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两千年后的侠客 > 章节目录 第96章 信任
    “我说独孤傲,开个玩笑嘛,淡定点啊!”肖泽无语的说道。

    “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独孤傲怒道。

    “没有吗?”肖泽回头看了众人,发现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茹梦晓芸,全都拿着一种看人渣的眼光看着自己。

    肖泽见状满头大汗,自己似乎真的说错话了,看来这个时代的人对自己的血统问题还是蛮在意的。

    他立马躬身给独孤傲至歉道:“抱歉,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在意你混种的身份,说的有些过了,还望独孤兄见谅!”

    说完竟鞠了一躬,态度很是诚恳,知错便改这一直都是前世师傅挂在嘴边教育肖泽的东西,他自然不敢忘却。

    “你不在意我混种的身份?”独孤傲有些诧异的问道,“我体内可是有着审判者的血液的!”

    “可怜的孩子,想必因为身份的原因遭受了很多白眼吧。”

    “放心,以后跟着我,就不会有人会带着有色眼镜看你了!”肖泽拍了拍独孤傲的肩膀,一副慈祥长者的模样。

    “你果然在侮辱我,劳资和你拼了!”独孤傲猛然暴起,掐着肖泽的脖子道。

    “咳咳咳,我揍,你小子真狠,差点儿没掐死我。”肖泽喘着粗气道,“开个玩笑,缓解下气氛嘛,何必当真呢。”

    “听你看玩笑,我笑不出来,只想掐死你。”独孤傲恶狠狠的说道。

    “那算了,接下来就说正事吧!”肖泽神色一正,一脸严肃的说道。

    那你之前在说什么?逗独孤傲玩吗?众人很是无语。

    “首先,这赌约,你可认?”肖泽看着独孤傲问道。

    “我不认就不会站在这里听你废话了!”独孤傲恨声道,“早掐死你了!”

    “倒是个说一不二的汉子。”面对独孤傲恶劣的态度,肖泽丝毫不以为意,淡笑着说道。

    “既然输了,我自然会认,闲话休说,有何吩咐便直说吧!”独孤傲冷声说道。

    “哦?那我就不客气的直说了。”肖泽淡淡的说道,“你我之间的关系改一下,你以后不用叫我主人,但得称呼我为掌门!”

    “掌门?这是什么意思?”独孤傲听着这个变扭的称呼,开口问道。

    “就是门派弟子对执掌门派之人的尊称。”肖泽解释道。

    “肖泽你这是要拉帮结派吗?”茹梦有些担忧的说道,“这个只怕不行,拉帮结派是武委会严打的。”

    “竟有这事!”肖泽有些头痛,看来短时间内,别想复立逍遥派了,除非等自己有了可以无视武委会的实力。

    想想也是,基地市中已经有世家大族这种影响平衡的庞然大物了,若是再多上几个帮派啊什么的,只怕会更加的混乱不堪。

    为了维护基地市的和平,武委会势必会采取一些手段,世家动不了,便只能动帮派了,毕竟不安定因素,能少一个是一个。

    肖泽想了想,开口说道:“那掌门就算了,你以后叫我师兄吧,我替师傅收了你这个弟子。等时机成熟了在开山立派,重振逍遥派!”

    “逍遥派?”独孤傲闻言神色一凌,开口问道:“你的那些武学都是”

    “没错,都是出自逍遥派!”肖泽满脸自豪的说道,说起逍遥派,肖泽顿时比谁都激动,因为他这一身所学,全拜这个门派所赐。

    “你那身法,还有那最后使出的掌法,具非寻常武学可比,少说也是上乘之流,甚至是传世级别的。”

    “但为什么拥有此等武学的门派,怎会沦落到如今这般,几乎无人知晓的地步?”独孤傲有些诧异的问道。

    肖泽闻言苦笑了一下,这个原因怕是还真是因为他自己也说不定。

    他明确的记得,两千年前,师傅让他下山的时候,已然将逍遥派的掌门信物交付给了他,并将逍遥派传承的任务交给了他。

    肖泽估计,那时师傅只怕是预感自己大限将至了,才会将这一切托付给了自己。

    而自己下山还未过半天,就被一车子直接撞到了两千年后,所以在这两千年里,逍遥派直接就断了传承。

    加之世道大变,审判者入侵,古籍损坏严重,有关逍遥派的记载本来就少,经此大劫,怕是消失殆尽了。

    如此还不泯灭于历史长河之中,那才是件怪事呢。

    所幸自己还活着,那便还有希望,虽然晚了两千年,但复兴逍遥派的使命,肖泽不能推辞,也不会推辞。

    但现在有武委会压着,他只能静待时机。

    “这个不是我不愿意说,而是原因很复杂,解释了你们大概也不会相信,所以就不徒费口舌了。”肖泽无奈的说道。

    “切,不说算了。”茹玉撇了撇嘴,一脸失望的说道。

    “咳。”肖泽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独孤傲,你可愿意入我逍遥派?”

    “你这是要教我你的武学?”独孤傲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是傻子吗?凭什么这么信任我?”

    “首先纠正一点,你师兄我绝对不是傻子,我只是认为所谓武学,从来不是用来敝扫自珍的东西。”

    “将其教给一些天资聪颖之人,然后共同探讨,才会有更大的进步,但前提条件是你得入我门下,并且不可叛变。”

    “其次至于我凭什么信任你,从我在这人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相信你了。”

    “以你独孤傲如此骄傲的心性,都能做到站在这里遵守这种为奴为仆的赌约,那我肖泽又岂会不信任你!”

    “反之若是你不来,我也不会去指责你,咱们碰面依然是点头之交,但也仅限于点头之交!”

    “是你,让我信任你的!”肖泽淡笑着说道。

    独孤傲浑身一颤,这种被他人信任的感觉,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自从周围人知道他是一个混种过后,他感受到的视线就是怀疑和忌惮。

    即便他拼命努力,爬上武榜第一,那种视线也没有消失,只是多加了一层敬畏罢了。

    肖泽这满是信任的眼神,使他感到有些温暖。

    这股信任,在他仿若严冬的人生上点缀了一点温暖的阳光,虽不多,但也足以使他冰冷的心房融化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