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变故
    那人看了看又说到:“如果洛震霆真去外界说的一样疼爱洛水墨,或许我们还有一丝的生机。如若不然,怕是凶多吉少。”

    百里亦也是一脸的沮丧,“现在娶了玉姝,怕是和将军府无缘了,丞相再厉害……”

    “如今慕丞相也是隔岸观火的状态,态度也不十分的明确,我这个太子啊,做的着实窝囊。”

    周围呼呼的飘着上个季节的枯木,旋转着在两人周围打了个圈,秦殇拿起一片摆在眼前,也不知道是否还会有个枯木逢春的景象。

    “扬州那件事听说陛下交给容王殿下了。太子还应该仔细的紧啊。”男子又突然开口,这个阶段实在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

    “东西我已经到手了,会吩咐下面让他们小心行事。”

    “啪!”女子暴怒的面容此刻满是狰狞,“这个洛挽之,都提醒了她还往刀刃上撞!”

    下面的一行人立刻跪下:“主子……”

    “还有什么事,说!”

    下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希望有一个能开口,最后不得已,领头的说到:“如今容王爷已经还清了所欠下的债款……现下是没有咱们一点的占成了……”

    “你说什么!”女子的眼里像是劈了两道闪子,厉声喝到。

    下面的人纷纷又不敢说话了,“早前洛水墨那个蠢货提醒我注意着她,我还觉得是洛水墨小题大做了,竟然不想这真是个油盐不进的主!果真是不能好言相待。”

    “主子还是平心静气的好,谁能知竟半路杀出个容王殿下。”墨衣男子从旁边小阁出来,手上拿着一件精美的披风。

    下面的人像是得了贵人,纷纷水光涟漪的看着男子。

    “听文,这件事可怎么办啊。”女子收了之前的戾气,言语梢带缓和。

    “你们下去吧。顺道去查查这个洛挽之,和容王殿下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下面的人看女子没有阻拦,得了令跑的比兔子还快,生怕又被女子给叫住了。走的时候还不忘把门给关好。

    那个唤做听文的男子上前将女子揉到怀里,“你的和他的又有什么分别呢?”

    女子用小指头在他身上画着小圈点火,本是绝色的面容此时带上些绯红,一双桃花眼分外勾人,就连那蜜唇也是饱满鲜红,在男子眼里确是一只小妖精。

    “我只是想以后可以有点牵制。”

    男子将女子禁锢在怀里,将她到处乱摸的小手指拿在眼前,又突然亲吻了一下,忽而又放下,不知把手放在了哪里引得女子娇嗔怒骂,可尽管这样,男子的眼神仍然是澄净一片,不带一望:“听文会帮助你的,小姐。”

    说完便是一片嬉戏声,忽而又转到屋内的天池,水声蔓蔓。

    挽之今日在去慈福阁的时候,老夫人郑重的给了她一封信,打开一看,落笔白水山庄,便知道这是自己久未闻面的外祖母给自己的,说让自己去扬州一聚,怪不得祖母的脸色那么严肃,感情是怕自己不回来了。

    挽之觉得好笑,这人老了,就越发的像个小孩儿了,“都听祖母的,祖母说去挽之才去。”

    挽之立刻保证了即使去了也不会多加逗留,肯定会早早的回来的。

    老夫人这方听了也高兴了一些,得了挽之的保证,又嘱咐了几句,下个月初十洛祁刚好要下扬州办事,刚好把她捎过去玩儿几天。

    “唉,我也是好久好久都没有见过你的外祖母了,只怕她现在是不待见我咯~”老夫人摆摆手,本是带着一丝调笑说出来的话,听着却无比的苍凉。

    挽之不懂她们上一辈的事,如果是因为她的母亲,想来这个外祖母定是十分疼爱她的。

    “祖母,听他们说你和外祖母以前关系很好的,何又来不待见一说。”

    老夫人笑了笑:“我的错,我太犟了,太犟了……”

    挽之正想问问到底是什么事,来人又说此时洛水墨气冲冲往这边来,老夫人敛了眼色,一抹厌恶之感表现的实在是明显。

    洛水墨过来了之后没有像之前一样,毕竟按照以前她这幅样子,总是怼天怼地的。

    “洛挽之,你给我出来。”挽之回她一笑,看来是智商见长,知道不能在长辈面前闹了。

    “你……”老夫人正要说话,挽之按了按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然后自己起身,出去了。

    到了离花园的那块空地,洛水墨一脸悲痛准备向自己冲过来,却被莲儿拉住了:“小姐……不可。”

    “啪!”洛水墨直接就给了莲儿一耳光,挽之看着打趣儿,这本来是准备教训自己,怎么了?内斗了?

    先发完一通火的洛水墨安静了一小丢丢,“洛挽之你可真是个心机重的女人啊,明知道我要嫁给王爷,还把我和我娘推做恶人!”

    什么,嫁给容珏?什么鬼?

    或许是挽之脸上的惊诧让洛水墨胜了一筹,她得意洋洋的说到:“你没有听错,我就要嫁给王爷了!”

    “哦?那恭喜了哦~”挽之漫不经心的来了一句,又让对面的人火冒三丈。

    然而在挽之心里,自己已经是很认真的对待了,这个洛水墨在太子还没有定下婚约的时候就到处说自己会是太子妃,说的话也不可信,谁知道明天她又要嫁给谁了。

    “你明明知道,容王爷对我甚好,还故意把籽月楼送给他,好处全是你的了,恶人确是我们做!”

    挽之真的没有忍住直接给了她一个超级大的白眼,甚好?别说一些有的没的,等真的嫁过去了就知道这个甚好是多么好了。

    “哦?那姐姐想让我怎么做,卖予他?还是姐姐一直想的是直接送给你啊!”挽之一击即中,洛水墨脸青一块才一块的,仿佛是真的被说中了心事。

    “这是我的东西,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再说了,我可没有缺银两,夫人的白银也早就补上了,一座楼而已……”挽之不以为然的话,把这一切说成了大方的赠予,让洛水墨着实气的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