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龙零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天才的罪恶
    洛一身大汗淋漓,衣服全都湿透了,就像刚从水沟里捞出来一样。

    卡洛儿叫道:“洛,你干什么去了,怎么弄成这样?”

    “嗯?”洛把门关好,边脱衣服道:“刚才几个同学找我单挑,跟他们比了几场。”他赤膊的膀子上鼓着坚实的肌实。

    卡洛儿凑过去闻了闻,连连在鼻前煸风:“好大的汗臭味,快点进去洗澡。真是的,整个房间都被你搞臭了。”了一眼冰稚邪笑道:“见没有,这才叫男人块头,比起你瘦小的体格好太多了。”

    “你也不是一样吗?”冰稚邪反击道。

    “切!”卡洛儿叫道:“我……我迟早会变得比他强壮,所以我才要不停的吃的东西!!你不是有事找他吗?”

    冰稚邪摇了摇头:“还是等他洗完澡再说吧。”

    洛正准备进浴室,听到他有事找自己,回身问道:“什么事啊冰稚邪?”

    “哦,我是想问升级考试在哪里考,怎么申请?”

    洛一下摔在地上,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不会吧!”卡洛儿惊道:“你才第一天正式上课,就要考升级试?”

    “怎么这么吵啊?可恶,还让不让人睡了。”维恩半睡半醒的爬起来,到洛倒在地上,卡洛儿惊讶的着冰稚邪,奇怪道:“发生什么事了?”

    洛指着冰稚邪道:“他……他他……他要考升级试!”

    “考升级试?!”维恩一下跳了起来,头一下撞到了上面的金属横梁:“痛痛痛痛……,混蛋!哪有上课一天就考升级试的啊,冰稚邪你不要总说出这么让别人伤脑筋的笑话好不好?”

    “不,不能考吗?”着他们三个人一副恐怖的神情着自己,冰稚邪心里还真有点虚。

    洛跳起来一拳砸在他头上:“就算你再怎么优秀,也不能就上一天的课就申请升级考试啊。怎么也要让完这个月再说,浑蛋,你真是什么也不懂嘛,你有没有读过书啊!”

    “呃,我本来就没读过……”冰稚邪被他打得痛痛的,揉了揉道:“可是,可是黑夜斯巴里克老师让我一个星期之内考完初级魔法师的考试。”

    “你说什么?”洛眨巴眨巴眼睛着他,旁边的卡洛儿和维恩也都愣住了。洛道:“你刚才说……黑夜斯巴里克老师?……不……不公平呀,为什么这么优秀的老师会教你们见习魔法班的课呀?不公平……好不公平,我……我也想让他教我啊!”

    卡洛儿终于忍无可忍了,一脚踹在他脸上:“重点不是这个啦!”

    “考初级魔法师!”维恩吞了一口唾沫。

    洛突然一拳砸在桌子上叫道:“可恶啊!我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不断的努力练习,用上了自己所有能用的时间,到现在5岁才爬到现在见习骑士的实力。我是用不断努力才换来现在的成果,仅管上一次我升正规骑士的考试没有通过,但我从没有气妥过,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完成。可……可是你们这些所谓的天才,到底要把我的自尊心贱踏到何种地步啊!”洛的眼睛中充满了血丝,忿怒的盯着冰稚邪。

    所有人都被洛突然而来的脾气给吓住了。

    冰稚邪怔怔的着他,过了一会儿,转过身跳上床,不再说话。

    “怎……怎么了?”卡洛儿感到空气中的气氛变得好僵,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洛拿起地上汗湿了的衣服重新穿回自己的身上。

    卡洛儿疑惑道:“你干什么,不洗澡了吗?这么晚了,你还打算出去?”

    “你们先睡吧!”洛匆匆跑出门去了。

    维恩擦了下额上被吓出来的汗道:“这家伙像是受到严重的打击了呢。”

    卡洛儿对睡在床上的冰稚邪说道:“喂,你没交过朋友吗?说话的时候一点也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你不知道跟朋友交流的时候,要小心不要刺伤他吗?说什么考不考试的,真搞不懂是不是在炫耀。”说完推开滑门走到了阳台上。

    维恩了卡洛儿又了冰稚邪,叹了一声,倒在床上睡着了。

    冰稚邪压低了帽檐躺在床上:“顾及别人的感受?”……

    库蓝汀学院一角的树林内,洛挥舞着金属长枪不停的打在一根巨大的木桩上,他似乎要把心里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不忿都要发泄出来。这种特殊而又坚实的木桩已经被打满了伤痕,不时脱落的木屑,这是长年累月造成的。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洛大喝一声,金属的枪身上呲满了电流刺入那根巨大的木桩中,被刺破的地方顿时变得焦黑如碳:“为什么我千辛万苦努力也得不到的成果,别人轻松就可以超越?为什么,这不公平!!”

