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305章 终究是不解气
    宁唯事同意了开始,便由姜晚决定结束,于乐只是在其中穿针引线。

    理由总是有的。

    来都来了,就看看呗。

    穿上试试呗,试试又不要钱。

    这裤子合适,皮鞋就有点儿不太搭了。

    而最重要的理由则是,无双一定会觉得好看……

    总之,配眼镜费了点儿时间,男装倒是买得快。无非是衬衣体恤,西裤皮鞋,分别一式两件。

    另有一打四角内裤和一打袜子,与于乐常穿的品牌相同。

    有姜晚在,于乐早已习惯了衣来伸手的生活,而且很有品质。

    在穿着方面,姜晚无疑是一个专家。

    待到底楼咖啡屋歇脚时,于乐手里又多了一个行李箱,里面装了宁唯事的新衣服,以及换下来的旧衣服。旧皮鞋也在里面,拿新皮鞋的盒子装着。黑框眼镜也装进了新眼镜盒里。

    姜晚则提着一个纸袋,顺道也帮何青柏买了一套西装。

    “乐嫂,这是给我的?”何青柏看着手提袋上的LOGO,实在是难以置信。

    “男生应该备一套正装的,试试合不合身?”姜晚笑笑。

    “合身合身!谢谢乐嫂,谢谢乐哥!”何青柏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平时还是有不少场合是需要穿正装的,何青柏作为小康之家的独生子,吃穿当然不愁,却也很难上档次。

    其实他还算不错了。学校里有专门的租衣店,不少男生都是临时去租的,租一天数十元到百余元不等。

    但无疑比这套品牌西装差了太多,一分价钱一分货,古人诚不我欺哉……

    “你都没给我买过!”于乐撅了撅嘴。

    “我给你买,你穿吗?”姜晚拿小勺子把于乐的嘴摁了回去。

    “穿西装看着太呆了!为什么要管西装叫正装呢,正装应该是一袭青衫啊!”于乐改了撇嘴,或者是被姜晚摁大了。

    神仙们都是穿长袍的,且以青色为主。包括巨灵神尘忆那种身高四米的主儿,就是太费布料了点儿。尘忆穿了长袍往那儿一站,活脱脱一块背景板。

    分为上下两段的,那是贱役工装。

    虽然于乐上天时也没穿过长袍,除了在广寒宫伐骨洗髓那次,小夜风还是小星光呢,临时给他找了一件,后来还被劫雷劈成了草裙。

    “这就是西学东渐吧。”何青柏积极地参与讨论,“数百年来,西方经济文化强势,西方价值观就占了统治地位。不少国人打心底里就认为夏不如夷,不由自主地拿西方标准评判国人的言行,乃至制度文化,乃至传统思维,皮袍底下全是小,旗袍底下全是虱子。”

    “评判这词用得好!道德不是用来自省,而是用来评判别人,特别是评判自己的同胞。合着全国都坏掉了,就他自己是好的。”于乐深以为然,并且进一步发挥。

    “世人皆醉,唯他独醒,那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同胞在国外挨欺负了,他的第一反应却是,把国内的坏习惯带到国外去了,丢人都丢到国外去了。”何青柏两手一拍。

    文化自信当然不在衣服上,但约定俗成把西装称为正装,于乐还是觉得别扭。

    需知华夏祖先排排坐拿筷子夹菜时,所谓的文明人还在茹毛饮血呢。后来好歹用上了刀子,打猎用它,抢劫用它,杀猪用它,吃饭还是用它。

    “现在反而觉得用刀子的是文明,用筷子的是野蛮,我呸,谁给他的脸呢?”于乐如是说。

    “更过分的是,有些国人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呸,祖先留给他的脸呢?”何青柏如是说。

    一时间,何青柏将于乐引为知己,于乐也是一副我欣赏你的神情,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热闹。

    直到宁唯事皱着眉头苦笑,“你俩这是道德自省呢,还是评判别人呢?”

    “嘿嘿,嘿嘿。”何青柏与于乐一起傻笑,模样居然有几分神似。

    其实,于乐此时只是找些话来说罢了。聪明如何青柏,也捧了一手好哏。

    因为面对着三个崭新而华贵的行李箱,宁唯事和宁无双都有点儿发闷。

    于乐三人早一些到了咖啡屋,各点了一杯咖啡在喝。然后宁无双和何青柏才找了过来。

    人靠衣服马靠鞍。

    无框眼镜的感觉,毕竟与黑框不同。

    宁无双是全新的宁无双,宁唯事是全新的宁唯事。

    父女两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惊艳,需要重新认识一下。

    比如宁唯事,脱去了古板拘泥沉闷,代之以儒雅含蓄自信,都有种成功男人挥斥方遒的感觉了,甚至隐然有威势。

    宁无双本是一种纯天然带野性的俊俏,野性就是攻击性,攻击性是否本身就带了一些弱者的防范呢?

