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113章 凡事都有个价码
    自古炼气修仙,分为四个层次。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人体内先天存在精气,寻找并汇之成流,谓之元气。

    人体内先天存在经脉,经脉如河床,有细有壮。通常以资质论称,经脉粗壮者便是骨骼清奇,炼气事半功倍。

    不过,先天经脉是断续不通的,需以元气冲击之。全身经脉贯通后,元气可运行周身,便是筑基成功。

    筑基既成,方有资格追求大道。

    修炼方法便是搬运元气在全身经脉中运行,所以称之为炼气。

    后有大能把炼气修仙的过程,选取了五个标志性的节点,代表五个层级,曰煅体,曰筑基,曰炼气,曰凝神,曰还虚。

    每个层级也都划分为了初成,小成,大成,圆满四个小层级。

    “我只是锻体圆满,苦于筑基不能久矣。”牛犇介绍完炼气修仙的基本概念后,神色颇为难堪,“不能筑基,便始终是外围选手,甚至只能算是业余爱好者。”

    “那么洛先生呢?”于乐点头表示明白。

    “洛先生已经筑基小成,算是登堂入室了。”牛犇已经彻底豁了出去,反倒是语气坦荡,不再患得患失。

    那边洛关山被晾在了一边,眉头微皱,感觉很不真实。

    这正谈判呢好伐?

    我是洛关山哎,我正威胁牛犇交出宝物呢好伐?

    能不能严肃点啊,怎么还改现场教学了!

    当然,牛犇所讲述者,对普通民众来说或者神秘,对修仙者来说,却只是常识罢了。

    其中甚至多有错讹,语焉不详。

    虽然洛关山的修为并不算高,在修炼界却是没人敢无视他的存在,什么大能都会给个面子。

    今天好像就比较没面子。

    但洛关山还是有耐心地听着门外汉给棒槌授课。

    谁让这棒槌显得莫测高深呢?

    “哦,你刚才介绍过,洛氏老祖是半步凝神,也就是是炼气圆满?”于乐饶有兴致地追问。

    “于兄弟所言甚是。除非有隐士大能不曾面世,据牛犇所知,洛氏老祖,已经代表了当世修仙者的最高水准。”牛犇依旧拱手上扬,表达对大能的敬意,但感觉与刚才已经不同。

    “肯定没人凝神者吗,以及还虚者。”于乐唏嘘。

    以考试做比喻的话,洛氏老祖正在努力争取及格?

    换言之,现世修炼者,无人冲上及格线……

    “大宋朝时还有确切的凝神者记载,此后就再也没有了。至于还虚者,很可能是个传说吧。”牛犇言之凿凿。

    即使他只是个门外汉,也在教材上下足了功夫,称得上是见多识广。

    这也是于乐打算栽培一下牛犇的原因吧,除了他的殷勤态度。

    “洛先生,”于乐终于想起了洛关山的存在,“你有办法让牛犇顺利筑基吗?”

    “……有!”洛关山迟疑了一下,终于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在修炼界,如果洛氏做不到,那就是做不到了。

    于乐问得唐突了些,洛关山却也没打算跟个棒槌计较什么。此事倒也算不得什么秘辛,起码牛犇是知道的。

    凡事都有个价码呗。

    怀璧其罪吗,呵呵,洛氏顶得住……

    “于兄弟!”牛犇多灵光的,一揖到地,感激涕零。

    原来这才是我的大机缘!

    年近半百了啊,都要放弃希望了啊,兴奋来得太突然啊。

    至于上仙能否让洛氏做到这点,牛犇就完全不曾怀疑。

    “我突然想起来,昨夜的机缘,还有一件。”于乐笑笑,右手往前伸了伸。

    洛关山和牛犇不约而同地看了过去。

    却是空空而已。

    没等两人诧异,却有一件长袍凭空出现!

