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你不和我一样都是狗?
    良久之后苏槿夕还是决定回帝京去,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她都应该勇敢地去面对。

    其实此刻的帝京城确实和如苏槿夕想的那样,所有人都等着她回去呢!

    有的是真心实意等着苏槿夕回去,而有些人是等着看苏槿夕的笑话。

    在镇北门等着苏槿夕回去的不仅有夜幽尧,还有皇帝。

    皇帝在镇北门设了露台,率领了很多人。

    皇后,太子夜珅、及许多文武大臣。

    就等着苏槿夕空手回去没办法交差,好当众治她和幽王府的罪。

    旁边黑压压地围满了看好戏的人。

    “这幽王妃还来不来了啊?”

    “不会是没有查出来,不敢回来了吧?”

    “我看八成就是不敢回来了,这都什么时辰了,要是能回来,早就回来了。”

    “不回来也好,反正苏槿夕也配不上幽王殿下。她不回来,幽王妃的位置正好可以换个别人来坐了。”

    “哎,你们说,如果苏槿夕不回来,陛下和幽王会不会真的把幽王妃换了别人?”

    “这还用说?苏槿夕和霍玉娇之前不就打了赌吗?若苏槿夕查不出给皇后下毒的真凶,她就得主动离开幽王府,放弃幽王妃的位置。”

    “那你们说,这往后幽王妃会由谁来当啊?会不会是……霍玉娇?”

    “我看啊!八成就是霍玉娇,论美貌,霍玉娇和苏槿夕比虽然差远了,但是论家室,霍家可是当朝第一将门,是人人觊觎的香饽饽,比什么都不是的苏家强上多少倍呢。”

    “不一定吧?我听说,幽王还有个从小亲妹竹马的南宫姑娘,前几日来帝京看幽王了呢!现在就住在帝京城。”

    “青梅竹马的南宫姑娘?幽王的?不可能吧?幽王可是从来都不近女色!”

    “原本我也不信,但好像是真的,听说还是幽王的未婚妻呢!而且……”

    “你们胡说八道什么呢?”

    绿篱忽然从人群中冒出来,凶狠道。

    之前法佛寺禅房出事之后苏槿夕就让人把绿篱给送回来了,自己带着人去追劫走假皇后的人。

    她人虽然回了帝京,但是一颗心始终还在法佛寺那边。

    也不知道小姐怎么样了,那些毒尸那么厉害,小姐根本就不懂武功,怎么可能是她们的对手。

    都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小姐都还没有回来,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她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担心,偏偏这些人嘴巴没个把门的,什么话都说,简直太可恶了。

    尤其是后面那几句,什么幽王妃的位置要换人了,要换成霍玉娇,而且幽王还有个身份和样貌不错的未婚妻。

    简直就像是在绿篱的心口上插了一把刀子,这话要是让小姐听到,她得要多伤心啊!

    没有谁比绿篱更清楚苏槿夕那微小的内心之中到底有多在乎夜幽尧。

    “哟,这不是幽王妃身边的那个丫头吗?”

    “对啊,就是她!”

    “我记得昨天早上的时候她和幽王妃一起出的幽王府,一起去的法佛寺啊!怎么她都回来了,幽王妃还没有回来。”

    “姑娘,你一定知道幽王妃的情况吧?给大伙说说呗,幽王妃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她没有完成皇上交代的任务,输给了霍玉娇倒没什么关系,但是我们这些人可是压了血本在赌场里的啊!”

    “就是啊!你给大伙说说吧!”

    “说说吧!”

    众人很快将绿篱围在了中间,逼着她说出苏槿夕的情况。

    绿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苏槿夕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更何况就算她知道,她也不可能出卖苏槿夕告诉这些人。

    “这还用说啊?”霍玉娇身边的丫鬟晴琐也在人群中出现,得意洋洋地道:“幽王妃就是个胆小鬼,是懦夫。以前她在人前傲娇得意,靠的是幽王殿下在她后边撑腰。这次连幽王都不管她了,输了竟然连回来认个怂的勇气都没有。”

    晴琐的脸上和身上还带着昨日被众人围攻后的青紫伤,但她就是这么得意,这么嚣张,认定了苏槿夕是个孬怂。

    “你……你胡说!”

    绿篱的小眼睛都瞪成了斗鸡。

    “我胡说?”晴琐冷笑一声:“那你倒是说说,你们家小姐去哪儿了?案子到底查的怎么样了?这会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我……我……”

    晴琐问的这些绿篱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眼睛有些红润,只道了几个“我”字,什么都没说上来。

    “说不出来了吧?哼哼,我看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其实我挺同情你的,你们家小姐丢下你跑路了,你竟然还能站在这里替她说话,真是一条忠诚的狗!”

    晴琐故意压重了那个“狗”字,嘴上说着同情,但是双眸中的狠厉却丝毫没有同情的意思。

    绿篱忽然有些急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红着眼睛扬声道:“你不和我一样,也是狗?”

    晴琐变了脸色。

    绿篱继续咬牙:“不过你确实和我不一样,我好歹也是幽王府的狗,地位都要比你高一级。”

    人群中忽然有人笑了。

    不过绿篱说的是实话,那些笑的人也看好戏地瞧着晴琐。

    晴琐的脸颊有微红。

    绿篱忽然在远处看到了霍玉娇,顿时想到了什么,扬声喊道:“霍小姐,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相信我家小姐,她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更不会输给你。不为别的,就为了她的名分前面还加着‘幽王’二字,是幽王妃。她的心里是有殿下的,是绝对不会给殿下丢脸的。”

    绿篱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只觉得一颗心快要从胸口跳出来了。

    身为奴才,长这么大,她可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么有底气的说过话,更没有大着胆子敢和哪个小姐叫板。

    至于为什么会有勇气说这些,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霍玉娇有些愣了,“名分”、“幽王“、“幽王妃”这些字眼就像一把把重锤一样砸在她的心上,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那些随着绿篱的话朝她看去的目光也带给她很多压力,但她知道,还有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只要苏槿夕还不出现,她就可以摘下苏槿夕身上“幽王妃”的头衔。

    只要幽王的身边再没有别的女人,忍受这些目光,又算得了什么?

    其实,方才绿篱的话不仅霍玉娇和周围围观的群众听到了,而且还传入了几个很重要人的耳朵里。

    是露台上的皇帝、皇后、夜珅以及夜幽尧。

    尤其是夜幽尧,身怀武功,原本听力就比别人敏锐,更是将那句“她的心里是有殿下的,是绝对不会给殿下丢脸的,听的清清楚楚。”

    夜幽尧脸上的表情虽没有变化,但目光却是朝着镇北门外的方向看去。却没想到,隔着沉寂的黑夜,隔着微弱的灯光,隔着遥遥距离,他竟然真的看到了一个人。

    目光有片刻的微愣。

    “快看!是幽王妃,幽王妃回来了!”

    “真的是幽王妃!”

    “是幽王妃!”

    “幽王妃……”

    “幽王妃……”

    “幽王妃……”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