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龙零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五章 教会福音
    一幢不大的教堂下,冰稚邪拿着刚才银行里取出来的5张面值00的金卷:“朗多朗卡森教会,想不到我真得到了他们的帮助,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叫什么。”

    此时教堂的门是开着的,两个穿着教袍的女教徒正在教堂门前向几个围观的人宣传本教的教义。冰稚邪压了压新买的帽子,低着头向教堂走去。

    冰稚邪绕到女教徒身旁,打断了他们的教义宣传问道:“打扰一下,教堂的信司在里面吗?”他来的时候已经打听过了,这间教堂的规模不大,最高的神职者是一位女信司。

    信司是朗多朗卡森教特有的神职衔,只由女性担任,地位比教徒高,却比女神官和男主教要低,与男职的神父是同级神职。在朗多朗卡森教会中,教会的成员由低到高分别有:教徒神父信司主教神官机枢主教祭司大主教圣祭神官教宗。

    一般地方小城或者乡村小镇的小教堂都由神父或者信司来主管,冰稚邪去过的安莫西都那样教堂,则是有主教掌管。

    两个被打断教义宣传的女神职显得有些不高兴,但其中一个女神职还是理会了冰稚邪的问话:“小伙子,你找我们信司大人干什么?”

    冰稚邪抬起了戴着戒指的手:“我有一些事情……”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这女神职小小的惊呼了一声:“主……主教大人。”

    “主教?”冰稚邪了手指上粉红色的金属戒指,心想:“这枚戒指代表着主教戴吗?爱莉丝的舅舅原来是主教,不过安莫西都的那个教堂不是有一个主教吗?”他对朗多朗卡森这个教会知道不是很清楚,也只是偶尔听别人说起过。

    而且他还记得安莫西教那个朗多朗卡森教会教堂,不但有主教还有神官。不过他一想,安莫西教那样的大城市朗多朗卡森教会在那里不会只有一个教堂,那次也许是他们的大集会。

    因为主教大人来了,另一名女神职也停止了教义宣传,两人赶紧行了个教礼,说道:“信司大人正在为新收的教徒讲述神愿,一会儿信徒们还要和信司一起进行圣餐礼。”

    所谓神愿,其实就是传述教旨,讲一些神经历过的伟大故事。当然这些故意都是教会的人瞎乱造,说白了就是为新教徒进行不断的洗脑教育。而圣餐礼则是享用一些食物,然后通过男女之间发生性关系,来启迪他们的思维,洗涤他们心灵的污秽。当然,圣餐礼的食物并不是普通的食物,而是被神给予恩惠赐福的特殊食物,类似于其他宗教中圣水、圣香之类的东西。

    冰稚邪道:“我有一些事情想找她,还想向她道谢,你能不能带我去?”

    “当然,主教请跟我来吧。”留下一人继续宣传,另一人则带着冰稚邪进去了。

    走到教厅后方的一个小侧门前,女神职道:“信司大人正在里面讲述神愿,这个时候不能打扰,您要进去听吗?”

    “哦不,不用了,你进去跟她说我在这里,等她讲完了再来找我。”冰稚邪担心里面正在那个,虽然他不忌讳这方面,但着别人做那种事,总会有些不舒服。

    女神职迟疑道:“主教不进去听神愿用圣餐?一会儿所有的信徒都要进去用圣餐的。”

    冰稚邪虽不太清楚,但似乎也明白这种教宗集会活动的时候不参加是对朗多朗卡森神的亵渎和不尊敬,心只道来得不是时候。但他转念想了想,便说道:“我心里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向神单独述说,我需要让神知道这件事,并理解我,所以请给我一个单独呆一会儿的空间吧。”

    女神职道:“我明白了,我带您到后面的屋子去休息一下吧,一会儿我们用完圣餐,信司会去见您的。”

