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 风雨未歇
    当晚,刘驽再次叫来真言教副教主唐彪,这些天他密召唐彪的次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堪称十分频繁。

    书房昏黄的烛光下,刘驽望着唐彪,“这些天你来回奔波,受累不少,不知洛阳那边的事情是否已经办妥当?”

    唐彪连忙答道:“启禀掌门,军师那边已有安排。军师说,请掌门莫要着急,此事还要等到天时相合方可。”

    刘驽笑着点头,“萧呵哒的心思和我一样,眼下离霜降只有五天,算不上太久。”

    唐彪道:“军师仗着掌门的雄威,已经为掌剑门招揽了不少武林豪杰,其中有新入门的点苍剑派掌门何为贵及其门下一百三十六名弟子,少林般若堂首座难了和尚及其座下二十八僧。”

    刘驽微微一笑,“是了,军师果然不同凡响。”

    他原先只知道南越武林中的点苍剑派与岭南剑派之间素有纠葛,而少林寺的般若堂和达摩堂也常有不睦,没想到萧呵哒竟能利用这些人之间的矛盾,将其中一部分人拉拢到掌剑门中。

    不过也算不上神奇,特别是于箫呵哒而言。

    当年萧呵哒不过寥寥数言,便引得草原四族相攻,最后仅剩下寥寥数百人口,至今让听者色变。

    草原第一说客,果然名不虚传,即便骊食其再世也不过如此!

    既然萧呵哒那边已有筹划,刘驽心中便大感放心。除了萧呵哒外,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人能让他感到如此安稳和踏实。

    唐彪禀报完事务后匆匆离开。这些天唐彪带领的隼组俨然已经成了大理寺和洛阳掌剑门之间最可靠的联系人,他不敢稍有懈怠,以免误了掌门圣人的大事。若真那样,将来他寿终升天时,功德必然难以圆满。对于一名虔诚的真言教徒来说,这种事简直难以接受。

    唐彪走后,刘驽与往常一样,盘腿坐下练功。若隐若现的光晕在他脸颊上显现,在他指尖上,罡煞二气相逐,游动时好似太极图案。

    怪颅绕他周身徐徐转动,暗合星辰运转之规律,时不时地张口吸取他指尖太极图中散出的煞气。

    怪颅经过这些日煞气的淬炼,体内污浊杂物尽皆排除,通体上下竟呈现出极为明亮的琉璃色来,像极了皇宫里那些由西域波斯运来的珍宝。

    刘驽感到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泰,忍不住轻吐了一口气,数盏灯火悉数灭去,书房内漆黑一片。

    他虽在黑暗中修炼,内心深处却光明无比。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触及到了道的门槛,胸中似有豪情万丈。

    道,分上下两等。

    下等的道,不过是描述万物运行之规律。

    上等的道与之不同,乃是出自人的意志和精神,乃是人类改天换地的愿望,让天下万里江山皆变颜色的雄心壮志。

    一个人的修为再高,若是悟不到这一点,到头来不过是万物的奴仆,而非这天地间真正的主人。

    他虽不如王道之那般天纵奇才,能轻易在画壁中悟道,可他这些年在契丹、中原经历过的磨砺,却已在他内心攒下悟道的基础。经过王道之略一点拨后,他便灵台开明,心中已有所悟。

    刘驽犹然记得道之先生点醒自己的那句话,“人不可能通过模仿他人达到超凡入圣的境界,你必须走出自己的道!”

    而今,他逐渐对自己的道似有所悟,他的道既不同于傅灵运的士族为贵,也不同于王道之的天下大同,而是“天下人无论尊卑富贵,择其有能者居之”!

    这一刻,他只觉体内真气汹涌,好似有怒海在嘶吼,潮水连绵而起,声势直达九天之上……

    ……

    同样是在这一夜里,义军大营中尚让寝食难安。

    短短几天里,他失去了至亲至爱的兄长,眼望着帐里帐外那些负责伺候自己起居的童子,心中只觉凄凉无比,身边再无一个可相信之人。

    尚让不敢闭眼,他一闭眼便会想到那张惠小姐和朱温在耳边厮磨的恩爱模样,心中痛如刀绞。他宁愿那个被官降三级、失去五万属下的人不是朱温,而是他自己,用这些身外之物换得心爱之人相依,堪称值得。

    可如今时光已逝,一切都已无法挽回。他继续幻想这些,不过是徒自忧伤而已,没有丝毫用处。

    此时,帐外闯进来一名兵士,尚让识得此人,正是自己派去向军师王道之请辞的那位。他自知精神低落,思考兵略时常常会心不在焉,常此下去难以担当义军主将大任,不如就此辞去职务。

    那名兵士毕恭毕敬地跪在他面前,“启禀将军,军师说,他相信以您的为人气度,必然能够跨过这一关,所以义军主将之位非你莫属!”

