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六芒星议事厅
    !

    波兹坦城东,有造型别致的房屋建筑群,这里的房屋大多只有一两层,圆顶方门,墙上涂着厚厚的白色涂料,和周边那些尖顶楼高,砖石外漏的普通建筑大不一样。

    这里是波兹坦城中,三千多犹太人的居所,他们的聚居地。犹太人向来抱团,喜欢群居,多年的流浪漂泊让他们格外的珍惜现在这来之不易的安身立命之所。

    经过他们多年的展改建,这个聚居地已经十分完备了,形成了一片自给自足的独立王国,里面有独立的医院,学校,市场,酒馆,旅店以及,最最重要的,一座不大的犹太教教堂。

    在这小教堂的隔壁,则是一幢看上去十分宽大的房子,那是他们的议事厅,那是犹太人中几位德高望重的领头人讨论大事的地方。平日里,也会处理一些同族之间的纠纷,突事件,或者帮忙见证签订一些契约之类,是整个聚居地的行政中心。

    而今天,议事厅中却是气氛凝重,无论德高望重的宿老,还是在外拼搏的能人,护卫聚集地的武道强者,全都面色凝重,每天紧锁。

    “嗨!我就知道,这事情有蹊跷,想不到背后煽风点火的,竟然是那些索布人!”一位白胡子的宿老拍了下桌子,长吁短叹道。

    “我就知道,那个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就是再蠢,也不会往死地里钻啊,在外面进行礼拜的时候,闯进礼拜堂来,明显不对劲嘛!”一个穿着华丽礼服的中年人也是一脸的怒气。

    “你知道,当时怎么不说?现在人都死了,仇都结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另一位花白胡子的宿老吹胡子瞪眼睛的:“我早说的嘛,不要杀人,不要杀人,你们不听,现在看看,中计了吧,平白无故,我们就多了个强敌!”

    “那也算不算什么强敌吧,他们在我们波兹坦的分部不是被人捣毁了么?人都散了,还能怎么样?”一个年轻一些,穿着短打劲装的年轻人不满道:“大家有必要这么担心么?”

    “不算强敌?那是你没去过柏林!”一个胖乎乎,一副商人模样的胖子瞥了他一眼,道:“这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在柏林可是数一数二的大组织,大党派,光正式成员就有几千人,都是有能力,有本事的人,可不是什么乌合之众。”

    “是啊,先哲告诫过我们,永远不要小瞧你的对手!”花白胡子的宿老告诫道:“就像上次,就那么五个人,你们一群人,人数比他们多,境界比他们高,还不是伤了好几个?”

    “那是他们的武功逃过诡异,大家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劲装青年忍不住辩解道。

    可他的话被一下打断了,是华丽礼服的中年人:“别说那些有的没得,关键是,接下来,接下来该这么做!”

    白胡子的宿老摸着胡子思考了一会,才道:“还是尽量求和吧,这样,诺依曼,你亲自带人去柏林跟他们把事情讲清楚,在带些钱去,作为赔偿。毕竟,我们杀了他们好几个人,虽然是被煽动的,但动手的毕竟还是我们。态度好一点,好好赔礼道歉,先把事情对付过去吧。索尔人的话,再慢慢找他们的麻烦。”

    诺依曼是个穿着麻布袍子,背负这两把弯刀的中年人,他看上去并不愿意:“我说,有必要这样么?这个什么民族社会党,它强归强,可是远在巴黎,派过来,最多也就十几,二十人,就算他们找上门来,我们也能轻松解决的,何必赔钱道歉?再说了,他们一天到晚演讲鼓吹要驱逐我们,驱逐异族人,要将我们赶出德意志啊!怎么说都是我们的敌人啊,哪里有向敌人道歉的?”