    冰稚邪点点头,随她去了教堂侧的另一个房间。

    房间不大,里面的东西也不多,很简洁,只有是墙上铺的油画让人觉得不好,全都是问神的过程。

    冰稚邪静静地坐在房间里,手上不住的拔弄着套在指头上的戒指,心中却想加入这个古怪的教会对还是不对。当初他只不过是一时泛起同情心,再加上那主教说只是荣誉教徒,不要太过操心教会事务,才答应戴上这枚戒指,后来想想却还是有些后悔。但此时此刻,他已经受了这个教会的帮助,他平时虽然很不愿意理会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但他更不想欠别人的。

    过了许久,大约有两个多小时,教堂的信司总算来了。

    到来人,冰稚邪微微一愣,但并没有表现出来。眼前这个女的有三十来岁年纪,并不是自己在迷雾森林边缘见到的那个女子,不过他很快回忆起那个女子说过的话。依稀还记得她曾表示她的地方比自己还高,那自然要比眼前这个信司还要高。

    信司恭恭敬敬行了个教礼,问道:“不知道主教怎么称呼?”

    冰稚邪道:“我叫冰稚邪,我来一是为了交纳教廷经费,二来是想问你一件事情。”说着了一眼放在旁边桌子上价值五万金币的五张金卷。

    教廷的经费都是由女性掌管,这个冰稚邪早就知道。

    信司并没有马上去拿桌上的钱,而是再次行教礼道:“您虔诚的心女神会体会到的。”收了钱后,她才问道:“主教您想问什么事?”

    冰稚邪道:“我想打听一个人,是教会的人。”他把那个女子的样貌身高简略描述了一下,也提到了精神宿者那只魔兽。

    “您问的是圣祭神官大人。”

    冰稚邪心道:“是圣祭神官,在教会的地位很高啊。”圣祭神官在朗多朗卡森教的地位仅次于教宗,与大主教属同级神职。

    信司问道:“您想问她的什么事?”

    冰稚邪道:“我想知道她的名字,还有她人还在这里吗?”

    信司摇摇头道:“圣祭神官大人的名讳叫路罗蒂亚尼娜,她这次是来出巡,替总教传播福音到各地教堂。她在这里呆了几天,现在已经去别的地方传播福音了,听说好像在圭尼兹传播完后,会去多蒙多国。”

    冰稚邪点了点头,又问道:“传播福音是干什么?”

    信司诧异的着冰稚邪:“主教不知道吗?”

    冰稚邪尴尬道:“我是被人推荐入教的荣誉教徒,入教时间并不太长。”

    “是这样啊。”信司道:“传播福音,就是传播教宗的新旨意,又或是在教会有大事要发生的时候,会由几名在总教的圣祭神官去各地宣传神的启示,这也是圣祭神官的一种苦修方式,这次是为了确定下一任教宗才来传播的福音。”

    冰稚邪喃喃道:“原来是要大选了,才跑到各个教堂来拉选票,传播福音就是到各个教堂来给好处。”

    朗多朗卡森教会的教宗都是由女性担任,继任者是从七名圣祭神官中选出。

    信司见冰稚邪半天不说话,试探着问道:“主教大人还有什么事吗?听教徒说您心中有疑或,有事情想要向女神倾述,需要我帮助您吗?”说着扭动了下身子,那襟口下一双丰硕的白乳半裸了出来。

    “不用了。”冰稚邪回过神来:“我已经把心事全都告诉神了,她全都知道了。”

    信司疑或道:“主教您是怎么倾述给女神的?刚才教会的成员全都去享用圣餐了。”

    “啊,我……我……”冰稚邪一时想不出解释的办法来,见这十分虔诚女信司正准备脱衣服,马上道:“今天上午在图巴特平原遇到了一个女教徒,我和她在一起呆了很久,所以现在很累了。”

    “哦。”信司点了点头,神情并没有失望,也没有别的神色,仍是一副很正然的神情。她拉了拉衣口道:“那请主教大人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如果有需要,教会的女教徒随时可以为您解惑的。”

    “嗯。”冰稚邪连连答应,见她一走,赶紧飞身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