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燃烧的鹿儿岛(下)
    桦山久守站在天守阁上努力向北方竹迫城方向看去,由阿苏山之火山灰所形成的火山灰性腐植土,覆盖成为肥沃的土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往日代表着生命和财富的农田上,如今却要变成杀戮战场。只见从那边平川上,正有一队一队的兵马正在急速向熊本城奔来,从旗帜和队形上看他们士气高涨,军容严整。粗粗的看过去,出现在视野里的人马怕是有一万五千人之上。代表着大名的旗帜便要有十余面之多。

    在幕府大军队列前面的,是百余骑的骑兵哨探,他们背上高高竖起的认旗说明着他们的身份,往返穿梭于队伍行军行列之间,呼啸而来,奔腾而去。转瞬之间便冲到了熊本城下,不断的绕着城池奔跑,窥探着城头上的动静。不过,在桦山久守的严令之下,熊本城的守军只是冷眼观察半点动静也无。

    这些背上背着幕府和南中军两面认旗的骑兵围着熊本城转了几圈,将城上城下的情形看清之后,略微停顿了议和,便有一些人策马奔回本队去,余者则是分散开来,在熊本城的四周相度地势,寻找水源,准备扎营的所在。

    &然是名不虚传的军队!胜茂君败得不算冤!”

    放下手中的千里镜,桦山久守长叹一声。

    锅岛胜茂的钓野伏战术,在先被吃掉了两千诱兵队之后,又被李华宇集中了数十门大筒对伏击阵地进行猛烈炮火急袭,那些预先在茅草丛中埋伏的铁炮手们。可没有那么强的组织纪律性,见炮弹雨点般飞来,立刻惊呼不断,从藏身处奔跑四散,结果被幕府军中铁炮队追杀,以铁炮攒射。

    五千人马,携带二千只南中铁炮二十门大筒出城野战,结果,回来的不到八百人,铁炮只带回了不到四百只。大筒全部丢弃。

    这一仗。岛津军可谓损失惨重。

    &守君,请你代我传令下去,城内所有军民连夜赶制守城器械,编制壮丁队伍。统计粮食储备。出城砍伐树木、填塞水井!我们必须要在幕府军到来之前。城内有足够的防御器械和守城兵力。另外,这熊本城原本是为了防御我岛津家从南九州进攻而建造,大多防御设施都在城南。请您组织城内百姓青壮出城去北面、西面和东面,除南门外,大量的挖掘陷阱壕沟土坑,把城内的大筒运到北面和西面,要让官军在到处是壕沟的地面上前进,再多的兵力也无法一次冲到城下,最终成为我城内铁炮大筒的靶子!让他们在这熊本城下把血流干!”

    身上被铁炮的炮子擦伤多处,侥幸没有直接击中的锅岛胜茂,浑身缠满了白色细棉布,叮嘱桦山久守做出防务调整。

    &是我用丢下的那些铁炮大筒换来的宝贵时间!拜托了!”

    果然,一千多只铁炮和二十门大筒换来了将近两天的宝贵时间,令桦山久守有勉强够用的时间在熊本城下挖沟浚壕坚壁清野。

    但是,紧张忙碌的时间过去的很快,幕府的官军在经过了一番争吵之后,完成了那些缴获物资枪炮的分配后,大队人马铺天盖地而来,旌旗整天蔽日。

    人马慢慢的在熊本城北与竹迫城城南的地域内停住了脚步,开始扎营。

    很快,一座大营便依托山形地势出现在了熊本城北东西三面。大片的营帐上空,各色的家纹徽号旗帜飘扬不休,营中号角刁斗森严。一队队的巡哨士兵在营内营外往来巡视不绝,那些手臂上缠着印制着花纹图案棉布袖标的农民往返于山地、河边与大营之间,挑水砍柴,将战马牵到河边饮水。

    入夜,城上城下都是灯火通明,唯恐遭到对方的偷袭。

    在幕府军的大营中军,李华宇高踞而坐,与总大将松平信纲一道接受诸军将领的参拜。

    菊池川一战击破擅长钓野伏的岛津军五千人,缴获俘虏甚多,这战果登时让诸家大名心中为之惴惴。

    原本以为南中军只是炮火厉害,不想野战之时也是如此凶悍,哪一家的铁炮队自问能够到敌军三十步的距离时再开火?

