    “记得早点回来,注意安全。”他端着一副严肃的表情,像是没发觉小女孩的小动作。

    “好。”vio对他笑了笑,牵着小女孩转身离开了。

    rossi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hotch的身边,看着vio牵着salley离去的背影,笑了笑。

    “她很好,不是吗,hotch?”他摸摸下巴,突然说道。

    hotch点点头应和道:“是的,她很好。”

    vio的表现他们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虽心中有怒火,但能努力控制自己不发作,将整个审讯完成,作为一个探员,她很合格。而面对受害者亦或是受害者的家属们,她可以说一向是bau里最会调解的人了,有些时候可能连都比不过她。

    她是个很好的探员。

    但hotch才刚刚讲完这句话,突然有些反应过来,看着rossi带笑的脸,不禁扶了下额头,无奈极了的样子。

    “david,我不是那个意思,”他解释道,“我指得是她作为一个探员,很好。”

    然而让hotch没想到的是rossi听见他的话以后面上表情变得更加的意味深长了。

    “你为什么要向我解释这个?”rossi笑呵呵地反问道。

    “我……”他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两句,却马上顿住了。

    rossi拍拍他的肩,说道:“你啊!”

    他说完就好心情的离去了,徒留hotch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vio靠坐在飞机的沙发上,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云海,手里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机。

    昨天晚上她把salley送到医院,看见了女孩的父亲,伤势就和警员说的一样不是很严重,休养个几星期就能痊愈。

    看着父女两人能平安无事的相见,vio打心底里觉得高兴。

    但她接下来就面对了一个问题,该怎么告诉carlossiley先生关于他书店的事情。

    这一犹豫,就犹豫到了第二天的早上,她已经要飞回匡提科了。

    然而,即使名片上的电话她都已经能背出来了,却始终打不出去这通电话。

    “不告诉那位老先生吗?”

    vio抬起头看过去,hotch落座到了她的对面。

    他是知道她与siley先生的约定的,当时他在场。

    vio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手指磨蹭着手机上的按键,轻声回答道:“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

    她能怎么说呢?直接告诉他,因为你的书店去的人很少,符合unsub的需要?

    这个理由太可笑,也太伤人了。

    “为什么他要向你提出这个请求?”hotch突然没头没尾地问道。

    vio怔怔地看过去,手指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她沉默了片刻,又收回了眼神,看着自己手机的屏幕。

    “因为……他想要一个理由。”

    只是想要一个理由而已,所执着的不过是一个答案,无论知道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心情,都想要那个答案。

    hotch见vio这么快想通了,表情却更加难过了,有些诧异,但是没把问题问出口。

    “谢谢,我下飞机就给siley先生打电话,”她收敛了面上的神情,对上司露出了一个微笑,“要喝咖啡吗?我去泡。”

    “麻烦了。”hotch欣然颔首。

    vio起身去了茶水间,背影有那么些许逃避的意味在里面,殊不知早就被人看穿了。

    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回到匡提科,等待大家的不是休息而是这次案子的工作报告。

    到达匡提科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了,大家各自随便吃了点午饭,便投入了工作状态中。

    这次的报告尤为让hotch头疼,因为案子中出了很多意外,且最后一次的爆炸导致了民众的伤亡,这就能让上面的人揪住这个问题唠叨好久了。

    他写了好久,外面的太阳早就下山了,一旁的报告和案件山也只不过削减了些许。

    hotch写完手头的最后一份报告,舒了口气,放下了手上的钢笔,揉了揉眉心,看向窗外。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月亮高挂着,天气只是一般,今晚没什么星星,飘着几片薄云。

    他看了眼手表,已经过了九点了。他站起来,拿起桌上的马克杯,里面的咖啡已经见底了,他准备再去倒上一杯,心里已经决定今天要加班了。

    反正家里也没人,他有些心酸地想到。

    走出自己的办公室,下面的办公区已经一半的灯都关了,只有两三个人还留着,而且都差不多是在整理包,准备回家了。

    bau的人基本都走了,倒是vio居然还坐在桌前,这让hotch有些惊讶。

    倒不是说vio从来不加班,只是次数比较少,在bau一众单身人士中的她算是回家最勤的。

    “不回家?”他走过去询问道。

    vio刚刚似乎在发呆,手头的笔有些时间没动过了,听见hotch的声音,她一惊,手下一划,钢笔差点划破纸张。

    她有些尴尬地抬头看过去,有种被上司抓包偷懒的错觉。

    “累了就快点回去吧。”hotch以为她是持续工作了这么久吃力了。

    vio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问题,说道:“刚刚只是在发呆,刚刚从那里要来了一些案子,我想分析完这些再回去。”