    现在则多了些知性温柔,还带了些富贵优雅,灵动顽皮的小性子略有隐藏。

    鲁迅先生说过,钱不是万能的。

    因为钱不够多……

    换一套衣服,山村教师就变成了隐居学者,小家碧玉也变成了大家闺秀,气场完全不同。

    小家碧玉要么以可爱换同情,要么逆来顺受,委曲求全。要么曲体反击,鱼死网破。

    大家闺秀则天然令人仰慕,乐于维护她,乐于达成她的愿望,即使女神之光照永远不到自己身上。

    嗯嗯,万一女神眼瞎了呢?

    换言之,以无双此前的打扮,入校时会有很多自认为够格的帅哥上前帮她提行李,带着温暖亲切的学长风范,大手一挥,潇洒豪迈地要求加个>而现在的无双入校,同样会有很多自认为够格的帅哥上前帮她提行李,却是带着拘谨诚恳的学弟模样,挠挠头,鼓起勇气要求加个>这是姜晚对无双的保护。

    面对彼此间突然却又翻天覆地的变化,宁唯事和宁无双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宁唯事尽量地恬淡,宁无双尽量地漠然。

    相同的是,父女俩都没有开口说话,以致于气氛都有些沉闷了,所以于乐要逗个乐子。

    何青柏虽然没想那么多,却是足够聪明,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这是于乐对无双的保护。

    说到底,在座五人,智商都远超了基准线。

    好吧,于乐本来略差些的,沧海农大是所好学校……

    “无双,想喝点什么,自己点吧。”姜晚抬了抬手,服务员捧着菜单过来微笑服务。

    “哦。”宁无双顺手点了一杯,也帮何青柏点了一杯。

    咖啡端过来以后,宁无双还是低着头,轻轻地搅动着小勺子。

    何青柏捧完了哏,两眼就不时地瞟向腿边上的纸袋。现在则在认真地品位着咖啡。豪奢商场所附属的咖啡屋,价格当然不便宜。

    “校长,无双,钱不算什么,我很能挣的。”于乐扯完了淡,挠挠头只好直说。

    “我明白,但心理上还是有些不适应。今天花的钱,可能比以往加起来都多吧。”宁唯事笑了笑,推无框眼镜的手感,还没掌握好。

    这话并不夸张。

    此前皂户屯山民,一年收入也不过几千块钱。年头越往前,收入就越少。几百块钱,甚至几十块钱的年头都是有的。

    一辈子又能花多少钱呢?

    今天姜晚刷出去的数额,起码是上了六位数。

    “哥,你希望我做个什么人?”宁无双还在低头搅动咖啡。

    “哦,”于乐扯扯嘴角,没听懂无双的问题,却也不能不回答,“科学家?”

    宁无双最终选择的专业,是生物工程。

    事先没有征求于乐的意见,但于乐也双手支持。

    当然,无双选个别的什么专业,于乐一样是双手支持。

    当哥哥的,就是这么没原则。

    “藏马山的风水,有些特殊啊。”宁无双的笑容有些悠远,声音也有些悠远,“我相信一切都可以用科学解释。暂时无法解释的,那是因为科学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

    “我们五道口人,终究是骄傲的。”何青柏继续捧哏,“立志站在学术的前沿高峰,也远非无法做到。世界上最顶尖的科学家,也是一步步走来的。相对于建国以来我们在科学上取得的成就,诺贝尔奖也只是个政治奖。”

    “哈哈,小何这话我爱听。这样,回头哥给你们捐个无双奖,面向全世界科学家评选。评分时,华夏人加五分,华夏籍加四分,黄色皮肤加三分。另外,只接受汉语论文!”于乐击节赞叹,并且有了落实的细节。

    “我本来是想学商科的……”宁无双却没有沿着这话说下去,“看来不需要我来赚钱了。”

    “赚钱的事情交给哥哥!”于乐充分自信,“你管花钱!”

    “多少都成?”宁无双狡黠,好像原来那个无双又回来了。

    “举国之力都成!”于乐嗔道。

    “吹牛!”宁无双撅嘴,“不过我喜欢!”

    “嘿嘿。”

    “我刚进这间商场时,受到了冲击,甚至有些自惭形秽。”宁无双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端起咖啡杯,把搅动了半晌的咖啡一饮而尽。

    礼仪肯定是不怎么符合的。

    但咖啡不就是让人喝的吗,解渴还能解出个高贵来?

    “拿到嫂子的副卡时,我甚至有一种报复的心理,狠狠地刷,哪个贵买哪个!”

    宁无双把信用卡交还给姜晚,自嘲地笑了笑,“终究是不解气,终究也有些无聊。”

    “无双你不要误会!”姜晚反倒是有些窘迫了,“好吧,其实我也是有些小心思。你哥对你,毕竟与别人不同,嫂子我没有自信了……”

    这话别人不好接。

    于乐也不好接。

    宁唯事却是要追究于乐的责任,“于乐,你费劲把我哄上车,又帮我买了这么多衣服,我就问你,你是不是已经订了我的机票!”

    阴谋被人当场揭穿,于乐也没觉得羞愧,“嘿嘿,老师你怕啥嘛,终不成你母校里还有个红颜知己?”

    ps:感谢十一月份第一粉丝“书友20180524232154557”!

    ps:感谢十一月份票王,“*飘雪*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