    检点战果时,更是让诸位大名眼珠子都快掉到了脚面上。

    火铳击毙击伤岛津军一千七百余人,大筒击毙一千余人(有些被击碎了身体的实在不好统计),俘获俘虏一千余人。缴获铁炮一千二百余支,大筒可用者十二门,有八门或是被火药炸毁,或是零件损失暂时无法使用。

    对于这些缴获,大名们一个个都是垂涎三尺。

    但是,面对着总大将“集中保管使用”的大招牌,众人也只能是暗自垂涎罢了。

    毕恭毕敬的朝着李华宇行了跪拜叩首之礼后,众人开始议事。

    &日之战,便是要攻克熊本城!本将经上书将军大人,得到允准。此番攻取熊本,各家军马务必奋勇杀敌!无论哪一家,先登者,将军有重赏!准许开设通商口岸一处!”

    松平信纲的话抑扬顿挫,煞是好听。登时在大帐内引起了一片哗然。

    果然是空前重赏!

    之前作战再勇猛,幕府将军不过是转封,赏赐些钱,增加些石高罢了,如今赏赐一处通商口岸,那可是要比赏钱给地还要来的好得多!

    &日起,中军发炮为号,各部开始攻击!”

    &在我们选择一下各部的攻击方向!”

    这话一出,顿时让本来热烈的气氛立刻冷了场。

    谁都知道,攻城战斗谁先上谁先死,何况是这座以坚固著称的熊本城?不要说城南那些防御工事,单单看看城北西东三面的壕沟陷阱土坑,就够众人喝一壶的了!

    &一位大人愿意攻取城南?”

    没有人出头。

    &几位大人愿意第一波攻城?”

    还是没有人出声。

    气氛骤然变得有些微妙尴尬起来。

    松平信纲的眼睛开始瞪了起来。

    &中大人。这样吧!抽签决定,哪一家去城南,哪一家担任头敌。”德川义直出了这个和稀泥的主意。

    &好!凡是去城南攻城者,若是先登者可以获得双倍奖赏!”

    两个通商口岸的巨大诱惑令这些大名们暂时放下了对于熊本城的恐惧心理。

    &军便按照各自抽到的位置前往,进入攻击前准备。明日便以中军炮声为号,四面抢攻!”

    抽签已毕,各家大名将各自的位置大声念出,交由军政司记录在案。

    &筒分为南北两个炮群,北炮群便是殿下所携带之火炮及此次缴获的十五门大筒为主组成,南部炮群由幕府炮队及各家大名火炮所组成!”

    &依!”

    因为毗邻海边。又逢隆冬时节。天气阴冷潮湿,夜深之后天空又飘落了些雪花,伴着一夜寒风,将这些雪花冻成了冰渣。双脚踩上去颇为湿滑。踩得人多了。越发变得泥泞了。太阳懒洋洋的从东海深处探出头来,却也没有什么太多热量撒播给这即将大肆杀戮的战场。

    熊本城北面,李华宇带来的炮队在此放列。除了大佛郎机和八磅炮之外。为了加强攻城火力,更是从炮船上卸下来十余门十二磅炮。一时间北城之下人喊马嘶热闹非凡。

    明军装备的大佛朗机炮的材质通常是青铜,而由于它是一种后装炮,所以射速非常快。每门重约300斤,母铳长285尺,一门弗朗机通常配备五门子铳,在作战之前先把五门子铳装好弹,作战中打完一发后立即更换下一发子铳,熟练的炮手大概可以在一到两分钟的时间内把五发子铳全部打完。而南中军自从有了球墨铸铁这个逆天杀器之后,大佛郎机全部使用所谓的九转钢制成,利用球墨铸铁良好的延展性和堪抗性,将大佛郎机的的重量进一步降低,提高了机动能力并且增加了子铳的数量,使其可以发射相当于十磅的炮弹。

