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他们”(下)
    艾克哈特二世的决断并没有出乎维克托的预料…倒不是说形势所逼,而是御前内阁对他们的皇帝陛下实在是太了解不过了。

    皇帝的命令就是法律,皇帝的言行断不可改。

    萨克兰帝国十二世代的至高皇帝们,碌碌无为者有之,肆意放荡者有之,功成名就者有之。

    但真正做到了这两条并且矢志不渝的,只有两位……第六世代的“贤者”布兰登一世,于当今的艾克哈特二世陛下。

    即便是那位被称作“狂龙女皇”,以铁血和冷酷不留情面著称的第十世代夏洛特女皇,也曾经在是否剥夺黑公爵的头衔这件事上,犹豫了很久很久……

    在目送艾克哈特二世离开之后,维克托迈开脚步朝天穹宫外走去;当他还没走到第二道宫门的时候,却被掌玺大臣梅特涅拦下,被邀请到偏厅内喝一杯。

    大法官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想喝些什么,我这儿有洛泰尔来的黑麦芽新酿,埃博登的半甜红葡萄,还有我们家土产的蜂蜜酒……维克托大人家中有没有酿酒的习惯?”

    “请您随意。”有些无奈的维克托·修斯正身坐下,无奈的看了一眼在酒架前忙碌的梅特涅:“我们家并没有庄园和封地,也不常饮酒。”

    “那还是尝尝这瓶拜恩的精品甜葡萄吧…除了剽悍善战的骑士,他们也只有美酒最能拿得出手了。”梅特涅微微勾起嘴角,手法娴熟的打开酒瓶,小心翼翼的斟满了两杯,有些心疼的还不忘了将酒瓶放归原处。

    维克托捧起酒杯,醇厚的颜色和扑鼻的果香,即便是不善饮酒的他也能感觉到杯中琼浆的珍贵。

    “维克托阁下…您今天似乎有些不对劲。”

    轻描淡写的声音传来;维克托抬起头,梅特涅那双冰冷犀利的眼睛映入视野。

    大法官并未开口,也没有询问对方是如何发现的;接受他默认的掌玺大臣微微颔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我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我必须先提醒您,前往不要被某些人利用了…现在的局面某种程度上,对您非常的不利。”

    维克托双眼紧闭,杯中的酒浆在微微晃动,看起来就像是位老酒客娴熟悠然的姿态。

    但在座的二人都清楚,那绝对不是。

    梅特涅那丝毫不带感情的声音再次传来:“您必须做好准备…御前审判,虽然您才是御前大法官,但您的每一次决议都会被看做是陛下的意愿;我知道您还在为当年的事情感到后悔,但现在绝对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现在的您绝对不能后悔!”

    “难道我还应该感到荣幸?”维克托自嘲一声:“最后在那个动议上签字的人,是我。”

    “也有我……”梅特涅面无表情:

    “如果真的如教会所说,让当年死去的无辜者得到应有的正义,我们早就该死一百遍了;但这样做于事无补,相信我,维克托;有责任感是好事,但有时候…这毫无意义。”

    “在御前审判的法庭上,您就是帝国法律和皇帝意志的化身,您可以对逝者流露出一丝的痛苦,但绝不能有自责!你要抛弃自己的人性,抛弃自己的道德和怜悯,即便是在无数证人的哭诉下也要不为所动!”

    “千万切记…不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吕萨克·科沃的生死所背负的正是帝都圣十字教会和巫师们近百年来的宿怨;你所要做到的就是绝对不能被任何一方控制住这场审判的进程,变成他们达到目的的工具!”

    “如果不出意外…维克托·修斯,五天后的御前审判…就是你人生的巅峰,也将成为你一生中最为闪光的时刻。”

    “能否坚守你内心的‘公正’,你心目中的‘帝国律法’神圣不可侵犯,帝国的史册将会如何记载‘维克托·修斯’这个名字,将在那一天拉开帷幕!”

    梅特涅轻轻抿了一口酒浆,用近乎引诱的口吻轻声说道:“而且在御前审判之后,陛下有意提拔您成为新的御前财政大臣,掌管帝国财权…并且是永久。”

    “财政大臣?!”

    “心动了?”打量着对方脸上那片刻而过的惊愕,梅特涅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促狭。

    “不,是因为这根本不可能。”仅仅一瞬间的功夫,维克托恢复了原本严肃的表情:“想得到那个位置需要的已经不仅仅是能力,还有人脉和声望…梅特涅大人,您比我更清楚这一点。”

    “更何况,陛下怎么可能允许他不能完全控制的人掌握帝国财权?”他低声喃喃:“一个偏远小贵族出身还没有继承权的人,成为御前大法官已经是我道路的顶峰了。”

    “维克托,你很很聪明也很有能力,而且拥有远大的前……”

    “我也五十岁了,梅特涅大人,不比您年轻太多;而且局势会变成这样,恰恰证明了我还不够聪明。”

    艰难的对话让两人陷入了沉默,轻轻和对方碰杯,一饮而尽。

    “说吧,您要我做什么?”

    放下酒杯,维克托准备开诚布公的和这位掌玺大臣谈一谈:“如您所说,我绝对不会偏袒任何一方,在御前审判上做到绝对的公正!所以您最好也不要……”

    “要想找人说清,我绝对不会找我们的御前大法官。”梅特涅微微一笑:“恰恰相反,正如我所说…我是来帮你的。”

    维克托皱起了眉头。

    “为了能够在御前审判上取胜,不论圣十字教会还是巫师们那一边必然都会倾尽全力,甚至是用各种肮脏手段博得优势……所以我给你的第一条建议,就是限制证人的人数。”

    “限制证人的人数?”

    “没错,如果不对人数加以控制,整个审判就会陷入无穷无尽的混乱之中,当众让你这个大法官下不了台也有可能!”

    “我也曾经担任过法官,对某些‘法庭流氓’的手段再熟悉不过…鼓动暴民在法庭闹事,乃至冲撞卫兵群殴犯人…各种肮脏下流的手段,数不胜数!”

    梅特涅摇摇头,似乎想起了某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其次,双方也肯定都会派出各自的辩护人来为各自的一方申诉;我想不用我说你也能猜到了,吕萨克·科沃大师的辩护人是……”

    “布兰登殿下的巫师顾问,洛伦·都灵。”维克托微微颔首:“除他之外,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了。”

    “我听说他已经找到了不少足够充实的证据,能够为吕萨克·科沃洗清罪名。”梅特涅微微点头:“我还听说…他为了得到这些证据已经得罪了不少人。”

    维克托低头沉思,不予置评。

    “当然,这位你是不用多担心…话又说回来,布兰登殿下的巫师顾问会做什么事情好像都不奇怪。”掌玺大臣低吟一声,轻声开口:“至于查恩家族的辩护人,则是圣十字教会。”

    “教会?!”

    维克托的瞳孔猛然射出一道寒光:“教会审判官那位…内阁大臣特勒斯·卢复准备亲自为查恩家族做辩护?!”

    “当然不是——据说他本人有这个意愿,也非常想扫你的面子,但被陛下拒绝了…如果让一位内阁大臣出面,这场审判就谈不上什么公正可言,只是一边倒的屠杀罢了。”

    “那究竟是……”

    “无论是谁,这个人能够替代教会审判官出现作为圣十字教会的代表,都证明他绝对不能小看。”

    一脸平静的梅特涅眼角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彩:

    “切记,陛下在看着我们……”

    “端坐在天穹宫的王座之上,不动声色的俯瞰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