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老爸凶猛 > 章节目录 第55章 证人
    【第50章末尾改了,51、52、53、54都有局部修改和内容增加,所以才会有54的半章到了这里,麻烦大家再回头看看吧】

    “明白……”宝儿答应了,但隔着话筒向龙都能感觉到她嘟起了小嘴儿。

    虽然宝儿如今已经是疯狂太极虎的白虎堂堂主,其实也不过才二十四岁。

    很小她就跟了向龙,在向龙的心里她始终都是那个萌萌哒的小妹妹……

    挂断电话之后向龙把手机揣进了裤兜里准备路上处理掉,然后把电脑里的“艺人储备”文件夹复制了一份到优盘里带走。电脑没关,并且打开在“艺人储备”文件夹,警方要是还发现不了他也无**可说。

    是时候带女儿回家了。向龙用公主抱的姿势抱着蓝一菲走出了小楼。

    在向龙离开了至多不过十五分钟后,宝儿就带着她的左右手赶到了。

    今天她穿了一身蓝牛仔,牛仔裤紧紧包裹着她修长笔直的双腿,齐膝的高跟儿黑皮靴更凸显了她胸部以下全是腿的个人特色。为了风格统一她还戴了顶牛仔帽,搭配着一巴掌宽的牛皮腰带,看起来就像是个野性迷人的女牛仔,小手儿里竟然还转着一把左轮手枪。

    她右手边是个彪形大姐,无论相貌身材都可以媲美巨石强森的那种。

    左手边是个干瘪瘦小、面目阴郁的老太太,形象气质出现在**十年代的港台鬼片里毫无违和感,白发苍苍、颤颤巍巍仿佛行将就木。

    鬼片老太和彪形大姐就是宝儿的左右手,宝儿亮晶晶的小鹿眼转了一圈,小手儿里左轮手枪卡在芊芊玉指上也转了一圈,说:“办事!”

    “是!”鬼片老太先过去把托尼老师的伤势处理了下,其实就是把一种神秘的粉末洒在了断舌和断指上,断舌和断指就神奇的止血了,然后鬼片老太就去洗地了。彪形大姐则是地动山摇的过去,一只手拎起托尼老师一只手拎起利亚姆,就好像拎着两只死耗子一样轻松,抓着脚脖子随手往肩膀上一甩,又地动山摇的出去了。

    宝儿芊芊玉指习惯性的旋转着左轮手枪,一如向龙指尖旋转着狼牙小刀。这几天担心向龙安危她的婴儿肥都没了,现出了她尖尖的小下巴。形容之间也颇见憔悴,不过在和向龙通话之后宝儿已经原地满血复活了,清澈的小鹿眼亮晶晶的好像星星在闪,雪白粉嫩的梨腮上小巧的酒窝若隐若现。鬼片老太一边忙着洗地一边偷空瞅她一眼,不禁暗暗摇头,宝儿姐这是魂儿被男人给勾走了呀……

    ……

    “去哪儿呀伙计?”出租车司机是个黑哥们儿,放着节奏强劲的摇滚乐,即便是开着车他还跟着节奏不停地摇头晃脑,一边问一边从后视镜里淫荡的瞟了一眼向龙和向龙怀里抱着的蓝一菲,蓝一菲昏睡不醒的样子让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根据这个大胆的想法他已经做出了一整套计划,为了完美实施这一整套计划他拿话试探着向龙:“我知道有一家情趣酒店,服务周到物美价廉……”

    “闭嘴!”向龙冷冷地盯着他,目光冰冷如刀。向龙知道这黑哥们儿肯定是误会了,但向龙不允许任何人用任何方式玷污他女儿。

    想,可以。

    如果敢说出来,那就必须要承担一个宠女狂魔丧心病狂的愤怒之火!

    显然这个黑哥们儿也是个嘴炮强者,被向龙一吼就怂了,哼哼唧唧了一会儿又道:“嗨我说伙计,你至少得告诉我你要去哪儿吧?”

    向龙说:“唐人街。”

    “我知道那儿!那儿晚上可不太平!我曾经有一次也是这个时间开车送人到那儿,结果你猜怎么着,客人才刚下车就被两个越南人给抢了……”黑哥们儿似乎都有话痨的毛病,但是在向龙冰冷的目光逼视下,黑哥们儿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只能是闷头社会摇。

    向龙也懒得理他,反正蓝一菲睡得死死的,黑哥们儿爱摇就摇去吧。现在最困扰向龙的问题是,他该怎么安排昏睡不醒的蓝一菲……

    如果是他原本的身份,身为父亲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带女儿回家睡觉。

    然而并不是。

    他现在的身份是蓝一菲的哥哥向一鸣的同班同学兼好朋友兼师父……

    但无论是同班同学还是好朋友又或是师父,都不能把蓝一菲带回家。

    可是蓝一菲现在这个样子,向龙又怎么把她送回向家?如果蓝一菲只是被按了睡穴,向龙有无数种方法可以弄醒她,但蓝一菲还中了迷药,而这种迷药是没有解药的。昏睡状态下的蓝一菲,向龙如果把她给送回向家,还能解释得清楚吗?就算解释清楚了,丈母娘会相信他吗?就算丈母娘相信了,小姨子会相信他吗?别忘了,小姨子可是洛杉矶城市警察,小姨子要是带人去找托尼老师怎么办?

    所以,还是只能把蓝一菲带回家了……

    唐人街晚上的治安确实不好,但这次向龙还是很幸运的没惹上事儿。平平安安的把蓝一菲带回家放在了自己的床上,向龙俯视着女儿那张明艳动人的小脸儿,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去世十年的妻子。

    当年他第一次见到妻子的时候,妻子可不也正是这样的花样年华?

    无声的叹了口气,向龙轻手轻脚的帮女儿脱掉了她那双印着骷髅头的板鞋,这样可以让她跳了一晚上舞的小脚丫得到休息。又把毛巾被给女儿搭在了身上,虽然白天已经很热了,但早晚还是有点儿凉。

    最后轻轻的在女儿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向龙转身走出了家门。

    他把蓝一菲留在家里睡觉,而他则需要找一个证人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个证人,非向一鸣莫属。

    ……

    向一鸣正兴奋的在自己房间里蹲马步,虽然这两天练武挺辛苦的,但向一鸣特别有精神头儿。倒不是他练武有了什么成果,而是他通过练武和汤姆、莫尔等师兄弟有了共同的话题,他可以在学校里和师兄弟们像朋友一样聊得热火朝天,这让他觉得再辛苦都值了!

    窗子响起了“当当当”的轻响,向一鸣回头一瞅窗子吓得两腿一软:

    哎妈!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