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二座小高炉投产
    ()天启七年五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端午节。

    守汉用粽子和五彩线、艾草逗弄了一会儿二丫,让这个胖胖的小姑娘一会笑的前仰后合,一会又要去找阿娘告状。

    在一旁晒着太阳坐在竹椅上一面喝茶,一面看着内宅开支账目的盐梅儿,不时地低声同美珊和诗琳姐妹两个商谈一下府里的开支情形,需要给黎慕华和五姨太画眉,哦,就是那个李秀秀的随身丫鬟,守汉因为秀秀的死,冲冠一怒为红颜,找到了一个合理合法的理由,灭掉了郑家,回来看到这个曾经和秀秀一起同自己共赴巫山的女子,在与李沛霖打过招呼之后,便由李沛霖认作义妹,由守汉收了房,不过,排位只能很是委屈的排在盐梅儿、美珊、诗琳姐妹两个,黎慕华之后,成为五姨太。

    美珊扶着微微隆起的小腹,一面小心的同盐梅儿说话,一面用一双漂亮的凤眼看着在草地上同二丫嬉戏的李守汉。坐在盐梅儿下垂手的诗琳,同样的小腹微微隆起。

    这是当ri水晶宫落成之时,守汉拉着这对暹罗姐妹花在里面试验了一番的成果。

    这应该是守汉在河静府过的最后一个节气了。

    经过反复的测算、研究、讨论,甚至是争吵,南中军的高层们不得不承认,河静这里确实是有些偏僻了,对于整个战略格局的展开,工农业产品、各类物资、信息的传递流通都是极大的弊端,同时也不利于新区的开辟和发展。为此,大家决定,各级机构开始向昔ri的阮家旧都顺化搬迁,河静府,则是成为南中军的工业基地。

    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

    以后河静府的功能定位就是南中军的心脏,为南中军的发展提供强大的动力和新鲜血液,而新的行政中心顺化则是南中军的大脑。

    经过一个多月的搬迁,已经在顺化形成了新的办事机构和能力,各个机构逐步的开始运转起来。毕竟曾经是一个地方政权的核心,无论是从城池还是街道庙宇官榭都要比之前只是一座千户所的河静来得底蕴深厚。

    但是,别人可以先行到顺化去打前站,但是守汉却必须留在河静这里,一直坚持到大概中秋节前。

    除了政治方面的考虑安定民心军心士气以外,便是因为眼下第二座小高炉的建设已经进入到了尾声。

    同第一座小高炉相比,第二座高炉在设计的时候便考虑到了热风炉技术,可以将炉温提前加热,虽然没有高炉的工业用温度计,但是参照第一座高炉的参数,守汉大概估计了一下,温度应该可以达到1000摄氏度。由此进行推测,原来的利用系数由2提高到35,把焦比由原来的1降到了075至06,这样提高了高炉的产量,降低了焦耗。

    接下来,便是高炉的寿命问题。

    同样是钢炉壳的第一座高炉,设计寿命应该是五年左右,虽然经过几次技术改造,但是守汉估计它的寿命不会超过十年。想想也没有别的办法,小高炉的命运本身就是如此。

    冶炼时烟尘弥漫,大量排放有毒的废气、废渣和废水对周围环境影响较大,小高炉那仅有100立方米的容积,又没有烟气净化措施,污染严重、装备落后,属于绝对的淘汰产业之列。别的不说,单是“三废”排放严重超标。热能利用效率低,浪费能源,这几条罪名就能够让李守汉在环保局的办公室里痛哭流涕到天明。

    但是,您说的那是二十一世纪,守汉所在的却是十七世纪。容积为100立方米的炉子,绝对是外星科技,一炉子下来可以出产几百吨钢铁,这样的技术,是绝对可以让苏老四这样的工人为之骄傲和自豪的!忘了说了,苏老四已经是二号高炉的主管了。

