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非我族类(三)
    张伯辰离开令支城的时候,整个辽东的局势已经急转直下。石赵大军前锋攻破幽州防线,围困阳裕于徐无城内。渤海公段兰以及建武将军段龛则败于辽东慕容评与慕舆根等人之手,两千名辽西突骑几乎全军覆没。

    在这样的局势下,张伯辰仅仅率领五百名辽西突骑救援徐无城,被阳裕拒之城外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失去了辗转挪腾的余地,石赵大军的进军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颇有后世“二战”中德国闪电战的味道,完全是依靠优势兵力的实力碾压。

    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内,猎击飞骑断绝了与令支城的联系。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追杀叛徒慕容邻到这里,居然遇到段部人马。

    徐可望着高烈,目光凝重。

    实在是太巧了!

    按照道理,段部是友非敌,自然不应该以对待敌人的方式对待他们,慕容邻等人刚刚埋入土中,却不能不让他们心生警惕。

    然而段部除了辽西突骑,还有哪支部队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

    很显然,迎头而来的段部人马,士气上颇为低落,这完全不是一支杀伐果断的军队应该拥有的东西。这样的队伍,也许可以杀掉慕容邻等二十四人,却无法做到如此干净利索。

    高烈盯着旗帜良久,不由皱着眉头道“难道是世子的部曲?”

    段辽之子段乞特真虽然为人愚鲁,那也是将他放在一国之君的位置上考察的。若与一般人对比,未必差到哪里去。令支城早已被石赵占领,谣言四起,说是段家被石季龙斩杀干净。高烈看到段乞特真夹杂在队伍中,一时间将信将疑。

    最让他奇怪的是,队伍中间护送的那匹宝马正是主公段辽的坐骑。马之四蹄一片洁白,脖颈上的鬃毛整齐地垂在一旁,跑起来四蹄飞扬,如同一匹正在织就的白布,马鬃随风飘舞,骏逸非常,号为“雪蹄青骢”。

    宝马虽在,却并没有见到主公段辽,这让高烈更加不敢妄动。

    张伯辰得到高烈等人情报,看着逐渐靠近的队伍,心中想道“对面只有百余人,猎击飞骑虽然经过两次动荡,对于眼前的队伍来说,仍然拥有绝对优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与对方联系。恐怕永远失去了与段辽联系的机会了。”

    他受段辽看重,心中总归对段部有着一种复杂的感情。

    想到这里,对着秃发狐雍示意了一番,不多时便有一名猎击飞骑将一支鸣镝射向前方,发出一阵低沉的“呜呜”声。

    军令之法,除了鼓进锣止,还有六种鸣镝,以便在各种情况下与敌军以及友军之间传达命令。

    猎击飞骑射出去的,便是一支表示“友军”的鸣镝。低沉的“呜呜”声,便表示我方就在附近,希望进行汇合的信息。

    百余名骑兵听到鸣镝之声,条件反射般收拢队伍,向着这边看来。

    张伯辰翻身上马,右长史徐可,左长史高烈,以及段思勇、李茂等人并十余名侍卫跟随在后,向着段乞特真走去,在一箭之地停了下来。他对着那名年轻人施了一礼,轻轻道“振武将军张伯辰,见过世子。”

    段乞特真见到张伯辰,期期艾艾道“你你我我妹很想你。”

    他说完,周围亲军顿时神色古怪,想要笑出声来,却又不敢。

    张伯辰听闻,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心想这个段乞特真看起来和他的妹妹段雪颜关系不错,兄妹俩应该没少交流过。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脱口而出真的好吗?

    不过这也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目前段辽还是安全的,至少段乞特真还有条件出现在这里。

    张伯辰大窘之下,不由转移话题道“世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主上安否?”

    段乞特真神情悲戚“我们被陈翔追杀,部族死伤殆尽。老太君和我娘也在混乱中被石季龙掠去,我们只好逃到”

    “世子”

    段乞特真身后一人不由打断他的话,警惕地看着张伯辰一行道“主公当初在教武场为振武将军饯行,属下没有记错的话,振武将军应该救援徐无城才对,如今徐无城早已陷落,不知道为何出现在这里?”

    “对,张伯辰,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属下的劝告,乞特真疑惑地看着张伯辰,想要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之前彼此有君臣之义,石赵大军攻势之下,又能保证谁的忠诚?张伯辰短短两个月内,遭遇张成与慕容邻的背叛。然而辽西五郡四十二城,若没有各地郡守的倒戈相向,段辽又怎会兵败如山倒?

    这便是乱世,一个无法保证任何事的乱世!

    张伯辰不由感叹,乞特真确实是个实诚的人。这样的人如果是个普通人,还能在周围的人群中博得一声“好”字。然而生为辽西公段辽之子,不得不让人觉得此人太过于鲁钝。乞特真之前并没有和自己见过面,只是听到自己报了名号,便立即将亲生父亲的藏匿之地脱口说出。

    这样的人,如何在与群雄的博弈中生存?恐怕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幸好,他的亲兵中还是有明白的人。

    张伯辰心思翩飞,早已经将前后关联想透,不由洪声道“当初在徐无城外被阳太守所拒,不得已只能兵出奇招,在田家堡偷袭石赵大军粮道。如今辽西已被赵国攻克,属下等人却是不知主公下落。”

    阳裕不放他进城的事情,想必段辽不会不知道。在田家堡偷袭督粮队的事情,彼时令支城还在,辽西的斥候还不会无能到探听不到的地步。否则的话,段部的宗族豪右又怎能在大军来临之前逃离令支城?

    他说这两件事,便是为了打消乞特真及其部曲的疑虑。

    那人听到张伯辰的陈述,果然沉默了起来。

    乞特真却是高兴了起来,嘴角带着一丝微笑道“不愧是我妹夫,父亲见到你之后,一定会很高兴。”

    “不瞒你说,我这次出山,为的便是去见石季龙,辽西已无可用之兵,老太君与我母亲也在赵国的手中,所以父亲差我带上雪蹄青骢和降书顺表,向赵国请降,只为了保证家人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