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林大恶人 > 章节目录 第两百七十四章 挑战不可能
    江湖上的这些老鬼一个比一个都能装。

    中年人立在虚空中,神色平静,淡淡说道:“我坤虚派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打上门来,实在是千年未见的耻辱。”他低头看向躺在地上宛若死狗的夏克明,喝道:“废物,坤虚派就是被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给败坏了。”

    “未请教?”尽管被禁锢在场域中,姜明仍旧不慌乱的问道。

    “坤虚派第十九任掌门夏无忧。”中年人脸无表情的回到。

    “夏无忧?哈哈,原来是上代掌门,夏克明的父亲。”姜明突然笑了起来,“我说老夏怎么气的那样呢,原来是被他老子给绿了。”

    夏无忧脸色微变,震动着手指,姜明口中随即溢出一丝血迹,微皱着眉头推出一掌,光华照耀十方,场域中传出阵阵能量波动。

    夏无忧轻咦了一声,扯开场域,走了进去。

    轰

    像是狂暴的火山喷发一般,绚烂光芒让整片夜空都一片通明,姜明连连震动双手全力出击,根本不管结果会如何。

    光芒耀眼,璀璨夺目,像是亿万星光倾泻而下,照亮了整个坤虚派。夏无忧被生生震退了半步,但是姜明自己却已经浑身是血,全身的毛细血管都崩裂了。

    不过神光并未就此熄灭。反而更加地炽烈,仿佛熊熊天火在燃烧,冲上了云霄。整片天空都在战栗,整片大地都在颤抖。

    整条街道都崩碎毁灭了,周围那些殿宇,瞬间化成了沙尘。

    姜明战意冲天,面知道面对圣境的高手凶多吉少,但是依然在不屈不服的抗争,他想将心中地那股怒火彻底爆发出去,如果连牢笼中的假人都打不过,还谈什么打出牢笼,杀上不灭天。

    不知道为何,虽然面前的青年只是在五转巅峰,但是夏无忧感觉心中沉甸甸,即便是把面前的人打败了。他也感觉有些凉意。一名年轻一辈的高手竟然会带给他这样的感觉,让他心惊肉跳与压抑。

    这可比他那中庸的儿子要强上太多了;

    体内天蚕内力涌动,正在不断的给姜明提供生命精气。

    只是片刻间,他便已经恢复了巅峰。

    血饮神刀没了,没关系。他这里还有很多趁手的兵器。

    罪恶商城里的邪恶值已经多到让姜明感到惊骇的地步。

    在兵器谱中快速的浏览。

    倚天剑,绝世好剑,玄铁重剑,泪痕剑,金蛇剑

    直接选取了一把名为木剑的普通剑。

    为什么选把普通的木剑呢?

    剑魔独孤求败曾经受过,他在四十岁之后,放弃了之前所用的紫薇软剑和玄铁重剑,而改用一把平平无奇的木剑,他是这么说的:“四十岁後,不滞於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於无剑胜有剑之境”。

    功法选择,九阴真经。

    直接兑换,

    一个顶尖的功法,一柄神剑,两样东西直接让邪恶值见底。

    不过姜明一点也不心疼,现在的邪恶值真的不值钱了,就跟马哥说他对钱没有概念了一个道理。

    姜明手执木剑,向前劈出,天崩地裂的声响发出,天空中是一片刺目的光芒,让人无法睁开双眼,汹涌的能量大浪恐怖无比,竟将夏无忧劈飞了出去,。

    硬接下这一剑,夏无忧身体剧烈摇颤,嘴角溢出丝丝血迹,险些坠落下天空。

    当光芒消失后,姜明身形飘逸的冲了上去,将脸色有些发白的夏无忧挡在面前。

    夏无忧不得不承认,姜明是青年一代地杰出人物,就是他年轻时也未必有如此修为,今夜恐怕有些不妙了。

    “小崽子,有两下子。”夏无忧阴森森的冷笑着,道:“不过你还差的远,不进圣境,永远不会明白大境界之间的差距,今天你要死。”

    “圣境?可笑,谁给你封的?不知天高地厚。”姜明不断冷笑,夏无忧就像个被蒙蔽的傻子,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嘿嘿,我管他什么不灭天,什么真的假的,我在这里活的很好。一样的快活。”夏无忧看了眼底下身材丰腴的少妇,也就是夏克明的结发妻子,嘿嘿的笑道。

    说完,夏无忧脸上浮现一抹狰狞之色,直接挥掌向前劈斩而去。

    一剑横空,寒光冲直冲霄汉。

    在璀璨地光芒中。在冲天地杀气中,空中震荡的内力全部被搅碎。一把木剑横在空中。尽管只是普通的木剑,但是那股杀意却如严冬腊月般刺骨,花木凋零,乱叶纷飞,整座梅岭像是下起了鹅毛大雪。

    “轰”

    强横地剑气是无法想象得,在漫长得历史岁月中。大浪淘沙,姜明逆袭而上,木剑齐动,可谓撼天动地,直接将夏无忧给轰飞了出去

    他的胸口被震碎,如残花一般在天空中纷舞而下。更是有些坤虚派的弟子直接化成了血雾。点滴残碎尸骸都未剩下。。

    坤虚派除却十几名老者外,余者全都退守了进去。

    “杀”

    直到这时,姜明冷声开口,如惊雷一般,声传百里,震动九天。

    刹那间,光芒冲天,数十股强势无比地剑气合在了一起,并聚成一道粗如山岳般得巨大剑光,贯通了天地。

    十几名年老得的长老惨败,或被劈下头颅,或被洞穿胸膛,没有一个人逃离而去,全部形神俱灭。

    这一刻,姜明铁血,强势无匹,堪称狂人。

    “谁动我杀谁。”

    他瞥了眼想要逃走的数百名弟子,冷声说道。

    本是四处逃窜的弟子在听到他这句话后均是不敢动弹,姜明缓缓落下,提着口吐鲜血的夏无忧走到中年少妇面前,淡淡说道:“在这里搞。完事了我马上走。”

    中年少妇早已被吓得全身颤抖不止,闻言立马慌乱的开始扒自己的衣服。

    夏无忧脸色惨白,已经不能动弹。

    但中年少妇的求生欲望很强,片刻就已经把身上衣物解除,一步跨坐了上去,姿势很是娴熟。

    她骑在上面,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胸前的丰硕随着她的动作不断起伏,沉甸甸的,像是熟透的柿子,又软又棉。

    在场的弟子看的是目瞪口呆。

    而远处的夏克明则是不断吐血,看着宛若天鹅般哀声叫唤的妻子,两眼一黑,就此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