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林大玩家 > 章节目录 第6章 骄傲的周平东
    另一边,季和早早地离开了市体育馆,登上了驶回住宅的公交车。

    高考失败了……但奇怪的是,他却没有什么沮丧的感觉。

    初步了解那款vr游戏以后,他已经意识到,高考这块至高无上的敲门砖,对自己而言再没有那么重要了。

    不错,好的大学能够给予更多的资源和机会,可是在《真武世界》当中,他就有无穷无尽的机遇。

    利用游戏中难以想象的好处,即便他不是名校毕业,日后照样能够修炼到常人难以企及的境界,成为社会广泛认可的武道大师。

    只不过嘛,没法让王凯切屌,毕竟有些遗憾呀。

    季和抿嘴笑了笑,在小区附近的车站下了车,拿出手机听音乐时,发现屏幕上的未接来电居然有20多条。

    全部是陌生号码,之前调成静音所以没听到,八成是那些招兼职的中介机构,或者乱七八糟的诈骗电话,专门针对刚高考完的学生打过来,也不知自己的信息是从哪里泄露的。

    真烦人!

    季和皱了皱眉,将这些号码一并拉入黑名单,戴上耳机朝家中走去。

    突然他的手机铃声又响了,季和抓起一看。

    是他母亲陶晓然打来的电话!

    “喂,老妈。”

    “老什么,你妈很老吗?”

    电话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女声,季和不禁微微一笑。

    “高考怎么样了,没太紧张吧?”

    “唔……还好吧。”

    季和含糊地回答,明知自己考砸了,他却不知怎么告诉陶晓然才好。

    即便长期不见面,他也清楚这位单亲妈妈在自己儿子身上倾注的心血,所以季和不忍心用这样的坏消息打破她望子成龙的期盼。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陶晓然的声音再次响起:

    “已经考完了就别想那么多了,这段时间放松一下,别老闷在家里玩游戏,出去和同学聚聚也好。”

    “嗯,我知道了。”

    聊了几句后,就陶晓然挂了电话,还没过一分钟,季和又收到了短信——是陶晓然转来的2万元汇款。

    站立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季和心里泛着些微的涩意。

    陶晓然哪里听不出他考得不好,但即使是这样,也未有过一句怨言。

    他这个老妈总是那么要强,一切沮丧情绪都不会在人前显露,季和甚至能想象到,对方放下手机后轻轻叹气的模样。

    这一刻,季和心中的火焰汹涌燃烧起来。

    ‘哪怕是为她在人前争一个面子也好,就算明年复读,我也要考一所好学校!’

    打定主意后,季和再次迈出了步子。

    原本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进入游戏,不过走到楼下时,花园凉亭里传来的议论声又让他一时驻足。

    “平东,你女儿可有出息了。”

    “咱们陪着孩子千辛万苦为高考,你家小涵连考都不用考,直接被保送了,真是别人家的孩子哟……”

    一群中年人聚在凉亭内,谈论着自家孩子的高考情况。

    季和一眼就瞧见了,周平东也在其中。

    他稀疏的头发梳得油光华亮,穿着体面又略显古板,此刻话题正围绕着他的女儿周晓涵,听着周围人不断的夸赞,周平东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平东呀,你是怎么教孩子的,给大伙分享一下呗。”一个身材肥胖的红衣妇女说道。

    “对呀,看小涵挺淑女的样子,居然是这么厉害的武道生。”

    “真是上得了厅堂,又打得过流氓呀!”

    在周围人的起哄中,周平东咧嘴笑道:“嘿,小涵的学习呀,咱们两公婆的确下了很大功夫。都说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这点我是赞同的,小涵还没上学的时候,我们就坚持给她灌输各种正能量的理念了。”

    他自认是体面人,本来也不屑于跟这些街坊邻居扎堆,不过今天因为女儿让他长足了面子,周平东也来了兴致,侃侃而谈。

    周围家长听着他大谈自己的教育方式,也都频频点头,眼神里充满了羡慕。

    “……总之啊,想让孩子听话、懂事、聪明,父母教育就一定要从严。”

    周平东像演讲似的舞动双手,高谈阔论,当脑袋侧过来时,恰巧望见不远处的季和。

    “欸,那不是季和吗。”他朝这边扬了扬下巴,“你高考怎么样了?”

