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196章 处子口嚼的果汁
    商佾召唤了祥云,毕恭毕敬地请管事大人和于大人上座。陈抟当然也蹦了上来,在边角处惬意地歪着,总比自己架云舒服。

    相对于商佾的严谨恭敬,陈抟其实是有些惫赖耍宝的。

    祥云一路西行,越过了几番高山大河。

    高山则苍翠葱茏,大河则波澜壮阔,入眼处绝无人迹,想必普通人也是寸步难行的。

    在于乐看来,风光何其险峻秀美,孙小六却只是无谓地倚靠着他,四十五度角仰望苍穹。

    好吧,孙小六其实是有些恐高的,却硬挺着满不在乎的样子。

    “两位大人,请!”

    云头按落时,居然是一处热闹的村镇,有点像是农村赶集的样子。来往者多穿着对襟褂子和粗腰长裤,以灰黑色为主。有的穿了木底凉鞋,有的干脆打着赤脚,肩抗手提地携带了各种货物。

    于乐突然想起来,哮天犬带他逛广寒宫时,特意给准备了一件绿长袍的,说短衣是下人的装扮。御马监的仆役力士们,穿的还真是短衣。

    或者短衣利于劳作吧。

    有身份的人自然是穿长衫的。即使没什么身份,结伴去广寒宫喝花酒,那也得弄件长衫装一装。

    于乐没有装的习惯和心理需求,再说来往天界也不方便啊,难道还要弄件长衫随时备着?

    所以他一直穿着凡间的夹克衫和长裤,十足下人打扮。

    哮天犬和孙小六其实没什么讲究,陈抟和商佾倒是讲究的,但谁敢嘲弄于大人呢。

    “陈兄,商兄,请!”于乐抓着孙小六的手,率先跳下了云头。

    孙小六落地时明显比较重,紧抓着于乐,险些把他拽倒,好在于乐也不看她。

    商佾收了祥云,器宇轩昂地头前带路。陈抟则辍在最后面。于乐和孙小六并肩中间走,边走边打量路边摊位上的货物。

    全都不认识。

    猜测其用途,无非是食材衣料工具之类,地里的作物,山里的猎物,以及各种手工制品。

    想必食材都是天材地宝吧,洛白一族见了会发疯。

    手工制品就粗陋笨拙,还真是不如农村大集。大集上售卖的物品,都是批发来的工业制成品,也算是物美价廉了。

    “此地名为落日镇,是方圆数百里内最繁华的地方,同时也是最大的墟市。”商佾殷勤地介绍道。

    “就发展程度而言,比大宋朝的边城略有不如啊。”陈抟背着手补充。

    呃,那我还能说什么呢?

    于乐默默地点了点头。

    修炼文明,讲的是个体能力,赢者通吃,想必没有发展工商业的土壤。

    现代文明是以社会化大生产为基础的,地球村通体合作。而现代人的个体能力,相对于天界来说就是个笑话了。

    也幸亏如此。

    此处社会应该处于手工业从农业中分离出来的时代吧,算是属于原始社会的某个阶段?

    就各种在售工具而言,有石器,有骨器,大量的木器,偶尔可见金属工具。

    不知系何金属,冶炼水平也就是一般,看上去颇为粗鄙,主要是砍刀,矛头之类的武器。

    “两位大人,里面请!”商佾侧身揖让。

    或者是商佾和陈抟都穿着长衫,或者是市场秩序井然,摆摊者并不纠缠邀买,路人也多有闪避。

    面对大人物的样子。

    于乐其实是有心鉴赏一下各种商品的,尤其是从未见过的动物尸体,却也没有驻足。

    四人很快就来到了一处颇为高轩的二层酒楼,少年店小二哈着腰腆着脸,从门外迎进室内,拖着长音高声呼号,“贵客四位,楼上请!”

    楼梯是实木的,走上去嗵嗵作响,楼板也是实木。

    临窗一张方桌,清风徐来,伴着喧闹熙攘的人声。

    “他们都是原住民吗?”于乐按照商佾的安排坐下,望着窗外的市井人生若有所思。

    “基本上都是原住民,也有飞升者的后人,却也与原住民几无差别。”陈抟淡笑着作答。

    堂堂飞升者,子孙泯然众人矣。

    “可是,我好像能听懂他们说话。”于乐没有理会陈抟的万千感慨,问出了一个穿越者的终极问题。

    事实上,于乐在天界一直没有语言障碍,也并非因了囧神令或者其它福利而获得了语言天赋。

    孙小六和哮天犬等人的交流,类似于一种流行的古白话吧。在于乐听来,有点像是秦方言和豫方言的混合体,当然也有些半文半白的。

    “天庭为牧守,原住民是羊群。”陈抟的嘴角撇了撇,看上去颇有嘲讽意味,“在极偏僻的,教化所不及的边角区域,或者还有原住民土语吧,却也是百里不同俗,相互间未必能听得懂。”

    好吧,这是强势文化的浸染,如果未曾有过强行推广的话。

    倒也有利于社会的进步,书同文车同轨嘛,便于沟通交流,能够产生凝聚力向心力。

    秦始皇千古一帝。

    “飞升者统治天界万万载,所谓上善若水,教化子民。”商佾压低了声音,“难道还要保护原住民的语言吗,须知非我族类。同化才是堂堂正道,煌煌王道。”

    还别说,现世人间,还真是很用心地鉴别民族,甚至硬生生地创造民族,有文字的保护则其文字,没文字的则替他们创造文字并保护之。

    后果就是主体民族被压制,少数民族意识暴涨,民族认同大于国家认同。

    后果就是原本没有民族主义的主体民族,滋生了民族主义。原本没有民族主义的少数民族,爆发了民族主义。

    于乐点了点头。

    听上去,陈抟与商佾对天庭的观感,还是略有不同?

