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25章 定终身鬼门情变
    朋来聚里,玉带着雨菲翻窗而入。也许是和风清太熟悉了,玉根本就没有和他招呼就摸进了雨菲从前住过的那间客房。

    玉要点蜡烛,雨菲不愿离开他的怀抱,撒娇说:不点灯了。

    玉摇头说:不点灯如何看得清给你上药?

    刚才在那个囚室里你不就摸着黑就给我上药了吗?而且被你点灯看了个遍人家会很难为情的。雨菲摸了摸袍子下面半裸的身子,故作娇羞状。

    玉微微一笑,抱着雨菲倒在床榻之上,凑近她的耳朵,呵着气说:瞧你这个样子,莫不是想主动投怀送抱了?既然如此,在下也不能让姑娘你失望啊

    雨菲在黑暗中感觉玉温软的唇吻上了自己的脖颈,慢慢地往胸前滑去,宽大的袍子本来就松,他一个轻轻的拉扯,袍子就散开了。雨菲以为这个男人会朝自己的椒乳吻去,因为昨天夜里,那个晋王轻薄自己的时候就极为爱怜自己的椒乳。可是玉的唇只是在她身上的伤口处流连,他的唇舌仿佛带着魔力一般,被他吻过的地方,竟然不那么痛了。

    一片黑暗中,雨菲身子微微颤抖着,任玉亲吻自己的身子,这个时候,她竟然想要让自己的身上多出几个伤口来,那样就能多享受一下玉的温情了。玉亲吻了雨菲身上所有的鞭伤,然后帮她穿好了衣服,将她拥进怀里,轻声说:我用内力将金疮药融化进你的伤口了,应该很快地就能痊愈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雨菲将脸贴在玉的胸口,问道:玉,你不爱我吗?

    我爱你,我怎么会不爱你?玉轻声回答说。

    可是你明明嫌弃我了,嫌弃我已是不洁之身,不然你刚刚为什么不要我?我说过的,我是你的了,你为什么不要我?雨菲忍不住流下眼泪来,她只是个女子,一个害怕孤单害怕寂寞渴望人来爱的女子啊。

    玉温热的手指抹去雨菲的眼泪,然后笑着说:傻丫头,难道你忘了我修炼的神功不能破身吗?不过我已经快要冲破玄关了,待到我大功告成的一天就迎娶你做我的妻子可好?

    雨菲没有说话,而是冲着玉的胸口就咬了下去,玉虽然吃痛却也没出声。雨菲感觉口中隐约有腥咸的味道了,才松开嘴。她摸着自己在玉的身上留下的牙印说:这是我盖的章,你这辈子只能爱我一个,你是我的了,呵呵。

    玉怜爱地在雨菲的脸上拧了一下:古灵精怪的,难道害怕我悔婚不成?

    我怕啊,你看我的玉这么出类拔萃。不过你自己说的啊,你大功告成之后就来娶我,我的嫁妆忘到晋王府里了,你可不准嫌弃我啊。还有,我昨天没有和晋王拜堂,所以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呢,我就等着你来娶我了。雨菲躺在玉的怀里,说着说着就睡着了。玉的怀抱很温暖,还带着淡淡的馨香。

    这一觉睡得很踏实,没有恐惧没有逃亡,就连雨菲最怕的寒冷都没有袭来。如果这样的日子能过上一辈子就好了。天色大亮以后,雨菲才不舍地醒来。可是,玉不见了。和从前很多次一样,总是来也无影去也无影。

    雨菲打开柜子,还好,自己从前放在这里的衣服都还在。挑选了几件裙褥,穿在身上,身上的伤口果然已经结了痂,玉的药很是管用。

    雨菲趴在窗台上,忽然感觉心里空空的,这个京城里,她好不容易从晋王府里逃了出来,好不容易才和玉重逢,可是现在她却一个人呆在这个狭小的厢房里。她不想去想太多,也许玉只是出去给她买点心了呢。

