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332章 您老人家一定要幸福
    “于乐,这事儿你是怎么想的?”

    “我就是想多吸引一些高层次人才,改善藏马山人口结构,捎带解决经济发展问题,带动藏马山全方位立体式进步。至于治病救人带来的麻烦,应该问题不大,我能对付的。”

    于乐轻笑着边想边回答,宁唯事咧了咧嘴没吱声,嘴角隐然一丝郁闷。

    加长轿车停在二环里的四合院门口时,萧风再次被震了一个大跟头。即使这四合院不是老宁的,老宁这些年也不简单啊。朋友也讲个门当户对,寻常人能轻易迈入这道门槛吗,且不说拖家带口地借住,此间主人好像还巴不得似的……

    此间主人洛先生,热诚谦逊地邀请萧风和艾都在游泳池旁小坐品茶。

    闹中取静,返璞归真。

    人家愣是在二环里种黄瓜,种出来的黄瓜籽儿得是金豆豆吧?

    说到底这两位也是最高学府的教授,即使钱包不鼓,精神上也富贵,一向不曾怵人,至少表面上不曾怵人,所以很快就寒暄起来。

    于乐和宁唯事回房间换衣服,路上不经意地聊了几句,反正院子的空间够大。

    “哦,你是说萧教授?”于乐恍然大悟,我说老师怎么面如便秘呢,原来是旧情未泯?

    要说萧教授看上去还是挺年轻的,有股知性范儿,配宁校长那是绰绰有余。

    再说了,都熟门熟路的,即使这么多年没走过,再回家也是轻松……

    “嗯。”宁唯事果然轻轻点头。

    这回轮到于乐咧嘴了,这关我什么事啊,老头儿你一定要幸福!

    “我觉得你应该征求无双的意见。”于乐挠头憨笑,一瞬间倒是想到了丈母娘姜红梅,不过也是转瞬即逝。

    “征求过了啊,无双也回复了。”宁唯事无奈。

    于乐认真思考状,终于忍俊不禁,“你为什么要带兵进攻大宋?!”

    宁唯事也忍不住笑,无双这孩子太促狭了,想了想却又说,“其实无双考虑得很周全,她的回答,却未必是发自本心,更多的是为我打抱不平吧。当时无双的第一念头,应该是爸爸把她抚养大了,妈妈却跳出来摘果子。倒是难得她对突然冒出来个妈妈无动于衷,心平气和的,我还担心她会原地爆炸呢。”

    “无须为无双担心。”于乐觉得他自己都对无双没办法,谁还能让她吃瘪呢。想来近一年当中,无双唯一表露出小孩子的一面,也就是得知宁唯事重病不治时吧。

    “无双要走学术道路,她妈妈的资源还是很有用的。”宁唯事也是从无双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虽然他刚说了无双没有发自本心。

    “那有啥用,砸个哈佛,五个亿也够了,不够的话就改米金。”于乐嗤之,有钱人就是膨胀,你咬我啊,有钱人的幸福你想象不到!

    “我明白了。”宁唯事点点头进了房间。

    “哎哎,老师你明白什么了?”于乐望着宁唯事的背影莫名其妙,我都没明白啊,咱这不是就事论事吗?

    屁的哈弗,就一私立学校,富豪子弟占学生总数的48,校友子弟占学生总数的32,有钱就能上的破玩意儿,搞得跟个贵妇似的。

    于乐突然一拍脑门,我勒个去,老师这是打算复婚并征求我的意见?

    至少那位萧教授应该是打算复婚的吧。

    至少是从听见五个亿的捐款时就打定主意了。

    艾都前面透露过,萧教授嫁了一个哈弗老头,继承了一笔遗产。回国后又嫁了一个五道口老头,又继承了一笔遗产。

    虽然数目不详,但总也买不到一枚小药丸。

    恰如撕葱哥所言,我交朋友不考虑对方有没有钱,反正都没我有钱。

    萧教授这些年没闲着,宁老师可一直闲着啊,人家给介绍小寡妇他都没答应,分明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嘛。

    于乐啧啧嘴,得,我好像还真是下意识地反对了。

    可这不关我事儿啊,您老人家一定要幸福!

