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星际金仙帝国 > 正文 第二二五章 难民蜂拥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在营地里舒舒服服的大肆饕餮了一顿,验证了官方的说法确实是靠谱的,这里的待遇也确实是让人难以忘怀之后,很多难民顾不上在营地里多加停留,就纷纷出了营地,向着各自的老巢奔了回去,要去接自己的妻儿父母,家中的其他人员,一起来这难民营中过活。

    在他们心目中,甚至不觉间已经有了一丝急迫感这营地里的待遇这么好,环境这么适宜生存,之前难民们是不知道,有些畏首畏尾,这才只来了这么一点人。

    这要是等到以后消息传开了,来的人不定要有多少呢!那不得是满坑满谷的,堵得人排队都排不过来?

    虽说乍一看的话,营地里外现在也是人山人海的,不知道多少人在排队等候进入,但是,相对于一座城市动辄几十几百万人口的总体规模而言,这点人还真就不算什么,可以说,这区区的一点人口,就是来这试水、测险的,和实际有需求的总人口比起来,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先前人们还不知道这官方的难民营是个什么状态,所以来的人不多,营地里还都承载的下,个个难民的进入都顺风顺水,没有波折,只要进来之后,都给派发食物、床位还有各种生活用品,但是,这营地的承载能力到底有多大,这却是不好说的,营地里也没给个准信,只是说有多少人就收多少人,不设上限。

    虽然营地里的工作人员说是这么说,但作为一个为了生存而挤破脑门的难民而言,却是不能人家怎么说自己就怎么听得,就是为了自己的那点小算盘,也得多盘算盘算不是?

    一些物资待遇什么的,对营地来说或许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东西,多点少点的都没什么,但是,对于难民来说。这多点少点的待遇,搁到自己身上那可就不是一件小事了。

    本来随便吃的米粥,要是开始限量了怎么办?限量的比较高倒还罢了,饭量大的吃亏。一般人影响倒也不大,要是限量的门槛太低,那就天天吃不饱饭了。

    本来一人一个床位的,要是供应不过来,变成了两个人挤一个床位怎么办?到时候俩女的倒还罢了。俩男的可咋睡啊,说不定为了睡个觉都得见天的打架置气。

    本来供应充足的药品,要是开始短缺了,想用的时候用不到了,怎么办?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营地里或许是不怎么在意的,难民们却是不能不注意啊,因为这随随便便的一个方面,都是关系到自己的生活质量,甚至是身体健康。生死存亡的,不关心不行啊!

    有些东西有的时候你不以为然,没有了,再关心也晚了,就是要死要活的哭闹也没用了,说不定还会让人烦,让人收拾!

    总归有一点来说,这营地理论上来说也应该是有个承载上限的,不可能有多少人就装得下多少人不是?

    天底下就没有这样的地方,这又不是乱葬岗。随便把个人往里边一埋就算了,不占多大地方,想埋多少人就埋多少人,里边埋满了还能随随便便的往外面挖坑继续埋。这营地扩充可是需要成本的,远不像挖块坟地那么简单便捷成本低廉。

    这营地里可是装活人的,是活人就有各种各样的需要,要吃喝拉撒睡,样样都有消耗,都需要人力物力。需要很大强度的后勤补给力度。人吃马嚼、各种生活所需,加起来这不是个小数目,一座营地,肯定是有个接受上限的,不可能无限的往里面塞人。

    就算地球人组织的后勤补给团队再厉害,这一天能够运送的各种物资那也是有数的,扣除了官方的各种枪支弹药,官方人员本身的各种物资所需之外,能够供应给难民们的,那更是一个固定的数值,很显然,来的人多了,这物资就可能相对变少了,一开始设立的标准,渐渐地就有可能维持不下去了,不是扩大后勤补给,就是减少灾民们每个人的配额。

    而相对于后勤补给力度加大的难度而言,很显然减少灾民们的供应配额,对于营地长官们而言这却只是随口一句话的事情,用起来不要太简单了。

    所以说,这是个大概率的事件,让人不得不防啊!