    其他家长的视线也悉数投来,季和摇摇头,简单应道:“不怎么样。”随即继续朝前走去。

    他对周平东本来就无好感,这人明知道他从前学习不好,还故意在这么多人面前问成绩,什么居心啊!

    见他态度冷漠,周平东眉毛皱了皱,冷哼道:“成绩不好就算了,还这么没礼貌。”

    “这小孩好像一直都是独居吧,从来没见过他爸妈。”

    “他就住咱们家楼上,的确没人管,难怪成绩差。”

    谈论的焦点顿时就转移到季和的身上。

    周平东斜瞥着少年的背影,不由撇起嘴角:“可别让孩子跟这种问题学生接触,影响很大的。当时听说他跟小涵同班,我着实捏了把汗。”

    那个红衣服的胖妇女一拍膝盖,打鸡血似的睁圆眼睛说:

    “我跟你们说啊,去年我还见过这小孩的母亲,打扮得花枝招展,跟个摩登少女一样。”

    季和的脚步徒然一滞,目光暗沉,回过头去。

    红衣妇女还在调侃:“你说一个女人不顾自己小孩,又不见她老公,整天扮那么妖艳干嘛去?”

    “我看呀,他那当妈的就不是啥好东西。”

    说着自己撇嘴摇头,却见周围人悉数沉默,无一附和。

    红衣妇女正纳闷呢,一偏头,就见季和站在自己身旁,居高临下怒视着她。

    “诶,季和你、你不是走了……”她登时慌了神。在背后说人坏话无所谓,被人逮个正着可就尴尬了。

    “你说我,我可以当没听到。”季和面色阴沉,仿佛笼上了暴雨前的阴云,“但你为什么要说我妈?”

    “我看你无非是嫉妒我妈比你年轻,比你漂亮。骂别人之前,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东西?”

    “知道我老娘还自创了服装品牌么!而你呢,只能呆在这说人闲话坐吃等死,还好意思侮辱她?长膘的更年期妇女,就凭你也配!”

    一顿嘴炮下来,说得红衣妇女那张胖脸憋得比衣服还红。

    “季和,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周平东用严厉的口吻喝斥:“张阿姨是有点不对,但人家毕竟是长辈,你这也太过分了,像什么样。”

    季和转过来道:“长辈就能口无遮拦侮辱人了?那老人碰瓷就能不追究法律责任了?你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他早就忍周平东很久了,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

    “你……简直强词夺理,太不像话了!”周平东恼怒道。

    别的家长也纷纷出言指责:

    “就是说嘛,一个高中生居然说出这种脏话。”

    “快点向张阿姨道歉,要不然就去跟你们班上老师反映了。”

    见别人都帮自己出头,刚才不敢吭声的张阿姨也来气了,板着脸冷哼道:“算了吧,咱也不稀罕这小孩道歉。”

    她是个急躁性子,本来老早就看季和母亲不顺眼了,恰巧自己儿子今天高考发挥失常,一肚子怨气此刻都朝季和发了出来。

    “听听,听听他骂我什么,我就没听过哪家小孩说过这种污言秽语。”

    “我说你母亲不对,我还说不得你了?一没成绩,二没教养,这次高考你能上哪所学校?”

    “天天见你游手好闲,以后到社会上能有什么本事,还不得啃老。”

    周围家长也都蹙眉摇头,神色间含着或多或少的嫌恶。

    小区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大家都知道季和学习糟糕,理所应当归纳到问题少年的行列。而且第一印象早已根深蒂固,即便他这半年来的确有刻苦认真,周围人的坏印象也始终如初。