    陈抟似乎更站在原住民的立场上,商佾则更多些站在天庭的立场上。

    这两位基层在编公务员,有点意思啊。

    不过这都与于乐无关。

    菜很快就端上来了,四盘四碗八个热菜,以不明动物的骨肉为主。

    酒是一个大陶罐,拍开泥封倒进碗里,酒液微黄,不甚清澈。于乐莫名地就想起了洛白一族的家酒,没准儿还真是古法传承呢。

    “于大人,管事大人,请尝尝这野酿的果酒,别有一番风味。”商佾举杯邀饮。

    于乐端起来品了一小口,继而一大口,甜味很足,酒劲只是一般,能有个十来度?

    “野酿果酒,采集山林中各种野果,经处子咀嚼磨碎后密封……”商佾饶有风度地饮下一口,面对娓娓道来。

    “噗——”

    于乐的第三口几乎饮尽了一碗,却是喷薄而出,淋了商佾一脸一身。也把他的话头打断,嘴角抽抽着,尽是无辜与无奈。

    “惭愧惭愧!”于乐连忙拿毛巾替商佾擦拭。商佾则叫着不敢,自己抢了来擦。

    生产力落后,酒馆服务却到位。上好的丝帕蒸热了,以供客人擦手,倒是没有餐巾纸。

    于乐肚子里其实还是有点翻腾的。

    你确定,咀嚼野果的一定是曼妙处子,而不是吭吭咔咔的老太太?

    孙小六倒是自顾倒酒来喝,啧啧嘴道,“不如我家猴儿酒。”

    或者猴子造酒,也是找处猴来咀嚼的?

    “花果山钟灵毓秀,果子当然非比寻常,造出的酒岂是一般人能有口福的?”陈抟逢迎的本领显然高于商佾,此时也是悠然喝了一口,貌似全无芥蒂。

    “那是!”孙小六欣然受之,居然跟陈抟碰了碰碗,“回头赏你些。”

    “多谢于大人厚赐!”商佾其实也是会开玩笑的,只是平时绷得紧一些。

    大家都有万年的道行了嘛,人精。

    “哈哈,以后兄弟们多亲近!”于乐敬了商佾一碗,商佾受宠若惊地一饮而尽。

    管她处子还是老太太呢,想必是借了口水发酵?

    西方的葡萄酒原始工艺,还让大姑娘脱了鞋用脚踩呢。

    于乐回味过来,也就没有那么矫情。

    或者,可以把人间的高度酒带上天来?

    在广寒宫里喝的酒,比这清澈些,酒精度也略高。不过猴儿酒也好,这里的野酿也好,从本质上说都是同一层次的产品。

    人间的高度白酒,估计跟辣椒酱一样,虽然没什么灵气蕴含,其实也没什么营养,但口味足够刺激,应该是可以流行开来的吧。

    经此一闹,于乐跟商佾之间的关系倒是亲近了许多。

    听其自我介绍,商佾比陈抟晚了些年头,进士出身,曾经在大宋朝为官的,比陈抟这个野道士的文化底蕴更深厚些。

    于乐悚然一惊,他也是千年之前的飞升者啊,在仙界则是万年以上了。

    记得吴刚曾经科普过,地仙这个等级里,散人寿命千年,真人寿命万年,真君寿命十万。

    “冒昧地请教陈兄商兄,两位目前是什么修为?”于乐慢悠悠地吃了些野味。

    但觉口感坚韧,纤维粗大,蕴含了丰富的灵力,味道却只是一般。

    “我是真人大成。”陈抟微笑。

    “在下是真人小成。”商佾拱拱手。

    于乐点了点头,却也不好继续问,是不是死到临头了?

    莫非不同果位的寿数,只是个大约数。或者同一果位里的不同阶位,寿数也是不同的?

    只好转了个话题,“请教两位仁兄,不论修炼,单纯以功德币计,各果位的晋升,大约需要多少呢?”

    “散人晋真人,约需千枚。真人晋真君,约需万枚。真君突破天仙,数以十万吧。”商佾谨慎作答,嘴角有些苦笑。

    很显然,都是天文数字。

    比如以这两位的俸禄,每年六枚,不吃不喝一千六多百年也就够了,倒是不会到死都挣不出来。

    “晋升是越来越难的。”陈抟倒也没有多想,很好心地接茬科普,“比如真人晋真君,分了三个步骤,从初成到小成,从小成到大成,从大成到圆满,后者都需要前者的十倍左右。”

    好吧,一万枚的需求量,基本上都在最后一个阶段了?

    怪不得吴刚和嫦娥,经营着一个消金窟,却停滞在真君果位上放弃了呢,集中资源让玉娇娇冲天仙。

    Ps:落日镇,来自全金属弹壳《逍遥小镇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