    猛然间,雨菲吓了一跳,连忙关紧了窗子。因为她看到窗外的大街上一个人往朋来聚这边走来了,不是别人,正是晋王闻人殇,他如何会找到这里?不行,要想办法逃走,不能让他看到自己。

    事不宜迟,雨菲快速出了房间,朝风清的房间跑去。不料和迎面来的一个送酒的店小二装了个正着。店小二俯身捡起摔到地上的酒壶庆幸地说:还好是个铜壶,要是瓷的怕是要摔碎了。

    雨菲哪里顾得上什么铜壶瓷壶的,她一把揪住店小二的衣袖,追问道:风清呢?你们东家呢?我要见他。

    店小二莫名地看着雨菲,不明白这个姑娘几时来的朋来聚,该不会是和那个玉公子一样翻窗进来的吧?嘴上回答说:东家他他去别的商号视察生意去了,大约要一个多月之后才能回来呢

    雨菲眼角瞟见晋王已经进了朋来聚,大马金刀地在门口的一张餐桌上坐了下来,看来自己这次是逃不掉了,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啊。

    姑娘你自便,小的打酒去了。店小二有事要忙,走开了。

    雨菲不安地看了楼下门口坐着的晋王,心里盘算着,逃是逃不掉了,不如就看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吧,反正这里不是他的王府,他也没有带随从,应该不会有事吧。雨菲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下了楼,朝晋王走去。

    有些害怕地在晋王的对面坐了下来,雨菲让自己尽量的自然一些,气势上绝对不能占了下风,于是她客气地招呼道:朋来聚果然是京城里有名的酒楼,王爷你也来这里喝酒啊?

    闻人殇没有开口,他只是朝雨菲伸出手去,眼睛死死地盯着雨菲。雨菲不明所以地问:干嘛?我的嫁妆都在你府上放着呢,没钱请你喝酒。

    把宝物交出来!闻人殇直接开口道。

    雨菲嫣然一笑:哦,你是说那个什么宝玺啊。我把它给我未来的丈夫了。你大概是这辈子都拿不到了。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雨菲很成功地看到晋王的眉头抖了几下,忽然就感觉心里很畅快,这样没心没肺冷血无情的男人,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他的,还好昨天玉把自己就走了,不然下场不堪设想啊。

    闻人殇嘴角弯起,冷笑了一下:秦小姐大约是忘了,两天前,你好像才进的我王府的大门吧?

    哦?我好像记起来了,某人那天可是连喜服都没穿,连堂都没有拜,既然这么不想和我成亲,那么我以后找哪个男人做丈夫又关你什么事?王爷还是请回吧,免得自取其辱。雨菲说完这句话后看到晋王的眉头又抖了一下,生气了?生气了当初就不要这么嚣张。

    晋王很快地就恢复了常态,他忽然笑了一下,冰冷的笑容:真是可笑,见过傻的,却没见过你这么傻得。你该不会是以为那个什么玉剑公子会娶你?你被他彻头彻尾的利用了还不自知。

    你胡说!玉是爱我的,他答应了,他很快就去来娶我的雨菲的心里一下子就慌了,玉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每次总来来去匆匆飘渺不定的?

    晋王轻轻地摇了摇头,嗤笑道:念在你两日前进了我王府大门的份上,本王提醒你几句,他若是真的爱你,为何你在家的时候不去找你,偏偏在你到了我府上之后才来找你?找到你之后为何不立刻逃脱,偏偏要把你放在我府上的库房门口?他根本就不爱你,他只是在利用你找宝物。

    雨菲感觉心彻底的空了,她气恼地拿起面前的酒杯朝晋王砸去,酒水染上他紫色的锦袍,留下一滩水渍,杯子被他强硬的身躯弹到地上,瞬间就碎了。她不顾一切地朝晋王扑去:你这个恶魔,你就是见不得我好过是不是?玉不是你说得那样,他不会利用我的,他是爱我的!

    晋王禁锢住雨菲的身子,又是一个冰冷的笑容,皮笑肉不笑:你开始怀疑了,不然为何要这般气恼?

