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丢心的原始之旅 > 章节目录 第28章 臭狗屎
    她觉得他的眼神很奇怪,好像在自己的眼里寻找着什么。可是岁月蒙蔽了自己对这神情的迸发。

    就在一天前,刘岸纯被韩一霖莫名其妙地抓了起来,在韩一霖的口中问了无数次这个关于“他是谁”的问题。

    然而当刘岸纯在失去自由快要发疯的气候,她什么也不会去回想。

    “小时候……”韩一霖给了尽量的提示。

    “小时候的事别指望我会记得!”刘岸纯,“你快走,我要自由,你把我软禁也没有意义。”

    刘岸纯至始至终都畏畏缩缩的,躲在聂小兴的身后。

    “也罢,你走吧。”正如刘岸纯所说,这样的囚禁没有意义。

    刘岸纯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是……”刘岸纯鸡皮疙瘩又起来了,“从今天起,我要正式追求你。”好久没有看见过这样痴情的韩一霖了。

    “行了,秀恩爱到别的地方去,小兴,我们走。”冼苏澜准备拉着她开走。

    “诶诶。”刘岸纯赶紧拉住聂小兴,“你叫聂小兴吧,谢谢你。”刘岸纯也是懂得感恩的人。

    她们素不相识,聂小兴却能为她遮风挡雨,实属不易。刘岸纯也认为,聂小兴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

    刘岸纯的眼里透露出真情,聂小兴的眼里也回应着某些物质。

    “不用谢。”聂小兴。

    刘岸纯情不自禁地拥抱着她,一会儿,终于松开。

    但是……

    “老婆。”沈思煜眉飞色舞地走来。

    他去了韩麦尔庄园,结果没有找到人,然后就轻而易举的买通了人,得知了他们得下落,这才追到这里来。

    这女人失踪了一天,还是在他的眼皮子地下逃跑的,想想就来气,可又要装作若无其事,男人真麻烦。

    刘岸纯心里一颤,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啊!这颗牛皮糖还没有甩掉,那个臭狗屎又来了。

    刘岸纯想,这里有聂小兴,想必她不会有什么事。虽然,她不想再利用聂小兴了……

    沈思煜的目光明显投向刘岸纯,刘岸纯想逃脱都难。

    “你说什么?”韩一霖彻底不高兴了。

    “收起你那想吃人又吃不到的眼神,本少爷恶心。”沈思煜和韩一霖是彻底竖立了仇人的形象。

    “老婆,我们回家。”沈思煜的口气不知道有多亲密。

    “沈思煜你真不是男人。”刘岸纯吐露心声,“那个……韩一霖是吧。”叫不出名字的她略显尴尬。

    “帮我解决他,我就原谅你。”刘岸纯的鬼点子还真多。

    韩一霖又重生希望,原来刘岸纯不爱他,可是“老婆”这个称谓太刺耳了。

    “老婆,你怎么忍心让一个臭狗屎来解决我呢?”沈思煜很心痛。

    “滚,我不是你老婆,我从来没有承认过!”刘岸纯。

    “结婚证还能造假吗?”事实胜于雄辩。

    “别以为我不懂,我可以去法院告你!”刘岸纯毫不示弱。

    “那可是有你的手印,就算你去也不会有结果的。”因为他势力滔天。

    “行了,冼哥哥,我们走吧。”聂小兴觉得很无聊,不知道他们到底在争论些甚么。

    “带上我吧。”刘岸纯眼泪说来就来,演员就是演员。

    聂小兴为难的看了看冼苏澜。

    “不行!”三个男人异口同声。

    刘岸纯气的想打人。

    “带她走吧。”还是女人懂女人。

    “老婆,跟我回家。”沈思煜。

    韩一霖瞬间不爽,提起他的领带就要开打。

    可是韩一霖低估了沈思煜,他不会是沈思煜的对手,一个过肩摔韩一霖就倒了。

    妈的,韩一霖居然没有脸面站起来了。

    刘岸纯看着也挺痛的,不过谁能拦得住他们呢?自找苦吃。

    “冼哥哥,走吧。”聂小兴是决定了拉着刘岸纯走。

    算了,去就去吧,冼苏澜可不是小肚鸡肠的人。

    刘岸纯索性就走了,反正她也被姐姐赶出来了,现在无家可归。

    饥不择路的她再也不会去夜店了,就是那晚,她遇到了沈思煜,然后失去了贞洁。

    现在是后悔莫及啊!

    不动声色地,三个人在一锅粥的场面中走了。

    等他们两个反应过来时,三个人已经到家了。

    “我的宝贝们,你们回来啦!”邹佩开心地不得了。

    “干妈。”聂小兴。

    “这是谁啊?”邹佩看着刘岸纯。

    “伯母好,我是刘岸纯。”刘岸纯有礼貌地鞠躬。

    “她是我的好朋友,无家可归,我就只有把她带回来了,干妈没有意见吧。”聂小兴是越来越机灵了。

    “哦……”邹佩怎么好拒绝呢?,“李妈,给刘小姐准备一间屋子。”

    “不用了,她和我一起睡吧。”聂小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知己。

    “也行吧。”邹佩倒是没有意见。

    “谢谢伯母。”更要谢谢聂小兴。

    “看来苏澜还是一个称职的老师,那么马上就开学了,我安排你们三个一起去莫洛尔斯吧。”邹佩早就算计好了。

    刘岸纯一脸惊愕。

    “我也可以去吗!?”刘岸纯其实挺想读书的,就是因为家里的债务,所以退学了。

    “嗯。”邹佩可是一个爱热闹的人。

    “但是,我没有学费,还是算了吧。”大学梦可不是她们这种人能轻而易举地圆的。

    “你进了我家的门,又是小兴嗯朋友。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妈妈了。”邹佩也不嫌女儿多。

    “您对我真好。”刘岸纯也突然好想自己的妈妈啊!

    “好了,鹌鹑。”聂小兴像一个大姐姐,给她擦眼泪。

    “也谢谢你小兴。”两人又抱起来了。

    “那就这么决定了!”邹佩。

    “你们决定吧,只要小兴高兴就好。”冼苏澜与她们擦肩而过。

    “等会记得下来吃饭!”邹佩。

    “走吧,我们去看看我们的房间。”聂小兴拉着她。

    聂小兴的床也是挺大的,足够装下她们两个。

    刘岸纯长这么大,还没有看到过这么温馨偌大的房间。

    “我也是才住进来的。”聂小兴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

    “哦。”

    “能给我说说你的故事吗?”聂小兴满心好奇。

    “我?”刘岸纯其实一直不愿意揭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