    昔ri在众人眼中的耙耳朵、怕老婆的孱汉,突然之间一跃而成为一个高炉的主管,手下有着几百号人,还有上千的官奴、四十多辆马车随时听候调遣,这种冲击对钢铁工人们是巨大的。除了升职之外,人们看到的是经济地位的变化,苏记的大食堂,已经把分号开到了钢铁厂的门外,每天到那里去享用一ri三餐加夜宵的工人络绎不绝,只要拿出钢厂的腰牌,便有一个鸡蛋赠送。在这样巨大的变化面前,工人们无一个不是暗中憋足了劲,希望自己会成为下一个苏老四。已经有小道消息在工厂里流传,主公在建立了第二座高炉之后,还会建立第三座高炉。自认为脑子比较好使的人,开始琢磨如何能够提高效率,减低损耗,用最小的损耗、最少的时间,出最多的钢铁。觉得自己技术还不错的,便继续苦练技术,力求jing益求jing。用习惯数字来衡量的守汉的话讲,一个个都在那里用米、用斤、用秒说话。

    在以钢铁厂为核心的煤铁联合企业的建设中,随着守汉近乎于疯狂的不计工本投入,通往焦化厂、石溪铁矿的烧灰道路被拓宽,可以令五辆四轮马车并行。

    当很多人还在为主公这个疯狂的举动捏一把汗的时候,嗅觉灵敏的各地商人已经想法设法的要在这座产量几乎可以同大明朝的半壁江山相比的钢铁厂建立业务联系。

    顺风车行的东家之一扈仲康刚刚在两广地区透露出一些风声,便有人蜂拥而至。“扈大东家,你只要能够卖给我生铁,我可以白送给你五百匹骡马,并且卖给你一千匹骡马,以后每年都有至少五百匹骡马卖给你!”

    能够有这样的豪客自然令扈仲康大喜过望,想想也不奇怪,这个时代铁器贸易的利润之丰厚超乎人的想象,从明中期开始,就有北方的商人南下贩运生铁、铁器等物,往往一次便驱赶数千头牛马用于驮运。

    按照万历年间的钢铁产量价格计算,每吨生铁大约二十余两白银,依照守汉的产量计划,就算是全部生产的都是生铁外销,那也是一百八十万两白银。更何况,依据茅元仪在《武备志》中的记载,天启年间,一斤闽铁差不多要一钱六分六厘六毫银子,做甲叶的钢每斤计银二钱,做好刀的钢每斤计银三两。质量上乘的钢铁已经用斤来作为计量单位了。守汉同内地的铁厂相比有着三大优势,一是原料成本,建立了煤铁联合企业后,铁矿石煤炭焦炭都是作为钢铁生产环节出现,最大限度的保障了生产,压缩了成本。二是小高炉带来的产量。采用风热技术对高炉进行预热,可以确保在三天的时间内完成一炉钢铁的填料、冶炼、出产,清渣等全部过程,这个过程会有至少六百吨的钢铁生产完成。第三便是焦炭。守汉使用上好的无烟煤制成的焦炭来冶炼钢铁,基本上可以保证质量同用木炭作为燃料制成的钢铁不相上下,甚至还略胜一筹!

    当商情室的情况汇总送到守汉案头的时候,他将这份文书交给诸位助手传阅,“如何?我说过,不会找不到去处的。现在不就有人拎着银子来到我们的门前了?”

    吃过了粽子,饮过了雄黄酒,端午节的第二天,守汉接到了钢铁厂凌正厂长的禀帖,第二座高炉炉筒已经建设完成,马上就要进行内壁安装,恳请主公在开炉之ri拨冗前往。

    领导剪彩吗?

    守汉有些哑然失笑,不过想想各个买卖开张之前东家要给金狮点睛、披花挂红一样,都是一个传统。

    &要为了赶进度而忽视质量、安全等因素,正式冶炼之时,我定然会前往祝贺。”

    钢铁厂,以及它的母公司汉元商号,如果严格意义上讲,都是守汉的买卖,其他的人,或是通过缴纳资金入股,或是因为技术贡献、管理贡献,而获得一定量的股份,但是最大的东家却是毫无疑问的李守汉本人。

    但是,想想以后一斤熟铁可以卖出一钱银子,已经是钢铁厂股东的苏老四做梦都要笑醒了,每ri里只管督导着手下的班长们带着学徒,作为技术人员和建设单位同营造厂的人们一起监督着那些官奴尽快完成第二座高炉的建设。

