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6.chapter.6
    吴郁生也从塔上下来,他的脸冻僵了,浑身呼啦啦地抖着,助理小王忙急急跑过去,给吴郁生裹上同样熏热的外套。

    吴郁生接过衣服立马把自己捆得严严实实的,还露出可怜的表情伸手要暖手宝,他的助理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是杨冉白眼一翻,把自己的暖手宝给人递过去了。

    “你也没多大年纪,怎么那么不经冻啊!”杨冉嘲笑吴郁生,

    吴郁生挑眉说:“保暖要早点做起,等老了你就知道苦了!”说着还看了一眼杨冉的腿,摇摇头,“我提醒你哈,你这双腿早晚老寒腿!”

    “别咒我!”杨冉气呼呼的。

    王导就在这时喊了【荣臻公主杀青!

    两人不约而同往导演那望去,

    夏馥柔娉娉婷婷站在那,笑意盈盈地接受大家的祝贺,杨冉回过神,一看,吴郁生还在盯着那里,她不由的又看过去,

    夏馥柔规矩地跟工作人员一个一个道别,秀气白皙的小脸捂在黑色长发里像清水出芙蓉。

    杨冉刚刚撑开的笑脸,渐渐撑不住了。

    夏馥柔和她的化妆室毗邻,夏馥柔早上起来,素面朝天和她打招呼的时候,那张脸蛋,说她刚成年都不算埋汰。现在上了妆故意扮相成熟稳重,看上去仍然面嫩,美人胚子怎么看都好看。

    在娱乐圈混口饭吃,年轻就是本钱。如果演戏的经验,阅历跟不上老去的速度,……杨冉静静地看着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拥作一堆,大冷天里手里捏出了汗。

    杨冉心里到底是有些疙瘩在,在剧里,她是女一,女二比她看起来小的太多,这会显得她年纪大了。

    其实她与夏馥柔只相差四岁,上天却没赐予她一张与夏馥柔一般,不随着时间快速变老的脸。

    杨冉再看着夏馥柔,眼神有些复杂。

    - -

    前头还闹哄哄的片场,倏地静了一分,也不知谁先叫了一声“叶总!”

    稀稀疏疏的,演员,工作人员都往那望去,

    “啊……你看那个,是不是……”

    “不是龙华影视的叶总吗?肯定是找夏馥柔的……”

    杨冉闻声转过头去,一眼就看到身姿笔挺,西装革履的叶先生。

    在那一堆人里叶先生仿佛鹤立鸡群——得力于他一米九的身高和无论在哪里都一样的含笑的——儒雅帅气的脸。

    众人能在人群后一眼看到叶先生,同样的,叶骁城也能在人群中一眼看到夏馥柔。

    她显然看到他了,含苞待放的小脸朝他温和一笑,

    ——分明忘记了前几天跟他谈一拍两散的女人是谁。

    叶骁城笑得愈发真诚,他的声音在人群里清爽温柔:“给大家带了点吃的,这么长时间都辛苦了。”

    回应他的是此起彼伏的“不辛苦”“谢谢叶总”,他做了个手势,一旁的助理就带着几个工作人员分发热腾腾的点心,叶骁城让人买了当地特产的热米团,烤肉,一时间片场香气浓郁,一个个累了一天的演员,工作人员哈喇子都掉了下来。

    叶骁城径直走到王导面前,喊了一声“王伯伯!”

    王川正检查刚才的片呢,早就听到那边熙熙攘攘的,一猜便是哪个有钱有貌的来了,这不,叶家独子——叶骁城来了。

    叶骁城的父亲与他早年间有些交情,叶骁城自打能走能跑了,便喊他一声伯伯。

    王川应下了,叶骁城在一旁坐下,跟着王川一起看刚才演的那段,正好播到荣臻公主从塔上含泪掉下那一段,王川眯着眼,“怎么样,还不错吧。”

    叶骁城正不溜神地看着,听王川问,他嘴角微弯,自然答道:“好,王伯伯选角一直很好。”

    王川意味深长地打量他,鼻子里哼了一声,“你眼光也不错。”