    您跟她复婚,她就是我师娘。

    您不跟她复婚,她就是一大娘。

    鞋子舒服不舒服,只有脚知道,当年的是非恩怨我也不了解,你说我瞎掺和什么劲儿啊,我这不就是随口一说嘛!

    这可是终身大事,关系到一……后半辈子的幸福,马虎不得啊!您老一定要慎重,切不可听黄口小儿胡说!

    宁唯事脱掉体恤衫,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拿湿毛巾擦了擦腋窝和脖子,首都这天可真是够热。

    再看镜中人,体格匀称,腹部平坦,无松弛无赘肉,哪像是年近半百的人?

    在藏马山上,年近半百其实已经垂垂老矣,捂着破棉袄,倚在南墙根,晒太阳,抓虱子,一抓一晌午,一抓一冬天。赶夏天来了,改躲树荫下,继续抓虱子,没冬天那么好抓了。

    宁唯事分明觉得,自己不但完全康复,而且逆生长了。

    就从于乐那几桶添了佐料的大桶酒开始。

    于乐常说讲个机缘,我和无双爷俩,无疑就是得了最大的机缘了吧。

    原本宁唯事想着,豁出去一条老命,替于乐遮掩,顶着或者会横空出现的天雷,反正多活一天都是赚的。

    只要于乐好,一切都好。

    只要于乐安全,一切都无所谓。

    所以宁唯事一直陪着于乐演戏,遮遮掩掩地制造些误会出来。

    逐渐却发觉,于乐好像并不需要?

    甚至并非我和于乐给别人演戏,而是于乐给我演戏?

    作为单边的受益者,宁唯事逐渐地有了压力,再者就是感叹于乐的厚道与善良。

    一切尽在于乐的掌握中啊,我只是帮他顶掉一些小麻烦,比如爬上脚面的蚂蚁……

    蚂蚁爬脚,人生爬山。

    爬上哪一步,便有哪一步的风景。

    没爬到某个高度,那个高度上的景物就是不存在的。

    比如刚刚认识的姜红梅。

    在于乐有意无意地推动下,不过是一顿饭的接触,宁唯事便觉得两人之间产生了若有若无的暧昧。

    至少是有了继续发展的可能性。

    宁唯事再三检点,好像也并非完全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下一步姜红梅可能会视察藏马山吧?

    包括姜晚在内,众人也是乐见其成的。

    姜红梅的身材相貌,处事能力及成就,宁唯事也都看在了眼里。

    那可是沧海市最高端酒店集团的董事长啊!

    在此之前,宁唯事作为一个山村赤脚医生,已经被取消了的山村完小教师,结结实实的贫困山民,怎么可能见到姜红梅这般人物,并与之产生关联呢?

    恰如悬崖峭壁上的一朵红艳艳的鲜花,可望不可及,即使知道她就在哪里,远远望去也只是一个红点而已。

    宁唯事那颗蛰伏了近二十年的春心,还是颤抖着破土而出了。

    第二春还没来得及生长,却又遇到了近二十年未有音讯的前妻,无双的生身之母。

    往事种种,历历在目。

    当年对萧风来说,逃离小县城不过是最现实的选择,顶多有点儿功利吧,谈不上背信弃义,更谈不上恩怨情仇。

    我既然无法给你幸福,也就不能阻拦你去寻求幸福。

    当时宁唯事认为自己并无理由要求萧风陪着他苦捱,和平分手时也给予了诚挚的祝福,然后慢慢地在回味中淡忘。

    只是苦了无双这孩子啊,从小就没了娘。

    还好,无双健康成长,性格上就算是有点儿执拗吧,却也谈不上有多少心理阴影。

    或者于乐及其母亲在无双的成长过程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吧,无双从小就爱往于乐家跑,宁唯事当时心中苦涩。