    在难民营中,吃得饱穿得暖,想要洗澡还有着热水供应,身上有伤还可以排队看医生,接收营地里的医生治疗,最关键是这里一切都有着秩序,就是再蛮横再可怕的黑社中人,也没有胆子在这营地之中撒野。

    在这营地之中度过了不长不短的几个小时,难民们对营地的感觉可谓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总之一句话,这里的情况,对于乱世中人来说,简直是千金不易万金难求的人间乐土,相比于那一片乱糟糟,谋生困难的要死,秩序混乱的惊人,动辄为了一点小事打架杀人,让人没有一点安全感可言的城市来说,这里简直是天堂一般。

    事实上这一批第一时间进入难民营的难民,虽然为数不少,却是少有那些真正拖家带口,一家人一起前来报道的,多半都是一家子里面少数几个人先来探探路子。

    这一切,只因为人民心中颇有顾忌,唯恐会有些不测之险。

    在来这难民营报到之前,对于这里的情况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状态,是不是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好,甚至是否有着进出自由,还是这里就是个火坑,好进难出,这些却都是些未知之数。

    俗话说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日出国虽然没有这一条俗语,但是类似的人生智慧却也是不缺的,都唯恐稍稍有些什么行差踏错,就给自己带来了莫大的凶险,那到时候就算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哭都没处哭去。

    难民们正是有着这样的担心,所以就算是真的几乎要活不下去了,也没有多少难民家庭是真的能够不管不顾的一下子把家人都带到营地里来。

    大家都想着,反正营地里说的很明白,至少前几天时间,进了营地里还是能够自由出入的。那为什么不先派个人进来试试呢?

    要真的是待遇很好,是个能相信得地方的话,就算是晚个一天半天的,至少也不至于死人。可要是这里水深火热的像个狼窝一样,那派个人进去,就算是损失了一个,家里人欲哭无泪也好,总比全家人都一起遭殃要来得强不是?

    现在好了。粗粗的一阵观望,这营地里的情况比想象中的好的太多了,以至于好的都要让人担心了。

    这么好的地方,大家又不是傻子,肯定以后都会争着抢着的要往营地里面钻,一进就一大家子,人口增速的速度不定得有多快呢。

    总有一天,这营地里面是要被装满的,到时候免不了要降低水准,降低灾民们的生活质量。这让人们怎么能不着急呢?

    什么事儿都是有个先来后到的,先来的人,各种物资分配的都比较齐全,一些东西更是直接分配到了个人的手里,什么牙刷啊、香皂啊、手巾啊、床位啊什么的,这东西发都发下来啊,用都用过了,肯定不可能再重新收回来,那还不够麻烦呢,所以最大的可能是。随着物资渐渐紧张起来,越往后面的人,发到手里的东西就有可能越少,生活水平就会越差。

    你还别抱怨。谁让你来的晚呢,来得越晚待遇越差,今天差的是毛巾,明天差的说不定就是米粥了!与其抱怨,不如从现在起就多吃多占,多吃点不吃亏的。

    这不单单是从物资消耗的角度考虑的。更是从广告营销上的角度来考虑的,因为很有可能到了后面不等物资减少了,营地直接就降低物资发放标准了,这就相当于是说,前面的难民被当成了千金买马骨的马骨,被超量供应,特殊待遇了!

    所以说,无论从哪个角度思考,先到的人都是占了大便宜的,越是到了后面,越是可能会吃亏!

