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358章 变成了当年你最讨厌的那种人
    “我不想结婚。”

    祁候婷低头幽幽说道。王启安顿时急眼了,“婷婷,咱不是相处得挺好的吗?”

    “小祁,你的身体没有问题。”于乐笑笑,从玉瓶中取出了一枚小还丹,搁在茶盏盖上,蓦地小还丹裂开,变成均等四份。其中三份凌空飞起,于乐拿玉瓶接了。

    王启安目瞪口呆地看着于乐,祁候婷怔怔地看着小米般的药粒。

    随后王启安大喜过望,端着茶盅试试温热,殷勤地端向祁候婷,“我就说没问题嘛,我奶奶都那样了,乐哥还不是药到病除?”

    “以嫁给王启安为代价吗?”祁候婷却没接茶盅,当然也没拿药粒,而是把头埋了下去,状似自言自语。

    “启安是我的朋友,你也是,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吃吧吃吧。”于乐说完又转向了王启安,“你说你得有多招人恨啊?”

    王启安委屈又无辜,为了不嫁给我,干脆连病都不治了?

    “启安还好吧,并不是我得病后才不想嫁人的,我一直就没想着嫁人结婚。”祁候婷继续埋头。

    “先治病吧。”于乐叹口气。

    “谢谢乐哥。”祁候婷捏起小药粒,王启安殷勤把水送到她嘴边上,祁候婷接过去喝了。

    “这药真的只管身体健康,精神方面还需要你自己调整,最终结果如何,我也无从知道。”于乐笑笑,“三天后再服一次。”

    祁候婷默默点头,王启安再次坚定表白,“无论如何我都是爱你的!”

    “就你这点儿水平吧,我还真不相信你是风流大少了。”于乐笑道。

    “我本来就不是!”王启安捶胸顿足地嚷嚷。

    “乐哥,目前文化传媒公司,创作力不足,忧桑的小胖顶天了也就是一个月写一部。我的精力,也仅够改编吧。”祁候婷转移了话题。

    “哦?”于乐觉得祁候婷有什么想法,“启安你去把姜晚叫来。”

    忧桑的小胖连续创作了仙侠三部曲,实则为巨灵神,薛定厄,药叉将宝贤的传记拓展,目前正在创作哪吒后传。鱼肚将威查传记要往后排一排了。

    祁候婷的建议是,建立一间小说原创网站,以主题征文活动起步,靠谱的参与者一律给予千字十元的稿费,入选者买断影视版权,优胜者聘为专职作家,可驻站创作。

    与之相应,就要建立创作基地,驻站专职作家给发底薪并五险一金。

    对于零工状态的不知名野生作家来说,五险一金无疑具有极大的吸引力,有组织有靠山的感觉啊。

    网文发展近二十年,已经做成了一盘大蛋糕,然则从未有过如此骚操作。

    换言之,网文生态就讲一个野生散喂,不养马,不相马,只竞马,大浪淘沙,剩者为王。

    存在即合理,骚操作之所以骚,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经济。

    乐哥在乎经济与否吗?

    养活几十个作家而已,多大点事儿。

    乐哥要的是版权,限定内容,批量稳定地产生版权,质量要求反倒是不高的。比如依着祁候婷的标准,忧桑的小胖其实完全不够看。

    当然,好像也没谁让祁候婷觉得够看就是了……

    征文的主题,则限定为封神演义和西游记同人,顶多再加上神话传说人物如陈抟。

    篇幅为三十万字起,对于网文作家来说,不过是一个多月的事儿,就算有啥黑幕导致无法获奖,不也有三千块稿费打底嘛。可以想象网文作家蜂拥而来,甚至有可能直接导致起点若干作品的猪脚被天将陨石砸死。

    “最重要的是,乐哥需要大量定制版权……”祁候婷陈述完毕就埋下了脑袋。

    于乐神情古怪地看着祁候婷,女作家的思路广阔啊,我做得有那么明显吗?

    我说过封神演义和西游记同人吗?

    另外,我什么时候提过陈抟来着?

