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节 朱温盘算
    而她也因此在心底认准了他,暗暗发誓,此生此世非田凤不嫁。

    她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的誓言,哪怕是在别的男人的床上,在他们的身下哭喊时也从来没有忘记过。

    她多么期望铜马也能对自己抱有同样的期许,如果有可能讨得他的欢心,她愿意不惜一切代价。

    可是这些日子里,她渐渐地明白了过来,铜马似乎一直活在自己的梦里。他虽是护着她,心里却没有她。

    他一直都在为自己的梦活着,他愿意做那涕血的忠臣或裹革的死士,却不愿意为她一个弱女子在心中腾出一寸地方。

    她直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刘驽,心道“你是个好人,愿意替别人着想。可惜你并不属于我,而我也不属于你。我的心儿早随那个叫田凤的少年去了,从来不曾为他人留下半分。”

    她叹了一口气,从刘驽手中接过了皮囊,小口小口地抿着细细品尝。羊奶醇厚中却不带有膻气,确实属于上乘,非一般牧民可得。

    刘驽见她终于肯喝,微微一笑,他冲着车旁的耶律氏游骑招了招手,“这几位兄弟,麻烦给送点肉来,实在饿得受不了了!”

    其中领头的那名游骑与几名属下交头接耳一番后,其中一人策马飞奔而去。

    刘驽冲着谢安娘憨憨地笑了笑,压低声音道“今晚有肉吃了!”

    高兴的样子,好似是打了个很大的胜仗。

    谢安娘将头埋得很低,“你吃吧。”

    即便如此落魄,她仍不愿放弃心底那份矜持。可以交易的是身体,灵魂却永远是属于自尊的。

    自从刘驽彻底醒过来之后,谢安娘终于觉得有人可以与自己说说笑笑了,原本寂寥无比的逃难生涯开始鲜活了起来。而刘驽也发现,这位原先令人退避三舍不敢仰视的倾国倾城的大美人,骨子里其实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少女。她的冷冽和狠辣,地是因为生活所逼,或者出于对所爱之人的执着。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他盘起腿,试着调动体内的真气,却发现丹田中虽是气海磅礴,经脉中却是丝毫气息也无。他无奈地将双手举到面前,莫非这身武功真的废了?

    日子又过了两个多月,他养伤的同时,和谢安娘一起随着契丹人从草原的东头一直逃到了西头。期间有几次差点被吐蕃人追了上来,却都侥幸躲过。

    耶律适鲁用兵确实有他的一套,契丹人的兵力相比吐蕃人虽是远远地落于下风,他却始终能笼住下面的人,败而不散,仍保有与吐蕃人一战的实力。

    这些日子刘驽虽然功力仍没有恢复,却已经逐渐能够下车行走。中间朱温前来探视过他几趟,劝他早些去见耶律适鲁,省得偌大的将军肥差最后落到了别人的手里。

    刘驽便问他,“师兄,你就不怕契丹人败了,我这差事再肥也没有用吗?”

    朱温拍了拍他的肩膀,“师弟,这你就不懂了。输的是他们契丹人,又不是咱们。能赚咱就赚,不能赚咱就走!”

    刘驽对他笑道“师兄,你当年就不该读书,应该去做生意。”

    朱温听后连连摇头,“不,不,有的东西你必须读书才能明白,人心都在书里边。”说完,他的眼中露出一丝狡黠,“师弟,你答应我的那门吸人内力的功夫现在可以教我了!”

    刘驽真诚地看着他,“师兄,其实这门功夫你最好不要练。”他将虚弱无力的双手伸到朱温面前,“你看,若不是用了这门功夫,我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朱温不以为然,“好好的一门功夫,我可不会像你那般乱用,这种神功就应该细水长流。”

    刘驽叹了一口气,“好吧,不过师兄你得答应我,不能拿这门武功去干坏事。”

    朱温连拍胸脯,“放心吧,这功夫我只会用来对付那些歹人,好让他们再也无法作恶。”

    刘怒点了点头,凑到他的耳边,将心法口诀托盘而出。朱温听得极仔细,一边听一边心里直痒痒,恨不得马上就回去试试这门武功的效用,然后再找一个人开刀。

    而那个肖苍蓝明显是最合适的人选,武功在他之下,内力修为又颇为深厚。但这个人曾数次帮了刘驽,眼下若是对付他,势必会激起师弟心中的反感。

    刘驽向他口述完心诀之后,他趁机说道“师弟,肖苍蓝曾经有一次在营地里杀了人,这事儿你知道吗?”

    刘驽想起那夜与肖苍蓝相遇的情形,道“我知道,当时我还碰见了他。”

    “可是你知道,他为甚么会杀人吗?”朱温追问道。

    “听他说,是那个人为非作歹,在营地里到处掳掠欺辱妇人。”

    “不不,其实那个人干的坏事很小,比不上芝麻粒大,若说惩奸除恶也轮不上他。坏就坏在‘楚虽无罪,怀璧其罪’,谁让他家里有钱呢,这才被肖苍蓝盯上了。肖苍蓝想要挟他,夺了他的家产,好运往南方献给米斗会,作为日常支度。没想到这人爱财如命,一分钱也不肯掏,肖苍蓝这才气极杀了人。”

    刘驽睁大眼睛看着他,“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朱温一字一句地说道,“没有半个字是假的,难道你还信不过师兄我么?”

    刘驽低下头,“我回头当面问问他。”

    他仍是有些不信,除非当面与肖苍蓝对质。如果连肖苍蓝也是个杀人夺财之人,那么这草原之上也没有几个好人了。

    朱温说完便要走,谢安娘喊住了他,道“朱门主,你甚么时候把铜马给我送过来?”

    朱温笑道“再过几日,等我师弟的伤彻底好清了!”

    他已打定心思,要故意拖着铜马不还,好让这谢安娘与刘驽有机会继续厮守,以便生出些感情来。到时候谢安娘若是成了他的弟妹,那整个谢家的人脉还不都得归了他。

    朱温告辞离开,谢安娘盯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对刘驽说道“你要多小心你这个师兄,他可不是甚么好人。”

    刘驽心中苦恼无比,口上却道“不管他对别人怎样,对我总是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