    而同样的十二磅炮,此时流行的仍然为铜质,口径大约相当于122毫米标准米,重量在1600斤左右,这个数据就是到了后来以火炮集中使用而横扫欧洲的拿破仑那里也没有太多的变化。而南中军则是用普通钢、球墨铸铁或者高锰钢铸造,大大的降低了炮身重量不说,并且在炮车上使用了生橡胶作为轮胎,替换下了铁制车轮,虽然说要经常换轮胎,但是也比起之前的铁轱辘轻便了许多。同时把炮架后面装上弹簧,不仅将火炮自身重量减轻到500kg以下,还提高了火炮复位速度时间。而且由于火炮材质的各项性能都高于青铜,所以南中军的火炮还加大装药计量,即使使用南中军标准生产的火药,也增加了不少药量。这样一来,威力变得更大射程变得更远。当然,这样一来也产生火药消耗量过大和发射后烟雾过大的副作用。这就要求炮手的射击技术必须做到首发命中,同时,也考验军工生产能力。

    炮阵地上,几门十二磅炮的炮手们正在紧张的进行放列活动,驭手将负责拖曳炮车的六匹马牵到安全地带拴好,五名炮手在炮长的指挥下督促那些随军民夫紧张的搬运弹药、整理火炮。

    一旁第二军司令官德川义直的本阵上传来一阵阵的呼喊之声。

    &公有令!此战先登上城头者,不论是武士、浪人、还是农夫,一律可以担任通商口岸管事,世袭!”

    &

    全军哗然!

    担任通商口岸管事,那是一个可以肥吃肥喝的好差事啊!多少钱财会从自己手中经过?无数人已经开始憧憬自己担任这个管事之后的美好时光了。

    同样的赏格,在各个大名军阵中此起彼伏的被宣讲着,围绕着熊本城的四周,日本各地口音都能听到重复着先登者为通商口岸管事、世袭罔替的声音。

    这十几万人的队伍陷入了一片狂热之中。

    激昂的战鼓和号角声传到了天守阁上,在这里指挥全城作战的桦山久守和锅岛胜茂二人神色一凛。“终于来了!”

    在二人的千里镜中,幕府军人马南北从熊本城北一直延伸到了竹迫城,东起立田山西至本妙寺,广大的区域内放眼望去尽是旗号的海洋,也不知道多少军士身处其间,只看到密密层层的长矛随着人潮的涌动变得起伏不定。

    &天不知有多少武士要在这熊本城流尽最后一滴血。”

    &

    未等桦山久守发完感慨,一发大佛郎机试射的炮弹越过人群飞到了石垣之上,强劲的力量将石垣击得碎石乱飞。

    随着这一发炮弹的出膛,大佛郎机的炮手们迅速的开始发炮轰击城头,将城头打得飞沙走石。

    这一轮炮火射击。揭开了“流血的熊本城”战役序幕。

    &炮!打掉幕府军的火炮!”

    城头的炮火开始了还击。

    同样产自南中的大佛郎机。只不过为了将有限的南中火药用在最关键的时候,这第一轮炮火用的是岛津家自产的火药。虽然加大了药量,但是同南中出产的火药相比,仍旧显得有气无力。

    不过。居高临下的优势弥补了这个缺陷。一时间。密集而激烈的炮声一阵接一阵在城头响起,大片腾起的硝烟在半空中凝聚,在熊本城北城头放列的二十门大炮相继开炮。对准城下的炮群轰去。

    大佛郎机的瞄准手们早已得到了严令,不得将炮弹轰到南中军头上,防止彻底激怒这群祖宗,断了与南中的贸易往来。于是,瞄准手们不约而同的将主要打击目标都放在了那些幕府炮兵身上。左右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多,打了便打了!

