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186章 老绝户的房产和继承人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从大门外走进来一个壮硕的中年妇女,多少陪了点儿小心,更多的却是猜忌和防范。

    且不说门口那辆车,很大很值钱的样子。院子里的四个人,也都不像是好欺负的。

    “我是王大爷的朋友,王大爷去世了,我受他委托来照看他的孙女儿。”于乐慈眉善目地看着中年妇女。

    “老绝……三叔死了?”中年妇女皱着眉头朝屋里张望了一下。

    什么都没看见,臭味却是闻到了,中年妇女的眼珠子叽里咕噜地乱转,眼白分明多于瞳仁。

    “小媛,你爷爷殁了?”中年妇女走向了狗窝旁边的王小媛,“走,跟二婶儿回家!”

    姜晚觉得不太对劲,转而见于乐眉头微皱。

    如果这妇女是王小媛的亲属,好像还真是没有理由阻止她。

    虽然王大爷已经去世了八天,这妇女从未来过。但关系再近的亲戚,十天八天的不上门,也是再正常不过。

    不对,王大爷亲口说过的,小媛没有亲人了,也没有近亲属。

    那么,这妇女所为何来?

    “汪汪汪!”

    土狗突然一阵咆哮,裂开大嘴,四肢微屈聚力,随时就要暴起扑击。

    虽然这狗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了,身上多处癞痢,灰扑扑的狗毛到处都是,却也有几分威势残存。

    中年妇女脚下一滞,表情有些扭曲,终于恨恨地站住,随后尽量地温柔,“小媛,到二婶儿这边来!”

    王小媛却是看也不看她,木然地吃着肉松面包,她一块,狗一块。

    白浮云蹲在旁边,替她拿着矿泉水。

    薄铝制的狗食盆里也倒了一些水,土狗不时地低头舔一下,但一直凶狠地盯着中年妇女。

    此时又进来了五六个人,男女老少都有,神色各异。即使知道了王俊凯的死讯,也是看热闹大于其它情绪。

    “妈,怎么了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吊儿郎当地凑到了中年妇女身边。

    胳膊上纹着一条虫,额前一撮黄毛,斜视着于乐等人,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样子。

    “千禧,老绝……你三爷爷殁了,他们要带走你妹妹!”中年妇女很隐蔽地朝着小伙子挤了挤眼睛。

    于乐终于回过味来了。

    老绝……老绝户?

    王千禧显然是收到了足够的信息,嬉皮笑脸地走向了牛犇。

    牛犇一直站在远处不说话,但从年龄和发型上看,分明是这四个人当中的主事者,油光水滑的大背头,太有派了。

    “嗨!是你要带走我妹妹吧,有什么说法没有啊?”王千禧有商有量的,两只袖子撸啊撸,胳膊上的青虫白猫都露出来了。

    “哦,你要什么说法?”牛犇不动声色地看着王千禧。

    “那是我妹妹!”王千禧脖子一梗,斜眼看着牛犇,分明是大家痛快点儿的意思。

    “你不先进去看看你爷爷?”牛犇又好气又好笑。

    “我爷爷?”王千禧一怔,马上就明白了过来,“嘿嘿,待会儿再看,来得及!”

    院子里就臭烘烘的且不说,朝屋里一望,还有点儿阴森森的呢。

    “滚!”牛犇不耐烦了。

    “你……”王千禧冷不防地一愣怔。

    我了个去!

    你再能,狠煞了,别忘了这可是河西村!

    “小子,你过来!”于乐慈眉善目地招了招手。

    王千禧又觉得不对头了。

    叫老子小子?

    嘿我这暴脾气哎!

    “怎么?!”王千禧梗着脖子,鼻孔里哼了一声。

    “你要什么说法啊?”于乐的块头虽然比较大,但很像是讲道理的人,比大背头好说话。

    “……十万!”王千禧眼珠子乱转,张口报出了个天文数字。

    “好。”于乐居然一口答应了,随即从口袋里掏了一把钱出来,大体数了数,回头问姜晚三人,“你们谁带钱了,我这儿就五千。”

    “我这儿有两万。”牛犇回到越野车上,取了两叠钱回来。

    “我这儿有三千。”姜晚掏了掏坤包,“还有银行卡。”

    白浮云就像没听见一样,专心地喂小媛和土狗吃面包。

    吃师父的,穿师父的,出门还要带钱吗,也从来没人给过我钱啊?

    刚才跑出去买零食的钱,也是管师娘要的。

    “身上只有两万八了,你先拿着,剩下的待会儿上银行去取。”于乐手里拍打着一摞子钱。

    王千禧的脑袋一时间没转过来,两眼看着钞票有些直。

    这是几个意思,说给就给啊,都不用讲讲价的吗,我是不是要少了?

    不过,男子汉大丈夫!

