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春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出嫁
    穆沐穿着大红色喜服坐在梳妆台前,认真打量着镜中人,还算精致的五官,画着特别精致的妆,再配上那些华丽的珠宝首饰,还真挺漂亮的。

    只是……就算花着特别精致的妆容,也遮不住左边脸颊上那片暗紫色的胎记。

    那个胎记从她生下来便有,而她不幸的人生和卑微的性格,也都是因它而起。

    在她三岁时,遇到个算命先生,那算命先生摸着胡子,一脸高深莫测的说,“此女这胎记,隐有黑气,甚是不详,恐会给身边人带来杀身之祸。”

    她傻颠颠的爹忙将身上唯一的几颗碎银子给了那算命先生,接着背着她娘将她给卖了,据说卖了一两银子。

    五岁时又被卖进了林府,据说同样卖了一两银子。

    难道那人伢子脑子有病,一两银子买的,又一两银子卖了,再算上人力物力和财力,岂不是亏大发了。

    其实和她一起的小丫头们,都被卖出了十两银子的高价,而她为什么这么便宜,只因王婆婆说她长得实在是太丑了些,怎么都只肯花一两银子,不然便不要了。

    人伢子阴沉着脸瞧了她半天,估计是在心里计算,这两年下来在她身上到底亏了多少钱。最后可能觉得继续留着她,只会更吃亏,便以一两银子将她给贱卖了。

    其实她一直觉得她远不止一两银子,她虽长得丑了些,但她在那群小丫头里面最勤快,力气也最大,从不偷懒,更不会背着人伢子骂她的祖宗十八代。

    今天是穆沐出嫁的日子,她要嫁的人是林府的大少爷,林州。

    你没有看错,我也没有写错,新郎官的的确确千真万确是林州。

    据说林州不知何时疯狂的迷恋上了她,硬是要娶她为妻,这可把林老爷和林夫人给气坏了,称若是喜欢抬个妾便是了,但取回做正妻,是门儿都没有!

    最后林州绝食半个月,将二老吓得不轻,迫使二老答应了这门亲事。

    林州是谁!是大元朝林丞相的大儿子,自由聪慧敦敏,长大更是文韬武略,那相貌更是英俊潇洒,是大元朝所有怀春少女的梦中情人。

    穆沐想,这样一位神话般的人物,怎会看上像她这样的女人,长相丑陋,行为粗鄙,身份卑贱。

    她曾一度怀疑这一切都只是个梦,直到拜完天地入了洞房,坐在那软软的喜床之上,才有了一丝真实之感。

    她坐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半边身子都僵了,忽然屋门被推开,脚步声由远及近,淡淡的酒气钻入鼻尖。

    其实,她很紧张,手攥得死紧,那绣着石榴花的喜帕被捏成了一坨。

    红盖头被轻轻挑开,她羞涩的闭上了眼。

    鼻尖的酒味渐浓,她想林州肯定是想吻她了,于是偷偷睁开一只眼,想看看那个为了她付出许多的男人,而她也偷偷喜欢了好久的男人,此时此刻的神情。

    她的左眼轻轻掀开一条缝,偷偷看过去,就见一个油光满面的猪头,撅着油腻腻的厚嘴唇靠了过来。

    ……啊!一声尖叫自她喉间溢出,她呼啦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呼!还好是做梦……”穆沐抚着胸口,舒了口气。

    睡得正酣的小秋被穆沐一声狼嚎吓得不轻,从床上一跃而起,紧张的问她:“小春,怎么了!!!”

    小春是穆沐进了林府以后三小姐给起的名儿,三小姐闺名林月,是穆沐现在的主子,而小秋呢,是她的同事兼闺蜜。

    穆沐看着小秋黑黑的眼眶,有些不好意思,再加上梦里的自己太过无耻,竟痴心妄想嫁给林州,于是便又有些心虚,她嗫嚅道:“没,没什么,就是做了个噩梦……”

    小秋听说没事,放下心来,接着浓重的睡意又涌了上来,不再理会穆沐,一个后仰倒在床上继续会周公去了。

    穆沐却完全没了睡意。

    在她心里,林州便是那天上的神仙,高高在上高贵优雅高不可攀。这等人物,岂能让她给玷污了,就是在梦中也不行。

    就这样,在羞愧与自责的双重煎熬下,鸡叫了。

    穆沐坐起身,觉得全身乏力,头重脚轻,严重的睡眠不足之症。

    鸡叫声方落,小秋也醒了。

    二人双双起床,无声且麻利的梳洗妥当,相携去了林月屋里。

    小春平时是负责林月院里的清洁工作,小秋负责吃食,另有小夏和小冬,分别负责林月的衣物和首饰。

    春夏秋冬是林月身边的二等丫鬟。墨菊和墨莲是林月身边的大丫鬟,分别负责陪林月玩和逗林月笑。

    墨菊轻轻撩开纱帐,对着熟睡的林月道:“小姐……小姐……”

    林月耸耸鼻子,翻个身继续睡。

    墨菊再接再厉,“小姐,鸡都叫三遍了,您该起了!”