    “ok,”hotch也不会阻止组员自己的意愿,“不要勉强了。”

    他说完就拿着杯子准备去倒咖啡了,却没想到vio有喊住了他。

    “hi,hotch,”她先是喊道,但看见人转头看她,又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恩……”

    hotch挑挑眉,帮她开了口:“想要谈谈?”

    vio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两人移步到了休息区那里,各自到了一杯咖啡,这时候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vio看着面前的咖啡飘浮上来的热气,模糊了她的视线,她举起杯子喝了一口,疲惫感被驱散了些许。

    “所以,想说什么?”hotch先开了头。

    “我今天下午的时候给siley先生打了电话,把事情全部告诉了她。”手中的咖啡杯传来微热的温度,像是在安抚她的心。

    “他……他的语气听上去很失落,很难过,”她轻声说道,“我想安慰他,但总是说不出什么恰当的话。”

    “然后……”vio苦涩地笑笑,“他可能是听出来我的无措,又反过来安慰我。”

    “这让我感到内疚,”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干涩,“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不应该遭受这些。”

    “我有想过,如果……如果oore的理由不是那么的那么的,”她有些咬牙切齿,紧握着手中的咖啡杯,“可笑,那siley先生会不会好受一些。”

    “可是,我也知道,无论如何,这件事情已经发生,无法修补。”她的神色失落极了。

    “有些时候,我们不可能救助到所有人,”hotch知道面前的探员十分难得的钻牛角尖了,“就像你说的,事情发生了,有时候无法挽回。”

    “但若是只想着修补过去,又怎么可能有未来呢?”他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突然也有种重石落地的感觉。

    他和haley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现在的状态是最好的,他没有必要再去耿耿于怀了。

    “但要是……本来就再也没有未来了呢……”她的声音轻得hotch一瞬间没有听见她在说些什么。

    他刚想示意自己没听清,就见vio换上了一张笑脸,抢了他的话头。

    “没什么,谢谢你,hotch”她温柔地笑着,“愿意陪我聊聊。”

    hotch在那一息之间从她的笑容中读出了怀念与苦涩,没由来的也跟着心头一酸。

    他突然想起昨天自己面对rossi时候的辩解,或许他真的该问问自己了。

    “恩!继续工作吧,我可不想把那些案子留到明天,那我先过去了。”

    vio向hotch摆摆手,拿着马克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hotch也不再多想,也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vio分析完所有案子之后忍不住伸展了下身体,她好像听见了骨头卡卡的声音了,一定是维持一个动作的时间太长了。

    她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快11点了,她抬头看向hotch的办公室,里面的人似乎没有丝毫要走的迹象。

    vio走过去,往里面探了半个身子。

    “hotch?”她喊道。

    上司抬头看过来,手上的笔都没放下:“你弄完了?快点回去吧。”说完,继续低下头看着手头的案子。

    vio皱了皱眉,走进办公室里,看了眼放在hotch左手侧待处理的文件,目测上去还有十几件那么多。

    “你可别告诉我你今天准备通宵?”她有些不赞同地说道。

    “我处理完会回去的,你先走吧。”他还是没抬头。

    vio有些无奈,她伸手抽走了hotch正在看的文件,合上放在了他的左手边。

    她突如其来地动作差点让hotch呆住了,他皱眉抬头看了过去。

    “hotch,你已经连续好几个案子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她劝道,hotch最近的黑眼圈都快赶上reid了。

