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与爱定制爱情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献殷勤
    辗转反侧一晚,余卿卿已疲惫不堪,可第二天却比平时起的还要早。

    尽管面色看上去枯黄还有些憔悴,但她还是强打起精神,化了个比平时的妆容稍浓的遮瑕妆,就拎着包出门了。

    车子开出地下车库以后余卿卿才知道,这天儿就跟要映衬她的状态般,沉得让人觉得发慌。阴云密布,像是要下雨。

    虽然今天出门特别早,但快临近二环的时候,还是堵了一段时间。

    余卿卿恍惚到竟然差点和前面的车辆追了尾。还好前面的车辆动了一下,给足了反应过来的余卿卿踩刹车的时间,才避免了一起交通事故。

    一路折腾到临近公司地下停车场附近的时候,余卿卿接到了柯未然打来的电话。

    没说什么特别的事,只是叮嘱了她两句,让她好好吃饭,可能会下雨,记得带伞。

    挂下电话,柯未然盯着手机屏多看了几眼,明明昨天晚上应酬到临晨两点,可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难得地起了个早。

    站在二楼的花园阳台上,视线眺向远处,平日里总是不正经的脸上,少有的出现了除工作以外时不会有的严肃。

    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电话响起的时候,孟冬开始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翻了个身,继续睡。

    可当电话响起第二遍的时候,他忽然瞪大眼睛,快速地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翻身下床的时候飞快的看了眼还在熟睡的妻子,披了件外套拉开厕所的门。

    “柯,有什么事吗?”虽然人处于半清醒状态,可嗓子还没怎么醒,低哑的不像话。

    现在可是才七点钟不到啊!对于同样跟柯未然一起应酬完回家的孟冬来说,真的有点反应不过来柯未然这又是闹得哪出。

    最近的工作行程安排,他可是了如指掌。没有很必要这么紧凑的赶时间的工作。

    “买早餐送到聚荣去。”柯未然毫不犹豫的开口。

    “额……”不太清醒的脑子,有点当机了。可隔了两秒,就反应过来。“你是说现在?”

    “对,中点西点都要,从今天开始早中晚都送,你亲自去。卿卿的那份尽量选些清淡易消化的食物,哦还有,到了他们公司你看看公司储备的伞还多吗?最近可能连续一周的降雨。”喋喋不休地交代得差不多了,柯未然才停了下来。

    原本还没完全清醒的脑子,此刻瞬间清醒了。

    半眯着眼睛有气无力地看着镜子里胡子拉碴满脸倦怠的脸,真想揶揄柯未然两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可他到底还是忍住了,“还有别的吩咐吗?”

    电话那头的柯未然似乎是在思索,半天没有说话。

    孟冬以为柯未然完事了,准备道别的时候,柯未然那头又弹出几个字,“联系一下魏陶。”

    这追个女人是要开挂吗?献殷勤到给全公司送餐也就罢了,连带着还讨好人家闺蜜,刷好感度。下一步是不是准备去探望她父亲了?

    和余卿卿认识这么多年,也没见他在工作之外对她这么上心啊。这是突然开的什么窍啊?

    尽管嘲点有点多,但孟冬还是忍住了没有吐出来,而是很八卦的问了一句,“柯,现在是要开始追求人家了?”

    听到电话里蹦出来的戏谑,柯未然几乎是想也不想就要张嘴反驳,可话到嘴边忽然就卡住了。

    脑中将要讲的话过滤一遍,然后把要说的话改成了,“这事回头再跟你说,你先去把事情办了。”然后切断了通话。

    收起电话,孟冬抓了抓乱七八糟的头发,打了个哈欠放下手机开始洗漱。

    倒不是不对柯未然的话好奇,只是柯未然想说的事一定会告知,不想透露的,他也没有强人所难的嗜好。

    总之柯未然这样做,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打开剃须刀,仔细地刮胡子,当剃须刀移动到下巴的一角时,孟冬盯着下巴上一道细小的疤痕看了许久,看着看着竟然笑了出来。

    那道细微得几乎不仔细看就看不出来的伤疤,已经被岁月磨平,淡得你不用心去发现就不会知道,它有时光的痕迹,回忆的味道。

    孟冬和柯未然认识的时候是在高中,不同班不同级不同校,却干过一架。

    其实干架的原因,在现在这个年纪来看的话,还真是少不经事的好笑。

    那个时代的孟冬用他自己的原话形容,就是一流氓小混混。

    身后总是跟了一屁股的所谓的小弟,为人也是特别的嚣张,不服管教。

    张扬的鸡冠头全是乱七八糟的颜色,耳朵上全是洞,戴着各式各样炫酷的耳钉。两只手也没闲着,复古的硕大骷髅戒指款式没有重样的,占了一手指头。

    他是那种典型到那所学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问题青少年,不犯特别大的事儿,却总是给学校制造出各种各样的麻烦。

    其实现在想来,那不过是某种心理层面上的虚张声势罢了。不过年少的时候,可不懂这些。

    第一次和柯未然打了个正面的时候,孟冬正带着一众小弟堵在柯未然的别墅区门口。

    那时的孟冬不仅有一批“讲义气”的小弟,还有一票“可爱的”干妹妹。

    而他堵在那里的原因是,他其中的一个干妹妹被一个花花大少玩弄感情不说,还播了种发了芽。

    干妹妹在他面前那叫一个哭得死去活来呀,嚎啕得全无形象之于还撕心裂肺地反复喊着那句“我那么喜欢他,他怎么能那样对我?”。

    听了整整一天之后,孟冬反胃得直接奔着这里来了。

    然而当他到了这才发现,他并不认得那个什么花花大少。

    而那个时候,行动电话并没有流行起来。

    哥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翻来覆去想了半天,还是某个小弟支了招。就是把路过这里,看上去年纪跟他们差不多的人都拉过来问问。

    孟冬想了想也没有别的办法,来都来了也不能白跑一趟。所以就蹲在门口守株待兔。

    可当这计划实施到第一个人的时候,就进行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