    洛把手中的枪一扔,抡起拳头疯狂的打在木桩上。一下两下……一百下两百下……,打到疯狂处浑身一震,蓄起了魔力,一团强大的电流在他身前散开,电流中心的一个立体魔法阵中爬出一头四五米长,一米多高的魔兽。洛再次抄起枪,跳到魔兽身上,像一个真正的骑士一样高喊着冲向周围的树。

    就这样不停的不停的练着,仅管累得喘不过气来,但心中的不甘还是让他拼命的战斗。

    月光下,几十米开外的阴影中,苏菲娜缓缓的离开。

    第二天早上6点半,自鸣钟的声音把熟睡的维恩和卡洛儿叫醒。

    卡洛儿跳下床,到洛的床铺上还是整整齐齐,昨夜竟是一整夜没有回来。

    “嗯,冰稚邪你这早就起来了啊。”正要洗漱的维恩到他正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吹晨风。

    卡洛儿气呼呼的走到阳台上对冰稚邪说道:“喂,你的话把他惹生气了,应该好好反醒一下吧。他要是回来了,你一定要为昨天的事向他道歉!”

    “不。”冰稚邪的回答即冷漠又坚决,丝毫也不能改变一样。

    “为什么?你不觉得你做得太过份了吗?”

    冰稚邪道:“我觉得我没错。”

    “你……切!”卡洛儿走出阳台把门一拉:“真差劲这个人。”

    维恩擦完脸对他道:“卡洛儿,这也是他们之间的事,你操那么多心干什么?”

    卡洛儿气道:“我就是他不顺眼。什么嘛,自以为了不起就不把别人在眼里,做错了事还不道歉,真没见过这么差劲的人。什么鬼天才,都是一群惹人厌的讨厌鬼!”

    “你的话太偏激了。”维恩了一眼阳台外的冰稚邪摇头道:“才刚住在一起就闹出这么大的矛盾,怕是呆不久咯。”

    “我回来了。”洛神情疲惫的走进宿舍,一抬头就到了阳台上的冰稚邪。

    维恩站在中央左右着他们两个人。

    卡洛儿见维恩一身脏兮兮的样子,关心问道:“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怎么一夜没回来?”

    “啊,谢谢,我没事,在外面睡了一觉。”洛走上前拉开阳台的门:“喂,我有话跟你说。”

    冰稚邪从椅子上站起来,着他道:“说吧。”

    维恩走到卡洛儿身边,小声问道:“他们两个会不会打起来啊?”

    “打就打。”卡洛儿气道:“我一定帮洛教训那个小子。”

    洛站在那里犹豫了半天才说道:“那个……,昨天的事对不起,我不该那么对你大喊大叫。”

    “嗯。”冰稚邪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卡洛儿不下去了,上前拉住他道:“什么嘛?洛,你为什么要向他道歉?明明是他不对,乱说话伤害了你,你干嘛要向他这么种说对不起啊?”

    “不是的。”洛对他道:“冰稚邪他能参加考试是他的能力,我不觉得这有什么。”

    卡洛儿道:“可是……可是他说的话伤害到你了啊。”

    “如果这样也能伤害到我的话,那我也太软弱了。”洛缓缓说道:“世界上有很多天才,如每碰到一个天才都要自悲一次的话,我早就该死了。我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有天赋的人,所以我会用我的努力超越别人,如果我连这点程度的打击都需要别人的怜悯的话,根本就不配谈什么尊言!”

    卡洛儿惊讶的着眼前的这个家伙,顿时觉得这个人比想像的要强大得多。

    维恩突然勾着他的肩膀笑了:“啊,我发现你原来还是有优点的嘛,真是一个不错的家伙。哈哈哈,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天才。”冰稚邪走进屋来。

    卡洛儿气道:“你少得了便宜卖乖,自己明明就是天才,还要装什么……”他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呃……这,这是……”维恩瞪着大大的眼睛着冰稚邪,连洛整个人也给震惊了:“这是什么呀?”

    冰稚邪把自己的魔法袍一扔,露出了的背部,只是肌肤上坑坑洼洼,竟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许多地方更是伤上加伤,疤痕上面叠着疤痕,就像密密麻麻的一样垒在一起,简直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身体。

    要知道一般的疤痕只要不是特别严重,都能痊愈完好无损。要留下这么多深刻的伤痕,那得是经历过什么样惨烈的事情呀。

    冰稚邪背对着他们冷冷的道:“我现在的强大都是自己拼了性命才赢来的,我所有的能力都是在不断努力中获得。世界上根本没有天才,至少没有不靠努力就获得成功的天才,如果有,我绝不是!若以天才来为自己找借口,再我来那个人只是懦弱的可怜虫。我该去上课了,中午再见。”说完拿着自己的魔法袍离开了这个房间。

    所有人仍然沉浸在震惊的气氛中。

    “这……这个家伙,他……”维恩惊骇得现在也回不过神来。

    “对……对不起……”卡洛儿的眼中不禁流下泪来。

    洛道:“被冠上天才的名称,却还被别人仇视,来真正受到伤害的人是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