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神曾是路人甲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拒绝!我做不到!
    程星桃身体稍微恢复一点之后,两人就出了院。

    因为车子还停在小区,两人只能打车回小区取车。

    在回去的路上,程星桃接到来房东的电话。

    房东最开始的语气还是很客气,一听程星桃说身体没什么大碍了,房东的语气就变得强硬起来,让程星桃立马搬出去。

    程星桃挂了电话,有些疲惫。

    想到屋子上用红漆写的那些字眼,程星桃就闭上双眼,恨不得自己什么也看不见。

    她知道那些都是谁干的,而且最基本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和乔跃的关系。

    她现在和乔跃还没什么关系呢,那些人就将她当做眼中钉,这要是真有点什么,还不知道她们会干出什么事来。

    “你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乔跃忽然开口问。

    “什么?”

    程星桃头靠在靠垫上,歪头去看乔跃,她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但是她不想回答。

    “那些字。”

    程星桃冷笑一声,道:“谁知道呢?说不定是我什么时候勾引了某个人的老公。”

    乔跃蹙眉,每当问到这种事情的时候,程星桃的反应总是异常的敏感,态度也变得尖锐起来。

    “你为什么不能跟我说实话?”

    “实话?”程星桃调整了一下坐姿,身体靠在车窗上,道:“你想听什么实话?在考虑和我交往之前,先探查一下,我是否有干净的案底?”

    “你在说什么?”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又来了。

    乔跃还记得上一次他和程星桃吵架也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程星桃突然就歇斯底里起来,不知道哪里触犯了她的禁忌。

    “我在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见,有什么奇怪的。如果在意的话,又何必假惺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我又没逼着你让你喜欢我,让你一定要和我交往。就连萧裕阳,我追了,逼了,他还不是照样不乐意就是不乐意,也没见得我把他怎么样……”

    “程星桃!”乔跃打断程星桃的话,“你一定要这样践踏我对你的感情吗?我们之间为什么一定要提萧裕阳?”

    被乔跃打断,程星桃抱着胸,双手紧紧拽着腰际的衣服,她紧咬着唇,控制了一会情绪,最终还是冷冷开口:“我们之间为什么不能提萧裕阳?萧裕阳在我们之间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你不知道吗?要我提醒吗?你乔跃,是我以前追的男生萧裕阳的室友!你说我们不谈从前,一个我一看到就想起从前的人,你让我如何不谈从前?!”

    “我和萧裕阳是室友那又怎样?你和萧裕阳又没有在一起!”

    程星桃拽紧了拳头,吼道:“是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萧裕阳为什么没在一起!看到你就让我想到那些难堪的过往!看到你就让我想起曾经的伤害!为什么你还觉得,你可以若无其事地和我在一起?你觉得我冤枉吗?觉得我无辜吗?还是说,觉得我是罪有应得!”

    “程星桃你为什么就不能忘却那些过往,和我一起展望未来?”

    程星桃说得果断而绝情:“对不起,我做不到。”

    司机在小区门口停了车,程星桃推开车门,下车,“乔跃,我现在就给你,我的答案。我们之间,没有发展的可能性。”

    关门,转身离去。

    乔跃坐在出租车上,望着程星桃兀自离开的背影,默然伫立。

    萧裕阳曾对乔跃说,如果不是因为他,萧裕阳不会做那么多伤害程星桃的事情。

    程星桃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萧裕阳为什么没在一起。

    所以,在程星桃那里,他是破坏程星桃与萧裕阳的原罪。

    也许,程星桃对他,不但没爱,反而是恨的。

    炙热的阳光投下了错乱的阴影,栅栏一般的栏杆在程星桃的身上投下纵横交错的黑色影子,就像是一些纷乱的线,全都牵扯在一起,分不清哪里是开头,哪里是结尾。

    “先生,你到了。”等了一会,见后面的客人没有下车的动作,出租车司机不得不开口提醒。

    乔跃给了钱,从出租车上下来。

    他拨了个电话给丁青。

    丁青正在别墅院子里的露天大泳池游泳,一旁的管家听见手机的声音,连忙端着手机,朝着丁青喊:“丁总!您的电话。”

    “谁的?”

    “乔跃!”

    一听是乔跃的电话,丁青便转身往回游,出了泳池,一边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浴巾披上,一边接听电话:“休息日,难得你还记得我啊。”

    乔跃:“因为有事要跟你说。”

    “得,我就知道,你小子找我就没好事。说吧,什么事?”

    丁青刚坐下,管家就将饮料递了过来,丁青接过,一边喝一边听。

    “公司有一个qq群,涉嫌传播公司机密,我过会就把证据都发你邮件。我要参与其中的人,都没好下场!”

    丁青顿时觉得自己浑身一阵冷颤,拿起手中的饮料一看,不对啊,是常温的。

    “那个qq群多少个人啊?”

    “50多个。”

    “50多?!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丁青。”

    “嗯?”

    “如果你不做,那我就亲自做!”

    挂了电话,乔跃坐电梯,到了程星桃租的房子的楼层。

    走过去,她看见程星桃不知道在哪里买了墙漆在那里涂墙。

    乔跃走过去,抢过程星桃手中的刷子,道:“你做这些有什么用?她们做了第一次,就不会做第二次吗?”

    程星桃闷不吭声,只是用手去抢乔跃手中的刷子,用行动无声抗议。

    “程星桃,你到底在干什么!”

    乔跃将程星桃手中的墙漆桶抢过来,扔在地上,墙漆桶发出尖锐的声音,在瓷砖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应该是我问你!你在干什么?我处理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和我没关系?”乔跃指着墙上那些醒目的红字,道:“她们是因为谁才来你的麻烦,是我!她们欺负你,侮辱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来找我!这些是该你自己独自面对的事情吗?”

    “是因为你又怎么样!我找你能怎样?她们就会停止吗?告诉你!不会!她们不会停止,只会变本加厉!如果你不想她们继续这么做,那么,就离我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