    随便你怎么说,现在请你快点滚,我要干什么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插手。雨菲挣开闻人殇的禁锢,和他拉开距离,她忽然很想安静一下,重新想一想自己和玉的事情。

    闻人殇站在原地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他低沉的声音说道:你弄丢了我的宝贝,我就必须插手此事。你不是想要嫁给那个玉剑公子吗,本王就带你去见一见他的真面目!说完不等雨菲开口便拉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出了朋来聚。

    放开我,混蛋!雨菲挣扎着,甚至张开嘴狠狠地咬上闻人殇的手,想让他放手。她不要跟他走,他是个魔鬼,跟着他不会好过的。

    闻人殇懒腰抱起雨菲,把她抱上了他的马车。然后马车便跑了起来。雨菲撩起车帘,马车跑得太快,若是生生跳下去的话难保不会摔出什么后遗症来。犹豫再三,她还是乖乖地坐回了原位。

    原本闭目养神的闻人殇低声调侃说:这就对了。嫁人对于女子来说是大事,去看看事情的真相再做决定才好。

    混蛋!闭嘴!雨菲呵斥道。

    闻人殇懒懒地在马车的座位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歪着:本王费尽心机才帮你查到那玉剑公子的底细,难道不该道个谢?

    你雨菲是真的没见过如此阴狠和无赖外加厚脸皮的男人,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骂他才解气了。

    闻人殇不知道为何今天自己可以说这么多的话,似乎把这个丫头惹怒,让她气得跳脚自己就会觉得很好玩,这是多少年来都不曾有过的顽劣的心情了,其实关于玉剑公子的事情,他也是今天清晨才想明白的,去年冬天他虽然查出一些线索,可是很多的线索都联系不上,可是昨天夜里镇国宝玺的出现,他忽然想通了,所有的线索都关联上了。

    女子,路有点远,你省省力气吧。闻人殇闭上眼睛,不打算再开口了。

    雨菲和这个冷面王爷也实在无话好说,于是也不再开口。相对于闻人殇口中的女子这个称呼,雨菲还是比较喜欢玉叫的丫头这个称呼,甜蜜,温暖。

    马车跑了很久,雨菲感觉浑身的骨骼快要颠得散掉的时候,闻人殇终于坐直了身子,睁开了一片清明的眼睛。

    马车停在了一个黑雾弥补的山坳里。雨菲自己手脚并用地爬下马车。跟着闻人殇往山坳深处走去。天色还没有暗,虽然坐了大半天的马车,可是这一会儿顶多也就是黄昏时刻,这四处弥漫的黑雾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闻人殇人高步子也快,雨菲没时间去研究那黑雾,小跑着跟上闻人殇的脚步。地上的土地潮湿,黑乎乎的,比其他地方泥土还要黑上几分。如此大约走了半个多时辰,雨菲感觉腿都快要酸得抬不起来了。可是又不敢停下,因为越走四周的景物越黑,不知是天色晚了,还是这山坳里面有蹊跷。

    雨菲一面揉着自己的腿,一面尽力跟在闻人殇后面,心里抱怨着这个晋王真是冷血,若是换成了玉,才不会让自己这般劳累。是啊,和闻人殇比,玉不知道要好多少,长得好看,功夫高强,对自己很温柔很尽心雨菲一想到玉,就不怎么累了。

    忽然闻人殇停住脚步,拦腰抱起雨菲,雨菲吓得叫了一声,谁知闻人殇快速地捂住她的嘴,凑近她的耳朵:如果想看到玉剑公子的真面目就把嘴闭起来!

    雨菲咽下快要喊出来的声音,攀着闻人殇的身子,跟他一起进了一个山洞。山洞的入口处还很黑,可是越往前走,越亮。雨菲不自觉地绷紧了身子,因为越往里走,阴寒之气越浓。闻人殇的步子很轻,大约他暗自使了轻功。

    走过好几个石洞后,闻人殇抱着雨菲,快速的闪到一个石柱后,石柱不是人工的,乃是天然形成的。几个石柱一起撑起了一个类似房间的石洞。一路走来,经过的石洞都没有人,可是这个石洞里有人!

