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节 冰河亡命
    李菁从刘驽背上跃下,拉起他的手,两人直往大河边跑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背后崔擒鹰和唐峰二人骂骂咧咧地,追得越来越近。两人跑至大河边,李菁锵啷一声从背后拔出双刀。刘驽以为她要与崔唐二人背水一战,拔腿便要冲上前打头阵。

    李菁急忙将他拉回,骂道“呆子!”说着她将手中两柄刀往河中一投,落在了冰面之上。她拉着刘驽跳上光滑的冰面,两个人在冰上跌了个踉跄。李菁爬起身,她左右脚分踏两刀,又让刘驽依着自己的样子将双脚踩在刀身上,叮嘱道“抱紧我!”

    说完她双脚分别踏着刀在冰面上蹬开,两个人顿时飞速地往前窜了出去,径直滑到了冰面中央。崔擒鹰一见傻了眼,他虽曾在中原见过有人在冬日里结冰的黄河上溜冰犁,却从未见过有人竟这般御刀滑行。

    李菁的这两把唐刀工艺上乘,刀身锻造得十分光洁,滑在冰面上丝毫无阻。她奋力地蹬刀滑行,两人的速度乃是越来越快。崔擒鹰见二人直要逃得没了影,急得一拍大腿,拉着唐峰沿着河岸一路急追。

    唐峰内力不济,加上长年风花雪月,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未跑得几里路,他便远远地落在了后方。崔擒鹰回头看了他一眼,狠狠地骂了一声,却又无可奈何。他望着李菁与刘驽二人远去的背景,眼中直要冒出火来,当下奋起直追。

    李菁和刘驽在河边上疾速地滑行,好似一支飞行无阻的箭矢。刘驽见河岸两旁的枯草树木如残影般掠过,大笑道“痛快!痛快!真舒服!”李菁翘起嘴巴,“呆子,还不谢谢姐姐?要不是我聪明,咱们早就被那崔黑子抓住啦!”

    刘驽嘿嘿一笑,道“嗯,就你最聪明!”他话音未落,却发现身后一阵噔噔的脚步声传来。回头一看,只见崔擒鹰仗着内力深厚,在岸边追来得越来越近。他一边跑,不时从河岸上拾起石头,运力掷向二人。

    李菁看见石头飞来,急忙踏着刀窜身躲开。石头擦着二人的身体飞过,砸在冰上发出咔咔的响声。一路上的冰面被崔擒鹰用石头砸出坑坑白印来,接着一条条的冰缝从这些白印处绵延将开来。

    二人的身后,冰面急速地裂成了一片片的孤岛,黑沉沉的冬日河水从冰下涌出。李菁见状大惊,她奋力地踏着刀往前冲。若是稍微慢上一步,即便不被崔擒鹰用石头砸成重伤,也会掉进水里冻死。

    她又带着刘驽往前急滑了数里,体内残剩的内力已是枯竭,力气越来越弱,速度渐渐慢了下来。这时她突感背后一热,一股暖润的气息流入了自己的丹田。原来是刘驽左手搂着她的腰,右手腾出空使出玄微指法来,将自己的真气从她后背各大要穴灌入了其体内。

    李菁顿感精神倍增,她右脚踏着刀使劲一蹬,两人随即往前窜出了数丈之远,又一次将崔擒鹰遥遥甩在了身后。二人踏着刀在河面上接连滑出了四十多里地,只见草原上的日头渐渐落去,夜色越来越苍茫。

    她回头望去,只见身后不远处仍有一个疾速飞奔的黑影,定是那崔擒鹰无疑。她心中生起一股惧意,心想若是等刘驽内力也枯竭了,二人便再也无力向前滑行。到那时,二人势必会落入这个崔擒鹰的魔爪之中,到底会落得怎样的下场,实在不敢想象。

    然而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刘驽灌入她体内的真气竟是绵绵不绝,坚持了这许久时间,竟未见丝毫衰竭之象。此时刘驽已跟她学会了滑刀,两人口中喊着节拍,齐齐用力,速度更加快了几分。

    迎面吹来的劲风直刮得呼呼响,然而李菁心中好奇心却越来越盛,她生怕刘驽听不见自己说话,回头大声喊道“你这练得是甚么招式,怎地内力竟能够这般绵绵不绝?”

