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八十章 善后和各方反应
    ()李沛霖虽然对安南各地、各种势力彼此之间错综复杂的格局有所了解,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势力对于南中讨逆的军事行动,反应如此激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细想一下,他便释然了。安南这种诡谲的稳定局势,是建立在各派势力彼此都不敢轻易动武的前提下的。如今,从河静出来的这股汉人势力,突然灭掉了在安南、在南中也算是颇为强劲的阮家势力,无异于将鼎之一足斩断,各方势力格局要重新进行组合调整,这如何不令处于风暴中心的河静成为各方瞩目的焦点?

    于是,从渡江以来,便有使者出入河静。近ri来,迎宾馆驿中更是人满为患。

    &面的事情,我们先姑且不去理他,”在将军府二堂的藤萝架下,十几把山间老藤制成的凉椅围坐成一圈,在长史李沛霖的召集下,将军府各方的主事和头面人物齐集于此,“大人吩咐的几件事情,大家议一议,该当如何落实?”

    在场的各方主事彼此之间打量了一下,都低头默默的算计着自己管辖范围内的事情。

    &间田亩、人口甚多,村寨稠密,望兄弟见信速组织五百至一千名村镇官员南下,与我河静派遣于九龙江、水真腊地区之垦民汇合,彻底打通、控制南下道路,完成对江南地区的占领。”

    老实说,从战果上看,一千名村镇长一点都不多,江南地区可是比河静大得多,人口也是稠密了不少,土地田亩,如果照着将军说的那样,开垦出来,便是留给子孙吃用不尽的衣食饭碗。

    但是,这一千人上哪里去寻?

    政事堂今年的学生,虽说马上就可以投入到江南新区去,但是,区区的不到四百人,面对着从灵江到大海如此广大的区域,无异于杯水车薪。

    况且,这一地区还有着不少忠于阮家的村寨、土司,单单的文事,不足以应付这么复杂的局面。一旦出现了大规模的叛乱,那该如何是好?

    半晌无语,大家都在那里喝茶,脑中仔细的思忖着。

    &咳!”终于,礼房的安天虹咳嗽了两声,打破了沉默。

    &史大人,列位,安某有一愚见,愿意与列位共同探讨。”

    他的法子说穿了倒也简单。

    &们第一批的政事堂学生,如今有八十多人作为前辈学长回来给学弟们讲述在ri常行政当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如何解决的技巧;同时,我们学堂里也有一批娃娃,都是即将成丁的年龄,很多人打算七月结业之后,便去寻觅一个伙计,这些人也是学习过大人提出的各项技能技巧的,况且,如今的娃娃,哪个没有跟着家里父母在田地、在海上做过活计的?!这批人,大概有五六百人之多,调剂一下,应该会有半数左右的人愿意去到村镇去的。”

    &样算来,我们从老区各处,便可以调剂出三百人左右的熟手南下。再加上前面我提出的那八十余名,这样便有了四五百人,我们再将这批政事堂的学生凑一凑,大人说的数目便也相差无几了!”

    &外,我们可以向大人请示,在江南新区,不采取一村一寨的固定村官,因为我们暂时没有那许多的人手。”

    李沛霖手捻短髯,“那以安兄看来应该如何?”

    安天虹拱手向李沛霖行了个礼,“大人,属下以为,可以将从灵江以南,直至我在九龙江、水真腊地区这一地带,划分成若干个区域,每一区域,由一名老人,带领几名新人,配属刀枪器械,统率一甲或数甲兵,对这一地域内的六政三事监督办理。”

    &个,涉及到调动兵马,要兵房同营务处的认可才行。”

    &人,我们可以先由兵房和营务处的几位大人测算一下,划定多大的区域为好,然后写一份条陈,交由将军审定。”

    这个同ri丽十条一样,被很多人诟病不断的“安天虹工作法”就这样诞生在藤萝架下,它确保了李守汉占据的大片地区,能够迅速的真正变成他的辖区,完成从核心到行政单位的最基础——村寨的政令畅通。

    这样的难题解决了,下面的问题便显得相对简单多了。

    &择一处所在,要相对偏僻,安静,通风、向阳。取水便给。”

    大家都清楚,这是要做什么。

    &主事,您计算一下,如果我们营造可以供两千人驻军的一座营房,大概要多久?花费多少钱粮人工?消耗多少材料?”如今负责营造事务的雷明生低声唱喏,手中的笔不停的在大腿上滑动,想来是在计算长史所说的数目。

    &先生,如今惠民药局的库房内,各类药物可还充沛?”

    执掌惠民药局的王廷奇,同自己的副手,原同堂的程掌柜对视一眼,“禀大人,各类药物,尚称充足!”

