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可用周延儒
    “五郎,皇嫂今日去奴家那里,眼睛都哭红了,,,,,”

    吃饭时间,周玉凤多次想说话,欲言欲止的样子,任谁都看得出来。

    其实不用说朱由检也能猜到什么事,现在周玉凤说出来,让朱由检稍微有点小尴尬。

    懿安皇后年纪也不大,和周玉凤关系也非常好,在这个冰冷的后宫,懿安皇后也就和周玉凤多有来往。

    朱由检对这个皇嫂也亏欠良多。

    而且碍于规矩,为了维护皇室名声,年纪轻轻的懿安皇后更是不能随意离开皇宫。

    “哎,”朱由检叹了口气,无奈的道:“此事闹得太大,死了个朝廷命官,农部、吏部、户部、刑部都闹到朕面前来了,,,,,,”

    周玉凤可怜兮兮的看着朱由检道:“皇嫂很可怜,太康伯夫人倒是常进宫来陪她,可要是这次太康伯出事,那皇嫂那里,,,,,,,”

    朱由检也沉默了,清官还难断家务事,这让朱由检怎么办,总不能下旨放了太康伯吧。

    下旨容易,可后果不是朱由检能承受得了的。

    如今大明的局面根本容不得朱由检随心所欲,东西南北都在打仗,朱由检也在强行推动田地改制和赋税改制,如此关键时刻,朱由检不可能一己之私,使得他所做的一切付之东流,功亏一篑。

    这次朱由检一旦出面庇护太康伯,那么便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无数个太康伯站出来阻拦田地清测,而那些官府之人更是不敢对王公贵胃动手。

    整个土地清测就成了笑话,其他改制也成了劳民伤财的失败制度。

    现在必须硬,懿安皇后再可怜,有哪些衣不果腹,活活冻死、饿死的百姓可怜吗?

    “此事朕已经让刑部和大理寺彻查,如果与太康伯无关,朕不会为难太康伯的,,,,,,,”最终,朱由检也不能给自己的妻子保证什么。

    “五郎,,,,,,”周玉凤又且会听不出朱由检话中的意思,脸色微变,还想说什么。

    朱由检也不给周玉凤机会,当即起身道:“朕吃好了,,,,,,,”

    丢下一句话,便起身离去,周玉凤等三人脸色微变,她们还是第一次遇到朱由检中途离去的。

    “姐姐,不可如此,,,,,,”袁贵妃急忙劝解。

    田贵妃也道:“姐姐,不是妹妹多言,此乃朝中之事,后宫不该,,,,,,”

    田秀英上次私自请民间术士进宫开方子,被朱由检软禁了十多天,几个亲信宫女也消失在人间。

    现在的田秀英事事小心,今天的事更是不敢做任何表态,当即也提醒自己这个皇后姐姐。

    “皇上,”吏部尚书周延儒前来求见,“太康伯之事闹得沸沸扬扬,整个京师流言蜚语无数,各方藩王功勋都在观望此事,,,,,,”

    “朕知道了,”朱由检淡淡看了眼周延儒,不作任何平定。

    周延儒见皇帝没明白自己的意思,继续开口道:“皇上,臣以为,此事当快刀斩乱麻,给百官一个交代,如此方可利于天下田地的清测。”

    不是周延儒嫉恶如仇,而是周延儒知道皇帝的性子,在皇帝眼中,别说区区一个太康伯,就是亲王,敢阻拦田地清测,也绝对落不得好下场。

    “此事你去办吧,尽快,,,,,,”朱由检微微一动,周延儒正是他现在需要的那种人。这种人做起事来不择手段,不讲规则,最主要的是办事符合朱由检胃口。

    周延儒大喜,当即领旨而去。

    看着远去的周延儒,朱由检叹了口气,这次只能对不起皇嫂了。

    “太康伯,这是你家奴的口供,你还有和话可说?”

    大理寺衙门,三司会审,大理寺卿凌义渠坐在主审座位上,冷冷看着大堂中央挺身而立,不知悔改的太康伯张国纪。

    “屈打成招,家奴污蔑,本伯爷无罪,本伯爷乃皇亲国戚,你们没资格审本伯,,,,,,”

    张国纪咬牙否定这事不是他指使的,开口闭口就是皇亲国戚,让凌义渠、路振飞、施邦曜等人一时无计可施。

    “本官有御赐尚方剑,不怕本官将你就地正法?”路振飞脸色铁青,死得是他手下的官员,要是不严惩这个太康伯,今后他如何统领农部。

    “哼,”张国纪脸色微变,随即再次恢复,不削的道:“我乃皇亲国戚,无欺君犯上之罪,谁敢杀我。”

    “你,,,,,,,,”

    审讯一时陷入泥潭,如今那些出手的家丁已经认罪,可张国纪一口咬定这是屈打成招,这是诬陷。

    那怕凌义渠手握尚方剑,也只能关押张国纪,还不足以对张国纪动刑。

    当然,凌义渠也可以以命换命,用尚方剑杀来张国纪,然后他跟着倒霉。

    “圣旨到!”

    就在审讯无法继续下去之时,一声高呼,引来所有人目光,张国纪更是眼睛一亮,脸漏大喜之色。

    凌义渠等人脸色也不好看,这个时候,皇帝下旨,恐怕是要保张国纪。

    “周尚书?”

    可当看见来人后,众人一愣,礼部尚书来大理寺传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河南祥符杀官命案进展缓慢,诸官无能,着令礼部尚书周延儒主审此案,大理寺、刑部需全力配合,督查院监察,,,,,,,”

    众人皆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让礼部的人来审案,还让刑部和大理寺配合,,,,,,,,

    “将杀人者带上来,,,,,,,”

    周延儒坐上主审位子,当机立断,重新审理此案。

    “你等确定,就是太康伯指使你等杀死河南祥符县农政使司七品所正官李叶林,打伤河南祥符县赋税使司六品主事官王敷?”

    “确定,是太康伯指使,,,,,,”

    这群人不过是群家丁护院,如何见得这种场面,当场指认太康伯,,,,,,,,

    “这是污蔑,本伯要见皇上,要见懿安皇后!”张国纪脸色铁青,他有点招架不住了。

    “哼!”周延儒冷哼一声道:“证据确凿,不知悔改,罪加一等,押入大狱,择日行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