    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一天的长大一样,第二座高炉终于在众人的期盼中完成了建设。

    在六月里,经过几位大师仔细的看过黄历和风水,进行了严格的测算之后,决定在六月十七这一天,进行第二座高炉的处之女冶炼。

    在鞭炮声中,二丫的小手将一根红sè绸子拉下,红绸那一端的水车缓缓的转动起来,水车向高炉旁的鼓风机提供动力,鼓风机上的偏心轮把旋转运动变成往复运动,带动着高温热风如同钱塘江cháo水一般涌进炉室。

    通过炉筒旁开设的窥视孔,凌正眯起眼睛敏锐的发现炉内的温度已经到了最佳值,他将窥视孔的铅板推回原位。“好了!停了热风!点火!”

    登时,焰火弥天地,红星照九霄!

    远远的坐在临时用芦席竹子搭建起来的席棚之中的人们,就算是距离遥远,也感受到了铺面而来的热浪,守汉唯恐热气将宝贝女儿的小脸蛋灼伤,更不愿意女儿如此幼小便接受三废的洗礼。便将二丫交给nǎi娘,示意她带着二丫先去别的地方玩耍一番,如果实在是大小姐有点疲惫,便索xing带着回府去就是了。

    在场的人们顾不得去关注保姆nǎi娘带着大小姐先行离开,一个个只是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那座小高炉。

    苏老四和凌正两个,抖擞jing神站在高炉侧面的窥视孔,用钢铁厂专业护目镜端详着炉内的变化。

    炉子里的铁矿石在焦炭和石灰的共同作用下,已经开始逐渐变成铁水,慢慢变成了橘红sè,慢慢的铁水和渣滓开始显现出来,在铁水上面,渣滓随着铁水的运动而时现时隐。这个时候的人们自然不知道什么是珠光体,什么是奥氏体,但是,凭借着多少代人经验的积累传承,凌正和苏老四知道,这座高炉已经是成功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继续加热,等到火候够了的时候,便可以开炉出铁。

    这样的好消息,自然两个主管要第一时间向守汉禀告。当两个人忙不迭的一路小跑来到守汉面前向他禀告了这样一个好消息时,守汉很是嘉许了他们一番。

    &公,如果不出意外,这二号炉第一个炉期,便可出熟铁600吨有余!”

    我的乖乖!600吨熟铁,这如果是换了在别的地方,便是以铁业著称的佛山,怕也是要全佛山的铁匠们忙活上几个月才可以达到的产量,而这里,只是一炉的产量。

    这就是科技的力量!守汉心里很是装的来了一句。

    一百立方米容积的小高炉,在自己那个时代是绝对要严厉打击取缔的行业,但是,在这里,却是足可以傲视全球的。便是用较低的系数35计算,600吨也是手拿把攥的。

    &位,我们一干闲人今天也看了钢铁厂的诸位同仁是如何炼钢的,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他们将这些铁水变成铁锭,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给凌厂长捣乱了。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送走了守汉为首的剪彩观礼队伍,苏老四不由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那口座钟,再看看炉子里的铁水颜sè,和凌正二人商量了一下,便由凌正下令,“准备开炉!”

    一声令下,所有的人们都随之紧张起来,人们最后检查了一下身上作为劳动防护用品的棉袄棉裤,以及上身套着的棉甲,防止钢花铁水溅到身上造成伤害。

    有人用长柄铁钩将炉门打开。顿时,一股炙热的铁流喷涌而出。沿着用烧灰制成的沟槽,铁水向前流动,官奴们用手中的长柄勺,将浮在铁水表面的渣滓捞起,有那大块的,被附设在沟槽上方的横板拦截下来,官奴们不时地用长柄铁勺将这些渣滓捞出,防止它们堵塞了铁水的出路。

