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26.chapter.26
    徐雅月死死盯着电话号码,胸口起起伏伏呼吸喘得不行,

    打?不打?

    哎呀怎么办才好啊!

    徐雅月难受极了,平日里一有事都不用她招呼,一个电话打过去叶骁城的助理就能帮忙解决了!哪里有她的用武之地。

    现在碰上事了,徐雅月才后知后觉靠着别人是没出息的,娱乐圈谁会是一辈子的靠山?

    夏夏愿意自己扛,那她呢。

    她在夏馥柔的庇佑下几年赚了同年龄的同学十分艳羡的钱,在老家买了房子,使父母日子好过。

    日子过得后枕无忧,那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支撑着。

    在大城市里,其实她真的做的不过是夏馥柔助理的任务,连经纪人的边都没搭上

    ——她不用四处跑酒局和投资人制片人导演拉关系,她不用从小兵小卒做起受尽圈子里对新人的冷眼旁观,她更不用穷困潦倒地过本来应该属于她的生活。

    她的本事远远撑不起夏馥柔现在面临的困境。

    徐雅月想起来开始的时候,她和夏夏都刚刚起步,夏馥柔受尽冷待不知道遭受了多少唾骂,不知道在网上被黑成什么样,她与她说:

    “小徐同学,我们要感恩机会抓紧学习啊!已经很幸运了!”

    这些年了,徐雅月看着夏馥柔流汗流血,白天被骂得抬不起头深夜里一边咬牙忍着眼泪一边背台词。

    捷径是有的,走着也不容易。

    道理都是懂的。

    她其实也努力过的,向公司里的几个经纪人请教一番,大刀阔斧气势不错的,跑到人会议室等对方助理的回复,等着等着,对方走了。

    都是大忙人。

    夏夏合作过的杂志商她都有联系方式,那次她和几个经纪人去老板那儿一起吃饭,对比起旁人的口若悬河,她在那儿一口一口吃菜,听着那些经纪人拍马屁拍到天上去她食不知髓。

    反正比起那些人,夏夏的机会用不完,等下次好了。

    后来她与夏夏合作过的人都没了什么联系,现在徐雅月想起来真觉得自己摆哪门子架子,她又不是公主大小姐,都是出来讨生活的为什么就不能八面玲珑一点呢?

    当初叶太子助理来帮夏夏的忙,她为什么不多学一点呢?

    徐雅月垂着手,握着手机,浑身发冷。

    她一瞬间觉得自己可恶极了,如果夏馥柔被叶骁城推入深渊,她的无能一定也出了份力。

    - -

    就在这时,徐雅月接到了【百乐果汁的商电话——

    徐雅月瞳孔放缩,她看了一眼熙熙攘攘的人群,紧紧握着手机退到片场外医院的花园里。

    “喂,您好。”

    “小徐吧,我是百乐果汁的,是这样的,我们现在碰到了一些情况……”

    电话那头的声音吞吞吐吐,徐雅月一颗心不断下坠。

    夏馥柔和百乐果汁的代言签了两年合约,过了秋季,两方已经做好续签准备。

    因为两年的合作十分愉快,也没有新的竞争对手出现,这件事情是板上钉钉的。

    因此,徐雅月忙着和夏馥柔跑剧组,没有分多余的精力去关心合作方现在的情况。

    现在,出问题了。

    当夏馥柔和叶骁城结束这段关系的时候,徐雅月短暂的惶恐过,想叶骁城会不会赶尽杀绝。

    叶骁城对情人不会那么冷酷,他不去剥夺已经给别人的东西。

    的确,叶骁城没有赶尽杀绝,对夏馥柔来说失去一两个代言和角色称不上什么。

    直到刚才叶太子撞见夏馥柔和梁毅的关系。

    徐雅月甩甩脑袋,她都惊呆了,何况叶太子对夏馥柔还有心思。

    这下完了。

    “大体情况就是这样,我们决定换一个……就暂时不续约了,以后如果还有机会当然会优先我们柔柔的。”

    徐雅月听完全程,沉默半晌,终于大脑上线问了一句:“是投资人的意思吗?”

    对面噎了一下,才缓缓回答:

    “对。”

    - -

    徐雅月不知道她是怎么回到片场的。

    除去百乐果汁,她之后又接到了两通电话,一通是代言,一通是明年十月份开机的电影角色。

    徐雅月浑身无力,远远看着夏馥柔坐在那儿,低眉顺目地温习剧本。

    她突然没有勇气去和她说这些。

    若是往常,徐雅月一定着急地拉住夏馥柔问她该怎么办。

    梁毅说的没错,她是个只会给夏馥柔带去困扰的经纪人。

    徐雅月凝心静神,翻开手机,在微信里找了一圈朋友。

    最近联系人里有她常联系的朋友,其中阿沁每次来找她帮忙,徐雅月总会用夏馥柔不需要的资源让阿沁手下的小艺人去试试。

    月月:阿沁阿沁,微博上都是明星不好的传言的话我们该怎么做啊?

    徐雅月抱着手机,像抱着救命稻草。

    往常夏馥柔有什么流言根本不需解决,叶太子派人一压谁还敢多说一句。

    等着回信的时间,外头天空突然暗了,徐雅月呆呆地看着秋天高高的苍穹里白云被风吹成一团团的乌云棉絮,吹得她露在外头的皮肤有些冷。

    冷意钻进她心底,将无力感扎在里面。

    夏馥柔的补妆师在门口找了半天,这才在靠近片场花园那儿的地方找到了徐雅月。

    “小徐徐,夏夏说外面要下雨了,叫你别呆在外面打电话了。”

    徐雅月愣愣的,朝她点点头:“我马上回去。”

    - -

    网上风雨诡谲影响到的不止夏馥柔。

    试想有这样一个人,他多年前惊才艳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因一场意外锒铛入狱,他的人在牢里,但他能做到的绝对不是在牢里浪费光阴。

    叶骁城的父亲,叶鸿良在司机口中得知自己儿子又惹桃花债时只摇头一笑,可当司机犹疑地说:“另个男人,我怎么看着像之前的梁少呢。”

    坐在后座的叶鸿良一愣,从报纸中抬起头来:“老黄,你说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