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节 碧波万顷
    月光之下,崔唐二人不知甚么时候竟悄然来到了山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崔擒鹰将四张弓握于一处,唐峰从旁递过箭矢,崔擒鹰用牙咬住弓弦,搭箭拉满弓弦。两人如此配合,一箭接着一箭地朝刘李二人射来。

    刘驽和李菁身处半空绝壁之上,急切间难以变招,好几次差点被射中了要害。只听“嗤”地一声,又是一根箭矢直朝李菁胸口射来。李菁右脚急忙在崖壁上飞踏,身形一晃,本以为躲开了这一箭。

    岂料箭矢突然在半路上转弯,追着她射了过来。她刚刚使完一招,体内真气正处于上下不接之际,直是难以动弹,只得眼睁睁地看着箭头朝自己的咽喉刺来。

    正在此时,刘驽一个窜身来到她的身旁,双手托住她的腰用力往上一送,使她堪堪躲开了这一箭。李菁借着他一送之力,在空中一个翻身,正要落回石壁之上,岂料崔擒鹰又是一箭射来,擦着她的腰掠过,差点要了她的命。

    刘驽朝她喊道“你快点上山,我掩护你!”说着他竟返身跳下了石壁,朝那泥沼中的崔擒鹰飞奔过去。

    崔擒鹰见他竟能凭着两只脚在泥沼上飞奔,不由地大为惊讶。他神色沉着,心想先杀掉一个再说,于是右手握弓,牙齿拉弦,在唐峰的帮助下,箭矢嗖嗖地朝那石壁上的李菁射去。李菁被逼得在半山腰间左右翻腾,上下不得。

    刘驽见状大怒,他在泥沼上几个跳跃,终于冲至崔擒鹰跟前,右脚在泥沼上一步飞踏,跟着身形窜起,双掌直向崔擒鹰胸口击来。他招式出至半路,心中突然暗叫不好。原来自己不留神间,竟下意识地使出了那一式刚刚练了许久、却又异常无用之招“碧波万顷”。

    崔擒鹰经验老道,他见刘驽双掌袭来毫不惊慌,将弓矢皆往唐峰怀中一掷,跟着右掌挥出,迎向刘驽。

    此时刘驽若想半途变招,势必会被他一掌击中胸口,即便不死也会重伤。他当即一咬牙,索性决定拼一拼,随即在内力中使上了掌剑门的绝活“连珠劲”,只盼能增加些胜算。

    两人肉掌相撞,崔擒鹰直感两股力道接连袭来。他嘴角一翘,“呵呵!连珠劲而已!”心中颇不以为然。他精神一振,直起腰板,又在右掌上加了几分力。

    岂料正在此时,他突感又是一股力道从刘驽的双掌之上涌来。这一道力道与先前的两股力道合于一处,威力顿时大了数倍。仓促之间,他身形被击得往后一晃,连带着唐峰和木盆往后退了数尺,心中大感骇异。

    刘驽凛然立于泥沼之上,此刻他方才明白过来,原来本门的“连珠劲”功夫便是那传中中的“叠浪劲”。踏破铁鞋无觅处,没想到的来却全不费功夫。

    这“叠浪劲”与“叠浪神掌”合于一处,再不是往日里那区区的“两连珠”所能比的。“三叠浪”的攻势,再加上连日来因以怪鱼为食而迅猛增加的内力,他的功夫境界与数日前的那个毛头小子已是不可同日而语。

    李菁趁着两人相斗的空隙,跟着也跃下了山。她站在山脚处,只待要接应刘驽,见他使出叠浪神掌与崔擒鹰硬斗,竟隐隐占了上风,一时间欣喜万分。

    山崖之上,本已吓成缩头乌龟的孙梅鹤,不知何时竟悄悄地探出了脑袋,他直被眼前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心道“乖乖,这大义武经真了不得,老夫一定要细细研究!”