    大战之后,前线伤病人数立刻攀升。

    &方大批的伤病兵员长夫俘虏,急需大量的药材和器械。主公的信函里要求,诸葛行军散、辟瘟丹、刀伤金疮药,脱脂棉、烧酒,这些物品务必责快船南下运抵顺化、会安两处大营。”

    &外,有时疫在前方流行,为数眼下约有千余人,缺少药物,亦是要随船运回河静将养。”

    &人,烧酒尚有二千余坛,约千石之数,脱脂棉有四百二十大包,可立刻装运三百包;辟瘟丹、刀伤金疮药亦可马上南下,唯有这行军散稍有些麻烦。”王廷奇倒也直言不讳。

    诸葛行军散是王廷奇在天启元年研制的急救药品之一,对于中暑昏晕,腹痛吐泻,热症烦闷,小儿惊闭等症极为有效,但是炮制起来也是交关麻烦。

    麝香3克西牛黄3克珠粉6克冰片36克腰黄6克马牙消06克姜粉12克。上药各取净末,共研至极细为度,分装七十瓶,每瓶约0>

    前线每一个士兵夫役行囊之中都配有至少五瓶的行军散。

    &香和冰片眼下有些不足,库存药物如果全都起运南下,一旦河静这边。。。。。”

    &必担心,主公已授权与我,但凡钱粮度支之事,我可一力任之!你们马上写一个禀帖上来,我批复之后,便去户房会计科支取相关银钱,去广州,去桂林,只要能够将所需药物补齐便是。”

    河静如今有钱,财大气粗。一切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人,我这里也计算出来了。”雷明生手里拿着一张纸,上面写满了想来只有他能够看得懂的字符。

    &人,如果只要建设竹屋,我可以保证十ri之内完成此处营造,不会耽误大军伤病的将养。”

    &不可以!最多七ri!”李沛霖也是不讲理的人物,“多招募些人手,多给菜金和加班银子,一定要在五ri内给我把这个营地搭建起来!大人可是将这个营地的名字都随信附来了!”

    &什么?”众人无不打起jing神,数年来,除了当ri王宝的凤凰营、麒麟营、玄武营等营头之外,似乎还没有哪个营得到李守汉亲自命名的荣誉。

    &生营!护卫众生之意!”

    卫生营的建立,对于守汉来说也是一件措不及防的突然事件,原本在河静对民众和部队推行了多年的基本卫生习惯,在南下之后,却遭遇了麻烦。

    麻烦的源头,一是那些铁肩队的小伙子,他们大多原籍灵江以南,对于守汉推行的不得喝生水、不得随地大小便等政策不是那么熟悉,只是在军训时勉强执行,南下后,每ri里不是行军便是作战,早就将原本就不是十分牢靠的规定丢到了九霄云外。喝生水,随地大小便等现象一时间此起彼伏。

    二一个便是那些自新军的原阮家部队,这些人更是没有这个概念,营地之中屎尿遍地,污水横流,苍蝇蚊子乱飞。到处可见食物的残渣。

    很快,被称为时疫的传染病便在军营之中爆发、蔓延起来。

    起初,是在自新军中,不久便是铁肩队各营之中也发现了病人,逐渐的,凤凰营和近卫营各部也出现了数量不等的病号。

    &那马!老子打一场大战,都没有这么多人丧失战斗力!”气的李守汉在自己的房间里大骂不已。几位营中病号多的营官,一个个灰溜溜的都挨了处分。

    气归气骂归骂,这些人的病不能不治,于是,雷明生和王廷奇又开始忙了起来。

    &个房屋除了采光通风等必须条件之外,彼此之间的间距也要考虑到,以防止互相之间再度传染。”守汉在信中给负责营造的雷明生交代。

    &了药铺和药局的青蒿之外,组织人员去采集此物,此物的汁水对于疟疾有效!”

    一场大战下来,并不是欢庆胜利,而是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

    &仗容易,打胜仗也不难,难的是战前和战后啊!”打发走了一干人等,李沛霖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打开自己的护书,他要看看还有什么事情要办。

    &丢雷哥老母!”他骂了一句刚刚学来的粗话。护书里,密密麻麻的记载着大大小小十几个人名。

    都是有来头有背景的,从广西巡抚衙门、巡按衙门,到升龙的郑家代表,还有南掌的帕武吧玉瓦拉王特使,甚至远在高平,被郑家打得就剩下一口气的莫家都派了人过来。

    哦,还有一个,是海的东面,琼州府的一位推官。

    广西巡抚何士晋,巡按广西御史贾毓祥这二位,派来了自己的侄子和师爷,估计是来摸底的,毕竟眼下内地的奢安之乱正是到了关键时刻,如果要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引发了土司和安南的共同反应,同内地的奢崇明等辈南北呼应,那么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作为巡抚的何士晋倒还好些,他已经收到京中来信,不久就要调任广东,担任两广总督一职。而贾毓祥,对于广西的局势有着更加直白的说法,按照他写给朝廷的奏折上说的,“粤西之患有三,一为交夷,二为土司,三为瑶僮。现设之兵饷但防瑶僮,而交夷土司不与焉。今交夷擅兵,蚕食思陵、迁诸土司,逼我上石、西太平、思明,侵地计二百七十二村。水西之变,泗城、南丹,yin通安酋,思州不受调,瑶僮伺同掠,宾州八寨为群盗根株。土舍名为我用,实相窥隙。宜相度险要,增兵防守。”

    守汉很不幸,似乎他口中的三患都与他有关。

    他的驻地就在安南,属于贾巡按口中的交夷,他的家族和主要班底,也是多年在这里形成势力,属于不是土司的土司,部队里又有大量的瑶僮苗彝等少数民族士兵,所以,他在广西的大佬们眼中,属于比奢崇明危险系数不低的家伙,如果不是他当ri用食盐贸易稳定了广西方面,谁也不敢想会有什么后续的招数出现。

    如今,河静方面打出了南中讨逆诸军总统官的旗号,而且一举荡平了盘踞南方多年的阮家势力,这如何不令大佬们心惊肉跳?