    hotch刚想说自己没问题,就看见vio比了一个停的手势。

    “别说没问题,你是我们的上司,你要是病倒了我们可是会非常困扰的。”她挑挑眉,语气关心。

    “好好回去睡一觉,明天再来看吧?”她的语气有些恳求。

    hotch看着她,觉得自己可能好久没听到过关心的言语了,rossi虽然有些时候也会劝他,但是也只是说几句,还不会直接上来拿走他的文件。

    “hotch?”vio见上司又没反应了,轻声唤道。

    他揉揉眉心,觉得自己确实可能有些累了,点点头说道:“那走吧。”

    vio舒了口气,她就怕hotch根本不听她的。

    两人一起来到停车场,vio走到自己的车旁,和hotch道了别,开门进入车里,刚刚准备发车,却发觉自己的油量居然只剩半格都不到了。

    她顿时觉得头疼极了,这段时间案子衔接得紧凑,她居然把加油这件事情忘记了。

    她坐在车子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时间点地铁什么的也都停了,她总不能徒步回家吧。

    “怎么了?”hotch开车过来发觉vio居然还没走的时候,有些疑惑,下车走过来问道。

    vio只能无奈地告诉了hotch她车子没油的事情。

    “我送你一程吧?”他提议道。

    vio这个时候也不会矫情:“那就麻烦了。”

    她将自家的地址告诉了hotch,结果这么一交流突然发觉两人其实住得挺近的,也就差了三个街区的距离而已。

    不过想想也是,两人都是挑了离fbi总部近的房子,会相近其实也很正常。

    想来vio应该是真的累了,车子开到一半,hotch突然发觉她在副驾驶座上就那么睡着了。

    他没有喊醒她,想让她休息着睡一会。

    vio睡着的时候坐得也很端正,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形成的习惯,双手交叠放于腿上,显得有些乖巧。

    vio的家离总部本身就不远,又开了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地方。

    hotch轻轻把人摇醒,vio睡眼朦胧地转头看向他,还有些迷糊。

    “到了。”hotch说道。

    “啊,不好意思,我睡着了,麻烦你了hotch。”她笑容浅浅的,看上去还有些没睡醒。

    hotch可能也是被之前elle的事情吓怕了,没几步的距离,硬是把vio送到了家门口。

    “谢谢你送我一程,hotch。”vio背对着自己家的门,向hotch道谢。

    “这没什么,明天需要我来接你吗?”vio的车还在公司里面,明天上班就成问题了。

    她摆摆手说道:“没关系的,我可以坐地铁过来。”

    “ok,那明天见。”hotch向vio道别。

    “明天见。”

    vio开门进了家门,随手打开了灯,却在一瞬间觉得那里不对。

    她之前将家里的门窗全部都关上了,可现在房间里居然有风的声音。

    她警惕地摸上了后腰,双手握枪,一点点向里面走。

    在转角处她迅速转向右边查看是否有人,就在那一瞬间听见了枪的保险被打开的声音。

    她几乎是一瞬间转向背后,转角处的左边,现在她的面前站着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家里!放下你的武器。”她厉声喝道。

    “ill……探员,呵……”他说话的声音充斥着嘲讽与恨意,“再见了。”

    hotch刚刚走回自己的车里,突然听见vio的家里传出一声刺耳的两声枪声。

    他目光一凛,马上掏枪跑了回去。

    跑到vio家的门口,他大声喊道:“ ill?!你还好吗?”

    里面没有回应,情急之下,他只能选择了踹门。

    ‘咣’得一声巨响,门被猛然踹开了。

    里面灯光明亮,hotch一样就看见vio倒在血泊之中,他拿着枪跑过去,看见窗户那里有不明人士跳了出去,但他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去追。

    他收起枪,掏出电话拨打了911。

    “911,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hotch一边报出了vio家的地址,一边跪在她的身旁,她的身下血液已经漫了开来,腹部上有个明显的枪伤。

    “有一名fbi受伤,嫌犯在逃,男性,穿着黑色兜帽衫和蓝色牛仔裤,身高约180左右,”他语速极快,“我需要警车封锁该区域,还需要救护车。”

    说完,他挂了电话,查看起vio的伤势。

    “ill?ill?”他有些焦急,“vio,你能听见我吗?”

    vio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她好像听见有人在喊她,但是她无法做出回应。

    “vio?不要睡过去,vio!stay with e!”

    她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lt;/div≈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