    泥沼之上,崔擒鹰紧捏右拳,怒视着刘驽,一张黑脸有些发青。唐峰见情势不对,忙在一旁撺掇道“师父,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今日有些晚了,您老人家身子要紧。咱们赶紧回去休息吧,明日再收拾他不迟!”

    崔擒鹰不肯信这个邪,转头命令唐峰道“划船冲向他!”

    唐峰一听,哪里还敢再二话,赶紧撑起竹篙,划着木盆朝刘驽冲来。刘驽本可踏着泥沼往旁轻松地躲开,然而想到一旦自己远离,那崔擒鹰便可以故技重施,用弓箭逼得他与李菁无法自保,便熄灭了这个念头。于是他咬紧牙关,稳稳地站在泥沼之上,静等崔唐二人逼近了过来。

    崔擒鹰立于木盆头上,他丹田运气,在快要接近刘驽时,右手在空中划出道弧线,跟着往前平推而出,使出一招“飞鹰掠地”抓向刘驽天灵盖。爪间劲风忽忽,被击中之人难逃脑碎浆流的下场。

    刘驽心中已是有了准备,他在泥沼上蹬起马步稳住上半身,双臂扬起,暗运“叠浪劲”的法门,跟着又一次使出那“碧波万顷”来。这一次他已是豁然开朗,招式与先前相比有了云泥之别,沉稳的一招中竟显出别样的气象来。

    崔擒鹰见他招式仍是不变,妄图一招鲜吃通天,嘴角随即扬起讥讽之意。然而他终究不敢放松大意,右掌中竟运足了十成力道。

    两人掌力相交,只听“砰!砰!砰!”地三声响,崔擒鹰立于原地巍然不动。

    刘驽身形一颤,接连往后退却了数步。他身体失却平衡,右脚陷入泥沼中达尺许深,而后又狼狈地拔了出来。他心中暗自骇异,心想若不是这崔擒鹰少了一只手,自己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崔擒鹰虽然貌似占了上风,然而在强行硬接了刘驽一招之后。他感到胸口略略滞闷,不由地第一次对眼前这个少年另眼相看。

    他不愧是中原武林中出类拔萃的拳脚大家,仅是两招之间,已经看出刘驽的招式仍是十分地稚嫩,随即心中也是定下策略。他一击不成,身子下落之际,右脚在木盆沿上奋力一踏,接着凌空跃起,直朝刘驽扑来。

    他右掌虚捏,半路上又变掌为爪,使出第二招来“大地飞鹰”。这一招气象森严,格局整密,非出类拔萃的武学高手绝难使出。

    刘驽见他攻势异常凌厉,不敢硬接,身子往旁侧滑数步躲开。岂料崔擒鹰不肯罢休,他见招式落了空,在空中又是一个翻滚,接着使出第三招“铁鹰神抓”,右手向着刘驽肩头又是一抓。

    这一抓呼呼带风,封住了刘驽上半身的罩门,令他避无可避。刘驽见无路可逃,一股狠劲儿顿时从心头涌起。只见他双足飞踏,脚下溅起了片片淤泥,径自迎向崔擒鹰,跟着又是一式“碧波万顷”使出。

    如此翻来覆去地使用仅会的一招,这也实在是难为他了。他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心想若是能活着回到石山上,定然认真练好这套叠浪神掌,到时候打得他落花流水。

    然而崔擒鹰身为一代高手,怎能轻易给他活命的机会,有怎会在同一招上连吃三次亏?他眼中闪出一丝杀意,身子在空中斜扭,在空中突然变了向,腕动手转,避开刘驽的双掌,直抓向他的手腕。

    这第四招乃是他大神鹰掌法中的有名擒拿手,专门扣人脉门,名为“鹰搏草兔”。此招阴狠毒辣,中者极难生还,且他向来极少使用,是以武林中见过的人并不多,能破这招的人更是少见。至此为止,他已在空中连变四式,武功之强着实令人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