    虽然说这云南诸多的宣慰使司彼此之间大打出手的事情已经看得司空见惯了,但是一个守备衔千户,却能一战而灭掉另外一个实力不容小觑的势力,这如何不令人心惊?

    于是,这两位大佬,便派人前来一探虚实,当然,如果能够给自己带来一些好处自然更好。

    久闻那阮家在会安等地同佛郎机人贸易通商,宫中蓄积甚多,而河静又是素有富名,那李守汉少不得会有一份战利品送上。

    而琼州府的推官,却不这么想。

    他来的目的很简单。那一ri海战之时,打着李字旗号的船队,却是那纵横海上的巨寇李旦,他见势头不好,在战斗开始前便转舵扬帆东去,洗劫了琼州府的几个州县。推官大人是受同僚公推,来找李守汉要些钱粮以抚恤难民,重修城池的。

    这三批人,倒是都好对付,只要舍出去些钱粮利益便可以,比较令李沛霖拿捏不好尺寸的,便是北方的邻居郑家和更加遥远的莫家。

    至于说那位名字比一匹布还要长的南掌或者说是寮国的王,李沛霖压根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因为,他很清楚,守汉的下一个打击目标里,南掌是已经排在前列的。

    在守汉掌权之初,便将寮国作为扩张对象,此次南下,王宝更是占据了大片的南掌土地。这样的国君派来的特使,能够有什么作为?

    至于说北方的郑家,如今是继续维护盟友的关系,还是立刻化友为敌,李沛霖不敢去想,他只能先去与郑家的代表郑杖虚与委蛇,一切,都要等待李守汉回到河静再说。

    但是,即便是要动手,也要大军稍事休整,补充损失的兵员、物资、器械、弹药,同时,各个工场完成库存物资的补给,还要囤积大批的煤炭,防止战端一开,煤炭的来路断绝,这些如今河静的命脉停止跳动。

    价码和生意

    &李兄也是忒特客气,太铺张了些。”

    作为一省巡抚的亲信幕僚,胡永闻自然也是吃过见过的人物,但是,这样的场景,他还是生平所未见。

    望海楼是眼下河静府最好的酒楼,一座四层楼的建筑,从三、四层的回廊栏杆向外望去,恰好可以看到海上的景>

    河静府的商贾,无不以在三层、四层宴客为荣。

    今晚,这里的一层、二层依旧人声鼎沸,生意兴隆,但是三四两层却被李沛霆包场。

    四层的偌大空间里,如今只摆放了三张桌子。呈“品”字形摆放,在桌子的对面,用至少八张桌子拼起来的一张长长的条案,摆满了各类的吃食,各类的时新果子,干鲜果品,冷热甜咸俱备。

    单单这个,还不足以令胡永闻同贾巡按的内侄关宝琼惊讶。

    令这二人惊讶的是,在大厅的另一头,用巨大的玻璃窗隔开,在窗子的那一头,一个jing赤着上身,只着一条犊鼻短裤的苗家汉子,正在那里舞动手里的牛耳尖刀,进行一项很是jing细的活动。

    庖丁解牛!

    &静僻处蛮荒之地,自然饮食不能与内地繁华之地相比,不过,倒也有些海外吃食,二位仁兄,切莫哂笑。”

    这几天,李沛霆奉命与这二位打交道,充分发挥了他的特点和长处,同这两个公子哥、幕僚打得火热。

    分宾主落座之后,关宝琼眼睛依然依依不舍的从那个一身jing壮,满身花绣的苗家汉子身上移开,“这蛮子,好一身花绣!”他掩饰着自己内心的yu望和想法。

    桌上,赫然是一件巨大的铜鼎。

    &家将军常言道,大丈夫不能五鼎食,死亦当五鼎烹。今天,我等便尝尝这鼎食。”

    作为替何士晋掌管钱粮的师爷,胡先生用眼稍稍打量一番,便给眼前的这几具铜鼎估出来了价钱。“上好的黄铜,至少在百十斤以上,人工暂且不算,单单是这些许的黄铜,便值得几两银子。”

    他的手悄悄的按了按那两份礼单。

    赤金四百两。

    白银三千两。

    缅甸翡翠十块。

    锡兰宝石十颗。

    。。。。。

    黄铜五百斤。

    另外一份是他胡永闻的,虽然比不上给巡抚大人的档次,但也是价值千金,单单白银就有四百两。

    这一趟到河静,没有白来!

    东翁和他自己都是盆满钵满。

    有服侍的侍女将酒具摆设上来,这一次,倒是关宝琼惊呼连连。

    猪脚的黑科技又出来了,这回的是在医药方面。继续请求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