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章节目录 020:这特么是个饺子(男主小剧场)
    八点十分,预备铃响起。

    江文秀抱着一沓卷子进了教室,站上讲台,清清嗓子喊“同学们安静一下。”

    教室里还有少部分人没来,来了的大多都是学习好纪律强的,听见喊声扭头看见她,基本都规规矩矩地坐在了位子上,还有人拖长声音问“江老师,这节课讲卷子吗?”

    “对。”

    江文秀面对学生,笑容十分柔和,“讲试卷。”

    话落,她便将一沓试卷全部放在了桌上,摊开,从第一个开始念“赵贝贝,六十三分。”

    “哇哦——”

    班上响起一阵嘘声。

    依着江文秀的教学习惯,批阅好试卷后会按着分数排列整理,成绩最好的那份卷子在最底下,成绩最差的则在最上面,六十三分,显然是这次考试的最低分了。

    赵贝贝个子高,从一组最后面上去,拿了试卷,低头往下走。

    “姜源,六十五分。”

    念完这个,江文秀才发现班上座位重排过,略扫一眼,发现人没来,直接将卷子放到了手边。

    再往下,褚向东,六十六分,她仍旧搁在一边。

    一沓卷子发了一半的时候,教室门被人直接推开了,最前面的褚向东面色一愣,嘴上嘻嘻哈哈地开始贫“抱歉抱歉,不知道您已经进来了,我们吃饭来晚了……”

    对上这几个,江文秀一贯没什么脾气,点点头道“进来吧。”

    眼见一行人鱼贯而入,又喊“等下,卷子拿下去。”

    发完前面几个,她看一眼陆川,笑了笑“你的还没到,先回座位上吧。”

    后者点点头,迈步走了。

    眼见他走过去坐到了江沅里面,江文秀狠狠地愣了下,勉强回神的时候,念成绩的声音都有些不在状态了“秦浩明,八十分。”

    摸底考试,卷子全是百分制。

    越往后,分数越高,念到陆川的时候,教室里响起一阵起哄声。

    他得了八十八分……

    好些人将他目送回位置,才惊觉,江沅的试卷还没发。

    讲桌上,卷子已经不多了。

    江文秀又念了几个,神情越发欣慰,“木熹微,九十六分。”

    饶是百分制的语文试卷没有作文,还有一半儿都是暑假作业原题,这个分数出现在他们班,都算难得。前排好些学生,一脸艳羡地看着木熹微领了试卷。

    耳听江文秀又道“江沅,一百分。”

    “我去。”

    “哇!”

    唯一的一个满分,霎时让班上沸腾了。

    前后左右许多目光落在江沅身上,她脸色明显愣了一下,也很意外。

    从小到大,她的语文成绩其实都不错,分科的时候,也因为文科几门成绩优于理科,想过学文。可当时周围学生都说文科没前途;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她意志不坚定,纠结后便随大流选了理科,想着分科后还有两年,再好好攻克一下,理解了题目,理科成绩肯定能提高很快。

    事实上,还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她在理科班成绩中等,哪怕语文和英语出挑些,也不顶用。

    出事那会儿,已经到高二期末,进了那种地方,每一天都过得极慢。她为了排遣情绪,只能听辅导教员的话,用所有能学习的时间来看书,自学书本上的,额外再阅读一些文学书籍。出来后,也听了江文秀的,将几本暑假作业往滚瓜烂熟了看,考场上看到很多熟悉的题目,她便感觉到,这次成绩应该不错。

    可饶是如此,也没想到,她能考出一个满分。

    讲台上,江文秀拿着试卷竖起,一脸认真地开口讲“这次摸底考试,全校很多学生都不够重视。包括火箭班在内,这是我们高三理科班唯一的一份语文满分试卷。这份试卷,年级组几位语文老师一起看过后,一致决定可以给出满分。大家可以看到……”

    江文秀两手展开试卷走下讲台,在三组和四组的过道里供人阅览,“卷面非常洁净,没有丝毫涂抹修改的痕迹,从头到尾的字迹也非常清秀工整,赏心悦目。我们语文考试,漂亮工整的字迹,尤其能让阅卷老师眼前一亮。先不说对错,就这份认真的态度,都值得我们每位同学学习。”

    一番话说完,她重新返回讲台,抬眸朝一组递出卷子,笑笑说“江沅同学,上来拿一下试卷。”

    站起身,江沅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捏紧了。

    她在全班学生的注视下上台,没有和江文秀对视,低头拿了试卷。

    返回到座位上,页面左上方大红色的“100”非常耀眼,偏下侧还有一行黑色中性笔批注“基础扎实,字迹工整,态度端正,继续努力!”

    不知怎地,看着看着,她眼眶热了起来。

    她没有想到,有生之年,她能从这个名义上的小姑口中,听见这样一番话。

    她表扬她,像一场梦。

    一手按着桌上的试卷儿,她几乎都听不清江文秀讲话了,拿着中性笔的手指攥得紧紧的,下意识咬住笔帽,想要将心头翻涌的那股子情绪压下去。

    “脏不脏?”

    边上,突然传来一道嫌弃的男声。

    “……”

    她咬着笔帽的口齿一松,忍耐着,没侧头去看。

    主动说话还被无视,陆少爷的脸色僵了一秒,偏开目光。

    这人,喊一声包子真是寒碜包子了。

    嘴巴那么紧,这特么是个饺子。

    ------题外话------

    男主小剧场

    邵正泽“新来的小兄弟有点惨啊。”

    宋望“男人混到这份上,也是牛批了。”

    晏医生“作为被媳妇追着跑的男人,看见这场面实在有点同情。”

    程砚宁“同情,+1。”

    程牧“……”

    斟酌许久,程二爷叹口气,“兄弟,长点心吧。”

    小川“我十八岁就遇到我媳妇还跟我媳妇同桌了,你们一个个呢,脸真大。”

    众人“……”

    特么地,这是个杠精。

    小川(傲娇地)我妈说我人设不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