    萧风拦车时要问的问题,宁唯事早已知晓,却仍然不知如何回答。当年就谈不上怨恨,到如今就更谈不上了,当然也谈不上爱情。

    或者,无双还是需要有个完整的家庭。即使无双有理由恨她缺席的妈妈,但总要给人一个弥补的机会吧。

    宁唯事本就是豁达恬淡之人,否则也不会安居山村二十年。

    如今死而复生,身体异变,精神和财富双丰裕,思想上更是宽容大度,并不拘泥什么。

    不过,无双给出了回答,于乐也给出了回答。

    无双和于乐就是宁唯事此生此世界最重要的两个人。

    所以,这也就是我的回答了,人老了有时候需要孩子帮着做决定。

    宁唯事换上了新体恤衫,这一件是白色带隐纹的,对照着脸膛显黑,黑帅黑帅的。

    比于乐那种黑壮憨粗,还是精神多了,宁唯事对着镜子哈哈一笑,从卫生间出来,见于乐还在挠头。

    “老师你拿定主意了?”于乐嘿嘿地笑。

    “拿定了。”宁唯事迈步往外走。

    “无双和我,都是童言无忌,您一定要拷问本心啊!”于乐追了上去,眼见着游泳池边上,洛关山和艾都及萧风相谈甚欢。白浮云大概是懒得伺候,回她房间去了。

    “岂会由黄口小儿为我做主!”宁唯事昂然。

    于乐嘿嘿跟上,两人来到游泳池旁边入座。

    洛关山倒掉茶叶,新换了一包,泡好后先给于乐和宁唯事倒上,又给艾都和萧风续水。

    五个人满饮一杯,洛关山说了些茶叶的闲话,无非是这种茶由几棵老树采得,如何加工,年产几斤。却也只是拉个家常,并无炫耀的意思,待客要有诚意。

    “老艾,老萧,这里没外人,我想你俩可能有些误会。”宁唯事悠然开口。

    被点名的艾都和萧风一起看向宁唯事,同时无声地啜饮茶水,年产几斤的茶叶别处肯定是喝不到的,连价格都没有。

    “无双那孩子,对从小一起长大的于乐,是有些感情的,但于乐有女朋友了。所以呢,今天的捐资助教,其实都是于乐出钱的。此间主人洛先生,是于乐的朋友。我在村里当了近二十年的小学老师,教了全村的孩子,于乐只是其中的一个,当然也是最有出息的一个。”宁唯事慢悠悠地叙述,更像是在回顾漫长而乏善可陈的一生。

    于乐的嘴角有些歪,老师突然说出的这些事情,好像也算是事实?

    就是有点儿不太对味儿,平淡中大有深意,道理上好像也讲得通……

    继而目瞪口呆,赶紧低头喝水。

    我勒个去啊,老头儿你这是瞬间戏精附体了?!

    “我穿的衣服,也是于乐的女朋友临时帮我买的,陪孩子到学校报到,总是要撑撑面子吧,毕竟是为人父母的人。但我还是那个贫困山民,学校被取消了的小学老师,兼做乡村赤脚医生,卖个感冒通消炎片什么的。无双的学费,就要靠于乐了,反正对于乐来说也不算是大钱。我自己的话,衣食无忧还是能做到的,于乐也会接济一些。”宁唯事嘴角一丝苦笑,更有些世事洞明的豁达,以及无奈,说话间低头喝水掩饰以情绪。

    艾都一声叹息,伸手拍了拍宁唯事的肩膀。老宁辛苦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这么多年,不易!

    倒是看见无双临别时亲了于乐一口,于乐到底是怎么亏欠无双的?

    居然要五个亿来弥补!

    唉,无双倒是挺痴情的,这么处理也算是个结局了吧。

    那边洛关山微笑不语,一副撕葱哥的漠然与淡然。于乐回来之后,他就由此间主人改成了此间服务员。

    萧风眉头微皱,端着茶盅忘了喝,或者脑袋里翻江倒海?

    “老师您放心,无双我负担了,直到她成家立业,毕竟是我亏欠于她。您的生活,也不必担忧,我保证您是个富贵闲人。”于乐敦厚诚恳,更加财大气粗,为人也很负责任,钱能买到的那就不叫事儿。

    演戏谁不会啊,那谁欠我一座小金人的说!

    想来,萧风教授,一个见多识广的功利女人,再喝一会儿茶就该礼貌地告辞了吧?

    毕竟她与无双的母女关系,那是嫡亲血脉,与是否跟宁唯事复婚没有必然关系。

    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而已嘛,久久为功总会拿下。

    而大富豪于乐,亏欠的是无双而非宁唯事,无双跟谁亲厚,于乐自然就会眷顾谁嘛。

    退一万步讲,留此有用之身,没准儿还能再嫁个有钱的老头儿呢,而不是养一个没用的老头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