    尚让轻轻地叹了口气,“军师天资卓越,难免推己论人,以为普天之下的人都有他那般坚定的意志和精神!殊不知人与人相差甚远,能够超凡入圣者又有几个?”

    他接着向兵士问道:“你可向军师说过长安城内大批打造铁链之事?”

    “说过。”兵士点头,“军师说,此事还得由您自己决定。他多数时间都在外筹备粮草,对军中具体事务的了解并不如你们这些身在前线的将军多。”

    “是了,军师向来用人不疑。我估摸着对方打造这许多铁链,不过是用来栓紧城门,避免被我军快速攻破而已。”尚让冲兵士无力地摆了摆手,“你退下罢!”

    兵士退出帐篷,尚让走回自己的榻边,侧身躺下,看着那些靠着帐篷壁站立的童子,心中不由地又是一阵叹息,想道:“军师固然律己甚严,认为人人生而平等,不存在高低贵贱之分。他凡事鞠躬尽瘁,从来不让旁人伺候自己。可军中其他人又有谁能做到像他这般,即便是我这种不爱享受的人,身边也始终有十几名童子服侍。可叹军师一个君子,却被我们这些小人给包围了。”

    ……

    义军另一处大帐中,红烛摇曳,四处张贴着大大的鲜红喜字。

    朱温和张惠共眠榻上,在被衾里紧紧相拥。由于刚刚经历过一番云雨,张惠的面色有些潮红。

    朱温喝了不少酒,眼神有些流离。他紧搂着爱妻温润如玉的身体,在其耳边喃喃道:“军中物什匮乏,所以婚礼办得甚是草率。若是今后有机会,还须为娘子重办一场。”

    张惠羞涩地一笑,“何必如此,夫君有此心即可。”她深居尼庵后,整个人似乎也变得内敛,加上刚经历了人生颇重要的一场转变,于是面色更加红了起来。

    朱温将头往后挪了半尺,细细端详怀中的爱妻,认真地说道:“我想问娘子一个问题,从此以后不会再问。”

    张惠略微一愣,继而道:“夫君不妨直言。”

    “我论起才学不如尚让,论起长相不如韩不寿,为何你最终选择的人却是我?”朱温说出这些的时候,心中一阵忐忑,生恐下一刻身边的爱妻便会发怒,紧接着便抽身离开自己。

    “哦。”张惠轻轻答了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妾身也不大清楚,大概是冥冥中的命运注定吧。只是你当时在清水庵中孤身一人对战韩不寿和余小凉,死战不退,看得我胆战心惊,却也感到分外欣慰。”

    “若不是娘子主动走出来,喝退了那个韩不寿,恐怕我今天无法活着在站在你面前了。”朱温深深叹了口气,犹然为那天自己在华山上的危险情形感到心惊。

    张惠伸过纤手,将朱温抱得紧紧的,“夫君勿要多想,从今往后我心里只有你一人。”

    朱温听后心中感动,直将敬翔白天对他说的那番话当作狗屁,心中暗道:“呸呸呸,那个敬翔真臭,果真是再俗气不过的一个人。他窑子逛得多了,竟连两人之间最纯洁的感情也肯不放过。”

    白天时,敬翔曾对他道:“将军,卑职的这番话还请你深记。张惠小姐是个有雄图大志的人,即便她父死家灭,志向仍是不改,只是碍于女子之身,无法尽情施展而已。她看中的东西并非其他,而是你不羁的野心和独霸一方的气度。你的这种特质,韩不寿不可能有,尚让更不敢有。因此,与其说是你选择了她,不如说是她选择了你。”

    朱温酒酣耳热,忍不住将鼻子嘴巴埋在爱妻温暖的胸脯间,只觉阵阵柔香扑鼻而来。张惠搂紧了他,身子有些颤动。他顿时明白过来,顿时不顾身上乏力,翻身再次扑了过去。

    是夜,风雨未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