    与城下用来轰击城垣的实心弹不同,城上的大炮大多用霰弹,为的是杀伤炮手。火炮好找,合格的炮手可是要用无数的时间和金钱堆积起来的!打掉了炮手,这火炮便成了废物!

    密集的炮声中,无数霰弹激射进幕府军炮阵地中,或从放列的炮群中穿过。所过之处,一片残肢肉雾飞起,一阵惨叫呻吟不断。转眼之间便有五门大佛郎机炮炮手当场被打得血肉模糊。

    来而不往非礼也,城下的南中军被这密集的弹雨打得有些上火,方才的密集射击,也有几名炮手被打死。

    &准城头的炮,给老子轰!”

    十二磅炮开始投入战斗。

    一颗十二磅炮弹准确的飞到了炮位之上,砸中一门装填完毕的大筒,&的一声巨响,打得那大筒炮架碎裂,炮轮乱飞,沉重的炮体更是被掀起滚落。周边的炮手无不被波及被激起的各类碎片打得全身血肉模糊,个个滚倒在地嚎叫起来。更加要命的是,炮筒装填的弹药发生了殉爆,将不远处堆放的几枚炮弹和火药桶一并引燃。

    一时间城头大乱。

    &要和我抢!”

    各个大名手下的义兵队浪人们挥动着手中长刀举着各自雇主的旗帜,开始向城垣发起了冲锋。

    城上的火炮开始调整炮身角度,对着冲击过来的义兵队轰击,之前的霰弹也变成了实心弹。

    在人们狂奔的烟尘中,越发的不好辨识炮弹的来路。

    &的一声响,一颗十磅炮弹砸在冲锋的浪人队伍中。血肉碎块中,那炮弹生生的砸断两个浪人的身躯,又将身后一个手执竹枪的农民头颅平的击飞了出去,地上转眼间便是一滩红白之物,农夫的尸身被手中的竹枪支撑着兀自在那里站立着,只是从脖腔之中不停的向外喷射出一股股的血箭,将旁边几个人的衣服头脸染得血红。

    一颗接一颗的炮弹从城头飞下,激射跳跃入义兵队阵中,或是从高处掠过,将人的头颅手臂击飞,或是在冰冻湿滑的地面上跳跃,将无数人的小腿滚断。令义兵队原本就杂乱无章的队形打得越发的混乱。

    攻城与守城的区别就在这里,熊本城上的火炮有城垣保护,他们只是需要将炮弹不断的倾斜到城下幕府军冲锋的队伍当中即可。有这种寒冷天气帮忙,将地面冻得坚硬无比,炮弹的杀伤力大大增强。而幕府军炮手,他们在野外,却是无遮无拦,火炮的实际操作射水平也与南中军炮队相距甚远。

    一正一反之间,双方的差距便体现在了义兵队身上。就在这一轮炮火急袭中,义兵队的死伤便达到了千余人。

    惨叫声中,那些方才还在叫嚣着不要与他争抢管事职位的浪人们,狂吼着调转头便向来路奔去。

    &

    但是,在来路上,横列着两排铁炮手作为督战之用。

    &个敢逃!?开火!”

    担任督战队的铁炮大将是幕府家的亲信旗本,对这些西军余孽组成的浪人早就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

    &砰砰!”

    密集的齐射过后,数十名冲在头里的浪人被打翻在地,溃退的人潮顿时为之一滞。

    &火!”

    第二轮铁炮对着人们的头顶射去。

    &去,再有未有军令擅自退回者,这便是榜样!”

    说话间,百余名武士从铁炮队身后冲出,手起刀落,将那些被铁炮击中的浪人头颅砍下,用长枪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