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47章
    “啊!谭同志,你,没事?”

    柯兰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谭笑聪,而且对方还穿着病服,脸看起来也是苍白苍白的。

    这是生病了

    谭笑聪连忙道,“我被三只狼袭击,结果受了伤,现在后背还不停的出血水。谢谢柯兰同志的关心,医生说了只要注意后期不会影响生活的。”

    谭笑聪一面表明自己伤得不轻,另一面说自己会好的。这算是博同情吗?

    柯兰知道狼的恐怖,她也曾经遇上过,听到这里关切的问,“三只狼?那可真的是很恐怖的事了。谭同志你还是回房间好好的休息休息!”

    “好的,这下洼号子出现狼,其它村子估计也会有影响,柯兰同志你晚上睡觉的时候记得把门栓拉下来,如果可以的话,还可以把屋子的桌子移到门后,这样就安全多了。”

    谭笑聪说完有点热切的看着柯兰手中的饭盒,柯兰同志还知道给他带饭呢!真体贴……

    柯兰注意到谭笑聪的视线,默然打开饭盒,“我这是给我爸带午饭,谭同志要不要来点?”,估计病人都是要喝粥的。

    谭笑聪有点失望,又觉得自己可笑。也是,自己是柯兰同志的什么人?寡妇门前是非多,她又是那么一个人,怎么会给自己带饭呢!再说了那明显是米糊的午饭,他也没有胃口。

    “哦,我不用了。老爹怎么啦?”

    一听谭笑聪问这个,柯兰就忍不住皱眉头了,“我爸阑尾炎,还是急性的,被割了一段肠子。”

    尽管医生都说柯老根只要把阑尾给割了,再活个长命百岁不是问题,是柯兰却是不信的。这把人的肚子剖开了,从里面剪掉一截肠子还能活?

    所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没有睡好过,就怕柯老根一下子熬不过就去了。医生说他现在只是吃一些流质的东西,所以柯兰天亮了就跑回家给他煮烂烂的米粥。

    谭笑聪连忙说,“不知老爹住在哪个房间,我现在过去看看他。你别贪心,急性肠胃炎不是太大的问题,只要割掉那就好了。”

    柯兰对这个世界的医术算是佩服了,这割掉肠子还能好的。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在这动手术住院时免费的,不要钱的。

    “在301,请往这边走。”

    “老爹,你好点了吗?我不知道你做手术,要不我一准第一时间就过来看你了。”,谭笑聪走进301看到柯老根没精打采的躺在病床上,赵招弟在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似乎是抱怨的话,连忙高声问好,“婶子好!”

    柯老根看见是谭笑聪进来了,眼睛一亮,明显比刚才有精神了,声音还有点虚弱的应到,“倒是麻烦你过来了……”

    赵招弟一眼就看到谭笑聪身上穿的病服,诧异的尖叫,“你这是有病吗?怎么也住院了?年轻人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总是胡来,等老了你就知道惨了,到时候一身的病痛。”

    柯兰一头的黑线,尽管她知道赵招弟的本意是关心问候谭笑聪,可是这话怎么就听得这么的别扭呢?“爸,我给你熬了了米粥,你喝点……”

    谭笑聪在第一次送柯兰回家的时候,就知道赵招弟是怎样的人了,倒是对她说的话没有心里不舒服,笑着说,“婶子我没病,就是跟三只狼斗了一番,这不,受了些伤了。”

    “你跟狼斗?狼死了吗?”,赵招弟一听哪里能忍不住,连忙高声的发问。

    就连同屋子的病人和家属都好奇的看了过来,“之前他们说卫生站住了三个打狼英雄,原来是后生你啊!”

    “什么打狼英雄?广播都说了个人主义要不得,英雄主义要不得,他打狼只是为了保护人民财产生命。你们这样鼓吹英雄主义是不对的,是应该被教育的……”,赵招弟崩了起来,朝其他人就是一通话,搞得柯老根和柯兰都忍不住尴尬脸红。柯兰更加是在赵招弟背后连连无声说抱歉。

    谭笑聪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刚才他还在柯兰面前展示自己的威猛呢!现在被柯兰的妈这样一说,倒是显得像做戏的小丑了。

    “婶子你吃午饭了吗?”,谭笑聪连忙岔开话。

    赵招弟扭头看柯兰给老伴喂粥,那米粥也不知道她怎么煮的,看起来糯糯的,围起来就让她忍不住咽口水,“你这个死妮子,就不知道给你妈带一份吗?想饿死我啊!”