    姜晚是带着姜红梅和宁唯事一起来的,随后忧桑的小胖丁山和秦欢也被喊了过来开会。

    丁山倒是略有清减,看上去印堂黯淡,眼珠子发红,果然是用身体写作的勤奋作家,发际线都明显上升了。

    藏马山文化传媒公司早已注册成立,姜晚是公司持有人,日常事务则由秦欢负责。

    目前主业是动画片制作,每天有三五个沧海农大在校生赶来上班,也可以把工作带回学校去做。试用期三个月后,给配发笔记本电脑,姜晚还买了一辆小汽车作为班车通勤,由两个有驾照的同学开着往返。

    总共有十几二十个在校生参与吧,本来都是些苦哈哈的宅男,突然间就挣钱了,收入还不错,参与热情比较高,起码整个数字传媒学院都知道有个师兄在藏马山创业……

    “先把网站攒起来,手机app也一起做,招几个正式员工,最好是有经验的,工资可以给高点。”姜晚吩咐秦欢。

    如果不考虑资金回报率,祁候婷的建议就是完全可行的,决定之后就要付诸实施了。

    “我回学校一趟吧,我知道有几个师兄在给人制作和管理网站,能力还是不错的。”秦欢立即行动。

    其实前面已经有几个大四师兄咨询了,毕业后能否正式入职,秦欢请示姜晚后答应了。农大毕业生都是上佳人才嘛,何必舍近求远呢,架构一个网文网站其实并不复杂。

    “内容方面就由祁姐负责,可以吗?”姜晚转而问祁候婷。

    “由小胖负责吧,我会协助他,人脉我有一些。”祁候婷摇摇头。

    “那就由丁山负责。现在就着手去做吧,与网站建设同步进行。”姜晚笑笑转向丁山。祁候婷到底是公务员身份,虽然公务员工资只是写作收入的零头。既然是祁候婷提出的建议,姜晚当然要客气一下。

    “好!我亲自当主编,再招几个编辑!”丁山神情激动,使劲地搓着两只胖手,“嘿嘿,嫂子,咱这给多少钱啊?”

    作家转行编辑也是顺路,一步到位做了主编,想想就令人兴奋呢。

    “其实我可以任副主编主持工作,祁姐挂个名也好嘛!”丁山偷空向祁大神致敬。祁大神微笑而已。

    此前忧桑的小胖就是个死扑街,这半年咸鱼翻生,不断卖出版权去,创作数量也是激增,起点也就顺手给加大了些推荐力度,成绩还不错,已经有无数扑街追着喊大神带带我了。小胖则回答你才是大神呢,你们全家都是大神。

    不过三个月,又是一重天,好像真的可以带一带了?

    “工资按行业标准提高百分之二十吧,做出成绩的,再给百分之二十以上奖金,上不封顶。”姜晚笑笑。

    “好唻!我这就上龙天发个广告!”丁山兴奋地掏出手机来,继而挠着头傻笑,“嫂子,能付点儿广告费吗,龙天也是要收钱的。”

    “没问题。”姜晚无有不允。

    秦欢和丁山各自领命离去后,姜红梅才笑吟吟地问道,“这位就是藏马山智囊团的女作家吧?”

    “阿姨,婷婷是大神作家,此前完本的齐天大圣是现象级作品,读者上百万,电影电视剧都卖掉了版权,可火!”王启安连忙代为宣传。

    “哦?那我可得买来看看!”姜红梅饶有兴致。

    “从手机上看就可以了。”宁唯事掏出手机给姜红梅演示,“呶,就这个!我看了,写得确实很不错!再看别的,就少有能看下去的了。”

    宁唯事是认识祁候婷之后,特意找了来看的,于乐却是早就拜读过了,并且印象深刻。当时于乐还是一个快乐的快递小哥,网文是一种实惠不贵的娱乐方式,陪伴了他多少个疲惫的夜晚。今年以来倒是没怎么看了。

    “哦对了小祁,电影还没开拍吗?”于乐突然想了起来。

    “没拍。版权卖掉以后,作者也就无权过问了。”祁候婷兴味索然,“当时我缺钱,作品也没有完本,很便宜就打包卖掉了。据说那个公司买了很多,却囤积下来很少拍。相对来说,这个投资很小,出一部爆品就赚很多。”

    “这个有点坑啊,”于乐沉吟,“我们自己来拍呢?”

