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天子当从东北来(一)
    站起来的,乃是一代经学大儒,出身彭城刘氏的刘翔,当下为辽东功曹,负责燕国官员考核与升迁。由于学贯五经,辽东礼仪制度多出自其人之手,是故甚得慕容皝的敬重。

    慕容皝知道其人向来老成持重,绝不会故作惊人之语。既然说的如此严重,内心之中已信了几分。当下看向他,郑重其事道“不知刘功曹何以教寡人?”

    刘翔缓步走出席间,来到大殿中央,轻轻道“臣请问大王,辽东如今与江左是何关系?”

    慕容皝闻言,眉头微蹙,思考片刻后,乃道“寡人此前称藩于赵,不过是为了攻打辽西的权宜之计。如今辽西已灭,伪赵与我辽东势同水火,以此观之,寡人虽是燕王,亦要称藩于江左。况且自从先王以来,尊晋乃是辽东国策”

    “既然如此,臣再问,大王自立为燕王,可曾有朝廷诏命?”

    刘翔声音微扬,打断慕容皝的话语,双目紧紧盯着慕容皝的脸庞,咄咄逼人道。

    慕容皝心头微怒,慕容家之前不过是辽东公,在未得到朝命的情况下,设置百官,自立为燕王,原本便是僭越之举。辽东众臣均是心知肚明。当初群臣上书劝进,刘翔托病在家,他为了笼络晋人之心,没有追究,没想到刘翔今日竟然当众揭了他的短。

    他强行压住内心的怒火,缓缓道“不曾”

    “大王既然为朝廷藩属,又未得朝命自立为燕王,原因何在?”刘翔不自觉间向前跨了一步,目光之中,质问之色更浓。

    “放肆!”

    群臣之中,已有人出言呵斥。辽东在得到慕容廆三十年的休养生息,实力早已凌驾于周围众势力之上。乱世之中,实力称雄,慕容皝继位以来,扫平慕容仁的叛乱以后,自立为燕王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为,毕竟他需要得到国内各大世家的支持,同时要给予慕容家更大的发展机遇,诸多因素之下,便有了今日的结果。

    区区一个辽东公,早已经无法与慕容部真实实力相匹配,更无法给麾下世家大族更多的实惠。如果无法给他们一个奔头,他们又怎会全心全力地为辽东效命?

    然而此时此刻,这个潜规则却被刘翔无情地揭穿。

    众人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忍不住恼羞成怒。慕容皝却知道刘翔如此激越,背后必有缘由,当下止住众人,缓缓道“遍观朝廷藩属,辽西为辽西公,凉州为西平公,寡人先前为辽东公,只有拓拔部有代王之爵。只是功莫大于勤王,当初拓跋猗卢入关勤王,时机可遇而不可求。寡人即便上书求封,岂能如愿?”

    慕容皝的意思很明确,朝廷的藩属中,各大势力均是公爵。假如向朝廷请命,肯定是没有结果的。再说当下辽东与江左相隔数千里,即便想立下绝世功勋,也是鞭长莫及。与此同时,他辽东称王已是势在必行,在这种情况下,怎么顾得上朝命?

    刘翔看向慕容皝,以低沉的语气郑重道“这,便是宋晃、封抽等人叛变的原因。”

    慕容皝原本紧皱的眉头,此时皱的更紧了,道道褶波中写满了沉思。他抬头看了看刘翔一眼,然后低头思索,如是再三,终于想到了其中诀窍,刹那间大汗淋漓。

    他站起身来,走到刘翔身边恭敬地施了一礼道“功曹必有解决之道,寡人躬身受教!”

    得到刘翔的提醒,慕容皝终于意识到了问题之所在。

    大晋虽然苟且于江左,毕竟是天下正统。在当前的背景下,想要收服人心,要么如同石赵一般,立志灭掉江左以便取而代之。要么便只能如先王一般采取尊晋策略,哪怕只是名义上的。

    六夷之人,论勇猛也许超过晋人,然而若想争霸于天下,甚至仅仅只是自保于乱世,没有一个势力能够离开晋人的帮助。晋人对世道的见解以及对民众的掌控,远远超出了六夷之人。

    这也是为何先王慕容廆竭尽全力收容晋人的原因所在。

    而晋人大族之所以愿意依附于慕容氏,恰恰是由于披着尊晋的外衣,让他们不至于成为乱臣贼子,为史籍所载,遗臭于后世。

    与石季龙的一番较量,让他真切地意识到了辽东与中原的差距。不要说如今四境不安,哪怕宇文部与高句丽均被降服,辽东亦没有实力与石赵倾国一战。

    残晋苟且于江左,他已经不将之放在眼里,原本以为这件外衣已经没有用了,所以在即位的第四年,便自立为燕王。这一战,让他真切意识到了,辽东还需借助朝廷的威望吸纳人才,用来发展国力。司马氏虽弱,其号召力仍旧无可比拟。

    他扯掉这件虚拟外衣的结果,便是晋人世家的几乎全部叛变,大棘城只差一步便沦于石赵之手。至今想来,仍让他心有余悸。

    “若是王兄还在,也许事情会是另外一番局面吧。”

    突然之间,慕容皝的脑海之中浮现了长兄慕容翰的身影。自从慕容翰逃往国外,辽东至今没有一人能够独挑大梁,虽然四子慕容恪声名鹊起,毕竟在资历上还是差了长兄一筹。

    他攥紧了双手,努力将慕容翰的身影驱逐出脑海,侧身倾听刘翔的进谏。

    刘翔躬身肃立,洪声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辽东若要笼络立足于乱世,与群雄争锋,当下必要尊崇晋室。臣请出使南朝,为大王带来朝廷诏命!”

    慕容皝内心澎湃,双手巍颤颤地扶住他,悠悠道“刘功曹能为寡人带来何种任命?”

    刘翔眼中闪过一丝果决,轻轻道“臣当为大王拜求大将军印与燕王章玺,幽、平二州刺史,都督诸军事,建霸府于龙城,尊王攘夷,专擅征伐!”

    “功曹若能如此,寡人当与功曹共富贵!”慕容皝望着刘翔,心中的怒火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