    “我在家里留着呢!我还做了肉菜,你回家去吃!今晚我守夜,你就别过来了。妈,你的眼里都是血丝了,担心了一夜还是回去歇歇。”,柯兰没有给赵招弟带饭也正是这个原因,昨晚她守夜,自己虽然也守,但是她毕竟是年纪老大不小了,如果这样连续的守夜真的怕她吃不消。而且家里就三个孩子,她也不能放心。

    “狗子和明明他们都吵着要跟过来看爸,我说了妈你明天会带他们过来。到时候,你就带他们过来!今天爸的精神还不大好,我就没有让他们过来。”

    赵招弟嘟囔了两句说柯兰没良心,只记得给她爸带,不记得给她带,听得柯兰哭笑不已,“妈,这里有五块钱,你可以自己去饭馆吃顿好吃的,然后还够坐车的车费了。”

    赵招弟一把抓了过来,“孩子她爸,那你好好的休息,到时候记得让医生给你多打点滴水,反正看病又不用钱。我就先回去了……”

    你说她思想觉悟不高嘛,刚才她训斥别人英雄主义的那话说得可亮堂了。可是你说她觉悟高,这会儿还惦记着打滴水不要钱。赵招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矛盾的一个人。

    她准备回去,看到谭笑聪还一脸笑得及其善良的样子,就觉得有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赵招弟总觉得他来意不善,左右看了两眼,低声说,“小葱,你杀死的那三只狼呢?去哪里了?”

    谭笑聪秒懂,“那三只狼不是我一个人杀死的,还有另外的两个知青。听大队长说会给乡亲们都分点或者是拿去供销站让他们收购,如果到时候我分到肉的话,一定拿去给婶子试试味道。”

    赵招弟满意的点点头,顿时对谭笑聪的印象好了那么一点,是个会来事,懂得看眼的。

    柯兰在喂柯老根喝粥,看到赵招弟满意的脸,却没有听到谭笑聪对她说了什么,不禁有点好奇。毕竟赵招弟之前对谭笑聪的印象和不看好,柯兰都是知道的。

    不过她也没有去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等赵招弟走了之后,谭笑聪就跟柯老根有一句没一句的的说着。主要都是谭笑聪说着,柯老根听着。

    “我当时听见有声音了,就把一把枪给了另外一个知青。对还有一个知青,不过枪只有两把,而他没有摸过枪,所以我没有把枪给他。”

    “一开始的时候我单独的把一只狼给杀死了,可是第二只的时候,我有点体力不支了,而且枪没有沙弹了,我就跟一把的扑过去,厮打了起来。”

    “对,我的背后就是在厮打的时候被它咬了一口,肉咬裂开了,不过没有掉下来,医生给缝了几针。问题不大,到时候青霉素打足点,不要发炎就好了!”

    ……

    这番话,听得屋子里的人都时不时惊讶的吸气,柯兰不得不承认这谭笑聪有做说书人的本事,至少她已经听了进去,其中可能有夸大的地方,但是在那样的险境中,他能把狼杀死而自己又受伤不重,那的确是了不起的。

    “大哥,你怎样了?”

    众人正听得入迷都没有发现柯二根和柯国明走了进来,柯兰连忙站起来问好,“二叔,大哥,你们来啦!”

    这还是柯兰第一次见到柯国明,之前听说柯xx给他在县里的一家染布厂找了份学徒的工作,他平时很少会回家,还听王玉琼用炫耀的语气说过做学徒的能有十七块八一个月的工钱。

    柯国明长得简直就是年轻版的柯二根,就算是在大街上柯兰看到也绝对会认识的那种。只是惊讶于今天居然会看到柯国明出现在这里,可没有听说他回来的消息。

    “我没事,也就是阿兰硬是让我住院。”,柯老根躺在病床上,后面垫着两只枕头,这会儿看见柯二根带着柯国明进来一脸的笑意。他活下来的弟弟也就柯二根一个,另外一个留下老婆孩子就去了。

    柯兰也不跟柯老根顶嘴,医生当时说必须要开肚子截掉一段肠子,自己被吓蒙了,这人还能活吗?当时赵招弟也是怕他会死不同意做手术,而他自己也是不愿意的,宁愿痛着,就是不断的叫医生给开止痛药。

    后来实在是看他吃了止痛药都没有效果,医生还说再不进去手术室,那不用半个小时就没命了,他才同意进去。就算是后来出了手术室他也一直在囔着,“我不要死在外面,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自家的屋子……”

    柯兰一回想起那一幕,就觉得羞愧,她不懂这里的医术,也怕他真的会死在外面。当时听见爸的话,她的心就在动摇了。如果不是同行开拖拉机把爸送过来的大队长王大富一直强调必须住院,问题不大的时候,自己也不会一口咬定让他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