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节 弑君之心
    那跟随主帅冲锋的一千右军枪骑见主帅如此神威凛凛,交战之初便已连杀彼军两名主要将领,顿时军心大振,纷纷跟着一冲而上。 长枪所过之处,吐蕃人望风而逃。

    其中一些吐蕃将卒见逃跑为时已晚,便索性想要搏命。他们舞着马刀向刘驽围了过来,想要斩杀这名彼军主帅,溃散彼军之心,趁此寻得逃跑之机。

    然而区区数百名普通敌军将卒,怎能落在刘驽眼中。他手勒马缰,长飞流如瀑。他胯下坐骑人立而起,威武之姿竟惊走数十名围过来的吐蕃人。

    剩下的那些吐蕃人见身边人马不停逃走,再如此下去,恐怕连临时搏命也难,因此急忙快马加鞭,手持马刀、长枪和狼牙棒等兵器直向刘驽冲来。

    这数百件形式各异的兵器一起招呼上来,不信那披着一头黑色长的青年将军还能幸存,届时恐怕连留个全尸也难,必是人马俱碎!

    刘驽横握手中虬龙,镇静如常。他不等那数百吐蕃铁骑冲过来,竟独身策马迎上。这实在大大出乎那些吐蕃人的意料之外。他冲入敌军之中,铁枪忽挑忽刺,顿时杀伤数十人。余敌力战不支,顿时散乱成一片。

    一时间,虬龙狂舞,鲜血横飘!

    在他身后,千名持枪男儿迅即追上那些吐蕃逃命,丈许长的枪矛朝着那些吐蕃人的背心刺去。那些吐蕃人还未回过神来,便已被长枪搠倒。尸倒得遍地,鲜血染红了大片的草原。

    耶律适鲁静坐在汗王车驾中,将彼岸的战事一览无余。他见刘驽一战即胜,枯瘦的面孔上露出难得的喜色,转脸朝身边的汗王亲卫道:“前去传令,让刘将军归来,见好就收,莫要轻敌!”

    那名汗王亲卫得令后,赶紧骑马渡桥,朝河那边冲去。须臾后,右军得令后犹然未动。那名亲卫带着刘驽的回信归来,苦着脸禀报:“刘将军说,彼军士气仍盛,眼下退军并非良策,他请求大汗容许再战!”

    乃木器听见这话后眼睛一亮,趁机向可汗奏道:“大汗,刘驽这是想要违抗军命。他想趁此机会立下赫赫威名,在八部中夺取人心,好为自己将来的不臣之心做准备。”

    耶律适鲁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哦?那依乃木将军之见该当如何?”

    乃木器赶紧说道:“派两名刀手渡河潜入右军之中,趁刘驽不注意之际,斩下他的级,再将右军整个儿带回来,以免被吐蕃人全歼。”

    那些环绕在可汗身边的元老宿将听见乃木器的这番话后,纷纷附和。

    “可汗,乃木将军说的极是,您可要痛下决心啊!”

    “可汗,那刘驽一看就是心生反骨之人,不可以留下此等祸患!”

    “可汗,草原乃是我契丹八部的根本,绝然不能被一个汉人夺了去!”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耶律适鲁听着周围的人聒噪,捂胸咳嗽了几声,他望着乃木器淡淡地说了句,“乃木将军,你在军中人望颇盛啊!”

    乃木器听后身子一凛,“属下只为可汗效命,万死不辞!”

    “哼!”耶律适鲁从鼻中出声,朝身边的亲卫吩咐道:“传令给刘将军,我许他再战!”

    乃木器听后心中彻寒,他没想到可汗不禁干脆地拒绝了自己诛杀刘驽的建议,还容许此人继续立功。他静静地盯着耶律适鲁枯瘦的脸庞,知道此人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在八部中的势力。

    他暗暗用手去摸腰间的刀柄,心中已生起一股杀机。只需一刀,他能斩杀这个已到垂暮之年的草原枭雄。那个可汗的侄子耶律选虽然武功高强,想来也不是千百大军的对手,一顿乱箭定能将此人射成刺猬。

    到时候,他在契丹八部中威望无与伦比,争夺汗位之路上绝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他大可以先向吐蕃人请降,割让半个草原作为投降之礼。然后再趁此息战之际平定内部势力,汗王之位必能稳固。

    就在他做着白日美梦时,原本无聊得在低头打瞌睡的耶律选,突然远远地瞅见了他的举动,大声喝道:“乃木将军,你这是要做甚么?”

    若是此人胆敢对他的叔父有分毫不敬之心,他立马会纵身过去,一掌之间就能击毙此人。

    乃木器大惊之下,翻身下马跪倒在地。既然自己的企图已被耶律齐现,那他便失去了动手的先机,眼下只能先行示弱,日后再作计较。

    他磕了几个头后抬头向可汗启奏,满脸忠诚之色,“属下待在本阵之中甚是焦急,乃是一心只想杀敌。属下恳请可汗,容许我也带兵去迎战那些吐蕃人!”

    耶律适鲁没有看他,自顾自地连咳了数声,“乃木将军忠心可鉴,一会儿自有你立功之时。”

    乃木器汗流浃背,连磕了数个头,“一切皆听大汗号令!”

    耶律适鲁用眼角余光扫见此人上马往后退去的身影,嘴角微斜,露出一丝冷笑。

    在河对岸,千名持枪男儿在主帅刘驽的率领之下,往吐蕃人的大军狂冲而去。

    铁蹄轰鸣,雄心不已。

    身后,噶尔海已经奉命拔起右军本阵,紧跟而行,护卫住一千健儿的后方,以免有吐蕃人包抄袭来。

    初阵落败的吐蕃人怎肯让这么一小拨契丹人挫伤了己方锐气,他们仍是不肯派出全部兵马压上,那样即便是胜了,也难为己方赢回脸面。更何况大军冲锋之时阵型易散,反而会给彼岸的耶律适鲁创造进军的机会。

    不多会儿,吐蕃大阵突然从中分开,一支五万许人的吐蕃精骑从阵中冲出,铺天盖地而来,比刘驽所率右军人数多出一番。

    这一次,吐蕃人不再存有以少胜多的幻想,他们要彻底地摧毁这支契丹人口中的所谓“雄鹰”之军,拔下雄鹰的羽毛,砍掉雄鹰的双翅,将契丹人的自尊丢进那乌尔吉木伦河的水里!

    跟在刘驽身后的那一千持枪兵士在看见彼军黑压压的一片大阵后,心中顿生怯意。他们看见彼军中有人马一拨接一拨地冲出,握枪的已在瑟瑟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