    “……行!”王千禧痛快地接受了,伸手拿钱时,姜晚却拦住了他,“先打个收条。”

    牛犇同时也递上了纸笔。

    “……行!”王千禧翻了个白眼,心底下却很激动,当即蹲在地上写了起来,“今收到现金两万八千元……”

    牛犇很好心地提醒了一句,“那七万二不要了吗?”

    王千禧果然划掉了两万八,正要写十万时,牛犇却递上了一张便笺,“改了的可不算!”

    “今收到现金十万元,同意把王小媛带走,自此关系两清,再不联系。收款人王千禧。”王千禧在牛犇的指导下,终于写出了完美的收条。

    书法虽然差了些,但个性十足,力透纸背。

    姜晚把收条收进了坤包。

    “孩子你可以带走,但你也得打个条,这孩子跟老绝户再没有关系!”中年妇女到底是比他儿子吃得盐多。

    既然已经收了钱,她也就不去抢那个倒霉孩子了。

    再说那条赖皮狗也瘆得慌,不就是过年时踢了它一脚吗,还特么的记仇!

    “为什么啊?”于乐挠了挠头。

    “因为……那你别管,反正是没关系了!”中年妇女梗着脖子嚷道。

    “可王大爷是小媛的爷爷啊,打个条儿就没关系了?”于乐还必须问清楚了。

    “她本来就是老绝户捡回来的野孩子!”中年妇女理直气壮,“老光棍,一辈子没有女人!”

    此时院子里已经聚集了三四十人,交头接耳的,也终于有个老人进屋看了看王俊凯,出来后唉声叹气的,实在是惨不忍睹。

    中年妇女喊出这一声来,倒也没人开口说话,可能说的是实情吧。

    虽然其语气实在是恶毒。

    那边小媛还是站在狗窝边上吃面包,一切与己无关。

    与白浮云的表情倒是颇为神似。

    于乐其实有点后悔了,刚才不该狠心地拒绝华小朵跟随。

    那熊孩子也不见得一点用处没有嘛,应该让她来跟小媛沟通的……

    “反正不打条儿,就走不了你们!”中年妇女恶狠狠地总结陈词。

    与刚才的情势不同,这可是在河西村呢,老少爷们儿都在,他们只有四个人。

    外乡人!

    “你是说,小媛的房子归你了吧?”于乐终于跟上了中年妇女的脑回路,不过还得确认一下。

    这三间破破烂烂的房子,已经禁不住风吹了,但位置很不错,可以改建个门面房。

    更重要的是,现如今农村宅基地已经冻结了。允许宅基地买卖,但不再新批宅基地。

    “这是老绝……王俊凯的房子!”中年妇女很有原则性。

    “王大爷的尸首可还在屋里挺着呢。”于乐很好心地提醒了一下。

    “我家千禧给他披麻戴孝,风光大葬!”中年妇女咬牙切齿,赌咒发誓。

    王千禧脸上分明地一抽抽,但摸着口袋认下了,回头再说呗。

    重要的是跟他们去银行取七万二,这四个外乡人真特么有钱……

    三四十个男女老少都在旁边看着,虽然表情各异,却是没有帮助外乡人的立场。

    而且,王千禧母子,在村里好像相当的霸道?

    青天白日之下,谋夺老绝户的房产,连继承人都给卖掉了,这母子俩还都是理直气壮的。

    于乐气得有点想笑。

    收个尸,领养个孩子而已,没承想居然这么麻烦。

    如果不是王俊凯的鬼魂半路求告,想必这个院门要很久才会被打开吧。

    那时候,小媛早就饿死了,土狗也饿死了……

    那时候,他们倒是顺理成章地拿下了房子,顶多找个地方把两人一狗草草地埋掉。

    当然了,死掉的小媛卖不出去,这倒是吃亏了。

    不过呢,这本来就是一笔意外之财。

    他妈给王千禧使眼色的时候,他给误会了,没承想居然歪打正着,不但护住了宅基地,孩子还能卖钱呢。

    可谓有福之人不用急……

    “怎么回事这是?”

    这时,门外又走进来三个男子,说话的中年人穿着西裤白衬衣,头发有点乱,却是红光满面的,可惜有点儿酒糟鼻子,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领导形象。

    另两个壮汉跟着中年人亦步亦趋,誓死维护领导安全。

    “爸,老绝……三爷爷死了,他们要领养小媛,我同意了。”王千禧抢先向领导汇报。

    “我们给了他十万块。”姜晚不动声色地补充了一句,把收条晃了晃,又收进了坤包里。

    “啊,给家属一定补偿,也是可以理解的。”中年男子威严地点点头,随即换了话题,“我是河西村村长王易祥。你们是怎么知道王俊凯去世了的?”

    村长果然比村长公子乃至村长太太有水平。

    王俊凯亲口跟我说他已经死了八天了啊。

    于乐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