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节 对阵头陀
    铜马沉默了片刻方才启口,“夔王之威无人能比,你们这些小辈没有见识过他老人家的厉害才敢这样说。”

    李菁还欲与他争吵,刘驽拍了拍她的肩膀,“别说了,该我下场了。”他刚说完,那边书记官已经开始念他与火头陀的名字。

    崆峒七剑之龙一,此刻正站在师父玉鹤真人身边,忙不迭地为其收拾先前因比试而有些散乱的衣襟。此时他听见“刘驽”这个名字,身躯陡地一震,转头望见一身吐蕃小厮打扮的刘驽,瞬间醒转过来。

    他凑到师父玉鹤真人耳边,指着刘驽怒道“师父,杀死我两名师弟的就是此人,上次我差点杀了他,却因为别人作梗失了机会。他身边的那个贵公子打扮的人,应该和他一伙儿的那个鬼机灵姑娘女扮男装的。”

    玉鹤真人点了点头,“这个女子不简单,她竟然会使我们崆峒派的乾坤迷踪步法,而且我听人说,她曾在伙食大帐内击杀了吐蕃达鲁尔派的大弟子宗兰。”

    龙一一听大惊,“啊,她先前的武功并没有这般厉害啊,难道是因为学了本派乾坤迷踪步法的缘故?可是这步法乃是不传之秘,本派中包括师父您老人家在内,会使的人可不过十个啊,她又是怎么学会的?”

    玉鹤真人捻了捻胡须,他心知龙一想趁机让自己传授其乾坤迷踪步法,却又不欲当面戳破其心思,“应该不会,这乾坤迷踪步法只能保命,若是单纯用来破敌却略显不足。我怀疑她与当年的黑白双煞有关,那二人曾杀死本派数名弟子,又夺去了本派的秘籍,乃是本派的血仇。这女子既然与他们相近,自然也不能放过。且看看她的这个同伙刘驽的武功怎样,咱们再作打算。”

    龙一不屑地哼了一声,“不怎样,上次他和徒弟交手没两三招便一败涂地。”

    玉鹤真人板起脸,冷冷地看着他,“龙一,你要收起自己狂妄自大的性子。即便是吴下阿蒙,也有让人刮目相看的一天。今日你小瞧了敌人,将来你就会栽在他的手里。”

    龙一听了师父的训斥,紧张得脸上冷汗连连,“是,是,师父,徒儿谨遵教诲!”

    两人望比赛场地中望去,只见火头陀早已站在场中等着刘驽。他火红的肩头上依旧挂着那副乌黑的精钢铁链,链身上串着的数十柄钢镰小刀在阳光下汪汪亮,透着一股浓烈的火油味道。

    火头陀右手轻拨,将铁链从肩上挥洒而出,带着片片钢镰在手中舞成一团影。他低下头,望着比自己矮得多的刘驽,恶狠狠地笑道“小子,你隐藏得不错,不过你今天还能不能再装得下去,那就得看你的本事了!”

    他的话在人群中炸开了锅,天沙门的胡三作为江湖百事通,自然要事事料在人前,连忙说道“不得了,不得了,李必胜大侠的这个随扈小厮要遭殃了。大伙儿且听我说,经过我胡三这几天的排名研究,这个火头陀的武功在诸多高手中至少能排进前五,加上此人出手又凶狠毒辣,没几个人能是他的对手。”

    一旁的人附和道“是啊,是啊,胡爷您说得太对了,这小子功夫不强,来参加甚么比试啊!”全然不顾自己也是功夫低微,连组内终赛也未能挨到。

    又有人口中哼哧一声,“你们懂什么,人家有李必胜大侠罩着,谁敢真的拿他开刀。估计这火头陀看在李必胜大侠的面儿上,也不敢轻易伤他。”

    “就是就是,人在江湖混,关键靠朋友。要是没有个好朋友,有个好主人也行啊,哈哈,不知道这李必胜大侠还收不收仆人。”

    “美得你,尽瞎想,李必胜大侠神机莫测,岂是一般人能擅自揣测到的。”

    场地中,刘驽面对火头陀的凌人气势面不改色,他依然摆出契丹散手中“一字天马”的起手势来迎敌。火头陀咧嘴一声冷笑,“依我说,这不入流的契丹散手怕不是你的真实功夫吧,还是不要使了,赶紧换你的看家本领吧,免得被我轻轻一链便取了性命。”

    刘驽紧盯着他的眼睛,镇定地说道“契丹散手入不入流,不是你能说了算的。功夫本无高低之分,只是人的眼界却有不同而已。”

    李菁听后心中颇喜,暗道“这呆子甚么时候也能说出如此有道理的话来了。”

    火头陀知道刘驽是在讽刺自己没有眼界,顿时勃然大怒。他在武林中纵横跋扈,何曾有人敢这般羞辱自己,“你个泼皮小贼,拿命来!”话音未落,手中铁链已是横挥出去,直向刘驽身上裹来。这铁链的头部带着尾部联动,链尾又反过策动链头,直是令人避无可避。再加上链身上数十柄明光晃晃的钢镰,直是摄人心魄。

    刘驽不慌不忙,他使出契丹散手中的一式“一拳扫七星”,手足齐动,将围来的铁链或推或踢,尽皆打开。那铁链受了他的拳上力道之后,转而向火头陀反卷了回来。

    火头陀见自己如此精妙的一招,竟被刘驽以如此粗陋的契丹散手化解掉,心中愤怒更添一层。他右手一抖,铁链在真气鼓激之下笔直地向前射出,直刺刘驽的咽喉。同时他嘴角微微一笑,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招之中其实还伏有后招。若是刘驽单纯地以臂来挡,那么链身几十柄镰刀的刃口便会随之倒转,切入他的臂内,即便绞碎他的整条胳膊也不是甚么难事。

    刘驽如今武学眼界大开,再加上已经观摩了数日火头陀与他人的比试,怎能识不破他的这点伎俩。他紧盯着空中卷来的铁链,瞅准时机已到,先是迈步向前,虚挥一拳,拳风打得铁链稍稍往旁偏歪,往前之势稍稍凝滞。

    他借此机会伸手去抓那铁链,铁链还未还未触及他的肌肤,他便假装被那铁链击中,口中啊地一声喊出痛来,同时装模作样地弯腰窝了下去,将那铁链的端头迎进了自己的怀里,趁着众人无法清除地看见,不动声色地使出了一招“月照寂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