    “需要把版权买回来。后来我有些钱了以后,也想过买回来,但他们溢价十倍不止。”祁候婷消沉。

    “我出钱买回来!”王启安拍胸脯。

    祁候婷无动于衷,于乐则深入探究,“多少钱卖的?”

    “影视版权一共卖了八万。”祁候婷难得露出一丝苦笑,“然后他们开价一百万,终究是意难平。”

    可以想象,当初祁候婷还在读大学,日子过得苦哈哈的。作品有些小火,却也没有带来多少收入。突然有人要购买版权,八万是多大一笔巨款啊!

    就算不给钱,或者象征性地给个千八百的,那也是卖出影视版权啊,对于初露峥嵘的小萌新来说这是多大的荣耀,我写的小说要拍电影了?

    你还别不服,国内影视产业里负责内容部分的原创作者和编剧,都是最底层的存在,身份地位,实际收入及影响力都与其劳动付出严重不相符合。

    谁都年轻过,无论收入多少吧,只要是拍出来放映了,祁候婷也就认了。最坑的是买了以后却压着不拍,这才是坑到家……

    “一百万也不多嘛,我来出钱!”王启安急切说道。

    “公司来处理吧,祁姐有当时的协议吗?”姜晚问道。

    “有的。”祁候婷回答。

    “想来他们专业囤积版权,协议一定是滴水不漏的。仔细想来,说到底也是商业操作,低买高卖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既然价格也没多么离谱,不如出钱买回来算了。为了一百万费很多力气,也是划不来。为了一百万大动肝火,就更划不来。”姜红梅微笑着插嘴。

    “我就说嘛,还是阿姨讲得透彻!我认为婷婷你的作品,花一百万买回来值!以后咱不许卖这么便宜了!”王启安鼓掌。

    祁候婷看看王启安,看看姜红梅,略有意动,但眉头还是蹙着的。

    “钱生事,钱来了,姜董看得透彻。”宁唯事也是笑笑,“再者说来,小祁啊,当年的九万,和现在的一百万,你觉得哪个对你意义更大呢?饥饿时一个馒头能救命,吃饱后满汉全席也不香。写小说讲个快意恩仇,生活中不是这样子的,很多事情都看你自己的理解。”

    祁候婷略难堪地笑笑,眉头又舒展了些。

    “这样,快意恩仇其实也不难。我们还怕跟谁比有钱吗,小祁你挑头来做,看好的版权就去买回来。尤其是那家公司看上的版权,咱比他多出钱,砸死他们。你看怎么样?”于乐笑道。

    “哦。”祁候婷认真思索,还真是考虑了可行性如何,这事儿能做,也能做得好,随后却是展演一笑,“那我们跟他们,有什么区别?”

    买版权,当然要尽量低价购进。

    自己拍电影,产量总是有限。

    转卖出去,当然要获利,谁又是慈善公司了?

    祁候婷恍然觉得,即使当初自己来买这个版权,好像也就是这样子?

    “是啊,把自己放在弱小的位置上,总是觉得挨了欺负,喊一些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西河东,穷横嘛,当然要扯着嗓子喊一下,否则日子没法过了。但你真的人高马大了,其实也未见得需要报复回去。当你和某个人针锋相对斤斤计较时,其实你和他也没有本质的区别。这就是心理强大。你看看你,差点儿就成了当年你最讨厌的那种人。”于乐接茬笑道,“这叫心弱。”

    “心弱?”祁候婷琢磨着这个新词,此前乐哥还说过一个心穷,也是新词。不觉中,心底下有些东西好像在溶化了,“乐哥,也就是说,我的心理一直没有强大起来?”

    “婷婷,我们这么多人站在你背后,你屠绅灭佛啊!”王启安鼓掌,“海情酒店集团你知道吗,那是姜阿姨的企业。宁校长培养出了乐哥和无双,是隐世智者。乐哥咱就更不用说了。还有什么心结打不开吗?”

    “谢谢姜董,谢谢宁校长,谢谢乐哥。”祁候婷多少有些赧颜,眉头却是彻底舒展开了。

    “小祁不错的,一点就通。那这就是咱藏马山远景规划智囊团第一次全会?”姜红梅当然不是特意来做谁的思想工作的,“于乐,我和老宁过来,是想说一说耕地的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