    “啪”他取下弯刀,用力拍在桌子上:“反正我不去,他们要来寻仇,我带人接着就是了。”

    “唉,你怎么不明白呢?”白胡子的宿老一脸的怒其不争:“他们演讲鼓吹是演讲鼓吹,说我们不好,赶我们走。但我们也可以请人上街说我们犹太人好,留下我们。那是文斗!彼此争论就是了,全凭大家的口才,我们大比花钱下去,请些伶牙俐齿的人帮忙,解决起来不简单的很?但生冲突,伤人杀人,就是武斗了,后果会很严重的!”

    白胡子宿老饱含深情:“我们犹太人失去了故国,在大6上流浪了这么多年。我们这一支历经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居住的地方,先辈们不断付出,贡献,才让大家平平安安过了这么多年,你现在这样,是想让先辈们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么?”

    “我,我就是”弯刀男子面色有些潮红,有些接不下去。

    “练武那么辛苦,你不怕,现在叫你去道个歉,张张嘴的事情,就这么难么?”白胡子宿老趁热打铁:“我知道,你在乎尊严,在乎面子,可你想想,他们死了十几人,死在你手上的,就有五个!五条人命,换你张嘴道个歉,难道你还吃亏了?而且你最重要的不是道歉,是解释,那是索布人的阴谋!我们也是受害者!让他们去找索布人的麻烦,难道不好么?”

    “嗯好吧,我这就”弯刀男子沉吟了一会,正准备答应下来。

    议事厅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打断了他的回答。

    只见一个小伙由远及近,飞奔进了议事厅,高声报告道:“报告几位长老,西门那边来了一队五个人,说是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使者,说要见众位长老!”

    他话音刚落,议事厅内便是一片喧哗与命令。

    “哎呀,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人来了,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兴师问罪正好,我们正好和他们把事情讲清楚!”

    “对对对,都是那帮该死的索布人的阴谋,和我们没关系!”

    “乌纳,你赶紧去金库那边,提一箱金马克来,等等做赔礼!”

    “巴拉尼,你去酒馆那找拉沙,叫他准备好一桌好宴席,往好里做!酒肉都要有!等等我带使者过去吃饭!”

    “还有诺依曼,等等到时候你就主动道歉!诚恳一些,不要阴阳怪气的,最最主要,就是把责任都推到索布人身上去!明白么?”

    一阵忙乱后,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使者也到了议事厅前。

    这五个人看上去年纪都不太大,但气势确实十足,一个个铁着张脸,面色阴沉,而且看上去肌肉达,好几个脸上身上都有疤痕,再加上他们身上带着的兵器,看上去十分的强悍凶厉。

    一进议事厅,稍稍环顾四周,看到人数不少后,那领头的壮汉便开门见山:“我叫卡尔勃伦纳,是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外勤战斗部副部长!我来这里,是给你们犹太人下战书的!”

    “战书?”有几个宿老已经惊呼出声。

    可不等他们解释,卡尔队长就接着道:“对于你们犯下的罪孽,我们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绝不容忍!这一次,我们将集结全部的力量,与你们不死不休!哪怕我们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战至最后一个人,也要把你们这边犹太人赶尽杀绝!”

    说罢,他就从怀着掏出一面血红的方布丢到了地上。

    丢白色的手绢是两个人决斗的挑战请求。而红色的方布,则是两个家族,或者两个组织之间的正式宣战!

    这样的宣战已经很久不曾在波兹坦城中出现了,这样正式的宣战,往往代表这其中一方的彻底覆灭,与另一方的元气大伤,是真正意义上的不死不休!

    “不不不,卡尔部长,你们误会了,那些事情都是误会!都是索布人的阴谋!您不要中了他们的计策”花白胡子的宿老忙不迭地的叫喊出来。

    可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使者置若罔闻,抛下方布后,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不是我们干的!不对,虽然是我们杀大人,但那不是我们的本意,都是索布人”一个劲装的青年一边解释,一边想要挡住五人的去路。

    可卡尔副部长毫不理会,狰狞一笑,就是一掌拍出,将他一下拍飞,撞倒了一排人。

    可拦截还未停止,大厅中穿着短袍的诺依曼飞冲出,几下一跃,挡在了五人面前:“几位使者,请冷静下来,我们无意与贵组织为敌,之前生的事情其实都是误会,你们不熟悉波兹坦城不知道,其实这是索布人”

    可没等他说完,卡尔部长便吐气开声,声若雷霆:“滚!”