    一想到这里,更多的难民们再也是坐不住了,纷纷的就开始离开营地,去接自己的家里人。

    不过忙中最易出错,营地里却是有着制度的,难民们的进出都不是一条通道的,这些事情虽然营地里到处都有着标识、指引,只是还是颇有些难民行色匆匆急急忙忙,连营地里的规矩都没有来得及摸清楚,就急急忙忙的开始行动,不免的就会惯性的以为来的地方就是出去的门户,巴巴的赶过去,又被撵了回来,顺着指示牌,才找到了正确的路径,顺利的从营地里出来了。

    其实远不止是这一点点的规矩的,这营地里面人多事杂的,各种大大小小的规矩多如牛毛,却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适应的过来的。

    不过尤其重要的一些规则,比如营地卫生啊,不能随地大小便啊,男女分区住宿啊这些规矩,却是不能随便犯禁的,不然轻则被处罚进行劳动,重的话甚至还要遭受更严厉的处罚手段。

    不过就算是有着这种种的规矩,营地里的生活也远比外界要来的舒服得多,对于难民们的吸引力是丝毫没有减弱的。

    对于很多被战乱中毫无秩序的混乱生活吓怕了的难民们来说,有规矩比没规矩要强的太多了,有时候被人管着也是一种幸福啊,在外面你想让人家管着你,还没人愿意搭理你呢,除了拿你当炮灰,压榨剥削你之外,你就是死了也没人管你的,多看你一眼都显得浪费。

    总之现在在难民们的眼中,这营地里可真是哪哪都好,唯恐家里人一个耽误下来,就享受不到最惠国待遇了,个个脚下生风的往外跑。

    那营地里专门供难民们外出的安全线路,倒是距离难民进入的安全通道也并不遥远,门口有着警卫在看守,只许出不许进,就是带着身份证明想进也不行,都得从进入口进去,那边也有专门的通道,供已经登记过的难民们刷脸并刷卡,双重验证之后进入。

    有着多重感应监测系统在控制,难民们就算是想要夹带些危险物品进入大营那也是不可能的。

    门口外这时也围了很多围观看热闹的难民人群,这些家伙并没有急着排队,而是在这周边进行着观望,发现这里有个安全通道,远远地站在警戒线外,不时地向营地里窥探张望着,可以说这伙人里面什么成分的都有,有普通的难民,也有黑社成员。

    见到这条安全通道处,开始有着难民零零星星的往外走,围观的这帮日出难民们开始坐不住了,纷纷过来询问着。

    “怎么回事啊,怎么出来了?不是说难民营里管住宿的吗?”

    “难民营里的情况咋样啊,能说说吗?”

    “是不是待遇不好啊?看你吃得满脸红光,肚皮都鼓起来了,不像啊!”

    面对着这些围观群众的询问,出来的难民是很不想回答的,说什么好呢?说好吧,这不是给自己培养竞争对手的吗?说不好吧,这吃了饭和没吃饭能一样吗,人家眼也不瞎。

    大多数难民是一言不发的冲着就冲了出去的,也有呢没冲出去的,就不得不说两句了,有的含含糊糊的说句还行什么的,急急忙忙的也就撤了,实在是被围着走不动的,才不得不真真假假的搪塞几句。

    “哎呀,还行吧,吃到是有的吃,做的米粥,就是太稀了,一碗里面没多少米,还限量供应,不过有的吃总比没得吃强不是,我准备带家里人再来混两顿饭,时间到了就走人!劳驾让让,先走了哈,家里人还都等着呢!”

    不能说得太好了,说的太好了更有人排队了,那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只有面对自己的亲人,这帮狡猾的难民才吐露心声。

    “待遇太好了!啥也别说了,把家里藏得那点东西赶紧吃了吧,垫垫肚子,有点劲了咱们去难民营里吃好的!”

    “有什么好的?白米粥,还有白糖,辣萝卜条,关键是管够啊,想吃多少吃多少。”

    也有的和邻里同甘共苦,一起在乱世中挣扎求生,多少有了些感情了,也忍不住透露些风声,“赶紧去难民营吧,那里管饱,不去会后悔的!”

    不过也不管多说太多,以免耽误了时间,急急忙忙得就带着家人去营地里排队了,哎,人怎么又多了这么多?得,这队有的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