    沟槽的另一端,是一具具的模子在那里等候着逐渐降温的铁水。一个模子便是一百公斤,数百个官奴排出长长的队伍在沟槽的出口等待着去迎接铁水的到来。

    数ri后,一块打磨的jing光闪闪的熟铁锭子,便被送到了守汉的桌上。

    第一个炉期所生产的熟铁,总计产量六百一十二吨,大大超出了守汉的预计,大概和是新炉子有点关系。

    &了!两台炉子轮流作业,就算不是满负荷运转,保证一年下来九万吨钢铁,也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守汉很是得意的向后仰去。有了足够的钢铁,再加上硝化田贡献的火药,无量无尽的稻米,便是不能够争雄于天下,做一个割据一方的豪强总是足够了。

    眼下冶炼一炉钢铁,大约需要一吨半到两吨矿石,再加上500公斤左右的焦炭,以及若干石灰,根据冶炼品种要求的不同,还要添加其他添加剂。除了冶炼出钢铁之外,那些废渣,也可以加以利用,作为硅肥的原料用来垦荒肥田。

    除了硅肥之外,另外一个副产品,可是让守汉背上了不好的名声。

    在炼钢之后产生的炉渣中,有生石灰因高温作用下脱碳产生的碳化钙,这东西还有一个名字唤作电石。

    原来守汉也曾经制造过电石,只不过产量较少无法普及,但是今天,两座高炉每天都有不少的出品,那还等什么,拿来用就是了!

    于是乎,各个工场、矿山、行业,只要不是对于味道要求的特别严格的场所,都用电石灯充当夜间照明工具。一些脑筋灵活的人,便开始打起了夜间工作的主意。

    好一点的,便是按照白天的工时一样给工钱,人品差一些的便是打折给付,没有节cāo的,便是一顿夜宵打发了工人,更有那节cāo是负数的,干脆什么都没有。

    &们会很惊讶的发现通过延长劳动时间,提高劳动强度这样的手段,来榨取劳动者的剩余价值,始作俑者便是那位东方的统治者。李守汉逐步建立和完善了他的基础工业体系,随之而来的便是将他的各种产品向各地倾销,他的这种行为,对还处在自然经济状态下的人们,所带来的后果是灾难xin>

    ——卡尔亨利希m在伦敦海德公园一次抗议工厂主延长劳动时间的机会上所做的讲演。

    别人怎么说,守汉自然不知道,他只是惬意的将双脚高高的翘起,身体向后仰,忽然,头顶似乎接触到了一个柔软的物体。

    &

    却是美珊姐妹那张俏脸。(别误会,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们是双胞胎。)

    &公,”一面用一双青葱般的手指给守汉按摩着肩背,美珊一边想着应该如何措辞。

    &妈来了信,知道我和妹妹有了你的骨肉很是高兴,她打算过来照顾我们一段时间,不知道可不可以?”

    便宜丈母娘要过来帮助自己老婆度过孕期,这种事情自然不能拦着,也不过就是多几个人吃饭罢了。

    &关系,回信过去,诶!不!你和你梅儿姐姐商量一下,直接从府里派人过去,到大城接上你阿妈过来便是了!”

    &有一件事。”

    美珊有些期期艾艾的了。

    &妈的信里说,阿爸想问问,能不能卖点好铁给他?不用太多,一个月有十万斤就可以了!”

    &个月十万?太有些,”守汉故意板起脸,口中喃喃盘算。

    &果相公有难处,妾马上写信给父亲,对他晓之以大义,让他莫要痴心妄想,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自家的地里种相公给他的滴泪树就是。”美珊见势头不妙,立刻便准备转舵收帆。

    &你莫要理会错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岳父那里一个月十万斤是不是够他老人家卖的!这样,你派人回去接岳母的时候,捎信回去,就说我说了,可以一个月卖二十万斤熟铁给岳父!问他可吃得下?”

    &公,沛霆从广州来信,他为咱们寻了一个大买主。也是要几十万斤熟铁!”

    喜滋滋的李沛霖拿着兄弟的家书也来向守汉报喜。

    &是汗颜的发现,把小高炉的产量、容积、时间等数据给搞混了。把循环加入搞成了单炉产量。不过,这样算下来,100立方的小高炉三天的总产量在六百吨上下还是不错的。还望大家继续支持。)

    最近似乎种田情节有点多了哈!?但是也没办法,这些不搞好的话,猪脚谈何基础去与马车夫、英夷、建奴、东林们去争雄?

    还请大家多多的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