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师舅?
    当苏泽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脚全都被束缚在身后,她挣扎了几下,发现根本那绳子被束缚的很紧,这几下没有松动,反而感觉勒的更紧了。

    苏泽叹了一口气,放弃了挣扎。

    房间内的光线很昏暗,让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她此刻心里倒也不算很慌,那绑她的人如果想她死,她恐怕都没有再次真开眼睛的机会。深吸几口气,苏泽开始思考对策。

    “醒了?”

    突如起来的男音让苏泽浑身一震,下意识的就开始扭动手腕,之前的镇静在这一刻瞬间消失,只是挣了几下,手腕上的皮肤,就被绳子给磨破了。

    “你是谁?”苏泽开口问道,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我叫闫十三,就是你看见的那只黑猫。”闫十三的声音很平静,苏泽感觉的到他就站在自己的身后,甚至她能感受得到,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度。

    黑猫?

    苏泽表情一愣,立马想起来那只在诸葛成的城主府遇见的猫咪,没想到,那猫咪还是一只成精的

    “这么轻易的告诉我名字,就不怕我逃出去之后让鸿蒙师门灭了你?”苏泽小心翼翼的开口,这句话是她在心里斟酌了一翻才说出口的。她是想试探一下,鸿蒙师门对于这个叫闫十三的人,或者说是妖精,到底有没有震慑的作用。

    “你不会的。”闫十三用手掌拍了拍苏泽的头顶,“因为,我请你来只不过是想让你看一场大戏罢了。”

    “呃?那你啥时候把我放回去?”

    “看完再说。”闫十三轻笑,“如果你的表现让我满意,我就会考虑放了你的事。”

    说着,他“啪”的一声打了一个响指,苏泽只觉得眼前一亮,外物景象就开始在她的眼前闪现,苏泽这才发现,原来在她的面前,一直放着一个一人多高的镜子。

    在那镜子中的景象,正中央是一个擂台,擂台之中站着手拿双刀的诸葛成。

    “斩字台?”苏泽表情微变,“难道比武已经开始了么?”

    “看来你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废物。”闫十三的语气之中带着嘲讽,“竟然还知道斩字台呢。”

    “喂喂。”苏泽一头黑线的为自己申辩道,“我好歹也是鸿蒙大弟子白逸的徒弟,怎么可能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白逸的徒弟?”闫十三的声音扬了扬。

    “是啊,怕了吧。”

    “切,以为我会怕白逸那个所谓的最强天才么?”闫十三的嘴里带着不屑,“不过就是一个五百年都突破不到化神境的废物罢了。”

    “废物废物废物!你的嘴里是不是就只会废物这俩词?”苏泽冷哼,“我师父那是为情所困,修为才无法突破的好么?”

    “为情所困?谁的情?你说的,该不会是,那个叫夙鸾的丫头吧?”闫十三突然俯下身,在苏泽的耳边轻轻的问道。

    “夙鸾是谁?”苏泽懵逼了。好像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你连夙鸾都不知道,怎么就确定白逸修行无法寸进,是为情所困?果然还是天赋有问题么”

    闫十三的这句话让苏泽恍然大悟,五百年前与白逸相识相爱的那个女孩,原来是叫夙鸾。

    “这不能怪我啊!”苏泽连忙给自己申辩,“不管是师父还是师叔,他们在提起那个女孩的时候都是用‘那丫头’‘那孩子’来代替,我压根就不知道我师母是叫夙鸾啊。”

    “师母?”闫十三听见苏泽对夙鸾的称呼似乎很开心,他的语气突然变得轻快了起来,“这么算来,我还是你师舅呢。”

    “师舅?”苏泽嘴角一抽,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懵逼了,“你是我师父的哥哥?”

    “不是,我是那丫头的哥哥。”

    “师母?的?哥哥?”苏泽一字一顿的咬着牙说道。

    “对,没错!”

    “”

    喂!师舅您老人家能不能别和自家人开玩笑了?赶紧放了她成不成?

    “丫头,怎么不说话了?”

    “”您老想让我吐槽什么?

    “快看,白逸那臭小子出来了。”闫十三的手指点了点镜面,如果苏泽没有听错的话,他的语气之中竟然还带着兴奋的味道?

    可当苏泽看见白逸的时候眼神还是一亮,那就跟看见逃跑的希望一样。

    “你想着,那臭小子来救你?”闫十三像是看透了苏泽的想法,一针见血的说道。

    “是又如何?”苏泽嘀咕了一声,“就没见过你这么无聊的长辈,没事干绑着小辈好玩是吧?”

    “哼,他现在估计连找都找不到你,更别说来救了。”闫十三的手指一挪,点了点站在白逸身边的罔恨说道,“还有这个小子,你也别指望了。他虽然激灵一些,但想要追踪到我这里,也要费一番功夫。”

    “那个,师舅啊,那你绑我又是为什么?”苏泽忍不住问道,自从知道闫十三和她有那么一层关系之后,她就没那么紧张了。

    “我绑你也是为了他们好。”闫十三的手指点了点城主府,“在这里供奉着一枚封妖印,如果你靠近这里,就会让那里面的东西毫不犹豫的冲出来,到时候,这在场的几人,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呃”苏泽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靠近这里会引起变动的?”这事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好不。

    “开玩笑。”闫十三翻手从怀里掏出了雁荡紫金铃,“这个铃铛是你的吧?”

    “对。”苏泽点了点头。

    “你知道这是什么么?”闫十三拿着铃铛在她的面前晃了晃。

    “雁荡紫金铃,上古之神的东西啊。”

    “错,它是封妖印的钥匙。”

    闫十三看见苏泽呆滞的脸庞,猛的一抓那铃铛,然后将它收进了怀里。

    “所以,雁荡紫金铃上带着让所有妖魔都为止疯狂的气息。”闫十三的语气低沉,“那就是自由的气息。”

    “可我”苏泽的手腕又开始不安的扭动了起来。

    “你恐怕还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份。”闫十三的嘴角挑起一抹奇怪的笑意,他蹲下身,从下往上盯着苏泽的眼睛,“你叫什么名字?”

    苏泽的嘴巴张了张,可看着闫十三的眼睛,她不由自主的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苏泽。”

    “苏泽?”闫十三嘴边的笑意逐渐扩大,“真是一个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