    月白底色,古式长袍,上半截点点污痕,下半截条条缕缕……

    牛犇错愕地看向于乐,这不是上仙渡劫时穿的法衣吗,上仙对我,可谓恩重如山!

    那位文弱秘书也瞪大了眼睛,怎么突然改魔术了,能不能严肃点啊。

    洛关山狐疑地看向于乐,这件破残长袍确实不是现世之物,洛氏底蕴殷实,洛关山之见识,远非牛犇这种野路子。

    不过,重点不在这儿。

    这棒槌……于先生居然能够探空取物?!

    这至少是凝神圆满乃至还虚初成的法术!

    对了,刚才一直拿在他手上的锦盒,也是突然消失了……

    “于先生,在下可以上手吗?”洛关山躬身请示。

    刚才的矜持和泰然,以及心底下的不耐烦,早已无影无踪。

    老祖宗教训得是,做人要有礼貌,做事要有耐心。

    “拿去随便看。看不懂的话,带回去看也成。”于乐毫不介意,笑容温和。

    洛关山伸出双手恭敬地接了回去。

    触手丝滑,精致女红。

    好像带有雷电的气息?

    肯定有浓重的汗臭,不但破,还脏……

    那位文弱秘书也禁不住上手去摸,低头细看布料的暗纹时,却险些被顶了个大跟头。

    “于先生,在下做不了主……”洛关山端详良久,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其中必有蹊跷,一时间脸上就有些讪讪的。

    于先生的意思,是拿这件长袍,换牛犇筑基的药品吗?

    “无妨,三天吧。”于乐笑笑,“若能让牛犇筑基,这件长袍你就留下,我们也结个善缘。否则,把长袍给我送回来,你我两不相欠。”

    “就依于先生所言。”洛关山恭谨行礼,双手托着长袍走向越野车。

    牛犇就内心喟叹,这可是上仙的善缘啊,洛关山这个表现有点棒槌。

    上仙实在是太好人了,善缘就这么轻易地往外送……

    “于先生,这鸭子可否叨扰一只?”那位文弱秘书却是抱了抱拳,临告别时才第一次开口,其声颇为沙哑。

    “有客自远方来,我倒也应该尽一下地主之谊。”于乐笑笑,掂起一只硕大的泥球,呈抛物线状扔向文弱秘书,只是速度快了些。

    “多谢!”文弱秘书后退两步,举起右手一抄,便将泥球抄入手中,动作流畅而优雅。

    而后托举着泥球,快步赶上了洛关山。

    李英俊殷勤地开门,手搭在车门框上,恭请贵客上车。

    随后越野车缓缓起步,出院门后疾驰而去……

    “上仙……”左近无人,牛犇再次躬身行礼,眼圈里几乎含了泪。

    筑基一小步,绝大多数修士终其一生都无法跨越。

    上仙随手赏赐,就是恩同再造……

    “牛兄,你我还是兄弟相称吧。”于乐蹲下来,把鸭子放到柴草上,烈火熊熊地燃烧起来,做得惯熟一如昨日。

    “就依上……于兄弟令喻!”牛犇也跟着蹲下,却见于乐皱眉,连忙第二次改口,“就按于兄弟说得办!”

    于兄弟却是没什么指示了,盯着火焰出神。

    “于兄弟,下面我该做点什么呢?”牛犇缓了一阵儿才请示。

    “哦,看看你能投资点什么,白马河以南随便弄吧,要让乡亲们受益。藏马镇的经济太落后了。不过,你的投资肯定会有大回报的。”于乐的语气与以往比较,也是没什么差别。

    “于兄弟真是……宅心仁厚!”牛犇好容易想了个不怎么突兀的敬语,也恢复了惯常的洒脱,“于兄弟,我知道怎么做了!”

    Ps:感谢“迪斯之殇”打赏1000币。感谢“syyzy4444”打赏500币。感谢“乱花渐欲迷人眼”打赏。

    Ps:书友群17285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