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剑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枪伤
    江昀逃了。

    大清早的回香镇,路上已经有行人了。他们看到一个半个背都沾着血、手里提着剑的男人,在街上狂奔的样子,基本的态度都是闪到一边,唯恐避之不及,更无人会来阻拦。

    都是平民老百姓,连这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谁敢拦?

    江昀现在的形象,一看就是个亡命之徒,手里提着滴血的凶器,有没怨没仇的,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般人不会多管闲事。

    其实,江昀也不想就这样在街上狂奔,但他这也就是才来回香镇第二天,地形没有那么熟悉,窜小巷怎么窜得过本地的捕快?万一要迷路了,可就万事皆休。

    他也就只能沿着走过一遍的路跑了。

    待到他跑入昨夜暂住的酒肆时,还未有捕员追上。

    许是被朱陵拖住了;许是正在赶来的路上,但无论如何,留给江昀的时间并不多。

    镇子不大,就个十字条街,且街坊邻居大多都是熟人,没有什么躲藏的空间;他一路过来的踪迹,随口一问就能问出来,那些捕员怕是马上就要到。

    几乎是冲进酒肆里,把那正在擦桌子的小二给吓了一跳。

    “客官您这是……”

    江昀一句话也不理,直接冲上了二楼的房间。

    把装着凡心花的木匣,装进他放钱的那个行囊,其他的行礼全部放弃——现在哪儿还有空收拾?

    不大的行囊,他单手就提着了,然后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

    他的房间在二楼,窗户跃下后跑两步就是马厩。

    跨上马背,拍马就跑。

    纵马在街上,惹来了一片骂声,但他也就只能在心里说声抱歉了。

    回香镇其实就是一个十字街为核心发展起来的小镇子,不大人也不多,连围墙都没有,就在大陆的尽头有个镇门,倒是常年有两个人守着。

    大清早的,这俩守门人看到有人纵马闯门,也是拔出了刀,连声喝骂,让江昀停下。

    江昀理也不理,双脚一夹马肚子,直接就闯。

    直接拦马是不敢的,也没长矛,两个守门人只得让开,但其中一人避开后,也不服气,从侧面就是一刀,直接照着马身上砍去。

    江昀眼疾手快,断魔刃一划,然后纵马离去,留下那守门人捂着自己的流血的手腕倒吸冷气。

    ……

    拍马跑了好一会儿,期间还大路转小路好几次。直到暂时未见追兵追上,江昀方才停下。

    枣红马跑了这许久,一身的汗,已经很疲惫了。

    也还好是昨天好好吃了一顿,休息了一夜,不然还真经不住这样跑。

    牵着马,江昀钻进了路旁的树林里,找了一处休息。

    马要歇息一下,他自己也要。

    这一场战斗,倒是没什么消耗,总之不比他在时空碎片里战邪魔更辛苦。

    但是背上的枪伤还是很难受的。

    他累积去到‘寺庙’碎片三次,那挨刀挨得多了,他也早就习惯了受伤。枪伤虽说有所不同,但他也有处理经验,一路逃命的途中,他始终用内气控制肌肉,夹紧伤口,避免流失过多的血液。

    可最多也就如此了,他没有机会好好处理一下伤口。

    这会儿,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但卡在肌肉里的子弹,总要想办法弄出来。

    还好并不深,位置也能够得着。他拿出一把随身带着的短刀,刀尖摸索到伤口,然后深吸一口气,刺了下去。

    伤口再次被割开的痛苦,仍然还是那么清晰。额头冒着冷汗,他咬牙还是将子弹给剜了出来。

    由于伤口在背后,看不到,只能摸索着剜,以至于虽然子弹出来了,但是创口也被弄得更大了。

    强行用内气闭合伤口,然后从衣服上撕了一角下来,将伤口包裹住。

    本来当绷带用的布,该用沸水煮过才比较好,但现在他连个容器都没有,无处烧水,只能这样将就了。

    不过,武者的气血旺盛,更兼他年轻力壮,应当没那么容易发生伤口感染、继而生病吧?

    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没有食物,连口清水都没有,但还好事发之前用过早饭,吃的还挺抱。

    他就且先安心闭目,靠着一棵树,休养生息。

    在这荒郊野外的,他可没敢睡。

    脑袋里面回想刚才,他多少有点为朱陵担心。

    不同于他那个废物弟弟,江昀对于这个猪头人大哥,其实还是挺有好感的。

    虽说粗鲁,但够讲义气,最后甚至还让他先跑。

    希望他最后能没事……

    ……

    休息一会儿,江昀感觉精神头好了一些,于是就重新上马,辨别了一下方向,朝东而行。

    气温渐高,直至中午,他也没找到可以歇脚的地方,干脆继续赶路。

    直至傍晚,他进到了一个村镇。谨慎一问,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柳源地界,到了荷尧县。

    大晋朝的行政划分,是以道、郡、县三级划分。例如江东,便是江东道,设总督,治所在建邺;庐州、建邺、盛江皆是郡,又称府,设有太守;像是柳源就是属于庐州郡下辖的县,设有县令。

    这荷尧县,已经不是庐州府的地盘了,而是进到了建邺郡,在最西南。

    从这里,转向东南约么再走个两三天,就到了盛江郡,那距离江昀的目标,已经不远了。

    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先在此地修整了一夜。

    根据之前那些捕员们所说的话,江昀整合了一下信息,认为猪头兄弟犯事,是被柳源县的公所追捕的,现在他都已经跨县、乃至于跨郡了,应当一时半会儿是追不到这里来。

    更何况,他现在有伤在身,状态又差,强行赶了一天的路,中午饭都没吃,还是休息一下为好。

    夜晚来临,背上有伤让他只能侧躺。

    环境还算安全的情况下,他还是激活了手上的梁戒,进到了隐士大殿。

    付出受伤的代价,为的还不是这个任务?

    他都有把这凡心花私藏下来的想法了!

    七八十个金元呢,比他现在全身家当都要多!反正,他接任务也是跳过了押金环节。

    交了任务才得一个隐元,差不多等于十金元的样子。

    不过,他也就是随便想想而已。

    跳过押金环节,是以他梁戒之主的权限做的背书。昧下来这朵凡心花,显然是会对他造成不利的影响的。

    搞不好事后就让人通过隐世会的运作系统给查出来,到时候,嚯,堂堂九戒之一,梁戒之主,为了七八十金元的玩意儿,脸都不要了?

    他还打算要在隐世会里混下去呢,没必要为了这点钱冒风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