    听着四周此起彼伏的斥责声,季和锁紧的眉头反而又渐渐舒张开来。

    争吵根本毫无意义,这些思维僵化的家长只会以应试成绩衡量一个未成年人的优劣,想要反打他们一记耳光,就得拿出实力来。

    至于还要让他向这个张阿姨……哦不,让他向这个长膘的更年期妇女道歉?季和只能呵呵。

    若对方不是长辈,刚才他就直接一脚踹过去了。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周平东叹了口气。他自认比张阿姨素质高,还拉不下脸跟一个小辈嚷嚷,对季和这样的小孩,最好眼不见心不烦。

    还好以后周晓涵上了大学,就不用跟这种同学接触了。想让孩子拥有高素质,就得和高素质的人在一起,他觉得这话还是很对的。

    就在周平东率先走出凉亭时,一位穿着中山装的男子迎面走来。

    “这位先生,请问您认识天高的季和吗,今年的武道高考生。”对方礼貌询问。

    “季和?”周平东停下来,下意识转头看了季和一眼。

    “您认识他对吧。”男子把他的神态反应看在眼里,“据说他就住在这个小区,但是家里好像没人,您知道他去哪了吗,或者有没有他父母的电话?”

    不远处,季和也听到了他的话,走过来道:“我就是季和,请问您是?”

    “哎呀,你就是季和啊!”中山装男子像发现了新大陆一眼,双眼精光闪烁。

    “季和同学,你是不是报考了东城武道大学?”

    “是的,但是没考上。”

    “那太好了!”

    “啊?”

    “咳咳……哦是这样的。”男子挺直腰板,认真说道:“我是南山国术大学的周老师,不知你有没有意愿报考我们学校?”

    “武道高考不是只能填报一个自愿吗?”季和惊异道。

    “规定也不是死的,对于部分优秀考生,本校可以额外补录。”周老师说道。

    “等一下,你是说……我不用考就能被录取?”

    “是的,只要你现在申请,我们就能提前发出录取通知书。”周老师信誓旦旦。

    季和吃惊不已。

    南山国术大学,就是王凯报考的学校,即便不如东大,也是二本里最好的学校,听说毕业生就业率非常可观,很快就要升为一本了。

    可是,这学校为何无缘无故地跑来说要录取他?

    原本正要散去的家长们也抛来了惊疑的目光,尤其是周平东。

    由于他女儿也是武道生,所以对武道大学更加清楚,以季和那烂掉渣的成绩,应该考不上南山国术大学才对呀。

    不过,他还是强忍住插嘴询问的冲动。虽然季和能上这所学校很出人意料,但与周晓涵比起来,还是天差地别。

    “周老师,你怎么抢先下手了!”

    远处快步走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忿忿地道:“不是说公平竞争吗,你这样可不厚道。”

    “我……”周老师被她一呛,哑口无言。

    那女人又扭头看向季和,顿时露出温和的笑脸:“你好季和同学,我是江北武道大学的黄老师,你有意向报考我们学校吗?”

    ‘怎么北武也来了!’

    季和微微一怔,还没等他回应,后面又有人风急火燎地冲了过来。

    “我是江南武道学院的方老师……”

    “我们南海大学也想招你……”

    冒头的老师挨个自我介绍,热情洋溢地把季和簇拥起来,一个个表情都像要把他给吃了似的。

    旁边那些家长们也都觉得不对劲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色古怪地小声议论着。

    “东哥,这季和成绩不是很差吗,为嘛这么多学校要他?”

    张阿姨悻悻地凑到周平东旁边问。

    “这……也都不是什么好大学,生源短缺,拿他来凑数呗。”周平东声音小的跟做贼似的。

    他说的当然是谎话,这里有好几个老师都是来自一本高校的,季和这么受欢迎,实在让他大吃一惊,甚至还有些颜面扫地的不爽感觉。

    幸好张阿姨这些人都没什么文化,除了最出名那几所大学,其余一概分不清优劣,自己这么忽悠一下也就过去了。

    但紧随着一声沉稳洪亮的声音响起,却彻底打碎了他的小算盘:

    “咱们中华武道大学,也有意招收季和同学,不知同学有没报考的意愿?”

    这个声音一出,凉亭里立马静了下来。

    看着发话的中年男人踏入亭内,周平东伪装的平静终于被拆穿,嘴巴张得能塞下一整个苹果。

    “竟、竟然连中大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