    林月不满的皱皱眉,再翻个身,继续睡。

    墨菊扭头求助的看看墨莲,而墨莲却只顾低头看脚尖上那一点泥印子。

    昨儿晚上夫人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说千万别让小姐睡过了头,可是现在……墨菊无法,咬牙闭眼,一狠心,大声叫道:“小!姐!该!起!床!啦!!!”

    林月被这平地一声惊雷吓得睡意全无,呼啦一声坐了起来,瞪着凤眼愤怒的瞧着墨菊。

    墨菊忙跪了下来,带着哭腔道:“小姐,夫人昨天交代过的,今天万不可迟到,奴婢也是没有办法了……”

    林月听罢气消了大半,再加上她同墨菊又是一同长大的,情分深厚,遂歇了抄板凳砸人的冲动,乖乖穿鞋下了床。由她二人扶侍穿衣,梳洗打扮。

    站在门边的小秋听见林月起床的动静,忙去厨房拿饭去了。

    穆沐心无旁骛,一心一意的扫着院子,一片落叶也不放过。

    待得林月吃完早饭,太阳早爬得老高了。

    林月吃剩的饭菜都赏了墨菊和墨莲,小春和小秋蹲在门边羡慕的啃着馒头。

    小秋一边用力的嚼着馒头,一边神秘兮兮的对穆沐道:“听说今天府中有大事!”

    穆沐无甚兴趣的哦了一声,继续啃馒头。

    小秋扭头四处看了看,凑到穆沐耳边耳语,“听说是什么世外高人要来。”具体要来干什么她也不知道,她也只是道听途说。

    穆沐放空的思绪渐渐汇拢,耳边只有世外高人这四个字,“世外高人?就是那种能飞檐走壁,隔空碎石的人么?”

    其实小秋也不知道今天要来的是什么人,她只是偷偷听到墨菊和墨莲说话,说是今天会有贵客来访,老爷和夫人都非常的重视,接着又模模糊糊的听到出山啊弟子啊什么的,她自然而然就想到了传说中的世外高人。

    她得意的点点头,道:“嗯,据说是我们大公子太过优秀,那世外高人特地出山来收我们大公子做弟子的!”

    穆沐兴奋的道:“真的么!”那股高兴劲儿,好似被收做弟子的是她自己一样。

    环佩叮当,香风袭来,林月优雅的踏出门来。

    穆沐二人忙住了嘴,恭敬的喊道:“小姐。”

    林月带着墨菊和墨莲二人径直出了院门。

    穆沐忙放下扫把,想寻小秋继续刚刚的话题。

    谁知院门处脚步轻响,林月又杀了个回马枪。

    穆沐身体一僵,心一沉,暗道:完了,偷懒被抓了个现行,这个月的月钱,不知还剩多少。

    去而复返的林月看了看院里的几人,道:“你们,都跟我走。”

    穆沐心一松,还好还好,还好没注意到她,只是不知道让她们这些人跟着去干嘛。

    像双墨那样的大丫鬟,是随侍林月的,林月逛街串门走亲戚什么的,她们都可以跟着去,因此见过不少世面。

    而她们这些小丫鬟可没有这等待遇,只能老老实实的守院子。

    林月说完也不待众人反应,便步出了院子,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扭身对穆沐道:“自己记得去王婆婆处领罚。”说完飘然离去。

    穆沐听到林月的话后,心口忽的一痛,后悔不已,扣月钱她尚能承受,可是,王婆婆,那个吃人不吐骨头,说话都透着三分寒气的王婆婆,她光是想想就觉得恐怖。

    一路上她心不在焉,魂游天外,直到大部队停下来才抬头看了看,发现,竟然是在外院。

    像林家这种高门大户是十分讲究的,女人是绝对不能进外院的。

    穆沐看了看,发现林家所有主子和仆人竟都来齐了。

    林丞相站在众人前方,不苟言笑,神色凝重。

    看来,是有大事情啊!

    穆沐突然想到先前小秋和她说的那个世外高人,难道这林府兴师动众的,是为了迎接那位世外高人?

    这面子也太大了吧,简直比皇帝驾到还隆重啊。

    穆沐扭头看了看小秋,恰好小秋也转过了头,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由于林丞相的表情太过严肃,底下乌呀呀一群人愣是一点声响也没有,静得可怕。就在这时,天边闪过一道华光,众人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见林丞相身旁突然多了个人。

    一个头发花白,满脸鸡皮的老头子,拿着把拂尘,傲然的看着众人。

    众人静了片刻,突的议论开来,其中心思想大概是:哇!见鬼了。

    林丞相忙恭敬的打招呼,“恭候仙使!”

    老头满面的傲色,对于林丞相的话防似未闻,只冷眼扫着底下的人。

    林丞相有些尴尬,他在位这么些年,平时谁见了他不得小心恭维,万般讨好着。但想到对方的身份,便又释然了,这修仙之人脾气傲点,也是很正常的。