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之富商剑圣 > 帝国柱石 第九章:绝境任务
    尼斯的商人在海边起航把南方的香料珠宝与奴隶一起运送到帝国北部的国都。在这之中获取的利润往往非常的惊人,在南方的香料可能本地什么都算不上,一旦运到了国都就比等重量的黄金还要贵。尼斯商城正是因为经手这一贸易所以才每次都挣得盆满钵满。但是就在商城三百多里的地方就是传说中的绝境龙墓,这里的一切都使得商人们再三犹豫,最终不少商人放弃了这一条航线,尼斯也正是因为如此始终没有得到太大的发展。

    “可以了吗?白银之手和法师协会的人都到齐了吗?一人一百枚金币的利润可是真的不少,就连这两个庞然大物都忍不住了。”

    诺风扭头问道,巨大的飞禽浑身都是灰褐色,但是翅膀上还有点点斑点,这是这里的商人免费提供的狮鹫,体型硕大足有四米,但是性格异常的温顺。应行云骑在其中一只狮鹫上,他的前面就是这一次终于获准进入龙墓的诺羽,虽然这个任务真的很危险,但是实在没有人有理由拒绝一个中级法师的陪同。

    “我只认得一个疤面人,就是他给与我中级战士勋章,剩下的人我不熟悉。”

    应行云身下的狮鹫似乎格外的乖,遥遥指向前方的那一大群人,狮鹫高高的飞起,应行云身子一歪狮鹫就朝着那个方向飞。诺羽早就迫不及待,这里的佣兵其实主要还是法师协会和白银之手这两家,也就只有他们可以在短期聚集足够的人手。

    “这里的信息一开始是一个小佣兵团在外围冒险的时候被亡灵包围,拼死送出来的。现在只有白银之手和法师协会的人才知道这个人的下落,他们却什么也不愿意说。”

    风中遥遥望着远方的诺羽,应行云想起了身边一只不怎么说话的长毛,昨天大半夜才从酒馆把这个人拖出来,到现在可能这个人还是半睡半醒。不过没关系,到了龙墓之后,他们会稍微休整一会儿再下去。

    “哈哈,他们这才叫聪明,有重要的消息自然要自己藏着,没半点好处为什么要放出去?你现在就不要瞎想了,就算是我们得到这样的珍贵情报也不会告诉别人。”

    大嘴狼人坐在狮鹫上大笑不止,那笑声真的是鬼哭狼嚎,以至于前方的人纷纷侧目,不少法师协会的法师都有一些女法师则厌恶的盯着前方始终不肯扭头。

    “小点声,你看着前面是不是有两个光系魔法师?她们的神圣系魔法在这里几乎是所向披靡,但是神圣系魔法师是非常罕见的,法师协会可是下了大本钱。”

    应行云在前方纷纷扰扰的人影之中看得见一对雪白的法师长袍,魔法在这个世界有自然系、神圣系、毁灭系之分,最多还有一个不成名堂的辅助系。神圣系下面有光系与生命系两系,生命系法师只有精灵才有基本上在外面绝迹,而光系法师则依旧十分的罕见。法师协会到底知道些什么?居然一下子找过来两个光系魔法师。

    “我不懂这些,反正去他妈的青铜人类没有魔法师,我就一直奇怪这种东西只有精灵整日在宣扬为什么你们人类也信了?去他妈的白银之手!”

    长毛听了也就只有不高兴,怒骂白银之手应行云一看这人几乎是魔障了,直接远离。在海洋之上直直飞向那一个失落的岛屿。据说上古那个地方物产丰富,人口众多是非常繁华的城市,但是因为莫名强大的敌人的诅咒最终这个城市沦为现在这副模样。海水似乎都泛着乌黑,再往前面去就能看见海水之中不时浮现的森然白骨,还有一些低级的亡灵生命在海水之中留下一道道窥探上方的暗影。但是只要飞的够高,这些亡灵是对一千多米的上空毫无办法的,但是飞的低了,或许连龙墓都去不了就要葬身在这个大海里面。

    众人都在空中有意无意的看着海底那些阴暗的影子,龙墓附近到处都是这种东西,而他们起码要再飞一上午才能到达龙墓所在的岛屿。名为湛蓝岛,水天一色都是湛蓝的。

    一个黑色的小点逐渐变大成为一大块黑色的疤痕在海上的波浪之中始终稳定,那湛蓝岛之中,山脉像极了蛛网肆意的向四周扩散。一个个山峰耸立,龙墓就在山峰之中一道深不见底的大峡谷下面,太阳高悬在空中,苍白的日光直直的照射下去,但峡谷里面永远不会有一点光。

    “到了,全员准备,我们都去当中的山峰!不认识的话跟紧大部队,狮鹫自己认识路。”

    远方不知道是谁在呼喊,应行云看不到人,只有任由身下的狮鹫自己飞,一个个快速地穿梭在山峰之中,狮鹫飞得格外的快或许是害怕这里诡异的氛围,这里不光寸草不生而且一个活物也没有。黑色的山峰之中,所有人都在提防着出现意外,法师无时无刻不在准备漂浮术。但是就像往常一样,这一段路始终是安全的,大部分人都快速的降临在当中一个不高不矮的山上,那里似乎还有人在接应。

    “应行云?你怎么回事?怎么不下来?”

