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给妖魔当老师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拜师的理由
    好几个优师,开出优厚的条件来争学生,结果那学生反而选择了水平最差的老师!

    这就好像几大酒楼都端出招牌菜,要宴请客人,结果人家偏偏选择路边乞丐扔过来的窝窝头。

    几个助理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像是有人用无形的手扇了他们十几个耳光。

    事涉面子问题,今天无论如何不能就此离开!

    当下有个助理沉下脸,大声向李平旭质问道:“姓李的,你是拿什么事情要胁苟良拜你为师?我警告你,不许你用任何方法干扰学生,否则我必定到教务处投诉你!”

    其他的助理也纷纷出声支援。在他们看来,食客宁愿吃窝窝头也不吃大餐,必定是受到乞丐的胁迫。

    李平旭根本不稀搭理他们。那朵猪头刚刚变成了牛屁股,这个过程颇有意思。

    倒是苟良慌了神,赶紧摇头摆手解释道:“我是自愿的,李老师从来没要胁过我,你们千万不要投诉他。”

    这个时候,李平旭眨眨眼睛,仿佛刚刚回过神。

    “苟良,我虽然帮过你,但还不屑于挟恩图报。拜谁当老师事关你的前途,你要慎重考虑。你应该知道,我考核名次排在最后,所以分配的修炼资源非常少,如果你要做我的学生,我可不敢保证你修炼所用的物资。”李平旭很坦然地说了自己的排名,没有任何扭捏尴尬。

    苟良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郑重地对李平旭说道:“李老师,如果没有您的指点,我可能终生都考不上千海学院,不能实现父亲的遗愿。我对您万分感激!

    之前我确实是出于报恩的目的,答应给您当学生。可是当我轻松通过跳跃测试的时候,我突然间明白,在千海学院,您才是最适合我的老师,所以我诚心想要拜入您的门下。至于资源少,没关系的,我可以继续勤工俭学,赚取资源,不让老师操心。”

    能听得出来,苟良的话语很真诚。

    李平旭点点头。已经有了凤族郡主这个学生,他已经不担心会被解聘,所以李平旭刚才一直没说话,就是想试探苟良的态度。

    其实检验老师弄错了一件事:苟良身上并非是巨犀血脉,而是上古狂犀的血脉。

    这种血脉极为罕见,已有几百年未出现在世间,而且它跟巨犀血脉非常相像,除非用专门的测试工具与方法,否则根本不能鉴别出来。

    如果把上古狂犀血脉当做巨犀血脉来培养,在修炼上没有任何问题,只不过终生不能问鼎宗师之位了。

    方才李平旭冷眼旁观,就是在等苟良做出选择。如果苟良选择自己,那不用说,自己定然好好教育培养;如果他选择其他优师,那就只能说声“祝你好运”了,自己可不会当烂好人,把这么隐密的事情说出来。

    助理们抢学生的经验很丰富,眼见一路不通,便又换个套路。

    有个长着冬瓜脸的助理对李平旭露出微笑:“李老师,我来之前,南宫老师曾说过,这个身负巨犀血脉的人学生,他志在必得。如果你肯放弃,必将收获到南宫老师的友谊——你要知道,南宫老师在优师榜排名第十,他在学院领导面前说句话,对你的影响很大呀。”

    另有助理说:“李老师,我们几家有过君子协定,不管谁争到苟良都不会影响彼此间的交情。可是你半路跑出来横插一杠子,我们都很生气。你在学院里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如果再得罪几个优师,就算你收到了学生也混不下去。”

    “没错。李老师,我们知道你需要学生来保住教师职位,这样吧,你把苟良让给丛老师,我负责给你调剂一个,不,两个学生,你看怎么样?”

    苟良紧张地看着李平旭,很怕他顶不住压力,把自己让给别的老师。

    李老师没让他失望,没去理会助理们的威逼利诱,直接掏出身份铁牌扔给苟良:“拿去登记,记得明天准时上课。”

    眼见李平旭如此不给面子,几个助理气得眼睛里都要冒出火来,然而他们身份所限,谁也不敢上前干涉,甚至连咒骂的话都不敢说出来,害怕被李平旭抓到把柄。

    苟良接过身份铁牌,顿时露出高兴的笑容,他向李平旭深深鞠了一躬,转身就要跑向教务处。

    这个时候,忽听有人大声喊道:“且慢。”接着便见有人从远方快步走了过来。

    看见来人,冬瓜脸助理露出惊喜的表情,他赶紧迎了上去,叫了声:“南宫老师,您来了!”然后在南宫老师的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不少话,偶尔瞟着李平旭,对他指指点点。

    然后,南宫老师领着他的助理,大步走了过来。

    南宫老师沉着脸,额前有很深的眉间纹。看见李平旭,他的眉毛又皱在一起:“你就是李平旭?告诉你,巨犀血脉世间罕见,将来有可能成就武道九星之位。你的教学水平太差,不要误人子弟,赶快放苟良离开,让他另投明师。”

    李平旭气得想笑。天底下总有些这样的人,以为自己说的话就是真理,自己放个屁别人就得乖乖去闻,真是让人想爆粗口。

    李平旭抱起胳膊,不客气地回敬道:“南宫老师,我的学生我自然会用心教导,不干旁人的事。‘误人子弟’这个帽子太大,我可承受不起,原物奉还给你。”

    “你?!”这个名为南宫望的老师又惊又怒,不敢相信平时一向懦弱可欺的“李废物”竟敢对怂他。

    南宫望深吸了一口气,眉间纹皱得更深。“李平旭,我从教二十余年,从来没人说我误人子弟,今天倒是被你这个连学生都招不到的人说了。哼哼,这样也好,既然你这样说我,那我们就来打个赌。我们现场指点苟良,看看在谁的指点下他的进步最大。如果你赢了,我就让苟良当你的学生;如果你输了,不但苟良要做我的学生,你还必须当着全院师生的面向我赔礼道歉!”

    李平旭摇摇头,撇着嘴说道:“我不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