    声音带着无匹的气劲四散而出,震的全场的人东倒西歪,耳朵里都是嗡嗡直响,一时半会听不见任何东西。

    这是价值8ooo功勋点的顶级特殊类音波系武功狂狮之怒吼!

    便是以诺依曼作为波兹坦城犹太人第一高手,直面这一吼,也是头昏脑胀,一时之间天旋地转,强撑着才没有倒在地上。

    等大家恢复过来,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使者一行人已经离开这里,不知所踪了。

    议事厅中的众人,再次面面相觑,盯着大厅中央那块血红的方布久久说不出话来。

    “大家说,现在怎么办?”华丽礼服的中年人一脸的无奈,打破了议事厅中的沉默。

    “还能怎么办,找到那几个使者,和他们解释清楚啊,总不能,总不能真的开战吧。”花白胡子的宿老嘴巴有些哆嗦:“真打起来,你知道要死多少人?”

    “对对对,他们刚从柏林过来,不了解情况,又是心情激动,也是情有可原的嘛。”白胡子宿老也是赶忙道:“他们应该走不远,到了晚上还不是要住下来,赶紧派人去打听!我们态度摆好,去给他们详细解释清楚。”

    “对!要真这么展下去,我们两家打得死去活来两败俱伤,那帮该死的索布人岂不是做梦都要笑醒?要赶紧解释清楚!”胖乎乎的商人也赶忙表态。

    “嗯这一箱子金马克可能不够,去金库那边再调一些过来,那些使者也是人,足够钱摆出去,终归愿意听我们解释的。”花白胡子老人补充道。

    “不不不,这还不够!我们等等先把事情解释清楚,然后表态,帮他们一起对付索布人,出人,出钱,出力,让那帮该死的索布人付出代价!”白胡子宿老也说出了想法。

    “对,都怪他们!不然我们何必到了现在这段地步?我们要和他们合作,合则两利!索布人现在一盘散沙,好对付的多。”华丽礼服的中年人感慨着:“这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可真是厉害,这一吼,连诺依曼他都挡不住啊,他还是什么副部长,就这么厉害。等等来了他们的大部队,什么部长,党魁之类的,加上那几千个成员,我们可不一定打得过啊。”

    “是是是,不能和他们打,我们这家大业大,躲也不好躲,还有那么多老弱妇孺,真打起来,就算赢了,也是惨胜。损失太大,损失太大,不能打!”胖乎乎的商人也是一脸的后怕,连声表态。

    “对,我承认我错了,这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确实藏龙卧虎,这一吼,想必是传说中的音波类武功,音波类武功十分神奇,他虽然境界不如我,但凭借这门武功,他就是同阶无敌!”犹太人第一高手诺依曼也是眉头紧锁:“而且,说不定他们组织里也有宗师级的存在,我们并不占优势,我虽然不怕,但如果真打起来的话”

    “对!一定不能打!”白胡子宿老高声命令道:“巴拉尼,你赶紧去找人!动你那些朋友,去找那五个使者!钱尽管去金库支取,找到他们,报告回来!然后我亲自带入去和他们解释!”

    那个叫巴拉尼的小伙子二话不说,就奔出门去,开始动关系找人了。

    议事厅里继续开始商讨细节,几个从柏林逃难来的犹太人也被叫过来问话,探听消息,又有几箱子金马克被抬了进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可是直到天烟,都没有消息传回来。

    直到月至中天的时候,小伙子巴拉尼才回来,脸上一脸的憔悴,声音都十分的沙哑:“对不起,众位长老,我们找遍了全城,都没有找到那几位使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