    雨菲和闻人殇一起躲在石柱后面,冷眼看着石屋中央有个类似游泳池的水潭,让人不舒服的是,水潭里的水是黑色的,浓黑浓黑的墨汁一般,水潭中央盘腿坐着一个男子,头发披散,浑身光裸,双目紧闭,头顶上隐隐有黑烟冒出。水潭的周围有三个身穿黑色衣衫的婢女,表情呆滞动作僵硬的不时往水潭里丢一些药材之类的事物。

    雨菲紧紧倚在石柱上,十指扣住石柱,手上经脉收紧,指甲生生地扣在石柱上,她感觉心要裂开了,那个端坐在黑色潭水中央的绝美男子不是玉又是谁?不可能,玉最喜白色,每次出现必穿白衣,这个人一定不是玉。

    水潭里的男子头顶上的黑烟越来越浓,身子渐渐开始旋转,大约是已经进入了关键的时刻了。雨菲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潭水中央的男子,待到他旋转过来一点的时候,雨菲裂开的心,顿时碎了一地。因为她看到那男子胸口处的两排牙印,印记鲜红,分明是新咬上去的,那是她昨天夜里在玉的身上心血来潮在玉的身上盖的章。

    这个披散着头发,嘴唇黑紫妖魔一样美艳的男子,真的是玉!雨菲感觉全身的力气都快要没了,愣愣地站在原地,木偶一般。如果说这才是玉的真面目,那么从前点点滴滴的过往就全部都是假的!是骗人的,是闻人殇嘴里说的那样,玉彻头彻尾的都是在利用她!

    很快地,雨菲就回想了起来,自己第一次进京,收到朋来聚的请柬时,便是玉在刻意的接近自己,包括后来街头的偶遇,也是他在刻意的接近自己,他知道自己手腕上七色芙蓉玉是宝物,可是找到镇国宝玺,于是他专门等着自己进了晋王府后才假装来救自己,半道上又把自己丢在王府藏宝的库房门外。这所有的所有,他都是别有用心

    时间静静流淌,石洞里一片寂静。突然之间,水潭里的赤身男子蓦然睁开了眼睛,一道蓝光在他眼眸里一闪而过,原本黑色的瞳仁已经变成了冰蓝色,他的神功练成了。

    闻人殇搂住雨菲的腰身,悄声道:不好了,被他发现了,快跑!说罢抱着雨菲快速原路返回朝洞口跑去。

    一道黑影闪过,蓝眸的男子已然整齐地穿了一身黑袍,出现在了闻人殇和雨菲的面前,黑紫色的嘴唇微动:看了本座的真身,你以为还走得了?

    你不是玉,你到底是谁?雨菲颤抖着说,玉不是这样的,玉是阳光和煦,顽皮可爱的。

    男子轻轻一笑:菲儿,你过来,我要杀的人是闻人殇,你快些过来,免得刀剑无眼伤了你。

    雨菲看着眼前的这位蓝眸黑唇的黑袍男人,拼命地摇头:玉在哪里?你把玉还给我我!玉说了要来娶我的,他说了他只爱我一个

    菲儿,我就是玉啊,你不信我?黑袍男子一步步地朝雨菲靠近。

    闻人殇冷笑一下,将雨菲护到身后:不要信他,他是前朝太子赫连玉,他已经练成了幽冥鬼功,他之所以答应在他神功练成之后娶你,那是因为他神功初成需要处子之血来滋养身子!

    赫连玉微微一笑:好一个晋王,着实不赖,这么快就猜到了本座的底细。既然王爷知道的东西不少,那么就该知道本座神功初成,除了处女之血以外,一副七窍玲珑的心肝一样可以滋补我的身子。今天你都自己送上门了,不收下你的心肝,老天都要替我可惜呢!说罢掌风扫来,直取闻人殇的心口而去!</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