    刘驽老老实实地答道“我也是今日才学会的。先前咱俩随着索伦老丈一起闯那耶律氏大阵时,他曾数掌拍在我的背后,将真气灌入我体内助我破阵。我小腹丹田处受他内力引化,竟也慢慢地生出内力来。我修行玄微指法已久,对内力的掌控本已有些心得,经他这般提点,我突然从中悟出些道理来。原来人的丹田好比是一口井,真气乃是井中的水,只要对这口井善加使用,真气自会绵绵不绝地出来,就好像井水一般取之不尽。”

    李菁一听嘟嘴撒娇道“不行!你学会了这等高明功夫竟然瞒着我。等到了安全的地方,你必须将这门功夫教给我!”刘驽直摇头,“你得加入掌剑门后我才能教你,不然有违门规!”李菁格格直笑,佯骂道“呆子,你心里还记着耶律选那事儿呢?我向你保证,只要你好好地伺候我,我就不理他!”

    刘驽将头往旁一扬,“不行,我是掌门,才不会伺候你。你必须得加入掌剑门!”李菁笑道“你这光杆掌门倒是挺会摆谱的!好,好,好!都听你的。”

    崔擒鹰跟在两人身后一路紧追不舍,他将两人的对话尽数落入了耳内。他听见刘驽竟然会用一种内力绵长之法,顿时心花怒放。当下他豁出老命,步子迈得砰砰响,只盼能快些拿下二人,再用些折骨断指的法子从那刘驽口中逼出运功的法门来。倘若这小子不肯依言照做,自己大可以在他面前肆意折磨这个李菁,一层层地扒她衣裳,一把把地拔她头发,不怕这个他不说出实话来。

    突然间,他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滴滴塔塔的马蹄声,接着有人喊道“师父,快上马!”他警惕地回头一看,原来是唐峰带着两匹马飞奔了过来。他自己骑着一匹,又牵了一匹。唐峰喜滋滋地邀功道“师父,这可是我从一户牧民家辛辛苦苦地抢到的。这家老小太不听话,说甚么这两匹马使他们的活命本钱。我一时气上来了,索性将他们全杀了。”

    崔擒鹰飞身上马,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许道“杀得好,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速断速决。你这事儿办得很合为师心意,回去之后我再传你一套拳法、一套掌法。”唐峰大喜之下,便要下马跪拜。崔擒鹰道“不急,先追上这两个兔崽子再说!”

    他二人丝毫不恤马力,挥着鞭子将马身上抽出累累血痕。马儿手痛不过,只得拼命地往前飞奔。李菁与刘驽见崔唐二人追得越来越近,急忙愈加奋力往前滑去。二人又往前滑出了两里多地,拐了一个弯,又下了一处斜坡,突见一块耸立的巨石横亘在大河中央。

    巨石中间有一孔洞,河道从中间淌了过去。两人脚踏双刀滑进了石孔内,直感眼前一片漆黑。除去孔洞对面的出口处能看见些许星光外,洞内并没有丝毫光亮,伸手不见五指。刘驽听见洞外马蹄声越来越近,说道“咱俩若是走出去,必然会被崔擒鹰抓住。不如就躲在这洞里埋伏他们,能杀一个就够本,杀掉两个就赚了!”

    李菁道“好!就这么办!”她虽是这般说,然而并不准备硬拼。她收起双刀,走至洞口边,伸出了右手。借着月光,刘驽看见那只雪蛛从她的袖中爬出,依着她的引导,开始沿洞口滋滋地吐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