    诺风下来之后清点人数,天空上就只有应行云的狮鹫还在那里打转转,应行云自然恼怒万分,可是这一只狮鹫死活不肯降下来,居然越飞越高,忽然重重的摔下来。

    “小心!”

    不知是谁在大喊,所有人都等着这个战士还没有到达龙墓就直接粉身碎骨,应行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时间就只有几秒,错过了当场就会死掉。

    “自由的风啊,化作臂膀阻隔一切!风墙术!”

    手中的戒指在微微的发亮,这个初级魔法他刚刚学会不久,一下子从狮鹫身上跳下来,直至坠向地面,狂风大起一道空中忽然出现的无序的风墙,吹的应行云一会儿朝东一会儿朝西,他降落的速度被大大地减缓了,浑身燃起金黄色的斗气,背上的弓上也有一点轻快的风系魔法,再次减缓之后,应行云落到地上,这里的土地都是柔软的黑色泥土,应行云只感觉浑身一震,眼前一黑差点没有昏过去,但好歹还是没有什么大碍,一双脚深深地陷入了大地之中。那个商人重金培养的狮鹫则莫名落向了当中的峡谷,龙墓深不见底的深渊。

    “你没有事吧?”

    人也乱糟糟,应行云在眩晕之中被人拉了起来,光系的恢复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两个光系魔法师接连施法,这才让应行云缓过这一口气。

    “我没事。只不过这个狮鹫可惜了,它掉下去肯定活不成。”

    光系法师真的是比自然系法师更受人欢迎,就连应行云也不禁这么想,这四五个恢复术上了身,整个人都清明了好多,接下来有他们在再出现什么意外都有了指望。两个光系法师都是中年人,已经是中级法师,应行云称谢不止,这两个人点点头就走了。

    “大笨蛋,你没事吧?”

    “没事,小子你这摔一下后面就不会出事了!我们后面的危险还不知道是什么,一个人就走一次霉运!”

    “如果太累就不要下去了,在这里等我们吧!”

    三个人凑过来各自说着各自的话,应行云就扯了一句“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让他们多加注意倒霉的他,这自然不会有什么人搭理。远方的一群人似乎还在嘀咕他这个中级战士为什么会释放风系魔法,而且速度那么快。但是很快这件事就消散在即将开始的龙墓之行上,多多少少所有人都有一点被影响到了。但各自坐下,静心思虑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

    “什么?那个人是诺克?”

    一声压低了嗓音却依旧被别人听的清清楚楚的惊呼,长毛和应行云还在聊天,听了这一句话,一边的诺风却是看了一眼说道:“看那个,矮人!真的是诺克,他是白银之手的副团长之一。是一名剑师,没想到他也来了。”

    这句话把应行云和长毛都惊到了,两个人扭头看过去,一个硕大的红色战斧背在背后,那人个子分明不高,但是手臂比诺羽这样的人类女性的大腿还粗。喝着矮人最爱的烈酒正和周围一众白银之手的人聊天,白银之手的人统一的白色服装可以说是声名在外。来的人有十几个,当中还有一个手持暗金法杖的法师正在和这矮人聊天,周围的白银之手佣兵则环绕在这两个人周围。

    “那个人是谁?是帝国的人吗?他手里的法杖可绝对不止一百个金币!”

    能做法杖的材料只有精灵一族的神木以及帝国人的暗金,这个人手持暗金法杖,上面硕大的红色宝石说明这人多半是一个火系魔法师。法杖的价值主要还是由上面镶嵌的宝石决定的,就像诺风耗费重金给诺羽买的精灵木杖,上面那个宝石足足花了一千金币,也多亏诺风是个高级战士才能负担得起,而应行云估计这个法师的法杖保守估价一万。

    “这个人我认识,大魔法师临风。也是白银之手的人,我的中级法师勋章是他给的。”

    诺羽大大的眼睛盯着远方,这样一说让所有人心里一沉,这阵容实在是太豪华了,底下到底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