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三百年前的两个白逸
    顾明来到殿前,先是冲着天帝点了点头,直接无视了其他人直径跳到了云雾道人的腿上,趴在云雾道人的耳朵边上,耳语了几句。

    随后,他从云雾道人的腿上跳下来之后,才说道。

    “我利用大型的时光回溯阵法回溯到了三百年前,发现那日在玲珑阁内的身影确实是白师兄没错。”顾明这句话一处,场面瞬间变冷,天帝阴冷的目光射向云雾道人,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如果白逸当真拥有邪恶的一面,那么天启神殿将面临前所未有的灾难,这绝对比修罗界举族进攻还要可怕!

    所以,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话,那么天帝绝对不会介意冒着得罪鸿蒙师门的险,率先把白逸给处死!

    然而苏泽却根本就不相信!她盯着顾明的目光逐渐变得阴沉了起来。觉的这家伙看起来呆萌呆萌的,没想到说出的话竟是瞎扯。

    就连苏泽自己都不知道,她的这种无条件信任白逸的心思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甚至,就连一旁的罔恨的目光之中都透漏出了不一样的神色。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顾明抖着耳朵的话峰一转,“我刚刚回来之前去了一趟霜月峰,虽然霜月峰上拥有保护阵法,时光回溯用起来有些不顺手,但是还是让我成功扑捉到了一丝带有疑惑的地方。”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了两个紫色的水晶球。

    “在同一个时间点上,这个世界上出现了两个白师兄。”

    他先是将右手之中的紫色水晶球抛在了半空之中,那水晶球在空中一定,逐渐显现出了霜月峰上的情形。

    只见,白逸一身白衣与半空之中临立,冷风带动着他的发丝和衣袖,那飘然的仙气哪怕是过了三百年,依旧从水晶球内毫无保留的泄漏了出来。

    一时之间,整个屋子里实力不济的人,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惊讶肯定自豪甚至是痴迷

    就连天帝的手指,都没来由的一紧。

    “咳!”云雾道人轻咳,将那些小辈们从那种失魂的状态之中唤了出来,若有若无的瞟了天帝一眼,随后,他扶了扶手里的茶壶,轻叹了一声。

    那水晶球内的白逸目光呆滞,明显是在失神发呆。以三百年前白逸元婴境界的修为,竟然还能出现出神的状况,恐怕,定跟那个女孩脱离不了关系。

    云雾道人的嘴巴抿了抿,眼睑低垂,轻轻掩藏了眼内的神色。

    自己的这个徒儿,到底还是没能走出那场情劫!

    不然,以他的天赋,修为又怎么可能五百年毫无寸进?

    年轻一辈最杰出的天才啊终究毁在了一个情字上么?

    原本陷入呆滞的顾明,白云雾道人的咳嗽声给惊醒之后,连忙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耳朵,快速的将那水晶球给收了回来,又抛出了左手里的水晶球。

    “这里面,便是玲珑阁的白师兄。”他原本的本意是想要将两个水晶球一起放出来,好让在场的人都清楚明白的看着,两个白逸之间的不同,可是没想到,白逸那逆天的魅力,竟然透过水晶球都能影响到这些人,就连他也所以,只好将那水晶球给收了起来。

    第二个水晶球里的白逸,明显没了那飘然出尘的气质,和独树一帜的魅力。整个人显得张狂无比,甚至有让人看了就想扇一巴掌的冲动。

    很明显,这两个人除了长得一样,其他的任何地方,都看不出是同一个人。

    苏泽撇了撇嘴,冲玲珑说道。

    “看见了没,我就说了这丫逗逼肯定不是我大白逸,你也不瞧瞧你自己,刚刚在看见我家师父时候的样子,恐怕,若是那强迫你的人真是我师父,你紧赶着倒贴都有可能。”

    玲珑的脸尴尬的红了,苏泽说的没错,在看见第一个水晶球内的白逸的时候,她的表情确实很花痴。

    “两个白师兄的气质虽然有很大的差别。”顾明这个时候又开口说道,并成功引来了苏泽的白眼,“但是,在玲珑阁内行凶的白师兄,用的确实是我鸿蒙师门的功法,所展现出来的功夫,也确实只有我鸿蒙才有。”

    云雾道人闻言,眉头竟少见的皱了起来,他的眼中突然白光一闪,抓着茶壶的手指略微一紧。

    “奇怪”

    “老友可是发现了什么?”天帝张口说道,语气之中的紧张已经消失不见,只要看过那水晶球内的情景,任谁也不会相信,在那玲珑阁内行不耻之事的那个会是真正的白逸。既然通敌的人不是白逸,那么一切都好说。

    “三百年前,我鸿蒙师门总共也才八名弟子,个个都是经过我亲手教导出来的。每个人修炼的心法和功法虽然都是鸿蒙所独有,却并不是一样。可是这个人”

    “这也就是刚刚弟子所说觉得奇怪的地方。”顾明的耳朵一抖,可爱魅力瞬间增加十分,他的脸上透着疑惑,“我实在是无法猜透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如果有人假冒白师兄,那必定要复制出白师兄的功法才行,可我鸿蒙心法和功法都博大精深,且不说有没有被复制的可能性,就算是想要复制,也非一日之功。这不仅对复制者的天赋有很高的要求,还要那复制者对我鸿蒙师门极其熟悉才能做到。可我鸿蒙弟子八人,情比金坚,我相信我鸿蒙内部绝对不会有人会做出这等事。就算是有若当真只是想陷害白师兄一个通敌之罪,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不愧是被云雾道人派去查案的弟子,一番话说的头头是道,始终是站在中立的角度上来针对案件。并没有故意倾向鸿蒙师门。

    可是,就算是这样,仍旧无法让天帝放心。

    这个世界上,早在三百年前竟然就出了一个可以模仿白逸的天才?

    那还有什么是比这件事更恐怖的?

    “那顾明贤侄觉得,若是有人能够复制白逸的功法,应该陷害他一个什么罪,会比较妥当?”问话的是天帝,他的语气看似轻松写意,紧握着的手指,却出卖了他。

    顾明耳朵一抖,眼神缓缓的转向了天帝。

    “天帝大人。”他脆生生的说道,“恕我直言,如果那人能够完全复制白师兄的一切,那么,您的天启神殿,恐怕三百年前就已经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