    叶骁城但笑不语。

    这时夏馥柔和助理走过来,夏馥柔已经换好自己的衣服,宫廷妆还没卸,拍出来好看近看就有点厚了,叶骁城盯着夏馥柔侧脸,嘴角一弯。

    夏馥柔闭着眼都知道他在嘲笑她粉厚,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她的戏杀青了,明天一早就得乘公司的车回市区,估计没时间跟几个老师说再见,王川还在看片子,夏馥柔就恭恭敬敬地和王川道别:“王导,那我先走了。”

    王川点头:“回去吧,好好休息,这段时间是辛苦了。”

    夏馥柔:“您更辛苦,谢谢老师照顾。”

    王导摆摆手。

    这部剧里夏馥柔演女二,少女时候专门捣蛋还负责受伤,上树骑马打猎跳墙下水一样也少不得。

    夏馥柔平时跟武导学演戏功夫,临上镜了光是掉威亚浑身上下淤青就是一片一片的,更别提几个从马上摔下来的镜头,擦伤什么都是没法避免。

    换做是男演员都要哼哼两句,夏馥柔一声不吭的,该做什么还做什么,王川看在眼睛里都想说,这姑娘韧性好,能吃苦,肯努力;以长辈看晚辈的心态,他还有些不忍。

    到底俏生生的小姑娘上蹿下跳地摸滚打爬,为了积累经验也不肯叫替身,几个片场的老演员不由赞叹:跟他们那会儿没技术一样,铁打出来的演技。

    眼瞅着夏馥柔两人走远了,王川对旁边叶骁城说:“别玩过了伤人家心,夏柔是好苗子,以后这条路顺着。”

    这是提醒,也是爱才之心。

    叶骁城收回目光:“我还没那本事,夏馥柔可没您想的那么巴着我。”

    不仅不巴着,还恨不得和他脱离关系,成,前两年用得顺手和他地下党心照不宣的,现在红了被半公开了反而翅膀硬了想走。

    叶骁城想到这回事就咬牙切齿的,他不是只有夏馥柔一个女人,但被自己挺喜欢的女人要求把关系断掉——这就伤自尊了。

    他也想过,夏馥柔是不是欲擒故纵求个明面上的身份,譬如:叶骁城的女朋友。

    可越是猜测,叶骁城越是清楚,夏馥柔不是那种人。

    她相当坦率,要曝光率要地位要高片酬,一样一样直白告诉你,她就是这种陪你睡你也得明码标价给回报的人。

    夏馥柔的心理他实在不懂,哪个稍有点矜持的女孩会像她一样,没迂回不怀柔也不吹枕边风,和他在桌上把这种事情谈得和个甲方乙方一样的。

    ……

    也得亏他吃这一套。

    王川听了反而来了兴致,回以挑眉,八卦问:“真不巴着?”

    叶骁城无奈:“真不,还跟我提分手。”

    王川乐了,笑嘻嘻的:“唉,我更欣赏这孩子了。”

    叶骁城还能说什么。

    - -

    夏馥柔收了班带着徐雅月回酒店,徐雅月一路上眉飞色舞,叽叽喳喳地叫:“夏夏你们没掰吧,我看没掰,早不探班晚不探班翩翩你杀青了探班,还那么准时,讲不定是掐着点过来的,我们剧组有叶总的细作!”

    夏馥柔:“……当然有细作,这部剧本来就有叶骁城的投资啊。”

    徐雅月眨眨眼,“boooo”地一下跳到夏馥柔前面,紧紧地盯着打哈欠的夏馥柔:“你的表情告诉我没那么简单,不会是你单方面提分手的吧?”

    夏馥柔同样眨眨眼,然后风轻云淡地从徐雅月身边飘飘欲仙地走过。

    徐雅月:“……qaq”

    判断叶骁城是不是来找她的很简单,洗完澡躺床上的夏馥柔手机一解锁,两个未接电话,署名都是:叶总。

    她没回过去,反正一会儿叶骁城还有事的话也会打电话给她。

    夏馥柔翻开短信,除了【上海移动提醒服务和一些无聊的就没新的了,她打开微信,前金主的手机上她也装了微信,现在她的微信消息依然爆棚,可惜没有前金主的。

    梁毅在做什么呢?

    夏馥柔咬着手指头思考。

    这时楼下房间吵闹起来,今天的戏结束了所有工作人员回酒店了。

    手机一亮,她果不其然接到叶骁城的短信,

    “柔柔,十二点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