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 > 第1315章 当好嫂子的前提
    “哥,你在和谁聊天啊?聊的这么开心?”欢颜笑的很甜,伸手挽着权御沉的胳膊。

    权御沉直接抽走了自己的手臂,问:“你哪只眼睛见到我开心了?”

    “哥,你是不是背着小嫂嫂外面有女人了!你可不能搞外遇啊!”欢颜警醒着权御沉,“你可不能对不起小嫂嫂!”

    欢颜对这种事情特别敏感,因为在她的认知里,顾岑琛就是有了外遇……可是后来她仔细想了想,小三根本就是她,是她一直在缠着顾岑琛,他对她从来都是不理不睬的。

    倒追的这段岁月,现在回想起来,欢颜觉得无比辛酸也无比可笑。

    “你的脑袋里装的什么?”

    欢颜想了想,笑眯眯的回答:“以前装的是顾岑琛,以后……装的应该是美好的未来吧?”

    权御沉和顾岑琛的关系很好,但在小四喜这件事情上,权御沉肯定是偏帮着妹妹的。

    “未来?没有顾岑琛,你还有未来么?”

    “有啊,我的未来就是……哥哥你和小嫂嫂的孩子呀!我可以抱着他各种玩耍,你们多养几个,再让我当下干妈过过瘾。”

    “不准备嫁人了?”权御沉问她。

    “我这样的二手货,在以前就是破鞋,谁还要我?”

    听到欢颜的这一句话,权御沉只是嘴角一勾,“权家的女儿会嫁不出去么?”

    “当然不会!”这一点,欢颜是肯定的。

    娶了权家的女儿,得到的好处肯定是数不胜数,只是……她不想这样。

    “不是嫁不出去,是你不想嫁。”

    “哥……”

    “还喜欢顾岑琛。”权御沉的语气是肯定的。

    “喜欢啊,超级喜欢的。”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以前她任性至极,为了顾岑琛扬言和权家断绝关系,为了嫁给顾岑琛抽走了原先对顾家的所有注资,可是到了最后,却是无尽的心酸。

    顾岑琛不爱她,所以她做多少努力,都是白费!

    “确定要放弃么?”

    “哥,我都坚持了这么久了,从十七岁到二十三岁,我最美好的青春,最懵懂无知的那段时光全部都给了他,我实在是撑不住了,还是回家当一个乖乖女吧!”

    “决定了?”

    “嗯!”

    “那就看着我和你嫂子秀恩爱吧。”说着,权御沉伸手摸了摸欢颜的小脑袋,而后起身朝着夏月的方向走去……

    欢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喃喃出声:“哼!你这个哥哥真的是一点也不称职,我还以为你会安慰我的呢!满脑子想的只有小嫂嫂,小嫂嫂!”

    欢颜嘴上抱怨着,但却是一脸祝福的笑,她伸手撑着自己的脸蛋,笑望着权御沉和夏月。

    “羡慕小嫂嫂,有我哥这样的老公,真真真是太好了!”

    ……

    “我刚才走的有问题吗?是不是很不好?”

    权御沉摇头,伸手捏了捏夏月的脸蛋。

    刚才在和欢颜交谈的过程中,他的视线全然落在了夏月的身上,从未移开过。

    “我走得很好?”

    权御沉还是微微颔首。

    “那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啊?”夏月有些着急了,出声问他。

    权御沉嘴角微扬,道:“我不想让你走得很好。”

    “原来沉少爷是小气鬼。”夏月“扑哧”一声就笑了。

    “嗯。”权御沉喉头微动,应声。“……”夏月看着他大大方方承认,伸手环抱住了他的腰肢,将脸蛋埋在了他的胸膛里,“就走这一次秀,以后再也不会上台了,沉少爷就大方这一次,而且明天服装发布会上,肯定也不会有特别特别多的

    男人,应该是女人比较多,因为女性对衣服更感兴趣一点嘛!”

    他单手搂抱住了夏月的腰肢,那张狷狂的俊颜上全然都是宠溺。

    而后,夏月再次出声,小声说:“我们结婚的时候,伴娘一定要是欢颜。”

    “怎么突然想到这个?”

    “心疼她。”

    刚才欢颜一脸羡慕的表情,夏月不是没有看见,就是因为这样,她才心疼欢颜,可即便欢颜如此羡慕,她对于欢颜的幸福也是无能为力的。

    夏月想不明白,顾岑琛为什么不喜欢欢颜?她足够优秀,她哪里都好,没有理由不喜欢她的。

    “那你就好好当她的嫂子。”权御沉伸手盖住了夏月的小脑袋,薄唇微启的同时,一把将夏月抱了起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直接抱着夏月坐入了一侧的座位内,下一秒就将夏月的高跟鞋摘了下来,随意丢在了地上。

    他的视线落在了她满是伤痕的脚丫子上,旧伤没好,又添新伤。

    他心疼的蹙起眉头。

    夏月试图藏起自己的脚丫子不给他看到,可是高跟鞋被他丢的太远了,她只能耷拉着两条腿,而后出声说:“肯定会的,我一定会好好当她嫂子,像姐姐那样照顾她。”

    “当好嫂子的前提是,当好老婆。”

    夏月不解的问:“那怎么样才算当好老婆?”

    “体力跟上。”

    “……”夏月先是一愣,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权御沉说的体力到底是什么意思。

    几秒之后,夏月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说的体力是那,那种事情?

    夏月的双颊在那一瞬间红了起来。

    就在此时,他倏地站起身,望着眼前的夏月,出声道:“伸腿。”

    “啊?”夏月一怔,错愕的望着权御沉,“什么?”

    “把腿伸出来。”

    “这,这里是彩排现场。”

    “伸出来!”

    “……”他的语气不容置喙到了极点,夏月没辙,望了望四下后,只好伸出了自己的腿。

    权御沉检查着她的脚丫子,而后从口袋里拿出药膏,挤了清凉的药膏后,就涂抹在了她脚上的伤口上。

    他的动作非常轻柔,和他那冷酷不屑的性子是截然相反的。

    夏月撑着下巴,笑着看他,“想不到沉少爷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昨天给你抹药膏的时候,不温柔么?”权御沉反问她。

    夏月想了想,如实说:“温柔呀!但现在更温柔!”

    “喜欢么?”他故意问她。“喜欢喜欢!”夏月哪里敢说不喜欢?要是说不喜欢,她的脚丫子可能就不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