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棍小村医 > 章节目录 第2636章 动用鲁班法
    方小宇一脸悠闲地,从法布袋里取出了,几瓶白酒,和两瓶荷花香的罐头,微笑着朝光头壮汉等人扫了一眼,大声喊道:“兄弟姐妹们,我们先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吃饱喝足了,等中发白大师把法台筑好了。我再来开坛做法。谁先替我去弄点野物来,咱们做烧烤。”

    “我去!保证不出十分钟,就能帮你弄来野物。”光头壮汉激动地应了一句,用手一抹油光发亮的光头,转身便朝林中走去。

    闻言,恭田静美和陆雨、冰盈、山林公主等美女们,也都一个个高兴地叫了起来。

    “太好了,又有美食吃了。”

    “嗯!我肚子正饿着呢!”

    “我这里有一些零食,先交给方先生吧!”

    “可惜我不会弄烧烤,也不会寻找猎物。”

    “没关系,要不你跳一支舞给方大哥看也行啊!脱衣服的那种也可以。”

    “去你的,我才不跳呢!要跳,也是你先跳。”

    几位美女有说有笑地,打闹起来。

    方小宇坐在一棵古松下,静静地看着几位美女的打闹。不一会儿,便有几保镖上交给方小宇一堆的零食和罐头,还有啤酒和红酒。

    这些是冰盈让保镖送过来的。

    “我没有带什么东西,就先交这些充数吧!”冰盈微笑着在方小宇的面前坐了下来,朝他眨巴了一下眼睛道:“呆会儿,你可别不让我吃烤肉啊!”

    “没关系,你只要给我跳一支舞就成了。”方小宇笑着开玩笑道。

    “你想得美。跳舞不是本小姐的专长。我只会跳交谊舞。”冰盈一脸微笑地朝方小宇眨巴了一下眼睛,小声提醒了一句:“我看那个中发白大师不像什么好人。你让他筑法台,小心他在法台上做手脚,万一做法事的时候出事可就麻烦了。别忘记了,此人是一名日本的阴阳师。他们也是懂得阴阳风水学的。”

    两人正说着,苦参大师也凑了过来。

    他在方小宇的面前坐了下来,悠悠地叹了口气道:“方神人,冰小姐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据我所知,在日本一些阴阳师,对我们华夏的古文明颇有研究。尤其是一些懂得布阵法的高手,甚至有人还精通我们华夏的鲁班法。我看这个中发白,不像是个善人。你可要防着一点啊!”

    “没事,我相信他,一定会好好的替我筑好法台的。我们只管喝酒就是了。”方小宇一脸微笑地拿起一瓶白酒,又取出杯子,给苦参大师倒了一杯,十分淡定地答道:“从现在开始,中发白大师也是我的小弟。我们不必太过怀疑他。”

    显然,这话他是有意说给中发白听的。他早就用余光看到中发白竖起耳朵在偷听了。

    “唉!方先生,你太容易相信人了”苦参大师还想再劝。

    方小宇已经将酒递到了他的面前。苦参大师耐不住酒香的诱惑,只好端起杯子,轻轻啜饮起酒来,再也顾不得谈论别的了。

    不一会儿,两人便开怀畅饮了。

    苦参大师与方小宇有说有笑,两人从下茅山道法,聊到了华夏各地的人土风情,很是愉快。

    几位美女们,则尽情地打闹着。不一会儿,还真的在原地跳起了舞。众保镖和山鹰四人组的人,片刻后,弄来了不少野物,开始做起烧烤来。

    现场一片欢乐。

    只有中发白苦着脸,一个个闷闷不乐地搬着石头,忙着筑法台。

    他早已听到了方小宇和苦参大师的对话,见方小宇压根就没有防备他的意思。他心中很是得意。

    “小子,今天你的死期到了。想要我替你筑法台。行啊!老子还真偷学了你们华夏的鲁班法。呆会儿做法事的时候,会有得你受。鲁班法千变万化,我随便做一下手脚,就能让你断手断脚。要你命也不是没有可能。谁让你小子,让我干重活。这是你应该承受的。哈哈哈!想要我替你p阵法,没门。我才没那么傻。方小宇等着受死吧!”

    中发白望着,正喝酒作乐的方小宇,心中很是不爽地咒骂着。同时,他在心里策划着,暗算方小宇的方案。

    正当他为自己的计划,而欢喜不已时。

    忽地,又想起了自己被方小宇喂了丹药的事情。

    “不好,千万不能让石头倒下来,把这小子给砸死了。要不然,他死了,我的解药找谁要呢?”中发白一拍脑袋,顿时陷入了沉思当中。

    一番思考后,他又得意地笑了起来:“不对,刚才这小子说,给我喂的是毒丹药。可根据我的经验,服下毒药后,多半会有一些轻微的不良反应。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我却啥事也没有。看来,这不是毒药。难道,这小子是骗我的?不管了,先把法台布好再说。留一条生机,先砸断这小子的手脚,不要他的命。把这小子打成残废了,老子逼着他交出解药。”

    想到这,中发白便面带微笑地,咬破了手指,沾了一点指血,在一块石头上画下了,具有诅咒功效的血符。

    继而,他又将那一块石头垒在法台的正中间。

    这是鲁班法里的一种巫术,关键时刻会触动里边的阵法,一旦生效便会发生,诸如倒塌或断梁的事故。

    中发白知道,一个人在做法事的时候,必会无比的虔诚。这时的防御力是最弱的。加上他在石头中书了血符,倒下来的威力,会是普通石块的十倍。

    真要是在精力高度精集中的状态下。就算是已经步入了金丹大圆满境后期的方小宇,也要受一番罪,就算不死也要落个重伤。

    “哈哈哈!方小宇,你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我会在这些石块中做手脚吧!而且用的还是你们华夏的鲁班法。去死吧!”

    中发白得意地将最后一块石头,搬上了法台,望着自己的杰作。他心中无比的满足。

    眼前的法台,足足花了他一个多小时,累得他满头大汗。饶是如此,中发白心里还是无比的激动,一想到方小宇马上就要出事故,他就莫名的欢心。

    “中发白大师,辛苦了。”正当中发白心中暗自得意之际,忽见身后一只手掌落在了他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