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黄雀在后(六)
    这是一场豪赌,段辽以女儿和若干辽西突骑为赌本,换取后代的荣华富贵,赌的是自己的眼光。如果张伯辰能够上应天命,在未来得到不可限量的富贵,那么他必将得到远远高于成本的收获。

    反之,他若是看走了眼,眼前的少年不过是一土鸡瓦狗,转眼便被残酷的世道淘汰,那么他不但什么也得不到,反而会失去仅有的一点翻身的资本,导致段部从此在这世间除名。

    赌还是不赌?张伯辰一瞬间陷入反思。

    无论未来如何,娶到段雪颜,便意味着得到整个辽西的认同。某种程度上,亦是承袭整个部族势力的法统。而得到辽西突骑的补充,也便意味着在乱世之中有了自保的实力。如果自己未来失败也便罢了,若是成功,这辽西之地便会作为段家的永久封邑。

    辽西地处幽州,他即便对历史了解不多。还是知道在后世有个北宋,由于幽云十六州在王朝成立前被后晋石敬瑭送给了辽国,导致整个王朝期间只能被动防守来自北方的威胁。

    到时候段家若是对他忠心还好,若是心怀二心,恐怕他的后世子孙将如北宋的皇帝一般,终世不得安宁。

    这是一个有着极大风险的赌注。

    张伯辰盯着段辽的目光,思考再三,终于郑重地点了点头。

    无论后世如何,他总归要做好现在。都说饮鸩止渴之人乃是目光短浅。何曾想过,在一个人已经口干舌燥、缺水到极限的时候,若是不饮下那杯毒酒,立刻就死了。而喝下那杯毒酒,至少还能解得渴,有机会在被毒死之前找到解药。

    离开地窟后,张伯辰和手下的猎击飞骑被安排在一座小山峰上驻扎。

    段乞特真带着“雪蹄青骢”前往面见石季龙,一直没有消息传来。在这期间,段辽也再不见人影,整个密云山中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人心惶惶之下,每个人都时刻担心石赵的大军会打过来。

    然而石赵大军仿佛忘记了还有这一支残余势力的存在,甚至连前来骚扰的小股附庸军都没有,这让众人逐渐安稳了下来。

    张伯辰在到达密云山之前遇到了段乞特真,上山之后,除了见到段辽一面,其他诸如慕容翰、段兰、段龛以及当初攻克幽州的段屈云等人,均无所见。没人知道他们具体去了哪里。

    原本世道鼎沸,可是在进山之后,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慢了下来。张伯辰有个错觉,在这里待下去之后,整个世界再与自己没有多少关系。

    难怪古人会说“山中无甲子,岁月不知年”,这样的日子,也许才更接近于本真,不用去在意世间的勾心斗角与尔虞我诈。人从出生开始,便享受着自然的馈赠,与自然的交融中走完这一生。

    可是这样的日子,持续不到一个月,便被一则消息打破了。

    斥候营的秃发狐雍传来情报,石赵大军分三路进军,已经完成了对大棘城的合围。羌族大军在冠军大将军姚弋仲以及其子曜武将军姚益生、武卫将军姚若等人率领下,率先攻破龙城防线,扼住瀚水上游,龙城为大棘城西方门户,龙城一失,大棘城便暴露在羌族大军的的攻势之下。

    六夷大都督苻洪率领氐族大军紧跟其后,在其弟苻安、苻侯以及其子苻健、苻雄等人率领下攻破柳城,完成对大棘城南面的包围。柳城一失,大棘城在南方再无屏障,而龙骧大将军支雄则在渡辽将军王华的水师配合之下,进军昌黎郡徒何城,掐死傍海道,也便是堵住了慕容部南下逃窜的路线。

    至于大赵天王石季龙率领的三万“龙腾中郎”,则驻扎在平冈,作为诸军后援。

    张伯辰看完情报之后,急忙找来地图仔细看了起来。

    如果情报属实,被围困在大棘城中的慕容皝要么弃城而逃,要么据城而守。若是弃城而逃,只有从北面逃出,然后渡过辽河,前往辽东郡。这样下来的话,只能被石赵大军随后尾追,要知道辽东北部的扶余与东方的高句丽均与慕容部是死仇。

    石赵大军之所以围三缺一,将北部轻轻放过,恐怕还是为了瓦解辽东军的斗志。真若弃城而逃,便落入了石季龙的算中。毕竟困兽犹斗,若是大棘城四面被围,便会彻底激发辽东军内心悍不畏死的勇气,既然怎样都是死,为何不是与敌人搏斗而死?

    若是放开一条生路,众人内心便会奢望在众军的围攻中,从生路逃出。却不知道,一旦失去了城墙的守护,便会尽数为赵军收割。哪怕知道也好,只要还有一丝生还的希望,又有谁会舍得放弃自己的生命?

    “令支城已被赵国大军占领,支雄迫降刘群,现在开始轮到大棘城了吗?”张伯辰呆呆地想,“若是攻破大棘城,恐怕石赵大军不日便将挥军南下,却不知道江东的朝廷准备好了没有。”

    大棘城中,大殿明堂之中一片死寂,慕容皝身着蟒袍,头戴赤跋冠,亦是面无表情地看着阶下众臣“寡人养军千日,用于一时。如今石赵大军兵临城下,诸位将何以教我?”

    辽东九郡之地,如今纷纷沦陷。辽河以西已经尽数落于赵国之手,而辽河以东之辽东、带方诸郡,城内大族亦是杀郡守以应赵军。东夷校尉封抽、护军将军宋晃早已经投诚赵军,封家、宋家尚且如此,他们这些人又能有何作为?

    殿内群臣低着头,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大棘城三面被围,事到如今,他们所能做的只有这些。实力对比实在太过悬殊了,他们不得不佩服封抽与宋晃等人,竟然提前可以洞彻辽东的失败。

    一旦大棘城沦陷,可以想象封家与宋家的权势必定可以更进一步,成为整个辽东最荣耀的家族。

    此时此刻,最好的应对之道当然是出城向赵军投降。然而众人投降之后犹不失封侯之位,慕容家作为王族,辽东实际的主人,却有可能从此在辽东除名,甚至因此而断绝了血脉。

    所有人都内心明了,却没有一个人宣之于口。

    慕容皝看向众人,目光所及之处,众人纷纷避开,他嘴角噙着一丝嘲讽,悠悠道“难道寡人真的要出城逃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